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月影独照空寂寥(2)

2014-02-17 09:14 作者:一度君华

路两旁有斑驳的泥墙小屋,也有青砖瓦房,它驮着巧儿行了一阵,轻车熟路地跃入了栋看起来很气派的宅子,并且轻车熟路地跳进了里面一个房间,里面陈列了许多装银票、银锭子的盒子。

  这一夜,大雪。

  红瞳僵尸仍旧趁绿瞳僵尸外出就过来吓唬巧儿,不料被巧儿丢了个鸡蛋砸跑了。

  巧儿本是丢了六个,因为反应慢,只砸中了一个,但这已经够它受的了。

  巧儿正偷笑间,突然棺材盖再次被打开,巧儿抬头,棺旁竟然站着那个叫小四的小道士。巧儿本是握着鸡蛋的,当下只道那红瞳僵尸又杀回来,待看清是他时收手不及,一个鸡蛋砸他脸上。

  他用衣袖擦了脸,笑得一脸邪气:“宝贝儿,我大半夜来看你,你就这样对我啊。”

  言语间就将巧儿从棺材里拉出来,巧儿一直怕他们,这时候却挣不脱他,她刚一开口,还没喊出声,他已经捂住她的嘴,一路将她拖进了树丛之中。

  这自然是冲灵老道的意思,他起先并不以为这一人一尸能够相处多久,不料这僵尸对这个女人却甚好,二者甚至开始试着交流。长此下去,它早晚会脱离他的控制。

  巧儿不知道这山林深处是什么时候挖好的一个坑,那叫小四的道士将她拖到坑旁,却没有立刻埋了她,而是压在她身上,欲行龌龊之事。

  巧儿极力挣扎,但论力气她不是他的对手。他埋头吻她,她侧脸便看见树丛深处一双红瞳闪着幽幽冷光。

  那红瞳僵尸一路悄悄跟来,它并不知道小道士在做什么。纯粹只是无聊之余的八卦之心作祟而已。

  巧儿慌乱地在地上写字,它夜间视力极佳,自然看懂了那是求救之意。但它还是有些犹豫——它认得这个小道士,每次他都跟在冲灵老道身边的。

  这就跟有人指挥村里头的大黄去咬养它的胡伯一样,纵然它看懂了意思,却是拿不定主意。

  那小道人撕开巧儿的衣服,在巧儿身上乱摸,红瞳僵尸好奇地走过来。半晌,它伸手去摸小道士,小道士极为不耐,冲它冷喝:“滚远一点!”

  它自然是听不懂,更无奈的是它连语气好坏也听不出,当下还模仿着小道士撕巧儿衣服的动作,一把撕开了小道士的衣服,更可怕的是它也试图把他压在身子底下。

  它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很好玩。小道士不敢动了——这些东西学习模仿能力特别强,这从绿瞳僵尸能够学会转移注意力就能看出来。如果他今天真对巧儿怎么样,搞不好这红瞳僵尸就会照着做……

  他今天法器什么的一样也没带,而且跟着冲灵老道也只学了个半桶水,实在没有把握对付它。

  他想着把巧儿提起来扔进坑里就准备往坑里填土,巧儿极力想要爬上来,他就边填土边踩着她的手。

  那红瞳僵尸就蹲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它眼瞳本就是红色,这样深夜看来实在瘆人,小道士心中发怵,壮着胆子吼它:“看什么看,快滚啊!”

  它却起身,兴高采烈地把小道士往坑里一扔,就学着他的样子往坑里填土。

  这坑原本只准备埋巧儿一个,挖得并不深,小道士准备爬上来,不料红瞳僵尸就踩着他的手继续填土——这也是跟他学的。

  待土越来越多的时候,他终于慌了:“救命啊,救命啊师父——”

  其声之凄厉,惊起栖鸟无数。

  巧儿就是趁着这时候爬上来的,红瞳僵尸踩住了小道士,她就往另一边爬了上去。山林中已经开始积雪,她的衣裙俱都被雪浸湿了,一身狼狈地跑回山洞里。

  绿瞳僵尸还没有回来,她怕冲灵老道和那个叫小四的道士追来,急急地收拾了衣服就打算逃走。但是雪夜山间湿滑难行,她深一脚浅一脚,半天也没走出多远,冲灵老道没有追来,反倒是被绿瞳僵尸捉住。

  它龇着牙吼她,一副暴怒的模样。巧儿见了它却是更委屈,也不顾它生气就抱住它的脖子,眼泪一串一串地掉。

  它开始还吼她,后面也有些疑惑,就在她掌心中写字问,巧儿还答不完整,她边哭边写了道士。它不是很懂,却也不再吓她,收了獠牙,仍是将她驮在脖子上,回了山洞。

  她着实受了些惊吓,以往这样的晚上,她是宁愿待在棺材里睡觉也不愿出来的。这一夜却一直跟在它身边,它只以为是那红瞳僵尸又来吓她,又冲她比画了鸡蛋,示意要砸它。

  巧儿却不再说话,就这么寸步不离地跟着它。

  而那个叫小四的小道士就惨了些,那红瞳僵尸将他埋在坑里,就露了个头,风雪之夜,他的呼声根本就传不到道观里。若不是冲灵老道见他迟迟未归恐生变故而寻至山里,他恐怕就冻死在这坑里了。

  那红瞳僵尸整个就一只长前手不长后手的大尾巴狼,它把小道士埋好时还兴致勃勃地围观了这杰作好一阵,但很快就觉得无趣,丢下他径自去了。

  小道士只露了个头,挣扎不得,又恐山中野兽鬼魅,吓了个魂飞胆裂。

  冲灵老道把他刨出来带回观里,气得胡子都翘得老高。

  那段时间巧儿都不开心,整日里担惊受怕,不敢离开绿瞳僵尸左右。为此,绿瞳僵尸与红瞳僵尸很是打了几架,累得红瞳僵尸一见她就远远地躲开,再不敢吓她。

  这天夜里,绿瞳僵尸仍是驮了巧儿出来,适逢夜半大雨,它也知道这个玩具孱弱,不能淋雨,就近找了处义庄避雨。

  那义庄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从里到外老旧不堪。巧儿只觉得从里到外阴森恐惧,瞧不出什么异样。它却是紧紧地将巧儿抱住,那屋檐泥墙也如久搁的尸首一般散出一股陈腐的气息。雨越下越大,夹着闪电,巧儿裹了三件夹袄仍觉得冷。

  屋檐遮不住这样的雨,它只得抱了巧儿溜进义庄里边。厅里摆了数十具棺材,巧儿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却也知道那是客死异乡的旅人在等着赶尸人送归故里。

  她这时候才觉得害怕,但是想想又觉得没什么——身边这位可不就是僵尸吗!

  二人在厅里避了阵雨,外面突然一记响雷,强光骤闪,整个义庄都为之一震。

  那绿瞳僵尸紧紧地抱着巧儿,仍是不动不语。却突然,微弱的灯光自隔壁闪起,有人提了风灯过来,间或还有人言:“师父,我去就行了,你睡下吧。”

  绿瞳僵尸紧紧盯着那渐近的光亮,巧儿也有些慌乱,又是一道闪电,光亮中她看见周围有靠墙而立的行尸,额前无一例外地贴着黄色的符纸,乃是赶尸人中途在这里歇脚。可能知今夜有雨,他们落脚得早了些。

  眼见得人声渐近了,那僵尸却突然往墙角笔直一站,将巧儿往自己身后一遮,学着其他行尸那般笔直地站好。

  它身形本就高大,遮住巧儿自是没有问题。巧儿心刚放下,它左右一瞧,见还是不对——额上没符。

  来人渐近,可听见开门的声响了,说时迟,那时快,它伸手一把扯了隔壁某行尸额上的符,叭得一声贴自己额头上,并迅速一本正经地站好。

  那本就是防止尸变的镇尸符,自然是镇不住已近妖的它,巧儿窘。

  其实若真要瞒,实在是很难瞒住,毕竟它衣衫褴褛着呢,而其他行尸都有人收敛,寿衣什么的都穿得整整齐齐,哪有它这样乞丐装的来?

  不过所幸那小道士也只是开门远远地瞅了一眼,见无异样便关门重新睡了。

  雷雨之夜,赶尸人也是极警醒的,一旦尸变、无法安然送达的话,家属索赔价格很高。

  绿瞳僵尸似乎很忌惮隔壁间的道士,极小心地抱着巧儿不弄出其他声响。

  骤雨疏狂,那氛围太过阴森,巧儿很是害怕,紧紧贴着它,它安抚性地在她手心里写字,告诉她雨停就走。

  及至后半夜雨势方歇,它驮着巧儿出了义庄,仍回山里,巧儿并不知道避这一场雨,它担了多大的风险。听见二人离开,隔壁间有人私下低语:“师父,为什么不收了它?”

  “因为僵尸不需要避雨。”黑暗中有人淡淡地答,语声清晰,并无睡意。

  接下来的时日巧儿黏绿瞳僵尸黏得更紧,冲灵老道一时竟也找不到下手的时机。

  当山间积雪盈尺时,冲灵老道那边就出事了。

  人常说夜路走多了总会见鬼,道观长期养尸作乱的事终于还是传了出去。

  以往遇到这种事,翠微山的人便会出手干预,这次来的便是翠微山首席大弟子樊少景。

  回到山间时已是下半夜,巧儿去棺材旁边的碗里喝水,绿瞳僵尸站在她身边看了半晌,她又喝了些粥,那些粥其实已经凉了,如果不是山洞冬暖夏凉,怕是早就结冰了。可是巧儿顾不了那么多,她不能生火,如果不多吃些东西,只会更冷。

  绿瞳僵尸这时候似乎才放松了戒备,爬进棺材里坐着。待巧儿吃过了粥爬进去,它就抱着她躺下来,还伸手摸摸她的嘴,眸中碧色流转,竟然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巧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或许妖邪之物的感觉本就比人类更灵敏,危险靠近时它们总是有所察觉。

  这些日子它开始不许巧儿吃冲灵老道带上来的食物,开始巧儿很不解,争执了几次之后她甚至以为那些食物里面下了毒,想想上次小道士想活埋她的事,她觉得极有可能,倒是不敢再动冲灵老道送上来的水和饮食。

  而晚间绿瞳僵尸出去得更勤了,它也不知在何处窥得人类的饮食习惯,带回来的食物越来越丰富,有一次居然偷了一屉刚出笼的肉包子。

  这般过得几日,巧儿恐怕冲灵老道疑心,每每便将道观里送过来的食物泼在洞外,引得一些飞鸟争食,鸟儿也有灵性,发现这里有吃的,便每天都至,抢夺间却并不见异样。

  又过了很久她才明白过来——莫非它是想独立喂养她?!

  ……

  想要好好豢养一个人类并不是简单的事,好在绿瞳僵尸已经知道山下村子里住着许多和她一样的物种,它每日里捣乱后就偷偷潜在暗处,看看这些人类平日里都有什么习惯。

  它知道村里的人类是不住在天然的山洞里的,他们自己在平地上建的凸起的洞穴,建完后还不睡地上,又用木头做了棺材——他们称之为床,做完床又铺了许多垫子,这习惯跟巧儿一样,巧儿也在它的棺材里铺了许多垫子。

  他们的吃食不是月光,而是一些动植物,而且许多都需要用一种东西加热,这种东西他们称之为火。这点跟僵尸们的习惯很不一样——僵尸是很不喜欢火的。

  更麻烦的是他们把所需的东西都归类,需要的时候就要到互相交换,或者拿一种东西去换,这种东西他们称之为钱。私自拿走对方的东西是要被打的。

  有了这个认知后它就不再随便偷东西了——它知道他们一般有了许多钱后都会存在一个叫钱庄的地方,它直接去偷钱,然后一本正经地去换巧儿的食物。

  他的道行早已不怕火光,但仍是畏惧阳光,是以每每总是趁夜里去街头换点包子、馒头、馄饨等物。它不会人语,但是也知道用手指指,那些人通常会找给它一些钱,但是多少它却从来不算——也不会算。

  观察了数日,除了这些它还发现很多有趣的事儿,比如大多数人类都是一男一女居住的,比如很多雄性夜里睡觉前都会睡在和自己一起居住的女人身上,比如村头的铁匠虽然也和女人一起住,但他很多天晚上都会去睡在西村和另一个男人一起居住的女人身上。

  晚上回到山洞的时候它特意在巧儿身上睡了睡,除了暖暖软软以外并无其他。于是它暗自认为肯定是人类的床不够暖、不够软,要不怎么老喜欢在女人身上睡呢?

  最后他发现有的女人的肚子会慢慢地鼓起来,回来后它还很仔细地摸了摸巧儿的肚子,发现并没有变大,它才放了心。

  这日,大雪初霁,阳光照在山林间,雪色映日,分外刺目。绿瞳僵尸破例没有在棺材里躺着,相处得久了,彼此也多少了解些,巧儿就觉得它像是有些不安,竟然把洞里巧儿的棉衣全部套在她身上。

  巧儿不知道它干什么,莫名其妙地就被套了好几件棉衣,这时候看来,她其实比他更像粽子。

  而那僵尸左右望了望,又把几件她实在已经穿不上去的棉衣都拢到一起,巧儿很是不解,到天色擦黑时,她看见那只红瞳僵尸竟然也早早地候在洞口。

  到暮色降临时,绿瞳僵尸很快便把那几件棉衣塞到她怀里,竟然是示意她抱好,尔后便驮了她奔下山去。

  它速度极快,转眼已离山洞近百里,腾至空中,巧儿回头去望来时的方向,隐约见到冲天的火光。

  山洞肯定是已经回不去,它驮着巧儿落在地上时巧儿才看清眼前的小村落,这时候天已黑透,道路上隐约可见积雪融化时留下的水洼。

  路两旁有斑驳的泥墙小屋,也有青砖瓦房,它驮着巧儿行了一阵,轻车熟路地跃入了栋看起来很气派的宅子,并且轻车熟路地跳进了里面一个房间,里面陈列了许多装银票、银锭子的盒子。

  巧儿一辈子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只看得头晕,它却迅速抱了个盒子,仍是从窗户跳出去。

  巧儿很迷惑它为什么不走门,它却驮了巧儿去到这镇上的一家客栈,说是客栈,却也不是什么大地方。只是这穷乡僻壤,能歇个脚、吃顿饱饭已是不错,也就由不得人挑挑拣拣了。

  它一去,把个小二还是吓了一跳,入目先是见它衣不蔽体,他态度已经坏了三分:“走走走,你个叫花子,讨食也不看地方。”

  它不在意(因为听不懂),巧儿却是怒了:“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不待双方争执,它已经驮着巧儿进了店里,小二慌忙去拦它,不料攥着它的手臂使劲一扯,它驮着巧儿仍稳步向前,小二被拽了个踉跄。

  他不敢再耍横,绿瞳僵尸经常看见人类进来,它知道里面可以过夜,还偷偷地住过一间空房。此时它也未直接往里走,在柜台前将巧儿放下来。将怀中的盒子一打开,小二剩下的话就噎了回去。一张脸直憋得通红,他哪能想到一个如此富有的人可能穿成这样衣衫褴褛的模样,当下哭笑不得。

  巧儿很有些心虚——她长这么大从来没做过贼,更没花过贼赃。只是那绿瞳僵尸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意思,它把那盒银子递到柜台前的掌柜面前,掌柜也被耀花了眼,忙拿了一小块,顿时满脸笑容:“还站着干什么,快,帮两位客官择上房休息!”

5

《情人泪:岁月尽头》  初识时,她性格软弱,寂寞孤苦。直到遇见他,爱上他,才学会勇敢,学会如何捍卫他们的爱。他本是高傲无情之人,目空一切,直到遇见她,一颗心开始为她跳动,之后开始独宠她一人,为她寻世上最难寻的奇珍异宝,栽种满山的苹果树,去海之尽头捡最大最漂亮的贝壳。

一度君华  85后,近乎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喜欢含泪带笑的精致文字。2009年6月签约于晋江文学城。主要作品:网游小说:《爷是人妖爷怕谁》《你开路,我掩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情人泪:岁月尽头   一度君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