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繁华梦冢(1)

2014-02-13 09:10 作者:瞬间倾城

小胖探头探脑顺着大头的视线看去:“你看什么呢?”

  繁华梦冢

  一九一九年 上海 周公馆

  “周家这个老混蛋到底有多少钱,整日声色犬马办舞会,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羞耻,整个上海滩谁不知道他的钱是怎么来的!”

  “周老头起于黑道,又是个混不吝,衣着光鲜家资丰厚却毫不避讳自己当初落魄时修来的匪气,还妄图与杜家、黎家攀上关系,纵观整个十里洋场的商界,唯他家出身最为微妙。”

  “算什么!当年没周家少爷帮他收拾帮派,没准现在还在赌场求爷爷告奶奶四处躲债过日子呢。”

  “听说,那时候为了躲债,把娘们的钱都拿出来赌,周家太太的嫁妆早被他偷光了。”

  “后来呢,周太太去了哪里?怎么从来没看见过周家有太太出现?”

  “她?早被周老头活活气死了,所以周大少爷一年也不回来几次呢,八成心里还恨着周老头呢!”

  “嘘,别说了,人来了。”

  几名富商打扮的宾客见大家簇拥着今日东道主走过来,心虚的各自作鸟兽散,周鸣昌得意洋洋手挽着高挑的青萍沿织锦长毯步入人群,他端起高脚杯与熟友生客们碰杯嬉笑,对他有求的人多是笑脸恭维着,哪有一个胆敢露出鄙夷的态度。

  两人随着人流簇拥走到大厅中央舞池,金碧辉煌的水晶灯照耀在周鸣昌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当年落魄时的模样,如今的他已是上海滩响当当的人物,表面上专做码头进出口货品的贸易生意,暗地里也兼职鸦片、走私古董之类的买卖,更与法国人做了好搭档,各取所需。

  周鸣昌为人虽然名声有瑕,却耐不住总有人需求其放条生路不惜昧心恭维,先前一干人等厌恶的嘴脸也因见了他霸气的神态自然而然变得谄媚软弱许多,满腹的非议也只能顺着嘴嚼了,再不甘愿的吞下去。没有人会愚蠢到当着面和周家作对,即便不想给周鸣昌脸面,也要忌惮一些周霆琛这个心狠手辣的青龙堂堂主。

  “你们说,今天她漂亮不漂亮?”周鸣昌得意忘形,伸手将自己身边穿裹身真丝绒暗红旗袍的青萍拉过来,在众人面前风情的转上一圈,倒在周明昌怀里。

  众人自然恭敬着追捧:“青萍小姐的容貌自然是天上有,人间无的。”

  周鸣昌放声朗笑,将青萍紧紧搂在怀里,在青萍脸蛋上狠狠啄了一口:“我就爱她这副没骨头的媚样子,真是让人都能酥到骨头里去。”

  青萍羞涩的推了推他又假意躲了两躲,继而再次投在周鸣昌怀中:“老爷不许再说了,再说,青萍可是要生气了。”

  见她如此羞媚,周鸣昌更是心花怒放,拉着她连连咂嘴:“看看,看看,真他妈的酥到骨头里,也不枉费老子用了两万块大洋跟金夫人买过来,真值了。”

  一句话,众人顿时在心中鄙夷嗤笑,面上并不说什么,心中也大约知晓了青萍的卑贱出身。

  上海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金夫人本是为有钱人豢养金丝雀的风月老手,专门喜欢四处寻了漂亮的女孩子再调教成贵妇模样送到军政要人、门阀世家之中做小妾,因人脉四通八达而名噪一时,常听人说,任意一家显要身边若是没有养上一只金夫人调教出的金丝雀,便是身份也要跌上几分的。

  此话固然有些夸张,但足以知青萍能从金夫人手中转送周鸣昌,必是有极大不为人知的床上本事。众宾客眼中巴巴盯着青萍傲人的曲线,心中溢满遐思,嘴上偏还做正人君子模样:“周老爷果然是好眼光,青萍小姐在上海滩绝对算得上是万花魁首了。”

  话语未落,门外佟佳鸿仕与夫人一同进来,佣人看过名帖立即为两人带路,周鸣昌朗声大笑,被佣人提醒才不耐回头向左右围观的人指道:“哎呦,咱们的皇亲国戚来了,赶紧麻利点儿跟我去觐见内阁大学士。”

  说罢周鸣昌似笑非笑的率先迎上,走到佟家夫妇面前还故作满清行礼的姿态半蹲下:“佟大人吉祥!”

  一句话完毕,众人哈哈大笑,目光里皆是嘲讽。满清皇族如今已经纷纷改姓夹着尾巴四散奔逃,在上海滩,最为人所不齿的也就是那些自诩皇亲国戚的八旗子弟了。

  佟佳鸿仕对周鸣昌的出身向来鄙夷,今日来此也是因有要事需求实在抹不开脸面,他勉强露了露笑容:“周兄说笑了,佟某愧不敢当。”

  周鸣昌直起腰挽了挽袖子一摆手,拉住佟佳鸿仕的手腕,“佟兄何时变得如此客气了?对了,不是说令嫒也跟着回上海了,怎么不见人呢?”

  那拉氏跟在丈夫身后冷冷回答周明昌的问题:“毓婉身份不适这样的场合,已经先行回佟苑休息去了。”

  听见那拉氏说到身份,被戳痛心中事的周鸣昌一皱眉:“我还想见见令嫒呢,说起令嫒,和犬子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当年他们俩那出郎有情妾有意的戏,咱们这些做父母的,谁又能想到呢……”

  一句暧昧露骨至极的话,惹得那拉氏脸色苍白,毓婉闺阁名誉就悬在周鸣昌嘴唇之间,顷刻就能毁于一旦。今日所来之人都是上海滩有名的显贵,若被周鸣昌如此落实污秽了名声,怕是毓婉坐在家中,与人私通的放荡罪名也会传遍十里洋场了。见周围人皆强压着笑容,仿佛都已经笃定毓婉和周家少爷有过暧昧了,那拉氏更是心中焦急,周鸣昌意图甚是明显,今日他与佟家必须拴绑在一起,取自家最缺少的家族根基,也是要给佟家最大的难堪。

  按耐不住的那拉氏顿时愤愤还击:“周老爷果然是贵人忘事,当年若非令公子搭救,小女确实无法生还,只是那年毓婉不过八岁,说什么与令公子有情愫渊源怕是也不可能的。至于当年令公子的救助,我家老爷已经以百两银票酬谢他的义举了。”

  其他人随即顿悟内里缘由,开始窃窃发笑。能以银票酬谢打发了周家父子,必然是暗指彼时周鸣昌最为落魄,甚至不惜向佟家索要银钱了事。那拉氏几句话分明点示周鸣昌最好守些规矩,否则闹将起来,谁家都难免当众丢脸。

  周鸣昌脸色铁青:“佟夫人,就算当年他们年少无知,今天也都长大了些,不如,咱们顺水推舟做个儿女亲家如何?”

  佟佳鸿仕对此事自然百般不愿,但又没办法当众推脱。今日前来,他确实有事要求周鸣昌,求人又能如何仰面呢。

  短短十年光景,宣统退位,共和失败,在旗世家无不改姓换名只求安稳顺命。五月初,京城闹了一次学生游行,专是为了抗议签约日本议和,当局政府将事情推诿给退居后宫的小皇帝,在京城的满清世家更是因此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敦儒贝勒偕同全家已难自保准备逃往热河,失去庇佑的佟佳鸿仕只得灰头土脸带着家眷重归上海。奈何今日上海滩已不是他做外事专员时的天下,佟家老宅子年久失修被损毁的严重,初来乍到没有人乘荫庇佑的佟佳鸿仕想养活一家人更是艰难,他托人千方百计的探听到当今上海滩响当当的实业家周鸣昌,正是当年救出毓婉的断指少年的亲生父亲,求告之心顿时萎了许多。

  佟佳鸿仕沉吟半晌才客套的笑了笑:“如今是新民主,新天地,新思想,儿女亲事也由他们自己做主才是,弟此次携妻儿从京城来,一路上也看了不少新鲜的事物,京城里的学生现在都是要求进步自主的,小女在京城读书这么多年,她的心事咱们做父母的也不甚清楚……”他还想再推诿下去,忽然话音被人打断:“周堂主,既然有好媳妇人选,倒不妨也让咱们开开眼界,如何?”

  佟佳鸿仕随声音抬眼看去,进来一位眉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只见来人身着长袍马褂却配以大不列颠的马蹄怀表挂在衣襟上,手指上的翡翠玉扳指上明晃晃刻了一个湉字,似乎是光绪帝钦赐的宝物。

  那中年男子朝佟佳鸿仕微微一笑:“若是真有好媳妇,我也想为我们家允唐抢一个呢。”

  在场众人自然没有人将此玩笑话当真,佟佳鸿仕心中颇为感谢此人为自己打圆场,连忙向前抱拳,对方立即阻拦他施礼:“佟大人,久违了,杜某当初还拜访过佟苑呢。”

  佟佳鸿仕当下羞愧摆手摇头:“当日杜老爷来佟苑询问出关贸易问题,佟某因为琐事并未帮上什么忙,实在心存愧疚。”

  “倒也不怪佟大人,佟大人那时贵人事忙,如今能见杜某已经是荣幸之至了。”杜瑞达微微一笑将两人尴尬放过,并没有顺势对周鸣昌说上半语一言。

  见杜瑞达如此豁达,佟佳鸿仕越发脸皮涨得青紫,连连惭愧低头不肯言语。

  当年杜家建立申城第一家纺织工厂,所产洋布需远销南洋。杜瑞达为拓开出口限令请示当时主管外事的佟佳鸿仕,佟佳鸿仕因他生意尚小,货物出口流量少并不以为意,又听说杜家来人并没有带银两贿赂,便派人将杜瑞达轰了出去,杜瑞达并不甘心,天天到佟苑门口等待佟佳鸿仕出门,佟佳鸿仕整整躲了一个月不与他会商,最终杜瑞达还是将纱布折价内销才算弥补了损失。如今风水轮流转,反倒变成他低三下四需杜瑞达帮忙解脱,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佟佳鸿仕腰又弯了些,心中难堪异常。

  周鸣昌见两人相识,似有联合之意,脸色也略微难看,恰好乐队奏响音乐,灯光渐渐黯淡下来,周鸣昌与青萍两人起身走到舞池当中领舞,其他夫妇也有随之入内,唯独佟佳鸿仕与杜瑞达忙于自家大事只是交谈,并没有带夫人前去跳舞。

  对此,那拉氏并不介意。因为她知,此次与丈夫来周公馆求助,必然需靠上一棵大树,不是周家,那么杜家也好。

  门口又有几人徐步而入,见内里舞会已经开始,为首之人在舞池外清脆击掌示意周鸣昌回头,周鸣昌回头见到来人推开青萍走过去,周鸣昌身后手下也簇拥着跟随而上,周鸣昌与来人互相鞠躬施礼后,两人一同沿回转楼梯迅速上楼进入密室,咣当一声将密室门锁上,不知又谈了一项怎样损人利己的勾当。

  佟佳鸿仕望着那人背影似有些熟悉。杜瑞达明白他心中所想,小声说道:“那是黎广德,专事海业,当年也曾经与大人来往过,最近海防放松,他家生意突飞猛进,若是佟大人想恢复佟家往日辉煌,不妨多多接近他。”

  佟佳鸿仕颌首答应,目光却片刻不肯离开杜瑞达手上的玉扳指,其实眼前几大家族算规模都比不得杜家生意的人脉来往,如今杜家生意横跨洋行、工厂、出口贸易几大实业,稳坐上海滩实业家第一把交椅,谁能真正与之抗衡?

  这才是真正可以依靠的一棵大树。

  只不过想凭借落势的佟家靠近杜家,堪比登天。佟佳鸿仕若有所思,原本端起的酒杯又觉得那来自法兰西的葡萄酒嘬在嘴里实在没有滋味,只好轻轻放回圆几上。

  金百合歌舞厅内一片歌舞升平景象,大厅内灯光昏暗,靡靡音乐随着大门开启关闭时断时续,运气好的,还能从开启的瞬间看见其中当红的舞女们与宾客贴着脸颊声声嬉笑。金百合门外却蹲着衣衫褴褛的乞丐们正在四处追赶黄包车乞讨。

  小胖和大头从里面灰头土脸的被打手摔出来,两个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笨手粗脚的从泥水里爬起来,打手摔开两人后又瞬间关拢大门,生怕这些穷鬼们占了半分春光。

  小胖狠狠朝地上啐了口吐沫,向门内鬼叫:“妈妈的,老子没钱就不能过来看两眼过瘾?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打人,实在太过分了!”

  大头看小胖一脸的黑泥抑不住的哈哈大笑:“瞧你那穷酸样,我不让你去你非去,这下好了,让人打了吧,正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听见大头在自己面前装大辈,小胖顿时恼羞成怒,当即追着大头挥舞了拳头就要打,大头扛不住小胖猛烈进攻只能抱头鼠窜。忽然,金百合歌舞厅的大门再度打开,十几名侍者恭恭敬敬簇拥着一名高大男子登上一辆奥斯汀黑色小汽车,点头哈腰的向车内的人赔笑:“先生慢走,希望您再次光临。”

  车内有人从车窗上撒了一把大洋,大洋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侍者们蜂拥蹲抢了起来。

  大头瞥见那人的背影愣住一动不动。没留神屁股被小胖狠狠踹了一脚,大头捂住自己屁股大叫:“哎呦,干吗踹我?”

  小胖探头探脑顺着大头的视线看去:“你看什么呢?”

  大头一边摇头一边咂嘴:“我在看大人物。”

  小胖一听说有大人物伸出脖子跳脚望过去,但只看见一辆黑车正向他们疾驰而来,车灯晃得他赶紧捂住眼睛:“谁啊,晃死我了!”

  大头哼了声,瞪了他一眼:“青龙堂的周霆琛啊,我听说他十年前跟我们一样是穷光蛋,后来投靠了青龙堂做了什么香主,三年前去洪门为青龙堂老堂主报仇险些被打死,结果现在又活蹦乱跳回来了,可见福气有多大命就有多大。”

  小胖不知道周霆琛是谁,但看大头一本正经的模样就知道此人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他扒着大头的肩膀:“是吗,你没认错?”

  大头肯定的点点头:“绝对没认错,上次我在周家抢善粥时候还见过他。”

  “那跟咱有什么关系?咱们俩穷的只剩下草鞋了。”小胖抬了自己穿着草鞋的脚,结果草鞋的底子啪嗒一下掉在地面上,他抬起露出脚底板的鞋子叹气:“完了,现在连草鞋都没了。”

  大头望着黑色汽车驶离的方向若有所思,小声嘀咕:“我觉得,咱们发财的机会来了。”

3

《烽火佳人》  《烽火佳人》讲述了一位出生在没落满清皇族家的清末格格佟毓婉,在横跨宣统继位、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直至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

瞬间倾城  80后,作家、编剧。时隔两年之后,作者再度用属于她那细致入微的笔触,以及点滴不漏的故事架设的能力,成功的创造了一段精彩绝伦与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烽火佳人   瞬间倾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