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月影独照空寂寥(3)

2014-02-17 09:14 作者:一度君华

绿瞳僵尸去了仓库一次就认识路了,然后它就不耐人类的这种行走速度了,这在它看来哪里是走啊,简直就是挪动。

  那小二这时方醒过神来,带了二人进房,倒是添了几分热情:“客官您别见怪,小地方,常有叫花子过来扰客,小的这才有眼无珠,错认了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是,再说了,这大冬天,您穿得这么……呃……这么清凉,莫非您是半路遭了匪类吗……”

  他一路唠叨,绿瞳僵尸却是一言不发,最后还是巧儿看不过去,冲他摆手:“呃……不好意思啊,他听不懂。”

  “啊?”那小二把毛巾往肩上一搭,恍然大悟:“是外地来的客人吗?”他心道难怪眼珠儿颜色和咱都不一样呢,当下也是暗呼侥幸——刚才的不敬之言他敢情是没听懂。

  将二人领进房里,这次他分外殷勤:“小的就在楼下,您二人缺啥少啥,尽管招呼小的,不用客气。”

  绿瞳僵尸将巧儿放下来,左右看了看,它不满意,啊啊着比画了个往嘴里塞东西的动作,小二这次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客官您是要吃的?没问题!小店虽然不是什么大地方,鸡鸭鱼肉还是样样都有的,对了,还有陈年的绍兴花雕,要不您来一坛?”

  他说了半天才想起这位爷是听不懂的,赶紧又向巧儿介绍,巧儿有些瑟缩,她从来也没来过这些地方,以前在柳员外府上干活也是些浣衣、抹地的活计,一时真不知道该点些什么。

  绿瞳僵尸等了一阵,见她无反应,小二也无反应,它猜不准这是什么意思,当下便又递了银子过去——它观察了这么久得出的结论,只要有钱,所有的事都能办。

  果然,钱一递过去,小二立刻就躬身道:“哎哟客官,小店最贵的酒席也就是二两银子的,就算加陈年花雕也不过二两四钱,您这可给多了……”

  话是如此说,他仍是一溜烟跑下楼去,想是准备去了。

  巧儿将身上的棉衣都除下来,仍是不忘低声教育它:“都说了偷东西是不对的吗……”可是这境地,她也不知道能怎么办,又打住了话头。

  绿瞳僵尸好奇地打量房中的摆设,偶尔还凑近了瞅瞅。

  须臾,店家送了热水上来,调在澡盆里,巧儿倒觉得合意,山洞没有热水,自入冬以来她甚少洗澡,只能是用衣服沾了水擦擦。

  澡盆放在山水屏风之后,她在旁边脱了衣服,那绿瞳僵尸很快也过来。相处日久,巧儿也顾不得害羞,就跨进了澡盆里。

  它好奇地沾了沾水,发觉水很暖,也想进来,巧儿有些急了,澡盆很小,不能容两个人。她一手抵着它不许它进来:“你等我洗完再进来嘛!”

  偏偏绿瞳僵尸就是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儿,越不让它进去,它越想进去。最后它终于一使劲拱进了澡盆,水漫了一地,巧儿急得忙站起身来:“说了让你别进来嘛,都流出来了……”

  她也顾不得再洗澡,匆匆地擦干了身子换了衣服,又用脏衣服将地板擦干。绿瞳僵尸在澡盆里玩了会水,又觉得无趣,也准备出来,巧儿慌了:“等等,你先别动啦!”

  她拿了客栈准备的毛巾给它擦洗身子,它身材高大,而这澡盆于它而言委实很小,所以它很不满地决定爬出来,巧儿只得吃力地拽住它:“你先别出来啊!”

  水声溅起、澡盆也移了位,彼时小二端着一大托盘菜站在门外,听了半晌他很识相地决定——瞧这动静,我还是半个时辰之后再来吧!想不到那个小姑娘看着斯斯文文里,私下里却这么……嗯……

  给它洗澡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它坐不住,片刻不得安静。外面的衣衫也褴褛得不行,巧儿将那些碎片都扯了,它也学着巧儿一样自己伸手去扯,但是比巧儿动作快,很快就扯了个干净。

  虽是朝夕相处了有一段时日,巧儿仍是羞了个满脸通红。好在它不觉得,仍是奋力地想要爬出去,巧儿揪不住它,它终于从澡盆里翻出来。

  巧儿不停地在它胸口写字,它总算站定了低头瞅她。她用湿毛巾好不容易将它擦洗干净,它却已经十分不耐烦,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就想出去。

  巧儿一瞧,这光溜溜的可不行,她慌忙扯住它,拿了以前山洞中留下的衣服想要给它穿上,它见她抖开衣服,也接过来抖抖。

  巧儿直累得满头大汗,最后她终于想出了个好办法。

  她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极慢地把衣服穿在自己身上,果然它也有样学样把手伸进袖管,衣服总算是成功穿上了。巧儿擦了把汗把扣子给它扣好,接下来便是裤子。

  这个也简单,她仍是给它一条裤子,再给自己找一条,果然她一穿上,它也跟着就穿好了,她替它把裤带系好,又把它的头发擦干。它的头发已经停止生长,却也不见掉发,长长的披在肩头,发质竟然不错。

  绿瞳僵尸虽有不耐,却只觉得她在跟它玩,故而也耐着性子陪她。清洗之后、再穿上衣服,它看起来总算不那么古怪,巧儿也松了一口气,就准备将地上的水迹擦干净。

  不料她刚一转身,那绿瞳僵尸就想出去。貌似又不太放心将巧儿留在这里,它左右转了转,决定就在房顶随便吸食点风露之类就行了。

  于是接下来,它下楼,但是它下楼的方式挺特别——它自楼上刷地一声跳了下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一件更惊骇众人的事,它走到客栈门口,小二正准备过去招呼它,它仰头望望房顶,巧儿一个字都没喊出来,它嗖的一声,蹿房顶去了。

  当然,会上房顶实在算不得什么本事,可是那客栈两层楼,而且它是直接飞上去的。

  众人目瞪口呆,巧儿原地石化,正思量着怎么向众人解释这事儿呢,众人却已经一窝蜂似的涌出了客栈大门,仰着脖子看房顶,整个客栈似都被包围。

  绿瞳僵尸站在房顶,明显它也觉得奇怪,所以它也吧嗒一声跳下来,也跟着大家一起仰着脖子看房顶。可是这会儿大家又都不看房顶了——都瞅它了。

  巧儿急急跑进去拉它,不料身边已经有人说话了。

  围观者A:“这位大侠好一身轻功!!”

  围观者B:“这身手,得练多少年啊……”

  巧儿窘。

  所以说人类其实是一种危险意识很低的动物,许是安乐太久,本能退化了。若是野兽,不论改变成什么样子,它都能分辨自己的天敌。

  巧儿将它从客栈大门拉回房间,它很不满,毕竟对于它们来说,吐纳月华就跟打怪升级一样,是性命攸关的事。

  如果你不努力,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填进别的妖物肚子里去了。但是它仍和巧儿回了房里,毕竟玩玩具比打怪升级有意思得多。

  一人一尸刚踏进房间,小二已经端了酒菜进来。这个小店其实拿不出什么好菜,巧儿却仍是看得眼花,待小二离开巧儿便埋怨绿瞳僵尸:“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啊……”

  那绿瞳僵尸也有些好奇,拿手指在银耳汤里沾了沾,似乎也很感兴趣的样子。巧儿便夹了菜递到它嘴边:“你吃吗?”

  她和绿瞳僵尸相处已久,从没见它吃过东西,是以这也不过就是一“拜神献贡”之举。

  不料它却真的仿着巧儿平时吃东西时的模样张开了嘴,将一夹子里脊肉嚼了嚼,无奈它实在品不出来味道,只能是机械地咬合,看着极为滑稽。

  巧儿拿毛巾给它擦了擦嘴,它把嘴里的肉屑全都吐在毛巾上,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人类怎么能以这种东西果腹,还一吃就是许多,实在是太痛苦了!

  它甚至暗自决定以后带巧儿一同去吸纳月光,这东西真不是僵尸吃的啊!

  巧儿却觉得倍儿香,她在山间的饮食都是冲灵老道提供的,平日里也就是薄粥加馒头,偶尔有些小菜却都是素食,她已经很久没有沾过油腥了。

  绿瞳僵尸把各个菜都研究了一遍,然后它的目光就瞄准了那坛子陈年花雕。巧儿见它眼神一瞅,就知道它对这坛子里面的东西好奇了。

  她把坛子抱过来,将坛塞揭开,这小二倒是不曾说谎,此陈年佳酿刚一启开,便满室酒香。

  巧儿不知道它是不是能嗅到这种味道,因为传说中鬼神吃东西是闻闻就饱了的。而它对这坛酒确实是有些兴趣,当下就抱过来,不断地嗅。

  待巧儿吃过饭,它突然起身,啪的一声将酒坛子摔到地下,酒香更为浓烈。巧儿急急矮身收拾,它在室中央站了一阵,突然将巧儿拉起来,非常仔细地辨认了一阵。它眸中绿光浅浅流动,巧儿被它瞅得发怵,正不解时它又放开了她。

  它扒了扒头发,非常迷惑地打量周围环境,半晌又回头望巧儿。巧儿顾不上收拾地上酒坛碎片,拉了它的手:“你怎么啦?”

  问完才想起它听不懂,她赶紧在它胸口写字,半晌它才回复她,却是答非所问的一句——怎么突然变成三只啦?!

  巧儿亦是一头雾水,它却是在房间里踱开来,踱步也不好好踱,它斜着走,还撞倒了脸盆架。

  巧儿还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儿呢,它却是撞开了门站在楼道中央。

  巧儿担心它又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赶忙去拉它,刚走两步,它整个身子突然离了地,然后它在客栈里转圈,是飞着转圈,一会飞成一个一字,一会飞成一个人字。

  晚睡的客人都当免费看西洋镜了,店小二扯着巧儿问,巧儿哭丧着一张脸:“我想……它大概……可能是喝醉了……”

  它在客栈里飞一阵,就是瞄不准门,愣没飞出去。然后它就生了气,决定先驮巧儿回房睡觉,今天不打怪升级了。

  这般一想,它停下来,然后歪歪斜斜地向巧儿走过来,径直把巧儿身边的店小二往脖子上一放,不顾小二杀猪似的喊声,驮着他歪歪斜斜地回房去了。

  巧儿原地石化。

  进了房里,它似乎也觉得不对——它不喜欢这小二身上的阳气,遂瞪着眼睛将他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它眸中绿光一盛,店小二也不知道为什么,腿就软了。

  那是一种自心底渗出来的恐惧,像是溺水时片刻的缺氧。他吃力地往门口挪动,双腿棉花似的使不上劲。幸好这时候巧儿也已经奔了进来,她急急地道歉,那小二哆嗦了好一阵才说了句没事,一溜烟跑了。

  而绿瞳僵尸还很兴奋,它把巧儿举起来,在屋子里转圈,巧儿吓坏了,慌忙写字让它放她下来,它果然是把她放了下来,巧儿想着是不是还得让它嗅点醒酒汤。

  想了一阵正要叫小二时发现它仍站在屋子中央,保持着放她下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一瞅——它闭着眼睛,好像……好像是睡着了。

  ……

  它站着睡,巧儿想要将它挪到避光的地方,免得早上被太阳晒到。但它太沉重,她只一用力,砰的一声它直直地倒地上了。

  巧儿吓得心也这么怦怦地跳了好一阵,这么硬的地板,她俯身去看——地板被砸了个大坑,木屑什么的溅了老远,它的头却安然无恙。

  现在不是考虑地板的时候,她拼命将它拖到床下藏起来,外面已经有人敲门,却是楼下房间的住客,巧儿隔着门道了歉,他便又骂骂咧咧地下楼去了。

  绿瞳僵尸这一觉,直睡到天明,睁眼一看,天都亮了!于是它又待闭上眼睛继续睡,左右一瞧,觉得不对——玩具哪儿去了?

  巧儿睡在床上,它似能感觉到她,从床沿伸手,一把将她拽了下来,搁在胸口抱着,始心满意足地继续睡了。

  而这里不是山洞,巧儿也没有它那么强的适应能力——哪里都能睡。她在它怀里挣扎,它十分不耐,伸了手摁住她的头不准她乱动。

  而强迫一只僵尸拥有忧患意识这种东西,实在是不现实。巧儿只得在它胸口写字,比比画画着告诉它自己要出去找活计,一人一尸总不能靠偷来的钱过活,而且这客栈虽小,收费对身无所长的我们来说,可也是很高的。

  绿瞳僵尸很是不解,对于人类的习性,它偷窥过很长一段时间,可那都是在暗处,什么是活计,它就弄不明白了。

  巧儿只得耐着性子给它解释,比如人类的钱是靠做活计挣来的,而不是放在一个地方想要就去“拿”的。

  而这些活计呢,就是雇主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做完了他就付你钱了,但是付多少还要看你具体干什么工种。

  绿瞳僵尸似懂非懂,它和巧儿交流是件很累的事,好在一人一尸性子都不错,于是它不耻下问,她知无不言,它懂的也渐渐多起来。

  但绿瞳僵尸显然不同意巧儿想要自己找活计挣钱的想法,一个好僵尸怎么能养不起自己的玩具呢?

  于是它想了一阵,回复巧儿——我去!

  白天它自是不出门的,但它也不让巧儿出去,就死死地将她圈在怀里。巧儿挣扎不脱,店小二敲了两三次门催他们吃饭,她都只得拒绝了。

  到晚间,它出来活动,巧儿才吃到一餐饭。饭毕后它仍然打算驮着巧儿出去,巧儿死活不同意——外面那么多人,多丢人啊!

  一人一尸较了半天劲,终于达成共识——她牵着它的手出去。路过大堂时还有人记得这位飞檐走壁的情形,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而这次它的目的地却跟以往不一样,这时候它通常应该找一处山灵水秀之地吐纳风露月华才对。此时它却牵着牵儿往人堆里扎,两人逛了好多处,巧儿才明白它的意思——它竟然想要找个活计。

  可是一个僵尸能干什么呢?

  巧儿也犯了难。

  起先巧儿是打算让它去当跑堂,掌柜的对它的长相还算满意——虽然眼珠儿瞅着有些骇人,但是长相还是端正。原本都定下了,可惜一听它不懂“本地”语言时,对方立刻打了退堂鼓。

  一个伙计听不懂客人说什么怎么行呢?

  于是跑堂这份活计便算是泡汤了。

  它一路跟着巧儿,还十分不明白——为什么又走了呢?

  巧儿也有些踌躇,确实语言障碍是个问题,而且它脾气……貌似也不怎么好……

  所以她再试着跟它提起自己出去找活干的事,毕竟她也算有些力气,能找的活计还是挺多的。

  它却生了气,再不回她。

  一人一尸往前走,渐渐地传来水声,前方竟然是一处码头。来往工人正在忙忙碌碌地卸船上的各种货物。

  巧儿一看,这好像成!

  她找了工头商量,那工头一见他的个头、身板,也十分满意,但他何等奸诈,一听说它听不懂本地话,立时便往死了压价,一晚就给十文钱。

  巧儿左右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下来。其实她也并不认为绿瞳僵尸能挣什么钱,只是希望让它感受一下,老是被人拒绝的滋味,不好受。

  绿瞳僵尸却是非常高兴的模样,当时便打算上工了,巧儿很是担心,自然也就在旁边没有回去。

  装船卸货这些都是体力活,听不懂话没关系,看别人搬到哪里,你照着做就行。

  绿瞳僵尸模仿能力本来就强,这个难不倒它。上工时是搬运私盐,一袋盐差不多两百斤。有人专门负责将盐放到搬运工背上,然后运到离此一里地的仓库暂存。

  它也学着其他工人一样往船口搭的桥板上一站,人将盐往它肩上放了一袋,它试了试,仰头看人家。最后人家不耐烦了:“走啊!”

  它等了半天,终于脚一勾,又勾了一袋在肩上,好家伙,这一下子就四百来斤。装卸工不敢吱声了,谁知它左右一试,又勾了一袋扔肩上,就这样它还不满意,但是背只有那么大。

  它遂转身,跟着前面的工人将盐运到仓库。

  工头一看,可高兴坏了——这下捡到宝了,以一抵三呢!

  可他心本黑,钱可没打算加半个子儿。

  绿瞳僵尸去了仓库一次就认识路了,然后它就不耐人类的这种行走速度了,这在它看来哪里是走啊,简直就是挪动。

  所以这一次,它扛着三袋盐,火把之下,昏暗的码头,众人只见一溜轻烟——它不见了,然后一溜烟——它回来了,盐不见了。

  一船三万石盐,计划要搬到后半夜,结果只用了半个时辰。甫一运完,工头就吐血了。

  他过去将绿瞳僵尸仔细地打量了个遍,然后问巧儿:“他、他、他……”

  巧儿一向很少说谎,所以她只有红着脸编:“它……它从小就力大无穷,呃,那个,跑得很快、很快……”

  工头万分无力:“以后每晚你都来这里,到我这来做活。我不会亏待你的。”说完他又想起它听不懂,遂又用下巴点点巧儿:“每晚戌时开始。”

  巧儿勉强应下,领了钱就拖着绿瞳僵尸回客栈,她不得不考虑几个问题——搬运这行很辛苦、时间又长,晚上它就没时间吐纳月光、吸取灵气了。而且搬运的工钱也是很低的,如此二人就不可以再住在客栈了。

  她将这想法连比带画地写给绿瞳僵尸,这个绿瞳僵尸却是明白——得垒个窝,就跟每个僵尸都要有个坟包一样。

5

《情人泪:岁月尽头》  初识时,她性格软弱,寂寞孤苦。直到遇见他,爱上他,才学会勇敢,学会如何捍卫他们的爱。他本是高傲无情之人,目空一切,直到遇见她,一颗心开始为她跳动,之后开始独宠她一人,为她寻世上最难寻的奇珍异宝,栽种满山的苹果树,去海之尽头捡最大最漂亮的贝壳。

一度君华  85后,近乎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喜欢含泪带笑的精致文字。2009年6月签约于晋江文学城。主要作品:网游小说:《爷是人妖爷怕谁》《你开路,我掩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情人泪:岁月尽头   一度君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