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惊错春意(1)

2014-02-13 09:10 作者:瞬间倾城

佟毓婉连忙停住脚步,并不敢回头看杜允唐的书房,生怕带祸给其中正在偷情的周霆琛,她故意做出还算从容的模样对容妈妈笑了笑:“杜少爷不在,我下楼去找黎小姐说话。”

  惊错春意

  对杜允唐,毓婉并没有过于在意,只是隐约觉得他的相貌还算堂堂,举止风流不羁,印象不算太坏。她不慌不忙收回视线又与黎雪梅交耳低语起来,说没到两句话,听得有人招呼雪梅:“三妹,过来。”

  黎雪梅见大哥正在招呼自己,笑着拉起佟毓婉,毓婉挣扎并不想去,雪梅不肯放手硬是将她一路拖过去,直走到周霆琛、杜允唐和黎绍峰中间才停住脚步。

  黎绍峰第一次见佟毓婉,对眼前这位小姐似乎很感兴趣:“这位漂亮的小姐是?”

  见大哥有兴趣,黎雪梅笑得花枝乱颤:“大哥,这位漂亮的小姐是我的同学,佟毓婉。”说完又刻意在黎绍峰眼前摆摆手,“大哥,眼睛可不要只盯着毓婉看,也分些给我吧。”黎绍峰将她调皮的手掌拍掉,向佟毓婉点头示意:“原来是三妹的同学,也是学画的?”

  佟毓婉矜持的点点头,视线刻意避开周霆琛冰冷注视:“是,和雪梅在圣约翰院学了几年的油画。”

  站在黎绍峰对面的杜允唐正啜了口酒,听得佟毓婉的名字眉头不耐皱了皱,他端着手中高脚杯循黎绍峰动作望过去,见是一青涩尚未长成的身量,心头一冷。

  连日来凌宝珠在他耳边反复嘀咕佟毓婉三个字不下百余次,又说什么贤淑良德,品格端正,杜允唐想想便知道又是母亲从哪里寻来的极为无趣的旧家女子。他早一口拒绝了母亲,又怎会发出请柬邀请佟毓婉前来,此刻佟毓婉能站在这里,必定是母亲一手安排的结果。

  他低头打量她瘦削背影,嘴角带着十分不屑:“没想到,佟大学士家的千金也能赏光莅临,舍下简直蓬荜生辉了。”

  今日佟毓婉并没有绑着学生辫子,一头及腰的青丝披散开来,头顶绑了同色绉纱的发带将发丝固定在耳后,耳边是与旗袍纽襻同款的珍珠耳环,白白的一颗,正摇曳在黑发中间,隐隐撩拨着有心人的目光。

  毓婉听得这句讽刺惊异回头,长长的头发划了一道弧线正拂过杜允唐的胸前,淡淡的茉莉花香气使得杜允唐愣了一下,刹那抬头,正迎上佟毓婉清澈的目光。

  略嫌粉嫩的面庞甚至还展现不出妩媚,眼底蕴满青涩到心底的稚嫩。杜允唐心底不耐的冷笑,看来母亲果真是真动了念头想让他成家了,连这样还没长成的奶娃娃也能寻来妄图绑住他,果然好笑。

  佟毓婉见杜允唐望向自己的目光似乎隐藏鄙夷,心中也落下些许芥蒂,她扯了扯黎雪梅的胳膊,雪梅的视线在杜允唐和毓婉两人身上荡了下就已经明白了。与黎绍峰又闲话几句和毓婉重新回到原来的座位。

  黎绍峰虽然刚刚回来,耳边也略听过三妹提过佟毓婉和杜允唐的事,含笑睨了眼杜允唐:“允唐,未婚妻都来了,还不快点去陪?”

  杜允唐的心思从来不避讳身边两位好友,见黎绍峰奚落自己当下表明心意:“天地良心,我心早有所属,这位佟家大小姐我可消受不起,若兄弟们有意追求,我愿成人之美。”

  一句话说得黎绍峰也跟着笑起来:“大概也只有你才敢将父母看中的女子送与他人,你不怕你们家太太……”说罢,手势比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杜允唐故作惊慌不已的表情随后又哈哈大笑:“我家太太做这个动作不下百余次了,你见她哪次真的动手过?做多了,我反而不知道怕了。”

  杜允唐母亲凌宝珠当年也是江苏巡抚部院提督的亲女,光绪二十四年,康有为与一干同僚在京城支持光绪帝变法,同年戊戌政变,慈禧太后将变法之人擒拿审判,康有为得幸逃出,变法失败后的康有为南下在上海组织强学分会,杜瑞达就是当年那届强学会其中一员,暗地支持变法的凌提督对这个年少有为的青年行事思想颇为欣赏,愿将亲女许配给他,助他飞黄腾达,杜瑞达推脱不过,只能允了。

  婚后两人琴瑟和鸣却多年不曾生育子女。本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想法,杜瑞达奉家严之命纳表妹翠琳为妾,后诞育长子允威。至此凌宝珠才知道,原来杜瑞达早在少年时与表妹翠琳私定终生,之所以迎娶自己只为自家父亲头顶的三眼花翎和背后的势力倚靠。

  凌宝珠嫁入杜家十几年并未生育,反被姨太太翠琳抢得头功,始终是凌宝珠难去的一块心病。杜允唐的降生使得凌宝珠重新支撑起腰杆,在杜家越发肆意嚣张,动辄就以言语动作逼迫翠琳母子知守本分,反身又倾尽所有宠爱独子只为求个养老保靠。杜允唐恰是在此诡异环境中养成纨绔性格,家中紧窒气氛需以轻佻缓解,他就做足了样子哄母亲开心,时而久了,自然而然就不知道正经二字该由哪几笔写成了。

  黎绍峰听得杜允唐的嘲讽也掩了嘴笑:“怎么你家太太与我家太太都是一样的?我家太太此次特地叮嘱管家,若不能把我带回来,她就死在黎家门口,让我后悔终生。”

  杜允唐耸肩:“大约,死是女人所能使出的最为容易的逼迫手段了,最能用这招来威胁丈夫儿子的。”

  两人还在一旁调笑,周瑞琛不知为何脸色阴冷,连理由也不说一句就转身快步离开。杜允唐怔怔片刻,猛地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黎绍峰上前追了两步被杜允唐叫住:“别追了,咱们恐怕又不知不觉惹到他了。”

  黎绍峰不懂杜允唐话里意思,疑惑的看看他,杜允唐将手中葡萄酒抿了抿皱眉:“今天这酒怎么这么难喝?看什么?你忘记霆琛母亲是上吊自杀的?咱们说什么自杀,威胁之类的话,他自然心中是难受的。”

  舞会进行过半,也不见周霆琛重新归来,佟毓婉一边心不在焉的和黎雪梅说笑,一边目光总不经意落在门口。

  杜家管家匆忙入内,在一旁沙发上落座的杜允唐耳边说了些什么,杜允唐神色一变,拍了黎绍峰肩膀示意后快步随管家离开,黎绍峰随即脸色一暗。

  本来好好的兄弟三人,片刻间,只剩下黎绍峰独自坐在那儿无聊了,黎雪梅和佟毓婉商量一下,两人一同走过去陪同黎绍峰聊天。风度翩翩的黎绍峰给佟毓婉留下的印象异常良好,态度温文尔雅,语速也极慢,想来正因为他个性温润,所以才能与那个不懂礼貌的杜允唐和冰冷入骨的周霆琛成为朋友。

  “杜允唐对旧式女子并不感兴趣,只爱那新进的。”黎绍峰有意无意的闲聊也让毓婉多少知道了杜允唐的喜好,暗暗庆幸杜允唐并不喜欢自己,如此一来庚帖应该会退还的更加容易。

  憋闷的舞会使得佟毓婉如玩偶般维持假笑一整晚,舞会结束后她仅仅取了一点点糕点果腹,可惜吃得并不香甜。总算熬到了宴会中场休息,凌宝珠才从外姗姗而归,远远见了黎雪梅先是笑笑示意,“雪梅,你也来了?”随即发现黎雪梅身边的佟毓婉,凌厉双眼仔仔细细将她打量一番,“你是,佟小姐吧?”

  佟毓婉落落大方与她施礼:“杜伯母好,我是佟毓婉,伯母叫我毓婉就行。”

  凌宝珠与佟毓婉仿佛是一见如故般,见得她举止端庄不愧是知书达礼的世家出来的女儿,心中喜欢,她拉了毓婉的手:“早就想见你,今天才得了空,不妨去我房间坐坐,还有上好的点心。”

  毓婉并不习惯她突如其来的热络,想要婉拒:“有些晚了,我还想回去。”

  凌宝珠笑着拍她:“没关系的,我会派人去送你。”

  无论毓婉说些什么,也挣脱不过凌宝珠的百般邀请,只好跟着凌宝珠顺着旋转长梯上了二楼,进入凌宝珠自己的房间。

  此房间内外三套,客厅,茶室,卧房三间皆以欧式布置,脚下的白色长驼毛地毯暄软得脚踩上去一点声音也没有。忐忑的佟毓婉等凌宝珠坐下才敢小心翼翼将旗袍拢好在沙发坐定,有跟随凌宝珠的容妈过来斟茶,精致的鎏金茶杯随着倒茶的动作逸出香气,佟毓婉欣然:“原来伯母喜欢品冻顶乌龙茶。”

  凌宝珠见佟毓婉年纪轻轻居然还懂得茶道越发由心底喜欢,她笑着打量毓婉:“是啊,我父亲最喜欢冻顶乌龙茶,常遣人从台湾带回来,我喝习惯了,几十年也没断过。”

  佟毓婉听完凌宝珠的话绽出粲然笑容:“我父亲曾说过,冻顶乌龙茶是台湾特产,此生能得一品都是幸事,我今日托伯母福,有幸了。”

  恭维的话从未听得这般顺耳过,凌宝珠顿时眉目舒展,心情大好起来。她拉过毓婉的手热络道:“其实今日邀请你来是我的主意,如今新式家庭需得新做法,你与允唐又都是读过书的人,懂得的东西要比我们多得多,我想由着你们自己去认识,能认识谈得妥最好,若没这个心思也算我白费脸皮做了丑事,改日亲自登门与你母亲道歉去,所以才故意耽搁到这个时候回来看你。”

  佟毓婉虽见得凌宝珠眉目慈善,但由容妈对凌宝珠的恭谨神色可见她平日里管家必然肃严,更何况所谈得又是儿女情事,她只是笑,并不肯表露太多想法。凌宝珠见毓婉不言不语就当做默许,笑吟吟的拉了她的手:“我这个儿子可不是我自夸,人品自是好的,上海滩这些公子哥从未见过有他这样的人品,来日若真能有缘走到一起,必定是你的造化,也是他的造化。”

  毓婉轻轻抿了一口还是不肯说话。任由凌宝珠劝说,始终不肯轻易表态。

  一旁容妈对毓婉察颜观色,知道多半是女孩子面皮薄不好意思当着面说出想法,笑着跟太太打了哈哈:“太太,既然你也说要放佟小姐与二少爷多多认识,何不现在放手让我带佟小姐去见二少爷?”

  凌宝珠闻言心领神会,笑着拿了手帕掩嘴:“是呢,看我这个老糊涂。容妈你带佟小姐去二少爷那边看看,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让他带着佟小姐逛逛花园……”说罢,回头对佟毓婉笑:“前些日子我们家老爷出门刚刚从云南带来两只白孔雀,漂亮得很,佟小姐不妨去看看?”

  佟毓婉明白这是凌宝珠要自己与允唐单独相处,心中不愿但颇知事理的起身告退,凌宝珠向她摆摆手,态度仍是谦和慈善的。

  走出房间毓婉才长长松口气,容妈引她走过凌宝珠房间,转出天庭又沿着楼梯走到三楼杜允唐书房门口,容妈敲门,内里并没有人应声,但门悄然开了一指缝隙,书房房门向来只有杜允唐可以打开,容妈知道此刻杜允唐必然在内,她使了个眼色示意佟毓婉入内,毓婉尴尬笑笑并没动作。

  容妈怕自己在这里碍事,当下低声告辞:“我先去服侍太太用茶了,二少爷在书房,佟小姐请自便吧。”

  毓婉也躬身回礼:“多谢。”

  容妈走了,毓婉回头望了望房门那一指缝隙又叹了口气,她并没有推门而入,反是准备下楼。灯光下走廊尽头由远至近似乎有两人身影正在暧昧纠缠,毓婉慌得连忙避在阴暗角落,再仔细听,似有男人隐约低声呻吟炸在耳边:“怎么突然说来就来了,也不让人去告诉我一声?”

  男人的话语里蕴含无限情意,软绵绵的动人心魄。毓婉心惊得怦怦直跳,觉得这男人的声音有些耳熟,但因刻意压低了并不能准确分辨清楚到底是谁。

  “可不就是想你了才来的?天天见得着摸不到,怎能让我不想你?”慵懒的女声让毓婉不由得咬住嘴唇,看来今天自己撞破了别人的情事了,想到这里脸庞一涨,身子又往里缩了缩。

  又听得女人被推到了门上,撞出轰然一声,这声音在悄无人声的走廊上回荡惊得毓婉几乎喊出来,她勉强按住嘴悄悄探出点身,略露出视线朝那两人望过去,但见得一婀娜身影正缠在男子身上,灯光太暗不能看清两人相貌。毓婉唯独能看见的是在她后背狠狠抚摸的修长手指和男人黑色袖口上熠熠发光的袖扣。

  “早晚有一天我得死在他手上,你不怕他杀了我?”男人极其低沉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熟悉,毓婉刹那恍惚,脑中不断回忆,再盯着看了看那袖口的颜色脸色顿时煞白。

  方才与杜允唐周霆琛和黎绍峰交谈的画面飞转而过,其中除了杜允唐外,其余两人皆穿有黑色衬衫,而黎绍峰此时正在楼下与雪梅坐在一起,那么……眼前这个偷腥的男人必是周霆琛了。

  毓婉躲进阴影里捂住自己的嘴竭力控制喘息的声音,生怕自己的呼吸声惊动了正在激情中的两人。幸好那两人并没察觉走廊还有其他人在,书房门被男人用力踹开,女人见他急不可耐咯咯笑着,很快被男人大力卷带了进去,高跟鞋敲打在地面上扭了一个圈后没了声响。

  角落里藏身的佟毓婉极力让自己镇定些,待到书房门嘭的一声关紧,她才敢蹑手蹑脚的走出来。路过书房门口,听得两人正靠在书房门后嬉闹,有了门做防御抵挡,仿佛不再戒备他人偷听,声音也大了些,心头怦怦乱跳的毓婉低头继续前行,耳边不其然听得门里的女人幽幽叹了声:“与其跟老头子混一辈子,还不如嫁了你。”

  一句话听得毓婉怔了怔。没想到,居然是周霆琛与周老爷新纳的妾室为了避开自家耳目在杜家偷情。得到这个可怕的认知,毓婉觉得呼吸不觉又憋闷了些,刚想抬步,又听得那男人说:“好啊,那你嫁我吧,我娶你。”

  如此深情厚义的回答让佟毓婉心中越发烦闷,她缓缓溜过书房大门,突然加速脚步跑向楼梯,脚下踩着高跟鞋的她被地毯绊得踉踉跄跄。

  容妈服侍完凌宝珠喝茶,被派来监看毓婉和杜允唐相处如何,刚转过楼梯就看见佟毓婉正慌张的奔下,她迎上毓婉慌乱的目光:“佟小姐,怎么这么慌张?”

  佟毓婉连忙停住脚步,并不敢回头看杜允唐的书房,生怕带祸给其中正在偷情的周霆琛,她故意做出还算从容的模样对容妈妈笑了笑:“杜少爷不在,我下楼去找黎小姐说话。”

  毓婉的谎话使得容妈有些狐疑,“方才明明书房门是开着的,怎么二少爷不在?”佟毓婉也不多加解释,扭头蹬蹬蹬跑下了楼,容妈半信半疑顺着楼梯摸上去,先抬手敲了敲书房的门,嘣嘣几声无人应答,看来果真二少爷不在的,她刚想扭身离开,书房门由内被人打开,探出半个身子,背朝着光亮俯视容妈。

  毓婉越想越觉得难过,只是究竟为何难过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难过周霆琛的为人,还是难过他对其他女人许下的誓言,就更加不清楚了。

  下楼发现舞会仍在继续,舞池里的靡靡乐曲唱得人情绪低落,晚宴旁还有一些低度的酒水供应,毓婉为安抚自己端起一杯一饮而尽,酒呛入嗓子激起咳嗽,黎雪梅远远的见到她快步跑过来,促狭的挤眉弄眼:“怎样,可是准婆婆见媳妇越见越喜欢?”

  佟毓婉也不好多说自己见到的情事,勉强吞回咳嗽出的眼泪笑笑,又端了一杯喝下去,这才缓和了干涩,她拽过雪梅的手腕:“不如咱们回去吧,时候也不早了。”

  黎雪梅本想和大哥一起坐车回去的,见佟毓婉神色不对低声和黎绍峰说了一声:“我先陪毓婉回家,她有急事。”

  黎绍峰见到毓婉慌张的神情,本能反应抬头望三楼看去,毓婉以为他也知道周霆琛的事,更是焦急,拽着雪梅赶紧离开这荒唐的地方。

3

《烽火佳人》  《烽火佳人》讲述了一位出生在没落满清皇族家的清末格格佟毓婉,在横跨宣统继位、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直至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

瞬间倾城  80后,作家、编剧。时隔两年之后,作者再度用属于她那细致入微的笔触,以及点滴不漏的故事架设的能力,成功的创造了一段精彩绝伦与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烽火佳人   瞬间倾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