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齐大非偶(1)

2014-02-13 09:10 作者:瞬间倾城

毓婉赌气不语,脸颊上仍有未干的泪痕。那拉氏更是哑了嗓子:“可不就是他!这孽障非要和一个痞子流氓做亲,不如拿根绳子勒死我吧,全当没了我这个亲生母亲!”

  齐大非偶

  毓婉二十岁生日是在骄阳逐渐褪去的九月末,不过如今佟家落魄如此,想办个极其体面的二十岁生日寿宴也有些力不从心,因此并没请什么鼓乐队与堂会,囊中羞涩的佟氏夫妇仅仅在佟苑招待了几桌亲近的朋友,只为团聚热闹。

  上午不出九点钟,宾客已喧嚷着入门,那拉氏命佟福管家随佟老爷在门口接待,她则在内招待各家宾客的内眷子女。

  九点整,恭贺毓婉二十满寿的宾客汽车已经挤满了佟苑门口的狭窄小巷,佟佳鸿仕眺望车队长度颇觉得诧异,鱼贯而入的这些车辆的主人似乎并不在他先前邀请之列。

  又见一身紫红马褂暗黑长袍的杜瑞达与盛装凌宝珠相搀扶下车,杜瑞达向佟佳鸿仕远远就抱拳大笑:“佟兄,杜某来迟了,来迟了。”

  佟佳鸿仕再见到佟苑先到的莫名宾客们趋炎附势涌上前与杜瑞达鞠躬道喜才忽然想明白,原来这些人并非为真心前来为毓婉贺寿,巴巴前来的目标实则是巴结杜瑞达。先前因为毓婉入狱,杜瑞达搭手相救,所用借口是两家有姻亲,事后恐怕上海滩无人不知毓婉是杜家即将过门的儿媳妇。此时如果不肯讨好,万一等到毓婉真入了杜家的门再想巴结,怕就错过了时机,所以阿谀奉承的有心人瞅准了机会,特地为毓婉前来庆生。

  佟佳鸿仕心中一沉,回头瞥了一眼身边的妻子,那拉氏见凌宝珠被那些贵妇簇拥如同当家主母般心中早已有所不快。碰触到丈夫别有深意的目光,她也悟了,连忙招呼素兮去请毓婉。

  即将满二十岁的毓婉,并不在意生日宴会盛大与否。她坐在梳妆镜前,心中所思所想皆是那日大头送来的马蹄莲,再想起周霆琛的良苦用心偷偷抿嘴一笑,笑颜印在铜镜宛若昙花绽放,瞬间灿烂。

  那日他果然接她放学,虽只是坐车一路送她回家,两人并肩坐了也不曾有什么亲密举动,但彼此能如此贴近的听闻对方的呼吸声心中也分外甜蜜的。

  他的手,始终紧紧握住她的,她觉得自己手心腻出了一层汗,身上也热得烦躁,悄悄想要从他掌心退出来,反被抓得更牢。

  毓婉越想,越觉得甜蜜,从妆奁中挑出那对珍珠耳环定定出神。素兮敲门入内,利落的从妆奁盒子里拿出另一对金嵌玉的耳环为毓婉戴好,才婉转道:“小姐,方才杜家老爷和太太来为小姐贺寿,太太的意思是让小姐早些出去迎人,不要被他人笑失了礼数。”

  毓婉原本扬起的嘴角渐渐落了,镜子里的她凝了眉头:“他们又来佟苑做什么?”

  “大约是为了给杜家少爷说的亲事。”素兮为毓婉梳好长发,带上缎子蝴蝶结的发带,毓婉看镜中的自己甜美装扮心中突增烦闷,伸手将发间的缎带拽掉,“做这些给谁看,不戴了!”

  她极少耍小姐脾气,突如其来的烦躁更印证了素兮先前的猜想,怕是毓婉心中先有了旁人。

  素兮并没再说话,又挑了一朵并不扎眼的珍珠发夹将毓婉额头上的碎发别在耳后,低声耐心劝导:“太太说,无论如何,也要小姐先敷衍过去才是,前厅宾客众多,怕扫了杜家的脸面对咱们也是没好处。”

  毓婉悻悻将手中的珍珠耳环拍在桌上,“知道了,不要再说了。”

  生日寿宴,一身瓤金丝窄领旗袍的毓婉是众星拱月的主角。那些小姐太太们见到身姿曼妙容貌清丽的毓婉不觉啧啧赞叹夸奖,尤其是凌宝珠,更是越看越喜欢,她拉着毓婉的手与那拉氏看:“我最爱这孩子有大家风范,相貌又是富贵端庄。”她捋了捋毓婉耳边的长发,毓婉应她的动作羞涩垂头。

  那拉氏并不高兴凌宝珠这般昭告天下毓婉的婚嫁归属,脸色略有些不悦,但还是不露痕迹的将毓婉另一只手腕拉到自己身边:“我也觉得自己的女儿越看越好,哪里还舍得她出阁,恨不能多留在自己身边几年,省得嫁出去想摸也摸不到。”

  徐太太听闻那拉氏的话拿手帕掩了嘴:“佟太太,咱们做母亲的,总不能因为自己不舍耽误孩子的亲事吧,若是杜太太肯看中我家宝贝闺女,明日我就亲自送庚帖去了杜公馆,后天花轿只管来抬,怕就怕是杜太太眼光极高,看不上咱们的。”

  众人因徐太太憨语调笑,毓婉笑吟吟对徐太太俯身施礼:“毓婉还小,学识又比不得徐伯母家的几位姐姐,怎么能担得起这样评价,徐伯母自谦了。”

  徐太太咂嘴,伸手摸了摸毓婉滑腻的脸蛋:“看看这张小嘴,像极了杜太太年轻时候的得体,难怪杜太太喜欢她,快些领回家去吧,做一对婆媳才不会愧对老天许的缘分。”

  见如此捧场杜家,那拉氏心中更加不满,勉强让自己露出一丝笑意摆手示意众人:“前面花厅的筵席已经准备妥当,各位太太小姐们随我们入席吧!咱们边说边笑边热闹去。”

  众太太小姐这才肯停歇调侃陆陆续续向花厅走去,毓婉错身走过那拉氏时,那拉氏一把用力拽住毓婉的手腕,毓婉缩回被凌宝珠拉扯的手臂,凌宝珠见状只能随众人先行一步。望着凌宝珠神采得意的背影,那拉氏压低声音:“告诉母亲,你心中可是有了别人?”

  毓婉从没想过母亲会如此直白问自己情事,她目光落在远方粲然一笑:“嗯,那人母亲也认识的。”

  那拉氏听罢懊恼之极,重重叹了一声,咬了牙问:“可是那个周家魔头吧?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告诉你,这门亲事你想也不要想!”

  毓婉听见母亲一口将自己的情事拒绝,心中一颤:“为什么?”

  那拉氏并不想对毓婉解释太多自己的担忧,周霆琛出身帮派行事歹毒为人阴狠,出身背景又是卑微不堪,周家更是一窝子野狼贼心没安好心,若毓婉嫁入此家,后半生怕是要以泪洗面悔不当初的。如今毓婉对周霆琛情迷,多半是因为小时受了他的恩惠,长大意欲报恩,怎知男女情爱远非报恩那般简单。更何况,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得他们两人授受相亲?来日毓婉的亲事只能由她做主,容不得出半点纰漏。

  那拉氏心意已决:“纵使我不满意杜家二少爷素日里的所作所为,也不代表我会愿意你去嫁个市井无赖的儿子,就这么说定了,你去前面入席吧!”

  听得母亲对周霆琛评价为市井无赖,脸色苍白的毓婉当即反口:“他不是市井无赖,母亲不要错怪他!”

  那拉氏不料女儿竟敢顶嘴压了嗓子呵斥道:“不经父母之命,勾引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还不是市井无赖的所作所为?”

  毓婉愣住,涨红了脸为周霆琛辩解:“并不是他勾引我,而是我钟情于他,我愿意嫁他。”

  那拉氏哪里听得这样伤风败俗的话,想都不想便冲上前掴了毓婉一个耳光,她气得浑身乱颤,指点毓婉的鼻尖:“今日是你的生日,也是我的母难日,莫非你就是这样回报你母亲的?”

  毓婉红了眼睛还想辩解,素兮见太太当真已经动怒了,连忙搀扶了小姐开解,“小姐,莫要再说了,快些去前面入席吧。”

  毓婉心中痛苦,满腔委屈无处发泄,此刻情势若不能由她改变,怕是真要遂了母亲的意思隔离了他们。霆琛对她广有恩德,她又这般真心属他,万不能如此被世俗要挟了去,须臾间,毓婉已经决定好,把心一横蹭了把眼泪随素兮入席坐下。

  众太太小姐见她眼圈发红,似有泪意,也都面面相觑不敢贸然开口。

  刹那间,花厅气氛凝重,那拉氏由素兮搀扶入内,见众人面色尴尬不由得讪笑:“这孩子,还知道心疼二十年前我生了她,说是今日是什么母难日,偏哭得跟什么似的。”

  一句话缓和了大家心中的疑惑,纷纷赞叹毓婉孝顺,唯独毓婉脸别向一旁不肯看母亲。

  内眷筵席开在花厅,佟佳鸿仕则在宴会厅款待各位冲着杜家前来的宾朋。他高举酒杯向来为毓婉贺寿的众人答谢,酒杯刚刚端起佟福就气喘吁吁跑进来,小步上前贴在老爷耳边:“老爷,周家少爷遣人来给小姐送寿礼。”

  佟佳鸿仕众目睽睽只得展出笑脸,故作随意的摊手:“那就请小姐收下。”

  佟福应答一声,命佣人端了礼盒送入内宅,对食不下咽的毓婉鞠躬:“小姐,周家少爷送寿礼。”

  听得周霆琛送来寿礼,原本还难过的毓婉不觉悄悄抿了抿嘴。上次送她马蹄莲,不知他今日又送她什么,好奇心促使毓婉极想亲自拆开礼物看看,但因同桌还有凌宝珠,她从容回答:“命先生回谢帖,将周少爷的礼物留下,待我明日再看。”

  “周家送贺礼的佣人说,周少爷希望小姐能够亲自收礼,并且当面拆开。”佟福犹豫一下回身命佣人将丝绒礼盒送上,素兮上前接了礼盒放在毓婉面前。黑金丝绒礼盒摆放在桌上,毓婉瞥见那拉氏担忧神色,索性心中一横,毫不犹豫将礼盒上绑的缎带蝴蝶结打开。

  盒子里摆放的是一对繁星钻石点缀的手镯,钻石排嵌为柳叶状环,边七彩,中以红宝石攒的花朵点缀点在两叶对接处,在阳光下红白相间的宝石熠熠生辉,单是由毓婉拿出一只已经引得桌上众太太小姐的侧目,毓婉含笑将流光溢彩的手镯带在腕上吩咐佟福:“你回帖替我谢谢他。”

  二十岁女儿家浮于脸上的情态在座的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杜家先前对毓婉的所有怜惜疼爱当即沦为众人心中笑柄,凌宝珠目光责问那拉氏为何任由毓婉妄为,那拉氏接到凌宝珠责难目光表现还算镇定,似并不打算理这件事,心中气不过的凌宝珠耐不住气缓缓开口:“佟小姐,这镯子果然衬得你。”

  毓婉知道凌宝珠对自己接受周霆琛手镯心有不满,她不亢不卑俯身告谢:“杜伯母送来的画屏,毓婉更是爱不释手呢。”

  凌宝珠微笑,伸手摸了摸毓婉手腕上的手镯:“我看这送礼物的周少爷倒是个有心人,尺寸刚刚好,不知道他一个男孩子如何知道姑娘家的手腕尺寸。”

  被她言语隐喻暧昧的毓婉脸色腾一下涨红,她竭力让自己从容落座,并没有直接回答凌宝珠这句令人尴尬的质问。凌宝珠又回头与那拉氏笑:“佟太太,你们母女想得如何了,我们全家可都静候毓婉佳音呢。”

  徐太太见场面有些尴尬,忙用手帕掩住嘴笑:“什么回音啊,敢是杜太太当真送了庚帖给佟小姐求来当媳妇?”

  凌宝珠有意以遗憾语气拉着毓婉的手叹息:“可不是,我一眼相中的儿媳妇就是毓婉,只是毓婉说自己尚且年幼,要等到二十岁生日过后才肯给我们家答复,毓婉啊,我家允唐可是等你等得心焦呢。”

  一句话又惹得众太太小姐神态暧昧嬉笑,大约每人心中已有定论,毓婉有意吊着杜家少爷图惹相思了。

  毓婉到底年轻,再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猛地挣了凌宝珠的手腕站起身脱口而出:“如今毓婉已经年满二十岁了,全可自行做主,现在也可亲口回了杜二少爷和杜太太。杜家声名远播威震上海滩,能与杜家婚配是世间女子企盼的荣耀。然,齐大非偶,佟家势小力微,我父又多年辞官,毓婉心愚性骄,实难高攀得上杜二少爷。”

  凌宝珠见毓婉眼底坚定执着冷笑哼声:“佟小姐言辞凿凿誓言旦旦,莫非心中早已另有所属才会拒绝我家允唐?这个人是不是周家少爷?”

  毓婉任性的点头,那拉氏当即冲上前将毓婉手腕按住,她扭头与众太太小姐们笑说:“女儿家脸皮薄,被人在桌上问到自身亲事自然不好答应的。”毓婉狠命挣扎还想辩解些什么,那拉氏冷眼瞪过去,毓婉当即负气将脸扭向一边。那拉氏回头盯住凌宝珠,语气异常不善:“杜太太怎么这般着急坐不住,与毓婉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说起亲事来?此事本该你我来讲吧?”

  那拉氏言语直逼凌宝珠越矩,凌宝珠神态略为尴尬:“还不是见到毓婉这般好的姑娘,又不肯做我家媳妇,我心中焦急?”

  那拉氏强自镇定,接住话头:“我是毓婉的母亲,凡事自是由我来做主。她自己说话哪里算得!杜太太,你也不必太过焦虑了。”

  宴会完毕凌宝珠并未与那拉氏坐下来商量婚事,反而与杜瑞达一同向佟氏夫妇冷色告辞,佟佳鸿仕对他们夫妇执意离开心中有觉不妙,还是礼数周全送与两人回礼的寿面与金桃,可佟佳鸿仕手中的回礼竟是让凌宝珠身边跟随的容妈端走,显然杜瑞达夫妇对此行心有不满。

  如此刻意疏离的举动使得佟佳鸿仕心中不安,宾客散尽并不见那拉氏张罗忙碌的身影,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毓婉的房间,推开房门正看见娘俩正争得脸红气喘,桌子上恰摆了一对灿灿耀人眼目的宝石手镯。

  佟佳鸿仕伸手将手镯拿起,沉甸甸一串钻石足见价值不菲,他眉头紧皱:“可是周家人送来的?”

  毓婉赌气不语,脸颊上仍有未干的泪痕。那拉氏更是哑了嗓子:“可不就是他!这孽障非要和一个痞子流氓做亲,不如拿根绳子勒死我吧,全当没了我这个亲生母亲!”

  满人儿女婚嫁皆是有母亲做主,全因男主外不与内事,见得那拉氏如此悲愤,佟佳鸿仕也不好多劝,坐在毓婉对面将手镯重重掷在桌上,语重心长的教导女儿:“婉儿,你已年满二十,为父的我也不说些谎话蒙你,如今上海滩无人不知你是杜家未过门的媳妇,所以杜家才肯动用全部关系救你出监牢,你嫁与不嫁,身为父亲并不想多加干预,但你要知道,若你嫁到杜家,咱们家还有支撑下去的可能,若你不嫁,佟福……”

  一旁跟随的佟福垂身上前,佟佳鸿仕沉沉叹口气,“去,把咱们家的账簿拿来,交给小姐。”

  佟福迅速取来账簿,厚厚的一叠放在毓婉面前,佟佳鸿仕瞧了女儿并不为所动的表情叹口气:“从今日开始,就由你当家吧。”

  黎雪梅因为私下透露了毓婉看见青萍风流韵事的消息给大哥,最终害得毓婉身陷囹圄,她总觉得无颜再见自己昔日的闺中好友,终日里愧疚郁结身心憔悴。

  大哥劝她陪自己去上海大世界听戏散心,雪梅向来不喜欢听那些浓妆重彩的京剧,大哥黎绍峰也是知晓的,今日反复劝说似乎别有他意,雪梅不愿为难大哥只得违心答应了。出了房门,黎绍峰俊朗的面容上带着笑:“怎么答应了大哥去听戏还这般愁眉苦脸的?”又回头吩咐跟着雪梅的丫鬟:“再给小姐上些法兰西的胭脂,总是病,脸上都没了生气,需多些妆才好看。”

3

《烽火佳人》  《烽火佳人》讲述了一位出生在没落满清皇族家的清末格格佟毓婉,在横跨宣统继位、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直至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中.

瞬间倾城  80后,作家、编剧。时隔两年之后,作者再度用属于她那细致入微的笔触,以及点滴不漏的故事架设的能力,成功的创造了一段精彩绝伦与令人叹为观止的爱情故事。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烽火佳人   瞬间倾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