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峰回路转(1)

2014-02-13 09:10 作者:瞬间倾城

楼上楼下的宾客皆静得没有一丝声响,一句亮白过后,沈之沛缓慢拍手,一下一下,一下快似一下,遂引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雷鸣掌声,几句叫好声突兀高昂的夹杂在掌声中,并不敢超越沈之沛的动作,可见,沈之沛轻松带动了全场的气氛。

  峰回路转

  佟毓婉被巡警带走不出一个时辰,消息已经由周家的佣人送达佟家,突如其来的噩耗使得佟苑乱成一团,佟佳鸿仕听得自己身家清白的女儿卷入人命官司整个人呆坐说不出话来,而那拉氏更是宛如晴天霹雳当时昏厥过去。

  佟家虽在上海滩有过风光,却从不曾涉及租界巡捕房之流,所交往多是旧日朝廷的门阀显贵。眼下,昔日与佟佳鸿仕共事的衙门督办早已卸任归京,由各个帮派把持的租界又分属于不同国籍的警务署长们管辖,想买通人释放毓婉都不知从何处入手,听得与毓婉杀人一案前有周家老爷报警,后有杜家二少爷旁证,又惊动了申城记者们肆意报导,此事怕是凭借佟家一己之力已难缩小影响。

  佟佳鸿仕咬牙将家里几样镇宅的宝物点头哈腰给那些巡捕警长们送了出去,不料连个回音也未得到,经人打听得知,此事不止一人塞更多的钱,只为买毓婉一条性命。能送的送了,能当的当了,眼看毓婉关进监牢已有三日却再也无计可施,那拉氏见老爷面无表情,撕扯了袖子一味的痛哭:“老爷,咱们就这一个女儿,无论如何你也要救她出来,没了她,我也活不下去了。”

  佟佳鸿仕心中混乱不堪,先将那拉氏安抚一番,叹口气又命佟福:“你备车,我去趟周家。”既然事出在周家,又是周鸣昌一意送钱要处置毓婉,他只能豁出脸皮跪下来求那个帮派头子放过毓婉,哪怕……哪怕将佟苑抵给他,好歹救出独生女儿来。

  佟福点头出去备车,没片刻又匆匆跑进来,“老爷……杜老爷来了,老爷见还是不见?”

  佟佳鸿仕听得杜瑞达上门求见顿时火冒三丈,此事无论如何也干系不到杜家,为何杜二少爷一味塞钱要买毓婉一条性命?那拉氏听得杜瑞达此刻还敢登门更是气得浑身乱颤,“他来做什么?命人轰出去!”

  话音未落,杜瑞达已经站在主房门外,见佟家人已慌乱不堪,神色异常凝重向佟氏夫妇深深鞠躬:“佟兄,今日杜某登门拜访,是想帮忙令嫒脱离困境,以弥补犬子败行。”

  一句话说得不明就已的夫妻俩面面相觑,他们并不相信杜家突生了菩萨心肠,又不想将唯一希望推在门外。

  佟佳鸿仕悻悻与杜瑞达鞠躬行礼:“杜兄倒也不必为难,该我们佟家自己承担的事,绝不敢劳烦杜家。”

  杜瑞达也不肯多加解释自己为何要来帮忙佟家。他只是一一讲明自己准备如何为毓婉洗脱污点,如何堵住申城民众之口,如何缓解周家心中怨恨,并做了详细的厉害分析,见佟佳鸿仕始终默不作声,杜瑞达再次鞠躬道歉:“此事是犬子一时义愤之举,杜某教子无方自然负责善后,也希望佟兄不会亘在胸怀才是,毕竟,此事攸关令嫒声誉,希望佟兄不要因为义愤而将杜某提供的资助拒之门外。”

  佟佳鸿仕先是不肯做声,后听得杜瑞达言语并没有落井下石之态,方才开口鞠躬:“若杜兄当真有心,佟某感激不尽就是。”

  杜瑞达连连摆手:“只要佟兄一句话,杜某必将竭尽全力,杜某现在就去探望令嫒,希望佟兄书信一封交与令嫒。”

  佟佳鸿仕依照杜瑞达的意思书写一封书信,信里只让毓婉安心,家人还在奔走营救,并写明杜瑞达愿为斡旋。杜瑞达携带这封信迅速离开,佟佳鸿仕品咂杜瑞达此行目的总觉得他救毓婉的举动非同一般,莫非此案于杜允唐还有什么其他牵连?为何杜瑞达亲自上门为自己解忧?周家青萍小姐遇害,毫无干系的杜允唐倒为之忿忿不平,思及前前后后的古怪端倪佟佳鸿仕忙命那拉氏先收拾了去巡捕房探监,好歹先从毓婉嘴里知道些实情做个心中有数。

  那拉氏带好给毓婉换洗衣物和喜爱的点心,包了一包五百块银元偕同素兮送到关押毓婉的法租界巡捕房。

  那拉氏少有在外抛头露面,被巡警领入巡捕房也是遮遮掩掩,幸好黄警长收了贿赂并不与她为难,嘱咐那拉氏在羁押室等候,他遣小喽啰去带毓婉来见那拉氏。他见素兮跟在那拉氏身后拿的衣服包裹笑着摇头:“这位太太,且用不到这些的,佟小姐这些日子换洗的衣物和饮食都有人按时送来。”

  那拉氏皱眉,想起杜瑞达的表现心中难免狐疑:“是杜家送来的?”

  黄警长摆手笑笑:“是周家少爷送来的,每日必亲自送来,说来也怪,明明佟小姐犯了案子是杀了周家的姨太太,反倒是周家少爷来探望,怕是其中还有很多连太太也不知晓的内情呢。”

  那拉氏怔住脚步,望了望黄警长背影又不好深问毓婉和周霆琛的关系,只能先进入羁押室待见女儿再说。

  不消片刻,毓婉已经被两名警察带来,所幸手脚并未戴各种锁具,见得母亲那拉氏委屈几日的毓婉立即扑上去,忍了许久的眼泪到了母亲怀中竟哭不出来,只是倚在母亲身上故作笑容:“母亲,婉儿想你。”

  那拉氏见女儿虽然安好,但终究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心中也是悲苦,一边拍抚女儿后背一边掏出手绢蹭了眼角泪珠:“婉儿,你怎么犯了这么大的事,你到底做了什么?”

  毓婉也不好说明那日所发生事情的真相,只能安抚母亲:“本与我无关的,应该没什么大事,你与父亲都要保重身体,不要为婉儿担心。”

  “怎么没什么大事,你可知咱们家送了多少东西都换不出你来么?说是有人在不停递钱买你一条性命,这次,你想出来并不容易啊!也许,也许……”提及那些临危敲诈的人,那拉氏不由气急,又连连咳嗽。

  听得有人要买自己性命,毓婉也是吃惊。她知道将自己无罪释放一事必定不容易办成,但心中凭借一股对周霆琛莫名的信任不曾惧怕,眼下事情已经超出她所预想,不知周霆琛是否还能救她。

  又转念一想,周霆琛毕竟行走黑白两道多年,这些事势必要比赋闲在家的父亲要变通灵活许多,固然眼下情势有些危急,应也不至于没有回旋的余地。

  那拉氏哭了半日又拉着女儿的手:“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如今又有了坐监杀人的坏名声,来日如何成家如何出嫁?你怎么就不担心呢?”

  毓婉听得出嫁两字,脑子里忽然映出那日与周霆琛的吻,脸庞瞬间涨红,心头热得发烫,依偎着那拉氏撒娇:“母亲,若是果真如此也是婉儿的命罢了,婉儿留在家里侍奉双亲也很好。”

  那拉氏见女儿如此只道是连日来被这些事吓傻了,她好说歹说为毓婉留下换洗的衣物和吃食,出门又塞了黄警长一双宫里带出来的钏子,劳烦他多多照顾毓婉,这才哭啼啼用手帕掩了脸面跟着素兮乘车回家。

  离别了母亲的毓婉回到监室,长长叹口气,她方才强挺住精气来安慰母亲,母亲离去了,她也不必再装自己无事,整个人靠在阴冷的墙上没了镇定。

  黄昏的日光照在监室窗子上,带来午后唯一一点温暖,她看着金色的光晕又想起周霆琛那日的吻,脸色红了红,拖着疲惫的双脚走到床边,将一旁的枕头掀开翻出一本书。

  他这三日常午后三点过来,也不多说话,戴着手套的手先端着换洗的衣服和食盒交给她,而后又迅速从她的视线抽开。

  接下来两人就在这黄昏里对坐,静静的,几乎可听闻彼此心跳,第一日他要走时,监室里静悄悄的,金色的午后光晕拂在他的高大背影上,晃得毓婉精神恍惚,远远的喊住他的背影:“周少爷。”

  周霆琛回过头来,金色光晕投在他的脸颊,线条硬朗,像极了老师让毓婉临摹的石膏像,俊美,英挺。

  毓婉被他的样貌惊了心,忘了自己方才是要说什么,只好尴尬的胡编了句话:“能为我带本书么,这里有点闷。”

  第二日,他便带来了这本名声大振的《玉梨魂》。

  周霆琛木讷的将书交到毓婉的手心,声音格外别扭,似乎强压着自己的情绪才说出这些令他尴尬的语句:“我去书店买时,他们说这本书是现在年轻的女孩子最喜欢看的。”

  早先在学校时,毓婉早已背着父母偷偷与雪梅和流芳读过这本小说数次,奈何是周霆琛送来的,心情又是不同,她手在书皮上轻轻抚摸抿嘴笑了,“挺好的,这本书我不曾看过。”

  他的视线扭向一旁,不自然的粗了嗓音:“若是你不喜欢或者看腻了,我再去买。”

  这样体贴温柔的周霆琛又变成了从前那个救过毓婉的大哥哥,她与他似乎没有分别过七年时光,也没有那么多烦乱的恩怨跟随,两人一并伫立着,中间横了一本草边的小说,书页在微风里呼啦啦翻动,似有看不见的手在拨弄两人心弦。

  半晌,他轻咳与她告辞,疾步离开的背影似乎有些落荒而逃的模样。

  毓婉本没有太多心动,见了他这般,心头方才一颤,低头细想只觉得甜蜜,当晚倚在监室床边打开灯,读了一夜的情殇离别也不觉得悲苦。

  事情确实比周霆琛预想的要麻烦许多。

  此事件由于涉及周、杜、佟三家,租界巡捕房皆希望能从中大赚一笔获取私利,暗中抬高了买出佟毓婉的价码,再加上周鸣昌私下塞了不少的钱财,杜允唐也是不依不饶续钱绝不罢休,周霆琛如果不愿便宜从中作梗的巡捕房就只能动用青龙堂的势力来摆平此事。青龙堂向来与警察井水不犯河水,关押毓婉的法租界巡捕房又是青龙堂最大堂口所在,一旦发生干戈,难免第一个被巡捕房怀疑。所以此事必须由生面孔来做,才能将青龙堂洗脱干系。

  周霆琛将法租界堂口负责人招来仅用一句话概括此行目的:“逼法租界放人。”

  来人听得吩咐当下明白堂主此次不惜与法租界玉石俱焚也要求得佟小姐无事,不敢再问,告辞周霆琛后回到堂口物色新鲜面孔的打手。

  此事要做得谨慎,若为周霆琛惹来麻烦必然带动青龙堂所有人蒙难,需从新入帮会的一群新丁中挑选合适人选。为首委任的便是新投靠来的大头和小胖,不久之前两人在码头做工与黎家船舶上的工人发生冲突,以斧头劈死了三个工人,为躲避日租界巡捕的追踪才投靠青龙堂,分到了法租界。

  周霆琛又暗中联系上海除申报外其他报社报馆,将巡捕房收受贿赂致弱质女流蒙冤入狱一消息透露给各家记者,记者们闻得这样奇闻纷纷蜂拥至法租界巡捕房一探究竟。

  同时法国领事馆也遭到大头等人袭击,矛头直指向法国领事污蔑无辜中国女子用意险恶。还有不明真相被煽动的学生,得知佟毓婉还是从京城来沪的新进学生,因反抗帝国主意霸权被法国领事收押,示威游行强逼法租界的巡捕房放人。

  巡捕房的黄探长被几方夹击觉得颜面无存,不敢向法国领事求救显示自己无能,只得求助上海滩军事首长新任将军沈之沛,沈将军是个枪杆子里爬出的强硬派,听闻法租界闹事当即下令派军队镇压围攻领事馆的学生和民众,青龙堂派去的十几人近半遭受枪伤,小胖更是被子弹打穿肋骨由大头拖回了青龙堂。

  事情超出预料,周霆琛不曾想到沈之沛居然会插手此事,他知道一旦军阀参与此事,事态发展必然无法回旋。眼看着毓婉在监室住满一周,周霆琛听得汇报时,香烟险些烧到手指,两道浓重的眉毛拧紧神情凝重。

  他将手中香烟狠狠按灭:“我明日去见沈之沛。”

  沈之沛,年过不惑,性情狂放不羁不拘寻常礼节,颇为喜欢收集古董孤品。近来极其喜爱京剧名伶孟小冬,勒令上海大世界为这位年轻须生特别做了专场,硕大花牌十几对每场必送,由剧院飘荡而下的条幅更是在落款处必署将军沈之沛的名字。

  周霆琛与沈之沛曾打过招面,心中对这个军旅出身的男人心中多有忌惮。

  沈之沛曾追随袁世凯推翻清朝篡位称帝,宣布共和后又因南北战局混乱独退十里洋场笑观南北论剑,论军功,他实远不及前方混战的直奉两系同僚张作霖和吴佩孚,论政绩,坐看江山内乱的沈之沛从未当众表态究竟自己归顺南北哪方政府,更不曾说身为南北中央集结点的上海拥立谁家坐稳天下。他窝在上海滩笑看南北政府斗得你死我活,暗地里却暗自与虎视眈眈的日本人亲密接触以寻求独立庇佑。他一人周旋在三面夹攻之中俨然自得其乐,可见其交际推诿的手段了得。

  镇守申城的日子沈之沛拥兵自重以枪炮说话,倒也得到不少商界名流的拥护和追随,拥戴之人越多他越发不可一世,眼下最大目标恰恰就是上海滩的几个难收拾的帮派, 因此军旅出身的沈之沛开始处处针对帮派实施重兵镇压,以武力服人,初来乍到的他不想被地头蛇强欺了去,从不肯流露半点宽待柔和态度来。

  如果周霆琛亲自上门,等于自撞枪口,后果不可预想。

  上海大世界是十里洋场少见的集各色曲艺戏剧于一家的建筑,偏巧它又坐落在热闹繁华的外滩周边,街面上,沿街叫买叫卖的小商贩们多如牛毛,大世界内堂里处处可见拿着文明拐杖的洋人挽着头戴大檐帽的女伴,近来此处因名伶孟小冬献唱名噪黄埔,沈之沛更是包下三层包厢欣赏孟小冬京剧名段《四郎探母》。

  周霆琛迈步上楼,转过帘幕正看见沈之沛坐在日本领事身边鼓掌,台上京胡一响,锣鼓声加急,从侧门虎步龙行走出一个侧影,伴随鼓点一步一步踱到舞台正中抖袖口浑厚开嗓:“失落番邦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

  楼上楼下的宾客皆静得没有一丝声响,一句亮白过后,沈之沛缓慢拍手,一下一下,一下快似一下,遂引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雷鸣掌声,几句叫好声突兀高昂的夹杂在掌声中,并不敢超越沈之沛的动作,可见,沈之沛轻松带动了全场的气氛。

  周霆琛面色凝重走过去,远远垂首驻足,沈之沛身边笔挺站立的许浩南参谋见有人靠近,以眼神示意副官方崇山上前搜身,副官走上前将周霆琛前后仔细搜过,询问来由后悄声转告许参谋,许参谋再压低身子贴在沈之沛耳边一一说清,听罢禀告沈之沛回头,犀利的目光扫过周霆琛脸庞:“周堂主,先看戏吧,我不喜有人断我兴致。”

  不硬不软的一句话,将周霆琛的请求拒绝彻底。副官端来把团椅放在包厢一侧,周霆琛默然坐下吸烟,沈之沛瞥了周霆琛一眼不再与他寒暄。这些帮派头子在他眼中不过是随时可以伸手捏死的蝼蚁,根本不值得关注。

  台阶后又有噔噔上楼声,方副官回头,见杜瑞达出现在楼梯口,杜瑞达不曾想过周家人也在此,抬头见到周霆琛坐在一旁脸色微变,随即勉强缓和笑容上前,沈之沛见到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实业家杜瑞达自然又是一副面孔:“杜兄,来坐坐坐,一起看戏,我就爱这小妮子的须生,唱得真是有够味儿!”

  杜瑞达见周霆琛表情知是已经被拒,沈之沛让座之后也不再开口,杜瑞达晓得这无非是另一种闭门羹,也是沉默不语贴着沈之沛坐下来,三人各怀心思,端看台上孟小冬将风流芳华演了一个遍。

  直到余音犹在,台上浓妆华彩的人已谢幕退去,沈之沛仍摇头沉浸在唱腔里,哼唱了几句意犹未尽拍了拍腿:“果真是妙,绝不枉我包下场子请新老朋友观看啊!”说罢傲慢对周霆琛和杜瑞达露出笑容:“若是我没猜错,你们都是为了一件事而来吧?”

3

《烽火佳人》  《烽火佳人》讲述了一位出生在没落满清皇族家的清末格格佟毓婉,在横跨宣统继位、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直至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

瞬间倾城  80后,作家、编剧。时隔两年之后,作者再度用属于她那细致入微的笔触,以及点滴不漏的故事架设的能力,成功的创造了一段精彩绝伦与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烽火佳人   瞬间倾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