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解读心理 > 解读心理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如何毁掉你的爱情观(6)

2014-01-09 18:02 作者:毛路

您别介意我问个问题,对于一个热爱爱情的女人来说,十年的单身生活是不是很可怕?——身边没有男人,不代表没有爱情的味道。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我一直知道自己会遇到“那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

  哇

  身边没有男人,不代表没有爱情的味道。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

  (一)

  巴黎之行可以说是场“意外”。那时候我在汉堡游荡,离回国时间不到一周,本打算跟朋友一起去柏林转转。定票的时候,当时的老板打来电话,让我去巴黎帮她办点事,报销路费和酒店。于是我伙同朋友去了巴黎。

  那些著名的景点就不必多言了。就算我想多言,也言不出来,我们只是坐在游船上,挨个儿“哇”了一下各种威武雄壮的建筑。

  巴黎带给我的“哇”很多。比如刚跳下长途客车,就有一件不明飞行物欢腾地飞过来迎接我,吓得我哇了一声,定睛一看是零食袋。跟着人群往车站外面走,各种垃圾散落在垃圾桶周围,过道里还散发着一股尿骚味儿,我当然不会承认那无法抑制的亲切感顿时涌上心头,好熟悉的感觉……当旁边的德国朋友发出哇哦的感叹时,我默默地鄙视了他一下,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一出车站,轮到我哇了!这这这……不是国贸吗?

  从“国贸”走十来分钟,就到了我们的旅馆。旅馆附近有家小咖啡厅,装修得非常牛逼,为什么说牛逼呢,因为看上去就跟没装修过一样。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鹰钩鼻,稍微有点驼背,眼里总是带着笑意,看起来很面善。我们每次路过,都会进去喝杯可乐。天气太热了,店里没有空调,没有冰咖啡,吹着老式吊扇,咕噜咕噜来杯冰镇可乐,便成了我们每天傍晚的最爱。

  老板委托我办的事,最终由于对方公司的失误而没有办成,不过这倒让我多出了半天的空闲时间。在巴黎的最后一个下午,该去哪里?旅游指南上的各种介绍,令人眼花缭乱,里面的风景照片一张更比一张美,似乎都在搔首弄姿地喃喃:选我!快选我!我跟朋友的选择性障碍症同时发作。

  窗外骄阳似火,朋友望了外面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要不……要不我们去那家咖啡厅吧?”

  (二)

  咖啡厅的老板围着不算太干净的围裙,他为我们端来可乐时,我跟朋友笑呵呵地对视了一眼——要是他知道自己这家咖啡店,在两个二百五游客心里,打败了卢浮宫、凡尔赛宫、协和广场和巴黎圣母院等著名景点,不知有何感想?

  店里的客人并不多。我们旁边坐着一位穿着套装的老太太,她点了小杯的特浓咖啡,抽着烟跟咖啡店老板用法语聊天。

  我跟朋友用英语交谈。朋友背后坐着一对老人,正用德语交谈着。天气虽然很热,但这里却没有一点浮躁的迹象,一切都沉浸在某种懒洋洋的安逸里。包括我自己,所有人的心情似乎都很好。

  朋友突然笑了。他压低声音跟我说:“后面的人在讨论我们呢!”

  我:“啊?”

  他:“他们刚才在猜我们是不是情侣,现在在猜我们是哪国的游客。”

  这种情况,一般人笑笑就算了,但我那朋友不是一般人,二百五朋友回头,用德语回答:

  “我是德国的,她是中国的。”

  夫妻俩愣了一下,接着尴尬地笑了。但我那二百五朋友,从来不知道尴尬为何物。只要有人对他笑,他就会理解为:你看,他们挺喜欢我哒。

  于是他们接下来就开始对话,滔滔不绝。

  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已经被朋友拉起来,坐到了两位老人旁边。老太太一头干练的短发,穿着白色保罗衫。作为一个老太太,她身材可以说是相当好。老头子的发型跟老太太有点像,只是发量要少很多。他布满皱纹的脸上,却有一双年轻人的淡蓝色眼睛,忽闪忽闪的,顽皮而明亮。

  老妇人用英语问我:“你会说德语吗?”

  我说:“一点点。”

  老头子:“那我们都讲英语吧。”

  我礼貌地笑笑,回答好。

  我在头脑里搜索着适合跟陌生人聊的话题,二百五朋友开口道:“呵呵,你们喝什么呢?”

  “啤酒。你们呢?”两位老人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子。

  “可乐。” 我们晃了晃手中的可乐瓶子。

  “妈的,好傻逼的对话。”我在心里说道。

  “妈的,好傻逼的对话。”老太太说。

  然后大家笑了。

  老太太说:“你们是情侣吗? ”

  朋友反问:“你们觉得呢?”

  “我老公觉得你们不是,我觉得是。”

  朋友说:“你老公是对的,我们是朋友。”

  “你们结婚多少年了?”我问。本以为会听到一个长得不可想象的答案。

  “一天。”老太太说,脸上挂着孩子气的微笑。

  “哇!”我忍不住惊呼。

  (三)

  来巴黎之前,我曾决定绝不在此地提及浪漫与爱情,因为关于它的浪漫传奇已经太多太多,我只想感受一下别样的巴黎。当老太太将巴黎形容为“每个离不开爱情的女人都应该来看看的地方”时,我就知道,在巴黎,就算你躲着浪漫这东西,它也会在冥冥中找到你,像一朵悄悄开在窗下的花,不管你愿不愿意,一推开窗户,就能闻到它的气息。

  “你觉得自己是个离不开爱情的女人吗?”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

  “绝对是!”老太太回答。

  “你第一次恋爱是什么时候?”

  “第一次有男朋友是十七岁的时候,但要说真正地坠入爱河……四十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很特别的男人,特别到我想跟他过一辈子。那次恋爱让我明白,之前的那些都不叫恋爱,只是一些追逐与被追逐、迷恋与被迷恋的游戏,都是为了让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而已,跟真正的爱情没多大关系。”

  “然后呢?”朋友问。

  “然后我们离婚了。”老太太笑。

  我瞟了一眼老头子,看起来他似乎并不介意自己的老婆提到前夫。

  为了保险起见,朋友还是问了一句:“你不介意吧?”

  老头子说:“一点也不。他们的故事可有意思了。”

  “离婚的时候,其实也挺痛苦的,互相都还有感觉,就是过不到一块儿。”

  当我听到具体的离婚原因时,差点就喷了——政治意见不合。她说到关于德国政治的地方,我没太听明白,反正他俩支持的政党不一样。后来想想,其实也正常。

  那次离婚后,老太太单身了将近十年,然后遇到了老头子。德国有很多园艺爱好者,有些家里没有花园,或者花园不够大的人,会到别的地方另租上一块地,在里面种花养草,他俩租的花园正好挨着,慢慢地两人就混熟了。老太太和老头子在一起十一年,头一天刚登记结婚,巴黎之行算是度蜜月。

  那天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说再见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兴许会写本书,把我在旅行中遇到的有趣之人都写进去。

  老头子问,你会写到我们吗?我说,当然。当然,那只是顺口一说。

  (四)

  北京,炎热而浮躁的傍晚。电脑上弹出一个聊天窗口,二百五朋友问我在干吗,我说我正在写在巴黎遇到的那两位老人的故事。朋友说,没想到你真的会写。我说,我也没想到。那不打扰你了,朋友道。

  老太太柔和而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一句又一句,我已经分不清当时哪句话在前,哪句话在后。零星的聊天碎片散落下来,我烦躁的心情也逐渐平静。

  ——中国有个说法,有种女人嫁给谁都会幸福……

  ——放屁!要是嫁给谁都会幸福,爱情还有什么意义?

  ——您别误会,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这样的女人懂得自己给自己幸福。幸福不是目标,而是种能力。

  ——哈哈哈哈(有种被鄙视的感觉),我相信有些女人,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但女人要是跟一个不对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绝对不会幸福。再有幸福的能力,也会被错误的婚姻磨光。 嫁对了人,不一定会幸福,因为有些人就是不懂幸福;但嫁不对人,肯定不会幸福。所以,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女人,嫁给谁都会幸福。

  ——你说得太绝对。

  ——嗯,可能是绝对了。也许你们的文化能造就那样的女性。佛陀不是也说过,幸福源自内心吗?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真的嫁给谁都会幸福,那不叫女人,叫女圣人。

  ——当初离婚的选择,是不是很艰难?

  ——离不开爱情,不代表离不开男人。越是真正离不开爱情的女人,越有勇气离开一个错误的男人,越有耐心去等待正确的那个。所谓错误的男人,就是无法让你幸福的男人,或者只能让你幸福一阵子,而不是一辈子的男人。舍得下错误的男人,才有机会邂逅正确的那个。

  ——您别介意我问个问题,对于一个热爱爱情的女人来说,十年的单身生活是不是很可怕?——身边没有男人,不代表没有爱情的味道。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有爱人的时候,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我一直知道自己会遇到“那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一直都拥有爱情。他来之前,生活也可以跟他来时来后一样激动人心,充满乐趣,因为等待幸福,也是一种幸福;时刻做好准备去迎接爱情,也是一种爱情。只不过有时候一不小心,就准备了十来年。

  “你觉得我是‘那个人’吗?”老头儿乐呵呵地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日子还长着呢。不过我希望你是。”

  两人温柔的对视, 我至今记得。

7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里,记录了作者身边的一些朋友,和那些在江湖中偶遇却不再相见的奇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质:他们都是生命里的笨蛋,不愿意遵循前人经验和教导而生活。

毛路  女,吃喝玩乐蹦跶,文学电影八卦,样样都不落下。专栏作家,编辑,译者,插画师。曾长期冒充男性,为某知名男刊撰写书评专栏。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人生对人生观开的玩笑   毛路   解读心理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