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似曾相识魂梦里(4)

2014-02-17 09:14 作者:一度君华

绿瞳僵尸很快就发现了巧儿这样做的原因,它驮着巧儿满山遍野找果子。

  日落,暮色渐浓。

  绿瞳僵尸似也意识到巧儿情况不对,它伸手拨弄她的头,她细弱地呻吟,却未睁开眼睛,也无其他动作。

  它伸了手试图拉她起来,她却完全没有了意识。它略略加重了力道去推她,她的面色却已呈死灰,呼吸渐弱。

  它甚至已经能感受到她的生气渐渐微弱。

  它明显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个玩具,当下很快地出去,又捧了两个苹果匆匆回转,将苹果在她嘴边碰了碰,也并不见她像平日那样睁开眼睛。

  在棺中坐了一阵,它将她抱到洞外,找了处月华汇聚之地,将她放到月光下晒晒。

  但她显然跟僵尸不一样,不可能吸收月华或其他能量来自动恢复。它在旁边守了一阵,眼见她生命仍是流失不止,也有些无措。

  又站了一阵,她仍无起色,它将她抱起来细细打量,这才见她脖子上有两个牙洞,泛着紫青色。

  它直直地俯在她颈边,开始吮吸那伤处,血和尸毒的味道都是它所喜欢的,但现在它的注意力明显不在此。

  月光下巧儿的脸已现出奇异的青灰,它稍微用力,就可能将她吸成一具干尸。是以它只将毒血吸得一些,便慢慢停下来。

  那红瞳僵尸悄悄伏在草丛里,这些东西都很记仇,白日里被人占了洞穴,它视为奇耻大辱,本是打算摸回来偷袭的,此刻见绿瞳僵尸抱着巧儿发呆,周身杀气很重,它觉得不妙,就待悄悄离开。

  不料刚退了没几步,那绿瞳僵尸已经冲了过来,二尸又缠斗在一起。红瞳僵尸本是跳尸,而这绿瞳僵尸却已经修成飞尸,它绝计不是对手。

  绿瞳僵尸将它摁在地下,十指暴涨,就在它背上划拉了好几道口子,深可见骨。

  僵尸与兽类大抵相同,只臣服于强者。红瞳僵尸新旧伤痕交错,已是体无完肤。

  它跟着冲灵老道已经很久了,经常去村子里捣乱,对人类的习惯自然是比绿瞳僵尸懂得多,当下便向绿瞳僵尸示弱,二尸窃窃私语,半晌,绿瞳僵尸放了它,径自扛起巧儿下了山。

  那天晚上,回春堂的大夫被一个莽夫于睡梦中惊醒,那莽夫甚是无理地踹倒了回春堂的大门。他本是大怒,却见他肩上扛了一女子,此时已是生命垂危。

  医者天性,他的直觉驱使他去救那女子,却见她明显是中了尸毒,他急急搜了些糯米、蛇药,试图将毒引出来。

  那男子显然有些焦躁,他无暇理会,只用蜡烛烤了刀子想切掉她颈上沾毒的皮肉,一旁的男子突然暴躁,一龇牙,獠牙伸出,那大夫半天才反应过来,嘶声惨叫:“僵尸啊,有僵尸啊!”

  那绿瞳僵尸仍是一把扛起巧儿,临走时它觉得那蛇药有用,还偷了些蛇药一并带走。

  次日,冲灵老道又多了一笔生意。

  巧儿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白天,只是洞里仍伸手不见五指,脖子上有些痒,她伸手去搔,发现那僵尸竟然伏在她身边,轻轻舔着她的脖子。

  她转过头便看见它深碧的瞳孔,那僵尸见她醒了,极为高兴的模样,又伸手递了东西到她唇边,她虚弱地伸手去摸,赫然又是一个苹果……

  巧儿头一歪,再次昏了过去。

  天明。

  冲灵老道再过来时,那个叫小四的道士跟在他身后。二人很快打开了棺盖,小四伸手就想去拉巧儿,不料那僵尸低低咆哮,如同野兽护食一般。

  小四手刚触及巧儿的胳膊,冷不防它一爪横来,他的反应远不及这些邪物,当下血便顺着肘下直流而下。

  他叫了一声,冲灵老道已经将他扯过来。巧儿也睁开眼睛,他们点燃了山洞的火把,山洞稍显明亮。身边的僵尸仍然咆哮,獠牙伸出寸许,冲灵老道明显也有些忌惮:“好好好,你的,你的!”

  他低声安抚,随即将棺材盖合上,转身拉了他的徒弟出去。火把被熄灭,洞口又恢复了黑暗。

  绿瞳僵尸仍是在她身边趴下,轻轻地舔她颈间伤处。

  她这时候才觉得痛,伸手推它,它又递了苹果给她。巧儿摸着那圆圆的苹果泪流满面:“我已经吃了好多苹果了啊!”

  晚间,巧儿精神不好,绿瞳僵尸任她在棺材里躺着,自己在洞口吐纳月华。

  巧儿在它不懈努力的“劝慰”下,又啃了两个苹果,此时已经是牙酸胃饱,没有它压着,她十分惬意,也便继续躺着补眠。

  而它中途几次过来看她,见她睡着一动不动,总疑心她已经死了。每每想着办法将她戳醒,巧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问它干吗,它便放了心,继续回洞口吸食月华。

  如此折腾一夜,待天色将亮时它回棺材睡觉,巧儿将身子侧过去,容它躺进来,它似乎也知道她情况不好,倒也轻手轻脚,躺好后将她往胸口一拎,就任她趴在自己身上。它只是觉得抱着她感觉软软的、暖暖的,很舒服,这个姿势也不妨碍它抱着她。

  如是,巧儿总算是免除了煎饼之苦。

  这一日,巧儿很尴尬,她来了葵水,那僵尸对血的味道甚为敏感,整天在她身上嗅来嗅去。

  她不得已撕了件衣服来垫着,却止不住它的好奇心。它每每试图去看,闹得她整天脸红脖子粗地防着它。一天吼了它好几次,但它的智商显然又提高了不少。

  自巧儿上次逃跑事件之后,它也学会了转移注意力,经常就是假装玩她的手、耳垂,并趁她不注意,立刻就往隐秘的地方摸。

  巧儿反应本来就慢,被它得手好几次,更是气得暴跳如雷,它也不介意她捶打它,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

  巧儿的身体慢慢恢复过来,晚上便也经常跟着它出去,它吸食月光,她便在一旁洗衣服或者玩水。

  十几日相处下来,她对它的恐惧倒是消了些,平日里也不再怕它。只是那僵尸上过一次当,已经学聪明了许多——它时时防备,再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而巧儿最抵触的一件事不是被看管得紧,而是——苹果。

  连着几天她再也不肯吃苹果,那僵尸也有些疑惑,后来一强行喂她,她就哭。它也多少看出她是不喜欢这个了,有几天还很疑惑地在苹果上啃了两个僵尸牙印,但它没味觉,也试不出什么所以然,便只得放弃了。

  而那只红瞳僵尸就讨厌了,每次绿瞳僵尸去到别处捣乱,它便过来吓唬巧儿——它一把掀开棺材盖,瞪大眼睛,伸长獠牙,猛地将脸往她面前一伸,离鼻尖不过一寸,偶尔还带配音:“啊!”

  巧儿反应慢,待它关上棺材盖逃走时才觉害怕,一个人在棺材里号啕大哭。

  这东西很坏,它打不过绿瞳僵尸,又觉得绿瞳僵尸很喜欢巧儿,它不敢动她,便老借机吓唬她。

  如此几番下来,巧儿便不愿独自待在棺材里,每次绿瞳僵尸出去时都缠着要跟着它。

  它也有些为难,某次终于狠了心,将挣扎的她从棺材里提溜出来,往脖子上一放,巧儿冷不防地被举起来,还来不及尖叫,已经骑在了它脖子上。

  从山洞出来,月华正盛。

  它身材高大,巧儿有些怕,紧紧地抱着它的头,它安抚性地摸摸她的小腿,然后示意她——抓好扶手!

  那时候没有特别快捷的交通工具,巧儿也从没骑过马,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但是当它跃上树梢,在空中行走如风时,她觉得所谓神仙的腾云驾雾也不过如此了。

  那绿瞳僵尸自空中下山,转眼已行出百里,在一个小镇上停下来,左右一观察,便入了一富户。

  它很是熟门熟路地便砸了些家什,终于将护院什么的都引了来,然后它揪住一人,瞪大眼睛、伸长獠牙,将脸往他面前一伸,也带了配音:“啊!”

  巧儿觉得僵尸就是僵尸,连吓人也没啥新花样的……引起群众恐慌之后,它极快地飞跃出院墙,驮着巧儿离开。

  第三天,冲灵老道又上门一笔生意,说是女妖作祟,并声明这次的女妖十分厉害,因为她作案时骑着一只僵尸,会飞的!

  ……

  这以后,巧儿不常一个人待在棺材里,她颇喜欢这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所以绿瞳僵尸吸食月光之后,经常会驮着她在山间走走。

  偶尔见到成熟的果子,她便开心地摘一些,时间久了,它也知道原来人类吃东西是得经常换口味,不能老揪住一样天天吃的。

  想来人类真是朝秦暮楚、花心多变的物种,若说食物,人类哪有僵尸好养,吐纳月光就长年吸食月光,吸血的就一辈子吸血。绿瞳僵尸饲养巧儿很费了些心思,经常满山载着她找果子。

  经过些时日,巧儿在它面前的惧意已经所剩无几,就连它低吼着龇牙她也不怕了,甚至还经常逗着它玩。棺中时日实在枯燥,巧儿喜欢在大白天把苹果塞进它嘴里,就为了看它的僵尸牙怎么啃苹果。

  绿瞳僵尸吓唬了她几次也没什么效果,便只好放弃了。于是她递果子过来,它便张嘴咬个牙印给她看。她每每摸着那个牙印,便会笑得全身乱抖。

  这日,绿瞳僵尸依旧驮着她出去捣乱,途经一处乱葬岗时,有一僵尸跳出来,后面有许多村民在追赶,人声犬吠,火把微弱的光划破沉沉夜色。

  这僵尸移动非常缓慢,它左边胳膊已被扯去,伤处没有血,它自然也感觉不到痛,只是拼了命地移动身体,试图甩掉身后的人群。

  巧儿很不明白,驮着她的这只也是僵尸,可是它过得明显比眼前这位滋润很多,莫说是被人追赶了,它不追赶别人已是不错。

  绿瞳僵尸在暗处看了好一阵,它比巧儿明白,这明显是一具刚刚成形的僵尸,不是每一个僵尸都那么幸运,能够被葬在风水宝地。

  大多数的僵尸醒来后灵气匮乏,终日为饥渴所困,因为力量低弱,只能偷偷吸食一些体质孱弱的家禽。而人类实在不是一种容易猎取的食物,没有比之强大十倍百倍的力量,一般妖魔都不会打他们的主意。

  食物固然美味,代价却更加惨重。很大程度上,被人类烧死的僵尸比被僵尸咬死的人多得多。

  一人一尸站了一阵,人声渐近,追上了那个步履沉重的僵尸,火把暗红的光落在它身上,它发出惊恐的哀号。

  围上去的人很快便发现它没什么道行,立时将它团团围住。绿瞳僵尸一直站在暗处,巧儿也有些怕,她紧紧抱着它的脖子,半天才轻声问:“你不救它吗?”

  绿瞳僵尸抬头看她,眸若沉碧。巧儿不知道它有没有听懂,但是它没有去救,直到那僵尸被镇尸符镇住,烧成灰烬。

  它待人群散去后才出来,火的温度还在,只是人声喧哗的乱葬岗又恢复往日的阴森沉寂。

  它在火堆旁站了一阵,复又驮着巧儿前行,仍是去到另一乡绅府上捣乱。巧儿这时方觉得,它不是人,它只是一个邪物,在它的眼里,只有食物。

  同类是什么?

  回程的路上,一人一尸没有再做交流,只是路过一片山林时,它发现树上结着李子。它在树下停下来,示意巧儿去摘。巧儿便摇摇晃晃地站在他肩膀上,给摘了好些,脱了绸褂包好。

  回到山上,巧儿将李子拿到山泉边洗净,包回了山洞里。于是它吸收月华,她便坐在它旁边吃李子。

  实在无聊了,巧儿这才挥舞着李子开口,言语之间还对晚上那只僵尸耿耿于怀:“我觉得你应该救它的,毕竟你们是同类,如果其他的僵尸都被烧死了,你可不也只是早晚的事吗?”

  绿瞳僵尸肯定是没听懂,它接了巧儿手里的李子,很熟练地在李子上面咬了一个僵尸牙印。

  ……

  这几日冲灵老道都没有上山,想来是生意繁忙之故。巧儿终日跟在绿瞳僵尸身边,那只红瞳僵尸也不敢再来吓她。

  山间短岁月,转眼已入秋了,好处是山上山下果子很多,坏处是天气渐凉了。

  冲灵老道总算也细心,就拿了些棉被、棉衣放山洞里,巧儿也就将棺材铺得厚厚软软。晚上她也穿得挺厚,山洞其实大多冬暖夏凉,但这只僵尸可不是冬暖夏凉的,所以她总喜欢把自己裹成棉球。

  绿瞳僵尸便不满意,睡着睡着就去扯她的棉衣,一人一尸在棺中一直为穿多少层棉衣的事而争执不下。

  直到后来,绿瞳僵尸发现了核桃,这件事总算得到了解决——她只裹一件棉衣,它就替她咬开核桃;多裹一件,誓死不咬。

  几天下来,绿瞳僵尸咬核桃的水平大大提高,往往随意一口下去,整个核桃即裂而不碎,十分专业。

  由此可见,熟能生巧四字,实在精辟。

  第二日夜里,秋意渐浓。

  巧儿骑了绿瞳僵尸出去,在山间又寻回了很多成熟的果子。绿瞳僵尸显然很不明白——山洞里已经有很多果子了。

  可是人和僵尸的想法明显不一样,他们似乎生来就高瞻远瞩,巧儿喜欢囤积食物,因为过了这个秋天,就将是漫长的冬春季节,果子就不多了。

  而那个山洞,自然就是天然的地窖,果子放在里面极易储存。

  绿瞳僵尸很快就发现了巧儿这样做的原因,它驮着巧儿满山遍野找果子。

  就这么过了些时日,叶落菊残,山间的秋天较之别处更为苍凉颓败,唯松柏仍笔挺伟岸。

  夜间开始打霜,温度渐降,巧儿便不想出来。秋末冬初的夜,连月亮似也偷了懒,变得十分少见。

  无月之夜,绿瞳僵尸仍然出来活动,餐风饮露所获的灵力虽然远不及月华,但总好过于无。

  巧儿自然是不懂这样苦行僧一般执著、枯燥的修行,绿瞳僵尸每夜仍是扛了巧儿出去,起初巧儿赖在棺材里不肯去。山间寒冷,她容易生病,一天一小病,三天一大病。

  但那僵尸却只是不愿一个人的样子,每每仍是扯她,她便也就跟它出去了。

  最后似乎也渐渐习惯,无非出去时穿厚些便是。

  而那绿瞳僵尸对她倒还算不错,数百年清修,白天躲避阳光,夜夜纳幽阴月华,时日重叠,仿佛天地岁月一并停滞。有这么一个玩具陪着,昨日与今日有所不同,于是时间才有了意义。于是有过去、有现在、有将来。

  所以它从不觉得她麻烦,因为照顾她几乎成了它修炼之外的所有事。

  那么多佛法禅经,想要教会修习者看破红尘、心如止水,而那些在后来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神灵妖魔,在灵性开启之初,最先尝到的,竟然是寂寞。

5

《情人泪:岁月尽头》  初识时,她性格软弱,寂寞孤苦。直到遇见他,爱上他,才学会勇敢,学会如何捍卫他们的爱。他本是高傲无情之人,目空一切,直到遇见她,一颗心开始为她跳动,之后开始独宠她一人,为她寻世上最难寻的奇珍异宝,栽种满山的苹果树,去海之尽头捡最大最漂亮的贝壳。

一度君华  85后,近乎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喜欢含泪带笑的精致文字。2009年6月签约于晋江文学城。主要作品:网游小说:《爷是人妖爷怕谁》《你开路,我掩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情人泪:岁月尽头   一度君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