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三章 尽得轮回难破晓(1)

2014-02-17 09:14 作者:一度君华

绿瞳僵尸左右瞅瞅,这周围就开始了竞价,价格一路飙升,最后财力已经不能解决问题,几个船主火气一盛,就开始了武斗。

  第三章 尽得轮回难破晓

  我和它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刻都弥足珍贵。我很贪心地想把这种日子延长些,再延长些。可是我又无能,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便只能如此治标不治本了。

  房子,若是在许多许多年以后的今天,巧儿是万万不敢想的。所幸那时候还没有房地产开发商,所以房子的问题并不是那么不切实际。

  绿瞳僵尸带着巧儿仍在客栈里住了几天,晚间它便去码头装卸货物,回来时往往会给巧儿带点吃的。巧儿阻拦了好几次,毕竟它晚上是要吸纳灵气的,若是耽误,它可怎么办呢?

  对于这事它却很固执,仍是天天去码头做工。渐渐地,它却觉得不对了——为什么别人做得比它少,钱却领得比它多?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少领了多少个钱(它不识数),但是放在手上可是能看差别来的。

  反正不能交流,它也不吭声,每次就趁工头发钱的时候飞快地偷几个。它动作太快,那工头自然是发现不了。到几天后它试着隔空取物时,这就更轻松了。如此每晚下来,它连偷带领,得的钱比其他人都多得多。

  只是那工头困惑了——怎么最近老发错钱呢?

  那是绿瞳僵尸在这市井之中所做的第一份工作,它学会了做小动作,明白人类其实是很狡猾的物种,老老实实、固守本分是要吃亏的。

  华灯初上时分,绿瞳僵尸已经在大街上游荡,它四处去看人家盖房子,不住地研究这窝是怎么垒起来的。

  它觉得客栈很安全,便不带巧儿,每天掌灯时分就早早地出去,晚上回来时会给她带点吃的,剩下的钱就全给她。它不吃这些烟火食物,也不关心巧儿如何花这些钱。

  而码头实在不是清净之地,两边装卸工时常因着抢生意的事儿干架。最开始双方是分开的,一边穿蓝衣,主要卸一、二号渡口的货物,另一边穿黑衣,主要卸三、四号渡口的货物。

  可是这样日子一久,又出分歧,黑衣的觉得三、四号渡口来的船比一、二号少,要求负责装卸一、三号渡口船只,以求公正公平。

  可是这样一来,蓝色的不干了——你说换就换,那我们多没面子?

  到后来这事也解决了——干架,年轻力壮、打架勇猛地占据了一、二号码头,老弱病残、实力较弱的负责三、四号码头。

  而双方依旧经常为抢生意的事争执不休。到绿瞳僵尸加入后,这种争执更加激烈——它力气大,动作又快,大多数雇主都指定找它。它没有名字,但是人类这物种,千百年来最是擅长变通,他们直接给它起了个绰号,就叫绿眼儿。

  又生动形象又简单明了。

  几个晚上过去,绿瞳僵尸也知道了,一说绿眼两个字,就是在叫它。它要挣钱养玩具,何况它觉得这人类世界,也还有趣。于是不管谁叫它搬什么,它便立时到谁那里去。

  这样一来,一则是它的工头不满意——他觉得雇主给它的钱自己应该分一半,二则是一、二号码头的装卸工不满意了——它动作太快、力气太大,有了它一个,无数人都要回家吃自己了。

  一帮人聚到一起商量了一下,有心想要给它盖口布袋打它一顿,左右一商量,又怕打不过它。好在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再一想,嗯,就出了个损点子——这家伙看着很是老实好骗,不如把它哄出海去,扔了!

  于是这一夜,便有一艘船让它前去卸货,但是要出海,去另一个地方。它也听不懂,人拉它上船,它就上了船。

  陆地的僵尸没有见过大海,所以他一路好奇,一直在船头甲板上左瞅右瞧。几个装卸工就在船舱里,反正它听不懂,他们也不避它,继续高谈阔论。

  大约四个时辰后,天色将亮,绿瞳僵尸示意它要回去了。几个装卸工也看不懂,还合着伙哄它:“马上就到了,别急别急。”

  船渐渐停下来,面前却是一座孤岛,几个装卸工给它作了示范,示意它去搬那颗大树。它于是下得船去,几乎同时,船离了岸,开始返程。

  绿瞳僵尸在岸边等了一阵,眼见得天色渐亮了,它不能再等下去了。它本也可以沉到海底躲避天光,只是时下它明显打算回客栈——白天不回去,巧儿要担心的。

  回去之前它有心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游泳,但是身体太过沉重,甫一入水,扑通一声,直线下沉。

  试了几次,在水里扑腾了一阵均无效果,它才知原来陆地的僵尸是真不能游泳的,莫非这就是旱魃的由来?!

  ……

  几次下来,沉得太深,它发现原来海底竟然是个阴气充沛的好地方,灵气交汇不泄,比山间实在好上太多。

  天色尚早,它飞离孤岛,在外面又找了好一阵才找到一个卖豆浆、包子的老汉,买了些吃的给巧儿带回去。

  在第一缕天光将现时,它已经回到了客栈,那时候巧儿已经急坏了,见它回来她才放了心。它衣服全湿透了,巧儿忙找了件干净的,打算给它换上。

  它的记忆力极强,仍记得穿衣服的动作,当下便接过来穿在身上。

  它躺到床底下,巧儿吃过东西也溜到床下,躺在它身上。睡前它会陪巧儿说说话,说是说话,其实也就是写写字,巧儿很努力地记住它教自己的每一个字,让二人交流更容易些。

  渐渐地它也像巧儿一样问一些傻问题,比如今天吃了些什么啦,比如今天在房间里做什么啦之类。

  巧儿每每也很认真地回它,于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够一人一尸聊上好一阵子。

  到次日夜,它再去码头上工时,几个装卸工都惊呆了。好在它并未察觉旁人是在害它,仍是到处接活,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

  渐渐地,它在码头上有了名气,但凡到货,雇主总喜欢在人堆里喊:“绿眼儿、那个绿眼儿,来这里卸货!”

  它也养成了习惯,一听到有人叫它,便知道是有活了。

  它又做了一阵,码头上其他工人忍不住了,须知这装卸的活计,本是需要慢工细活,大多数人在工头下做活是计时的,一晚上约十八个钱。若白天上工,晚上加班的话可以得四十来个钱。

  这类人纯粹也就是磨洋工、混时间,能磨蹭一天一夜的,决不一天做完。

  它这样的速度,别人自然也就不满意了——挡了多少人的财路啊。

  这样一来,心怀怨恨的人可不在少数。终于这一天晚上,一号码头的工头忍不住了,就和手下十几个装卸工商量了一下,决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绿瞳僵尸仍和往常一样,收工之后便去街头转悠,买些吃的给巧儿带回去。自上次发现海底灵气充沛异常之后,它便有心在这个渔村靠海的地方垒个窝。

  海底不分白天黑夜都可以吸收吐纳地灵之气,但是若是白天,它的玩具可是不能待在海底的。

  所以得将她放在一个它随时能照管的地方,免得被偷走。

  人类垒窝的技术性可是很强的,这比僵尸的坟包委实复杂很多,所以即使是学习能力极强的它,也不能马上上手。

  这日后半夜,它就正在这个搭建中的人窝边观摩,黑暗中有人类走在它身后,那动作比平常要轻很多,可是它的听力何其灵敏,连他们的呼吸声也清晰可闻。

  来人挺多,气息也很熟,它只一嗅便知道是码头上那几个装卸工。人类其实严格论起来,也是僵尸可食用物品的一种,所以它对每个人的气息都分外敏感。

  几个人一直躲在暗处,绿瞳僵尸只当他们也是准备垒窝前来观摩,便也不在意,仍是好奇地摸摸这些搭建人窝的材料。

  它道行还浅的时候掏过燕子窝玩,也挖过老鼠洞,可是人窝的构造明显比燕子窝和老鼠洞大很多,甚至比人类本身还要大很多很多。

  晚间一些材料已经被主人收了起来,它好奇地在地基上走来走去,量量基坑高度、宽度之类,煞是认真。

  暗处的人待不住了,几只一商量,得,上去揍它一顿先!

  绿瞳僵尸并不是没有反应过来,它只是不知道这些人类要做什么。当人家把一口黑布口袋套到它头上时,它还以为人家和它玩。

  后面有人持了木棍就往它身上招呼,所以说打闷棍这种行业,实在是历史悠久。

  手腕粗的木棍打到身上,绿瞳僵尸也不知道痛,它被打了几下就觉得有趣。

  巧儿也经常这样娇嗔着打它,只是不用棍子罢了。它很快扯掉了头上的布袋,将一人手中的木棍顺手夺过来,还好奇地研究了一阵,最后它将木棍一竖,试探性往自己额头上一敲:“叭”的一声,木棍居中而折。

  几个人呆了,更可怕的是它又抢了一根木棍,对着正在发呆的凶徒甲也是一敲——这一下其实用力轻了不少,他养着巧儿,知道人类是很脆弱的物种,所以这不过就是以玩闹的力度敲了他脑门子一下。

  然后该凶徒只觉得眼前重影一闪,已是头破血流。

  很长一段时间的安静,在它又得了一根木棍时众人终于醒过神来,抱头鼠窜而去。地上留下十几根木棍。

  绿瞳僵尸实在是很老实,它以为自己敲坏了棍子,所以他们不和它玩了。它把地上的木棍都捡起来,打算于次日夜上工时还给他们。

  巧儿知道事情经过后反复教育它——那叫打,是人类之间一种互相攻击的行为,不是玩!

  绿瞳僵尸便很生气:大胆人类,连僵尸都敢打!!

  次日夜,绿瞳僵尸再次上工。码头上的船主大多数都在等它,它还未走近,已有人大声招呼:“绿眼儿,你怎么才来,过来接活了!”

  它便大步赶上去,帮忙装船。旁边也有正在等的货主不满意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明明是我先在这等他的!绿眼,先帮我搬!”

  绿瞳僵尸在这也待了几天:“过来”“来这里”“开工”“接活”这些简单常用的词儿它已经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时候它有些犹豫,它知道另一个船主在唤它,可是它不是正在这边做活吗?

  它这一犹豫,旁边船主不乐意了:“过来,我给你双倍工钱不成?!”

  话一出,旁边等着的几个船主都不乐意了:“人以一抵十,你给双倍还大方了?绿眼儿,过我这里,给我五倍工钱!”

  绿瞳僵尸左右瞅瞅,这周围就开始了竞价,价格一路飙升,最后财力已经不能解决问题,几个船主火气一盛,就开始了武斗。

  码头上打成一片,绿瞳僵尸听懂了一小部分对话,勉强懂他们是为了争夺先后次序,但它依然不解——有这种时间,排着队挨着装卸不就完了么?有什么好争的呢?

  它觉得还是僵尸简单,能让它们争执的必然是攸关性命的事情,才不像人类,为了这样无聊的事情也可以争一个头破血流。

  最后它仍是装卸了八艘船的货物,价格也比往常高得多,临离开时有工头瞪它。因着昨夜被人类盖布袋偷袭的事它还在生气,故而这时候也狠狠地回瞪了工头一眼。

  那工头却不知为何突然弱了三分气势,忙不迭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它。

  这夜它收工甚早,走时有船主叫它,它也只冲船主摆手,它现在已经知道摆手就是“不”的意思。

  它明显很喜欢这个人类的世界,也像巧儿对它一样极力学习他们的动作、语言甚至习惯。

  其实市井并不是一个适合修行者的地方,那些是非纷扰、繁杂琐事会耗去它们太多的时间,而过早的置身在滚滚人潮,很可能受不住最后的寂寞凄凉,再难复当初心如止水的清修。

  但是入世却是一应神灵妖魔最急切的梦想,是以无数妖魔得道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幻化成人。

5

《情人泪:岁月尽头》  初识时,她性格软弱,寂寞孤苦。直到遇见他,爱上他,才学会勇敢,学会如何捍卫他们的爱。他本是高傲无情之人,目空一切,直到遇见她,一颗心开始为她跳动,之后开始独宠她一人,为她寻世上最难寻的奇珍异宝,栽种满山的苹果树,去海之尽头捡最大最漂亮的贝壳。

一度君华  85后,近乎盲目的乐观主义者,喜欢含泪带笑的精致文字。2009年6月签约于晋江文学城。主要作品:网游小说:《爷是人妖爷怕谁》《你开路,我掩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情人泪:岁月尽头   一度君华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