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从6岁开始

2014-03-06 09:24 作者:毕淑敏

围观女孩的视线,聚焦在娃娃的腹部。娃娃的腹部是打开的,如同一家琳琅满目的商店,里面储藏着肝脏、肺管、心房,还有惟妙惟肖的子宫和卵巢。自然,还有逼真的下体。

  从6岁开始

  和北京一所中学的女生座谈。席间,一个女孩子很神秘地问:“您是作家,能告诉我们强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她说完这话,眼巴巴地看着我。她的同学,另外五六位花季少女,同样眼巴巴地看着我,说:“我们没来之前,在教室里就悄悄商量好了,我们想问问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微笑着反问她们:“你们为什么想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说:“随着我们的年纪渐渐长大,家长啊老师啊,都不停地说:‘你们要小心啊,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在电影里、小说里,也常常有这样的故事,一个女孩子被人强暴了,然后她就不想活下去了,非常痛苦。总之,强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没有人把这件事同我们说清楚。我们很想知道,又不好意思问。今天,我们一起来,就是想问问您这件事。请您不要把我们当成坏女孩。”

  我说:“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绝不会把你们当成坏女孩。正相反,我觉得你们是好女孩,不但是好女孩,还是聪明的女孩。因为这样一个和你们休戚相关的问题,你们不明白,就要把它问清楚,这就是科学的态度。如果不问,稀里糊涂的,尽管有很多人告诫你们要注意,可是你们根本就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从何谈起注意的事项呢?好吧,在我谈出自己对强暴这个词的解释之前,我想知道你们对它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女孩子们互相看了看,彼此用眼神鼓励着,说起来。

  一个说,它肯定是在夜里发生的事。

  第二个说,发生的时候周围会很黑。

  第三个说,很可能是在胡同的拐角处发生。

  第四个说,有一个男人,很凶的样子,可脸是看不清的。

  第五个说,他会用暴力,把我打晕……

  说到这里,大家安静下来,或者更准确地说,一种隐隐的恐怖笼罩了她们。我说:“还有什么呢?”

  女孩子们齐声说:“都晕过去了,还有什么呢?没有了。所有的小说和电影到了这里,就没有了。”

  我说:“好吧,就算你晕过去了,可是只要你没有死掉,你就会活过来。那时,又会怎样?”

  女孩子们说:“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了,有洁白的床单,有医生和护士,还有滴滴答答的吊瓶。”

  我说:“就这些了?”

  女孩子们说:“就这些了。这就是我们对于强暴一词的所有理解。”

  我说:“我还想再问一下,对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你们还有什么想法?”

  女孩子们说:“他是一个民工的模样。穿得破破烂烂的,很脏,年纪三十多岁。”

  我说:“孩子们,你们对这个词的理解,还远不够全面。发生强暴的地点,不仅仅是在胡同的拐弯处,有可能在任何地方。比如公园,比如郊外。甚至可以在学校甚至你邻居的家,最可怕的,是可能在你自己的家里。强暴者,不单可能是一个青年或中年的陌生人,比如民工,也有可能是你的熟人、亲戚甚至师长,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也可能是你的亲人。强暴的本身含义,是有人违反你的意志,用暴力强迫你同他发生性关系,这是非常危险的事件。强暴发生之时和之后,你并非一定晕过去,你可能很清醒,你要尽最大可能把他对你的伤害减少,保全生命,你还要在尽可能的情况下,记住罪犯的特征……”

  女孩子们听得聚精会神,可把我紧张得够呛。因为题目猝不及防,我对自己的回答毫无把握。我不知道自己解释得对不对、分寸感好不好,心中忐忑不安。

  后来,我同该中学的校长说,我很希望校方能请一位这方面的专家,同女孩子们好好谈一谈,不是讲课,那样太呆板了。要用生动活泼的形式,教给女孩子们必要的知识。使她们既不人人自危、草木皆兵,也不是稀里糊涂、一片懵懂。

  我记得校长很认真地听取了我的意见,然后,不动声色地看了我半天。闹得我有点儿发毛,怀疑自己是不是说得很愚蠢或有越俎代庖的嫌疑。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校长一字一句地说:“您以为我们不想找到这样的老师吗?我们想,太想了。可是,我们找不到。因为这个题目很难讲,特别是讲得分寸适当,更是难上加难。如果毕老师能够接受我们的邀请,为我们的孩子们讲这样的一课,我这个当校长的就太高兴、太感谢了。”

  我慌得两只手一起摇晃着说:“不行不行。我讲不了!”

  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在美国纽约访问。走进华尔街一座豪华的建筑,机构名称叫“做女孩”。身穿美丽的粉红色中国丝绸的珍斯坦夫人接待了我们。她颈上围着一条同样美丽的扎染头巾。她说:“我们这个机构是专门为女孩子的教育而设立的。因为据我们的研究报告证实,在女孩子中间,自卑的比例是百分之百。”

  我说:“百分之百?这个数字真令人震惊。都自卑?连一个例外都没有吗?”

  珍斯坦夫人说:“是的,是这样的。这不是她们的过错,是社会文化和舆论造成的。所以,我们要向女孩子们进行教育,让她们意识到自己的价值。”

  在简单的介绍之后,她很快步入正题,晃着金色的头发说,对女孩子的性教育,要从6岁开始。

  我吃了一惊:“6岁?是不是太小啦?我们的孩子在这个年纪,只会玩橡皮泥,如何张口同她们谈神秘的性?”

  还没等我把心中的疑问吐出口,珍斯坦夫人说:“6岁是一个界限。在这个年龄的孩子,还不知性为何物,除了好奇,并不觉得羞涩。她们是纯洁和宁静的,可以坦然地接受有关性的启蒙。错过了,如同橡树错过了春天,要花很大的气力弥补,或许终生也补不起来。”

  我点头,频频地,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但是,究竟怎样同一双双瞳仁如蝌蚪般清澈的目光,用她们能听得懂的语言谈性?我不知道。我说:“东方人讲究含蓄,使我们在这个话题上会遇到更多的挑战和困难。不知道你们在实施女性早期性教育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抑或奇思妙想?”

  珍斯坦夫人说:“我们除了课本之外,还有一个神奇的布娃娃。女孩子看到这个娃娃之后,就明白了自己的身体。”

  我说:“可否让我认识一下这个神通广大的娃娃?”

  珍斯坦夫人笑了,说:“我不能将这个娃娃送给你,她的售价是80美元。”

  我飞快地心算,觉得自己虽不饱满的钱包还能挤出把这个负有使命的娃娃领回家的路费。我说:“能否卖给我一个娃娃?我的国家需要她。”

  珍斯坦夫人说:“我看出了你的诚意,我很想把娃娃卖给你。可是,我不能。因为这是我们的知识产权。你不可以仅仅用金钱就得到这个娃娃,你需要出资参加我们的培训,得到相关的证书和执照,才有资格带走这个娃娃。”

  她说得很坚决,遍体的丝绸都随着语调的起伏簌簌作响。

  我明白她说的意思,可是我还不死心。我说:“我既然不能买也不能看到这个娃娃,那我可不可以得到她的一张照片?”

  珍斯坦夫人迟疑了一下,说:“好的。我可以给你一张复印件。”

  那是一张模糊的图片。有很多女孩子围在一起,戴着口罩(我无端地认定那口罩是蓝色的,可能是在黑白的图片上,它的色泽是一种浅淡的中庸)。她们的眼睛探究地睁得很大,如同嗷嗷待哺的小猫头鹰。头部全都俯向一张手术台样的桌子,桌子上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布娃娃——她和真人一般大,躺着,神色温和而坦然。她穿着很时尚华美的衣服,发型也是流行和精致的。总之,她是一个和围观她的女孩一般年纪、一般打扮,能够使她们产生高度认同感的布娃娃。老实说,称她“布娃娃”也不是很贴切。从她颇有光泽的脸庞和裸露的臂膀上,可断定构成她肌肤的材料为高质量的塑胶。

  围观女孩的视线,聚焦在娃娃的腹部。娃娃的腹部是打开的,如同一家琳琅满目的商店,里面储藏着肝脏、肺管、心房,还有惟妙惟肖的子宫和卵巢。自然,还有逼真的下体。

  往事,也许是我在纽约的华尔街,一直想买下模具娃娃的强烈动力之一了。

  非常感谢珍斯坦夫人,我得到了一张娃娃被人围观的照片的复印件,离开了华尔街,后来又回国。我虽然没有高质量的仿真塑胶,但我很想为我们的女孩制造出一个娃娃。期待着有一天,能用这具娃娃,同我们的女孩轻松而认真地探讨性。思前想后,我同一位做裁缝的朋友商量,希望她答应为我定做一个娃娃。

  听了我详细的解说并看了图片之后,她嘲笑说:“用布做一个真人大小的娃娃?亏你想得出!”

  我说:“不是简单的真人大小,而是和听众的年纪一般大。如果是6岁的孩子听我讲课,你就做成6岁大。如果是16岁,就要做成16岁那样大,比如身高一米六○……”

  朋友说:“天哪,那得费我多少布料!你若是哪天给体校女排女篮的孩子们讲课,我就得做一个一米八的大布娃娃了!”

  我说:“我会付你成本和工钱的。你总不会要到827块钱一个吧(根据当天的100美元对人民币的汇率计算)?”

  朋友说:“材料用什么好呢?我是用青色的泡泡纱做两扇肺,还是用粉红的灯芯绒做一颗心?”

  我推着她的肩膀说:“那就是你的事了。为了中国的女孩们,请回去好好想,尽快动手做吧。”

5

《温柔就是能够对抗世间所有的坚硬》  《温柔就是能够对抗世间所有的坚硬》是毕淑敏致所有读者的心灵读本,以情感、婚恋为主题,收集了毕淑敏不同时期的散文43篇。

毕淑敏  华语世界最具影响力女作家,被王蒙称为“文学界的白衣天使”,以精细、平实的文风和春风化雨般的济世情怀著称,多年来一直深受读者喜爱。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