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繁华梦冢(2)

2014-02-13 09:10 作者:瞬间倾城

凌宝珠原本嘴角扬起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哦,是这样。那就改天请来见见。看看她和允唐投不投脾气,你也知道允唐这孩子,由不得我做主的。”

  十年过去,眼前的佟苑似乎和印象中的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各类花卉依然围绕在长廊外,绚烂的迎着夜风摇摆,间或有两声蝉鸣夹杂在炎热的夏夜里。佟毓婉在门口望着佟苑的字匾怔住脚步,感受月色拂照下的故园。

  佟苑落款是旻巽。是父亲的表字。

  辛亥革命以后,在旗的皇室们都改了习俗,小皇帝被政府内阁逼得走投无路只能缩在紫禁城里不露面,几大正镶黄旗的老姓纷纷为了避祸改了姓氏,阿玛额娘之类的称呼也随着革命被同化如今只尊称父亲母亲。

  似乎从佟家老小回到京城开始,一切都已改变了,那段寄人篱下的日子,受尽了舅父舅母的冷嘲热讽。原本准备赴任的父亲官帖还没递上去,宣统皇帝就已经退位,隆裕太后又随之薨逝殡天,闹哄哄一场千里奔官也只能就此潦草落幕。

  正镶黄旗有官爵的,勉强还能关起门来度日,似父亲这般根基不深上京只为求官的也只能仰人鼻息讨生活。若非舅父开口驱逐,他们一家还不知要寄居到何日。

  素兮从车上跳下来,见毓婉出神,摆摆手轻轻唤她:“小姐,你在看什么?”

  毓婉徐徐站到台阶上,回头对素兮笑笑:“只是觉得好像在梦里一样,已然十年过去了,家的模样居然一点都没变。”

  素兮仔细打量一下四周墙壁摇摇头:“还是变了,墙都断裂了,还有周边以前的熟悉的邻里邻居也都换了样子。”

  夜风拂动毓婉垂在胸前的发辫,她昂首不语,似乎被素兮的话触动了心事。素兮见小姐不说话,便协助佟福张罗佣人一起慢慢往宅子里搬东西。

  毓婉站在佟苑门口风劲吹透衣衫,全身有些发冷了,正犹豫是否要入内休息。父亲母亲去了周公馆还未归来,她想等他们归来,虽然父亲并没有对她说为何要去周公馆,但她心里隐约也知道,家里的窘境迫使父母不得不在回上海的第一天就巴巴跑去求助。

  一辆黑色的车缓缓驶过佟苑,灯光透过一路延伸至大门的回廊直射佟苑内里草木浓荫,车子被来往的佣人挡住了去路渐渐放慢了速度,车灯凝聚成一点落在前方,司机不耐烦的按了按喇叭。佟福见状连忙让在路边忙碌的佣人纷纷避让:“都让开点,小心让车碰了东西。”佣人们得令闪身让出一条路来。

  黑车从众人身边极慢溜过,月色在车身上划过一道银光,车内深坐的周霆琛从怀中掏出香烟,低头按下打火机,幽蓝色的火焰腾的亮起,他没有将火焰靠近香烟,人定定望着车窗外,视线穿过车窗外忙碌的众人正落在佟苑门口的纤瘦的背影上。

  素兮气喘吁吁跑过来问毓婉:“小姐,说是老爷太太还要等一阵子才能回来,听说上海也是乱得很,闹学潮的学生还围攻了日本领事馆,咱们搬完东西就把大门上锁,等老爷回来再打开。”

  霆琛听见素兮的声音,深邃的双眼微微眯起,手指间的火苗还泛着红突突跳动着,一没留神险些烧到他的拇指,他闪了一下手,戴着皮手套的小拇指狠狠按在打火机上,手套指尖部分空荡荡的折下去,那半只手指早已不知去向。

  毓婉无奈的点点头:“知道了,我马上就进去。”说罢,她似乎感觉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吸引自己的目光,抬起头张望,正看见那辆黑色车子窗户里闪过的红色火光正照映着熟悉面孔,她略有些迟疑:“那不是……”

  再错身,火光已经熄灭,根本看不清车内人的容貌,毓婉不敢置信的摇摇头:“看来是我认错了。”虽然隐约肖似那人的眉眼,神态却天差地别。一个是温暖体贴,一个是冷傲阴沉,车内的人必定不是他。

  素兮搀扶毓婉一并走入内宅,背后那辆黑色的车子也慢慢驶离,周霆琛的视线木然从车窗外收回,又重新恢复冰冷,不自觉的随口问道:“佟家又回来了?”

  司机好奇为什么周霆琛会问起佟家的事:“堂主,你认识佟大学士?”

  周霆琛愣住,随即恢复冰冷面容,将已经熄灭的打火机又重新按下靠近香烟,他狠狠吸上一口再回答,“不认识。”

  下课铃声响起,毓婉第一个背着画板从教室里走出来,身后蹑手蹑脚跟出黎雪梅和邓流芳,邓流芳悄悄的拍了一下毓婉的肩膀,不等她反应过来,两个人立即蹲在一旁灌木丛里躲藏起来。

  佟毓婉受惊回头还是看见她们,拿起手上绘图卷筒一人头上敲一下:“你们两个促狭鬼,又来捉弄我。”

  黎雪梅见又被毓婉当场抓包,哀声叹气从树丛中钻出来:“唉,我都怀疑是不是你背后也长了一对眼睛,怎么能每次都猜的那么准?”

  佟毓婉无奈笑笑:“谁让你们也不跑远点,我每次一回头就能看见你们两个一大一小蹲在草丛里鬼鬼祟祟的,还能抓不住?”

  邓流芳搂着佟毓婉的肩膀摇头晃脑的回道:“非也非也,哪是我们不跑远点,实在是黎大美女体娇身弱,耐不得操劳,我也不忍心让大美人跟着我辛苦来回奔跑不是?”

  黎雪梅点邓流芳的脑门:“就你嘴滑,你什么时候你能学学毓婉有她一半沉稳,咱们教员都要感谢天父了。毓婉,你不知道,上次教员让咱们画个鹦鹉,结果流芳比鹦鹉还闹上十分,叽叽喳喳闹死个人。”

  邓流芳提起此事还分外得意,笑眯眯的频频摆手:“两位大美女,小女可是甘心给你们当陪衬的。你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的眼睛哪个不是落在你们俩身上,我这小小绿叶就不抢你们风头,只能故作蜡炬成灰泪始干了。”

  佟毓婉拉过黎雪梅:“看看,看看,她这张嘴巴对付我们两个绰绰有余,我只求天父让她赶紧找一个能管住的男人嫁了,一辈子也说不了咱们。”

  邓流芳有些动气:“我就听不得别人提嫁人这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的,佟毓婉,看我怎么罚你!”邓流芳伸出双手开始挠佟毓婉的痒,黎雪梅上前出手帮忙,邓流芳又转过身袭击她。三个人顿时打闹成一团,一时间脸红,气喘,鬓发被揉弄得乱蓬蓬,三人停住手看了彼此狼狈的模样,终忍不住撑住腰大笑。

  三人正在笑着,身后传来清朗的声音:“佟毓婉。”

  邓流芳停住动作,毓婉还想袭击她,邓流芳立即朝她撅嘴,毓婉回头发现教员彭文霖正站在自己身后,温文尔雅的样貌略带腼腆的笑容。

  毓婉又恢复以往平静姿态,恭敬的鞠躬:“彭教员,您有事?”

  彭文霖见到毓婉因为打闹脸庞涨红,额头微微有汗意渗出,心头一动脸也不由得涨红了,他声音极低,微微笑笑:“也没什么事,我看见校门口你家有车来接你了,赶紧回去吧,别耽误回家练画。”

  毓婉柔顺的点点头,“谢谢彭教员。”她暗自吐吐舌头,回身背着画板拉着邓流芳和黎雪梅笑着跑开,留得彭文霖站在风里痴痴望着她背影怔怔发呆。

  圣约翰院从校长到学生无不知道毓婉家身世,偏她的容貌才情又是数一数二的,整日想向毓婉表达心意的男学生、男教员在圣约翰院中并不在少数,奈何大家彼此心中都清楚明白,他们任意一人都不会有资格与佟毓婉攀上瓜葛。因此,有心者虽多,佟毓婉却是一个也不知道的。

  毓婉在校门口看见自家司机早早打开车门,站在那儿迎接。她快乐的迈步上车,又回头朝邓流芳和黎雪梅摆手,“再见了,明天早点来!”

  邓流芳和黎雪梅也一同抱着画板朝她摆手再见:“路上小心,再见!”

  佟家的车子一溜烟尘消失在墙角拐弯处,邓流芳眺望感叹道:“佟家虽然有些落魄了,但外面的架子还在。我真羡慕毓婉的家世啊,要是能嫁给这样的人家也不错”。

  黎雪梅望着佟毓婉的背影出神,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神色:“有什么不错的,各家有各家的苦罢了。”

  邓流芳见她怔怔,想起自己听说黎家最近家况也有些问题:“雪梅,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问题?”

  黎雪梅回过神,尴尬的背好画板,她不肯刻意迎视邓流芳的探究,满不在乎的回答:“没什么,我家里很好,咱们各自回家吧。”

  邓流芳颌首应声,两人各自由保姆带了坐上黄包车向相反方向跑去。

  身着荔红洋绉纱旗袍的黎美龄抚弄着刚刚做好的发卷惬意的走进黎家客厅,见两个妹妹黎明珠和黎雪梅正围在圆桌旁玩围棋也凑过来看了两眼。黎雪梅见大姐回来了高兴的跳起来:“大姐,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徐妈妈可没做你爱吃的赛螃蟹。”

  黎美龄抬头瞥了一眼母亲,黎母正带着花镜拿着手中的绣线往针鼻子里穿,似乎并不在意黎美龄的归来,黎美龄强压下心中怨气把手袋扔在贵妃椅上,疲惫的坐下将高跟鞋甩到一旁,点手指旁边的丫鬟给自己捶背:“我这也是没办法,眼下杜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单是你姐夫手头的订单就让我们忙个够呛的,真希望有人能多借我一双手,一双眼,省得一天到晚活得这么累。”

  黎母透过老花镜看了看大女儿的样子冷笑:“杜家刚开始拿你当回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黎美龄得意:“我怎么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们现在是真的重用允威和我,如今老二允唐还小,生意和家事都是我和允威在忙,老爷子能不看重我们吗?只要我们多做些,早晚都是我们的。”

  黎母冷哼一声,接过明珠穿好的针线又开始不停绣起来:“那是杜家二少爷还没娶亲。要是人家娶亲了,随便找个门阀世家的女儿接进门,你当家婆的位置就未必能保得住。”

  黎美龄被母亲指到心底痛被气得浑身乱颤,明珠见状忙用言语替大姐宽慰:“倒也不是那么讲,如果杜家二少爷娶来的媳妇和姐姐一条心不就行了?”

  黎母将绣花针往绣绷上一插,摘掉老花镜揉揉眼睛:“怎么可能?自古正房和妾就没有能和睦相处的。大老婆的儿子和小老婆的儿子又怎么可能同穿一条裤子?”

  觉得自己再忍不下去的黎美龄不耐烦站起来,径直走到黎母面前:“够了,别天天大老婆长小老婆短的,知道允威是小老婆的儿子您和父亲还把我嫁过去?说到底还不是您和父亲觊觎人家杜家的财产,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如今我听你们的话嫁过去了,万不容易才过得顺心点,你们又在我面前挑这儿挑那儿的,怎么就那么眼皮子浅,没个长性?是不是要我把杜家都搬回来给你们才甘心?”

  见母亲和大姐僵持在一起,明珠赶紧站起来给大姐和母亲劝架:“大姐,你也知道,娘不是那个意思,她也是为了你好,你何必真跟娘动气呢?”

  黎美龄为人向来刚强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痛处,被黎母将了几句早已挂不住脸面想要将心中委屈发泄出来,又被二妹劝说更觉得尴尬,抽泣着蹭了花了妆的眼泪唠唠叨叨:“还怪我跟她动气?至小,我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比得过你和三妹?黎家家产来日也都归大弟弟绍峰所有,本就与咱们几个姐妹无关。我不过是念着娘家的好处常回来看看,可每次到家,母亲哪有一次给过我好脸色?每次都当着我的面说什么小老婆长小老婆短,耳朵快要磨出茧子了。生怕别人不知道我嫁的是小老婆生的男人!小老婆生的孩子那般不好,你们当初为什么要让我嫁!”

  黎明珠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从小她就知道娘偏心偏得厉害,大哥绍峰多得些,幼妹雪梅多爱些,反是大姐和自己向来是吃亏时候多受用时候少,她的脾气向来温和,也只有大姐敢跟偏心的爹娘哭闹挣回点面子,她从来都是自己吞了眼泪不敢说的。思及至此明珠喃喃了半日才说:“娘不也是为你好。”

  黎美龄越想越觉得委屈难过,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为我好,还是存心恶心我,她自己心里清楚。”

  明珠掏了手帕为大姐擦眼泪,美龄扭过头就是不肯相就。

  雪梅坐在围棋前看见大姐二姐这一出好戏,憋不住噗嗤笑出来。

  黎美龄懊恼:“雪梅,你笑什么呢?在看我笑话是不是?你信不信我揭了你的皮!”

  黎雪梅可不敢得罪这位刀子嘴刀子心的大姐,她连忙摆手说:“天父保佑,雪梅当然不敢,只是我在想,大姐还不如把二姐嫁给杜家二少爷,你们姐妹俩不就把杜家的产业全部囊获手中了?”

  黎美龄和黎明珠对视愣住,这确实是个再好不过的办法,但与此同时两人心里也都知道,将明珠嫁给杜家老二几乎不可能。不过两人还是随即一起破涕为笑回头指着雪梅骂道:“就你鬼花样多!要嫁也是嫁你!”,很快姐妹三人又扭在一团取笑了。

  唯独黎母,停了手上的针脚,有些出神。

  杜家大太太凌宝珠每日晚饭时必须要先供奉佛祖用餐才能自己用饭。此事需由姨太太翠琳陪同净手递盘铺蒲团,一干佣人皆不让插手。天长日久的,大家也懂得此时正是凌宝珠端太太架子收拾翠琳姨太太的的好时机,也就当真不再靠前,随她肆无忌惮如何去折腾。

  姨太太翠琳固然心中多有不满怨怼,但碍于凌宝珠正室的身份也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只能认小伏低做些奴婢才该做的事,背后也没少偷着抹些委屈的眼泪。

  凌宝珠跪倒在佛像面前虔诚叩首嘴里念叨有声:“佛祖保佑,保佑我们杜家一家大小平安,允唐能够早日结婚生子,老爷身体康健,家业长久。”

  翠琳垂首站立一旁不敢擅自言语,少于动弹便心思有些恍惚,礼毕凌宝珠想要起身手臂伸了片刻见没人来接心中不悦,侧脸紧皱了眉头:“昨晚老爷在你房里睡得晚了?怎么这么没有精神?”

  老爷夜宿哪里是凌宝珠最为介怀的,尝过苦头的翠琳连忙满脸赔笑:“大姐,老爷昨晚没有在我房里睡,是在书房睡的。”

  “你怎么能让老爷在书房里睡?”不解释还好,听罢解释凌宝珠更怒视翠琳。翠琳见她动怒赶紧为自己辩解:“老爷说他喜欢清静,昨夜又要审阅和法国人的合约,所以叫佣人在书房给他准备了床铺。”

  听得是老爷不愿与翠琳同房,凌宝珠神态缓和许多:“哦,既然是老爷自己愿意这样准备的,那也没什么。以后你也要多上些心才是,别以为允威如今掌管点事,你就可以坐着当闲事太太了。我一个人照顾这么一大家子,哪里顾得上许多?你再不帮衬点,可不就是故意要拆老爷的台吗?”

  翠琳敬畏的低下头,“是,大姐,我以后一定多加留心。”

  凌宝珠冷冷哼了:“光见你嘴上答应的痛快,老爷这么多年算是白疼你们母子了,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凌宝珠甩开翠琳的手搭住站在一边容妈的胳膊,仰脸走出佛堂,待她不见了身影,翠琳才敢黑了脸狠狠剜上一眼,将手帕硬生生塞回衣襟里扭了出去。

  杜家一日三餐最为讲究晚餐。只因此时在外处理公事完毕的杜瑞达和杜允威夫妻才会归来,杜允唐也会按时到家,全家吃顿丰盛的团圆饭,所以菜色也最为讲究精致。

  偌大杜家庭院共有四处用餐的地方,夏日杜瑞达常喜欢凭窗而坐纳些凉气,于是佣人无需请示便将餐桌按照往日习惯布置在花阑旁。桌上摆满了凌宝珠仔细吩咐佣人为丈夫儿子准备好的降温解暑菜肴,待到菜品布完,凌宝珠落座由翠琳和容妈为其布菜。

  长长饭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凌宝珠独自一人坐在一边,对面是翠琳和儿子允威,儿媳美龄,上首位杜瑞达的座位空着无人敢坐。布菜完毕翠琳回座,允威为翠琳夹菜,美龄为翠琳添汤,越发衬得凌宝珠这边人单势孤,自然也没有胃口吃下去。她侧脸看了看旁边的佣人,高声问道:“老爷呢?”

  对面允威毕恭毕敬站起身来:“大妈,父亲去谈生意了,说是今晚不回来用餐了。”

  论相貌允威倒与杜瑞达颇有几分神似,不过眉眼更为俊朗,只是凌宝珠始终觉得他无论才干样貌并不及自己的儿子,所以态度冷淡,听完允威回答她哦了一声又问:“那允唐呢?”

  黎美龄也惯了凌宝珠在饭桌上寻找儿子的戏码,她站起身回禀:“大妈,二弟和同学去打猎了,说是要在郊区过夜。”

  听说儿子丈夫都不回来吃饭,凌宝珠更觉得今日的饭实在噎得慌,她咣当一声放下碗筷:“允唐这孩子也不知道回来陪家里人吃个饭,什么是晚饭?晚饭就是一家团圆的时候!少了他,这哪还有个家的样子?”

  翠琳和允威母子俩对视一眼,均不敢贸然开口,倒是黎美龄突然想起三妹的话心中跃跃欲试:“大妈,按理说二弟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娶个亲了。有了二少奶奶自然就能把二弟的心给拴住,到时候二弟天天围在您身边,怕是大妈想赶都赶不出门呢。”

  凌宝珠挑了挑眉,表面上无动于衷,心中到是觉得此话非常受用:“说得也是,美龄,你在舞会上认识的各家女眷多些,哪家有未出阁的小姐给介绍允唐吗?”

  黎美龄听到此处赧然一笑点点头:“有倒是有的,只是这事原本不该我提……”

  凌宝珠微笑颌首:“举贤尚且不避亲,这又算得了什么?无论是谁家的女孩子,你看中了都可以说。”

  黎美龄回头看了一眼丈夫,美滋滋的露出谄媚笑容:“其实这个人允威也知道的,就是我妹妹明珠,我妹妹明珠刚从女子师范毕业,和咱们杜家也算是知根知底的姻亲,她和允唐又早先是见过的,他们俩若是有缘,倒是很相配的一对。”

  凌宝珠仔细回想了一下黎明珠的长相,脸上露出笑来:“你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你们结婚时我曾见过,你二妹妹是不是皮肤白净,个子高挑的那个?”

  黎美龄见凌宝珠还记得明珠,佯装赧然点点头:“可不就是她?只是读书耽误了婚嫁,今年二十一岁,相貌自然不用我这个当姐姐的夸口,最难得的是脾气也好,如今师范毕业,我父亲总想为她寻门可靠的姻缘。只是放眼上海滩,哪里还有比我们杜家更好的亲家?所以我才敢贸然提出来,也不知道大妈的意思……”

  凌宝珠原本嘴角扬起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哦,是这样。那就改天请来见见。看看她和允唐投不投脾气,你也知道允唐这孩子,由不得我做主的。”

  黎美龄得到指令自然等不得改天另寻机会,第二天就以妹妹在报馆实习要采访杜瑞达为由将黎明珠先行引见给公公,杜瑞达对温文贤淑稍嫌木讷的黎明珠并没有表现太多喜恶,将采访稿整理后交由秘书单独与黎明珠去处理一干事宜,自己竟一次单独相处也不曾有过,气得黎美龄暗暗咬牙。

  黎美龄索性又办了几次舞会,想让允唐与明珠两个人有机会接触接触,产生感情后再来先斩后奏,岂料杜允唐几次都有事错过了,黎明珠讪讪来了几次也未能亲自见上一面,弄得中间人黎美龄分外下不来台。

  凌宝珠见得黎美龄急不可耐的嘴脸心中已生疑窦,怕是她想和翠琳操控允唐生了阴暗心事,便暗中寻了可靠的姐妹在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世家里帮自己相看是否有合适的女孩子介绍给允唐。

  消息撒出去没多久,那些好姐妹果真都笑逐颜开送来了相片,结果,三张照片皆是同一个人——佟毓婉

3

《烽火佳人》  《烽火佳人》讲述了一位出生在没落满清皇族家的清末格格佟毓婉,在横跨宣统继位、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直至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

瞬间倾城  80后,作家、编剧。时隔两年之后,作者再度用属于她那细致入微的笔触,以及点滴不漏的故事架设的能力,成功的创造了一段精彩绝伦与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烽火佳人   瞬间倾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