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似曾相识魂梦里(2)

2014-02-17 09:14 作者:一度君华

两人离开,巧儿对它的性子也摸透了些,白天它不会活动。她越是挣扎着起身,它越不会放手。

  巧儿终于出了棺材,直接就奔向山洞外,她急于如厕。不料刚冲到山洞口,那僵尸已将她一把捉住!

  月色下她看得清楚,那僵尸獠牙外露,狰狞凶恶。

  她反应本来就慢,连惊吓也稍迟些,也幸得如此,否则怕是当场便要换条裤子了……

  山洞出不去,巧儿实在是憋得慌了,也不管它在,在山洞中急急寻了一个角落,就地蹲下,匆匆解了裤带,便解决起来。

  那僵尸也不再管她,自己在洞口月光下吸食吐纳。

  山间夜半十分静谧,满月如盘,洒落一地银辉。偶尔有小鸟惊起,林中几声低鸣。

  巧儿在洞中活动了一阵,吃了两个馒头,喝了点水,后来也觉无聊,她在洞口探头探脑,试了几次,看僵尸没反应。她壮了胆子,猛地蹿出去,那一下已经是她动作的极限,但是人还没出山洞,颈后领子一紧,已经被一物给攥手里。

  月色下那僵尸獠牙森森,颇有几分可怖,她看了它半天,恐惧一点一点地堆积,可是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叫不出来了。而那僵尸明显异常愤怒,不断地龇着牙冲她低吼。

  巧儿看着那张脸,不知怎么的就想到村口的大黄,在咬人之前它也这么着……

  那僵尸捉住她吼了一阵,转身快步将她拎到棺材面前,往里一掷,他一转身巧儿便爬起来,正欲再翻出来,那僵尸却也学聪明了,就一手推了那棺盖,啪的一声——给盖结实了。

  棺中气孔不大,巧儿哭了一阵便觉难受,不得不安静下来。及至僵尸开棺进来时,天刚破晓,它似乎出去过,脚上还沾着新泥。

  棺中闷热,它仍是紧压着巧儿躺下,棺盖未再合严,空气能够及时流通,巧儿觉得好受了些,只是它太过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

  许久没睡,这次巧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只是胸前、身上如压磐石,难受得紧。

  再次醒来时,外面的饮水和食物已经被换过,那冲灵老道乐得手舞足蹈:“昨晚河东村真的闹鬼了,它竟然能看懂殄文,这次捡到宝了!”

  那叫小四的小道还不解:“从没听说过僵尸还识字的。”

  冲灵老道心情甚佳,很乐意跟自己的劣徒解释:“这些东西的道行越高,就越容易沟通。你看那些黑白僵煞,那都是死物,而真正有灵性的东西,都是有些道行的。”他伸手抚着棺中僵尸,珍视之意溢于言表:“宝贝,稀世珍宝啊!”

  小四依旧半信半疑,见棺中那僵尸依旧死死地趴在巧儿身上一动不动,他伸手摸了摸那冰冷坚硬的皮肤,它看上去跟一般的僵尸并无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冲灵老道的心情确实是很好的,以至于这夜,巧儿在饮水和食物旁边竟然发现了两套女子的衣裳。

  她身上衣服多日未换洗,当下便忙取了来,在山洞月光难至的阴影中摸索着换了。对换下来的这套,她却犯了难——那可是连肚兜都在里面呢,总不能就丢在那里吧?

  那僵尸仍旧堵在洞口,巧儿抱了衣服,试图和它沟通:“喂……”她扯扯它。那僵尸半晌才转头看她,她举了举手中衣服,又比画了个搓洗衣服的动作:“我找个地方,洗衣服。洗——懂吗?”

  那僵尸又转头去吸食月光,明显是不懂。

  巧儿抱着衣服往外冲,又一次重新被丢进了棺材里,僵尸撑着棺材口咆哮,十分愤怒的样子。它一发怒,十指指甲便长出寸许,尖尖的呈死灰色,十分可怖。

  巧儿又急又慌,只得紧紧缩在棺材里,它吼了一阵,又欲盖上棺盖。巧儿闻着自己身上的汗酸味,抱着自己的脏衣服,夏天本就易生汗,想着还要这么过不知道多少天,她鼻头一酸,就坐在棺材里抹泪。

  哭得一阵,却见那僵尸颇为好奇地看她,伸手过来拭了她挂在眼睑的泪珠儿,细细地打量了一阵。

  巧儿重新爬到它面前,仍旧扯了它低声道:“我不逃走,我要洗衣服,我要洗澡,身上真的太脏了……”

  那僵尸瞅了她好一阵,一双眼睛绿光莹莹,很是恐怖。巧儿想了半天,终于扯了它的手往外走,那僵尸便跟着她。二人找了一阵,终于循声找到一处山泉。巧儿这才放了它的手,蹲下身将衣服沾湿,用力搓洗。

  那僵尸在旁边待了一阵,见她并不逃走,也便抬头,继续吐纳充沛的山间灵气。

  巧儿洗一套衣服自是用不了多少时间,她将衣物都拧干,只觉得身上痒得难受。

  偷眼打量了它几次,见它似乎并没有在意自己,便悄悄解开衣扣,就着湿衣擦洗身体。

  山泉带着特有的纯净清凉,这是长期做惯粗活的她未曾享受过的。她本是西村柳员外府上的一个粗使丫头,许是因着烧坏了脑子、反应迟钝的缘故,父母自将她卖过去后就没再登门看过一眼。

  她在柳家待了五六年,仆人都知道她脑袋有些不灵光,脏活累活便总喜欢推给她。她也看不出来,仍旧是傻呵呵地过了这么多年。

  如今这一番失踪,柳家自然是报了官的,但是说来不过就是一个粗使丫头,或许自己跑了也说不定。于是几日之后,众人也就慢慢地将她忘记了。

  巧儿擦拭净了身子,见它仍没有离开的意思,便将辫子也解了,脱了鞋子,挽了裤脚,在水里好生清洗了一番。

  待她擦干了头发,那僵尸仍旧吸食月光,她小心翼翼地往左边挪了挪,见它并无反应,又偷偷挪了挪。

  如此在离它五步之后,它转头,它面部皮肤也早已僵硬,不可能有表情,巧儿却只觉得那双眼中绿光大盛,它似在瞪她。

  她有些怕,又很自觉地往它身边挪近,它便侧过头去,不再理她。

  如此一直到寅时,它终于动了一动,一手将巧儿扛在肩头,回到山洞。

  到棺材前,它将巧儿放下来。巧儿这次学乖了,就牵着它到一处树枝低矮处,将湿衣俱都晾好。它在旁边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末了,一人一尸一并回到棺材面前,巧儿自己爬进去,他便倒在她身上,依旧将她压成煎饼状。

  棺材盖重新盖上,天色渐亮。

  到早上,有人过来换饮水和食物,巧儿从棺材盖未合严实的缝隙里看过去,正是那个被唤作小四的小道士。

  临末,他打开棺木,往里瞧了瞧,僵尸仍然睡着,他笑着伸手拍了拍巧儿的脸,巧儿自然是来不及避开。直到那微凉的指尖蛇一般触在她脸上,她才慌忙往僵尸身下躲。

  那小四阴阴地一笑,倒是没再为难她,径自离开。

  巧儿一直偷眼望着,看他走了方才将头从僵尸脖子下探出来。棺盖未合,光线很好。她可以看清这僵尸的形貌,这时候看不见獠牙,它的相貌并不显狰狞,只是肌肉太过僵硬,便有些不似真人。

  她好奇地伸手触触它的脸,触感依旧冰凉。她想着它的獠牙,便又去看它的唇,那紧抿的双唇并无突起,也不知道獠牙缩到了哪里。

  这样想着,她竟然也将手指探进他嘴里,也四下里摸索了一番,并无所获。

  那僵尸却也不知是何时睁开眼的,天至正午,日头正盛,它也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就这么与她对望。

  巧儿抬头迎上那双深绿的眸子时也吓了一大跳,赶紧将指头抽出来。它口中没有唾液,却带着微腥。

  巧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忙将手指在棺材上蹭了蹭。它却没有其他动作,似是睡意蒙眬的模样,眯着眼睛望了她一阵,又合了眼,再次一动不动。

  这般过得几日,山对面起了另一座道观。

  这事冲灵老道经历得多,下午便来到巧儿这边,给僵尸写了一纸符文。

  晚上僵尸依旧起来,巧儿不知道它是不是真能看懂那黄色符纸上奇怪的字符,但它真的在面前站了一阵便欲出门。

  临走时似又对这个玩具不太放心,在棺边转了两圈,它仍是将巧儿抓过来放在棺材里盖好,这才匆匆出去。

  相处几日,巧儿也约莫熟识了它的性子——只要她不逃跑,它并不经常吓唬她。

  可是她怎么能不跑呢?总不能跟一个僵尸这样过一辈子。

  是以她仍拼命推那棺盖,只是那棺盖一旦合严便极难推动,她努力半晌,最终还是只得停下来喘气。

  它这一趟便出去得有些久,及至丑时末方才回转,开棺时竟然还带了两个苹果,硬要递给巧儿,巧儿想了半天它是要喂给自己吃:“你……哪里来的?”

  她小心地接过那苹果,再度确认:“是给我吧?”

  那僵尸见她接了,却是极高兴的模样。它去了对面山上的道观捣乱,回来时见有小孩偷摘苹果。想着他们模样都差不多,她应该也吃这个。

  于是它跳将出去把小孩吓跑了,自己偷了两个。

  它再出去吸食月华时巧儿便从棺里爬出来,就着清水将苹果洗干净,啃了起来。

  第二天,山下几个村子都哗然,据说有僵尸闯进新开的道观,将观中打了个稀烂,观主的腰都被打折了。

  村民大怒——都被僵尸骑头上了你还敢开道观!于是愤怒之下,将这个道观三个道士都给赶了出去。

  冲灵道人带了几个徒弟过去,像模像样地做了一场法事,将所收到的妖物给村民添枝加叶地讲了一番,群众无知,尽皆叹服。

  冲灵老道在此间的威信,又上涨了几个档次。

  第二天,冲灵老道再过来,仍是看了看棺中僵尸,换了巧儿的水和饮食。

  巧儿便颇为犹豫:“你……可不可以给它两套衣服?”

  冲灵老道还没开口,那个叫小四的小道士已经开始笑了:“哟,怎么,跟个僵尸还睡出感情来了?”

  巧儿仍是被它压着,却是满脸通红,它身上衣裳都破成布片了,这样肌肤相贴,她实在尴尬。

  冲灵老道却未多说,就吩咐小四取了两套衣服过来放着:“衣服贫道可以给你,至于怎么让它穿上,就看你的本事了。”

  两人离开,巧儿对它的性子也摸透了些,白天它不会活动。她越是挣扎着起身,它越不会放手。

  “你……我帮你把衣服穿上好不好?”她在它耳边轻声道,它眯了眼睛,趴在她身上不动。巧儿轻轻地给它比画着动作:“穿……明白吗?”

  她揪着自己的衣服给它示范,那僵尸也看见了她的衣服,就颇为好奇地去扯,然后它发现原来那层衣服下面竟然还有一层肌肤!

  它伸手去扯,巧儿慌了:“别……你别乱动!”

  它的指甲已经缩了进去,手在她胸前的系扣上拨弄了一阵,从衣服下摆伸进去,发现这衣服下面居然是很柔软的皮肤。手触在肌肤上的感觉自然是比触在衣服上好得多。它颇为好奇地摸来摸去。

  巧儿又急又慌,动作却不敢太激烈——它很容易撕坏衣服。

  它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摸过她平坦的小腹,又好奇地往上。

  巧儿捉住它的手,羞得眼眶发红,眼泪在里边打转:“你放手,不要脸!登徒子!”

  好在白日里它精神不济,只玩了一会,又合眼睡了。自此,巧儿再不敢提穿衣服的事。

5

《情人泪:岁月尽头》  初识时,她性格软弱,寂寞孤苦。直到遇见他,爱上他,才学会勇敢,学会如何捍卫他们的爱。他本是高傲无情之人,目空一切,直到遇见她,一颗心开始为她跳动,之后开始独宠她一人,为她寻世上最难寻的奇珍异宝,栽种满山的苹果树,去海之尽头捡最大最漂亮的贝壳。

一度君华  85后,近乎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喜欢含泪带笑的精致文字。2009年6月签约于晋江文学城。主要作品:网游小说:《爷是人妖爷怕谁》《你开路,我掩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情人泪:岁月尽头   一度君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