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马尔多(2)

2014-03-13 15:03 作者:瓦当

  二

  马尔多来到街上,向马路对面走去,马路的对面是一个小小的菜市场,市场旁边有一所幼儿园。幼儿园的铁门紧闭着,透过围栏,可以看到里面一个小小的游乐场。一群小朋友正在老师的带领下滑滑梯,还有的在骑木马、压跷跷板。马尔多扒着门,贪婪地看着那帮孩子。滑梯发出锐利的响声,是淘气的孩子故意摩擦鞋底所致。两棵杨树中间拴着一架藤床,藤床上没有人,在风的吹拂下,缓缓地荡来荡去。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涌上了马尔多的心头,他看见女教师正背对着他,往天井中央的铁丝上晾晒刚刚洗好的一盆衣物。他突然把头从栅栏中间的空隙里钻了进去,然后侧着身子像蚯蚓一样一点一点地蠕动着,直到整个身体进入幼儿园里。他的双脚刚在幼儿园的砖地上站稳,就飞快地向滑梯跑去。他抢在几个小孩子前面登上梯顶,然后双腿并拢,闭上眼睛滑了下去,他的身后响起孩子们的尖叫和哭声。马尔多睁开眼睛时,发现穿着黑色超短裙的女教师,正满脸愠怒地看着他。在看到这个姑娘动人的容颜之前,马尔多先看到的是一双修长的腿和黑色短裙里面隐约可见的小巧玲珑的粉红色内裤。

  马尔多从地上爬起来,不好意思地拍打着身上的土,“对不起。”“你不要说对不起,”姑娘说,“对这类话我已经听得太多了。”

  “我只是想溜滑梯,没有别的目的。”马尔多怕姑娘把他当成坏人。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知道你的行为已经太过分。很多人都想进到院子里来,可是他们都没有你这么大胆和放肆。他们只能在栅栏门前,含着艳羡的神情往里观望,就像你在进来之前。”

  马尔多突然想到了什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我进这里来自然有我的目的,你这样对待一位客人,显然是不妥当的。”

  “目的?”姑娘吃惊地捂住自己的耳朵,并且环视了一下旁边的孩子们,“他居然说他有自己的目的,我们不妨来听一听他有什么目的,大灰狼闯进羊群里,能有什么目的!?”

  “我不是大灰狼,”马尔多正色道,“我是人口普查员。”

  “人口普查员?”姑娘睁大眼睛,“听上去冠冕堂皇得很,可是你有什么证据呢?”

  “证据就在这里,”马尔多举起胸前的小牌子,递到姑娘的眼前,“看清楚一点。”

  姑娘认真地看了看牌子上的内容,口气有些缓和,但依然不软不硬,“可是,即使你是人口普查员,就有权力从栅栏门里钻进来,而且混在小朋友中间溜滑梯吗?”

  “我争辩不过你,”马尔多似乎气馁了,“这是我的不对,可是你应该理解我对工作迫切的心情。”

  姑娘看到马尔多这样诚恳,就消了气,“我愿意理解你,你和我一样都属于那种对工作极其认真的人,我也曾经为了保护孩子们不受伤害,从墙上滚下来。说起那件事,话就长了。我本来想原原本本地说给你听,可是为了不耽误你宝贵的时间,我就不说了。现在,我接受您的普查,人口普查员先生。”

  “谢谢您,”马尔多不由得难为情起来,“可是,我并不负责幼儿园的普查,我负责一个叫虚址村的地方。”

  “你……”姑娘脸上呈现出仿佛惨遭羞辱后的绯红,“你既然不是(负责)这里的,为什么要进来,还骗取我的信任?”

  “我并不想这样,从地图上看,虚址村就在幼儿园附近,不信,你看!”马尔多展开了手里的地图,姑娘将信将疑地伏过身来,马尔多闻到她身上散发着的苜蓿花的香气,把他的心带向了五月的田野,使他陡然产生人生多美好的感叹。

  “果然是这样,”姑娘惊讶地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虚址村,可它明明就穿过幼儿园的院子!”

  “然后到达人民路。”马尔多补充了一句。

  姑娘伤感地说:“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五年,五年,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这里,奉献给了祖国的花朵。可是,我从来不知道什么虚址村。”她想了想又说:“也许园长知道,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五十年,她走南闯北见识非凡,可惜她今天不在。”

  “她去了哪里?”马尔多问。

  “她没有告诉我,任何上司外出,都没有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下属的必要,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吧?”马尔多点点头。

  姑娘注视着马尔多的眼睛突然一亮,“你为什么不去医院问问呢?它就在我们的前面。”

  “我正有这打算。”马尔多说这话的同时,心里升起一丝淡淡的遗憾,我们的谈话多么投机啊,可惜现在不得不告别。马尔多从来没有和女孩子这么长、这么近地谈话,何况是陌生女孩。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他想知道这个姑娘的名字、年龄和电话,如果她没有结婚,没有对象,他愿意向她求爱。这样的冲动如此直截了当,如此荒诞,又如此执拗,同马尔多温文尔雅的天性格格不入。他刚刚想到这里,就立刻感到羞愧难当。“再见。”他吞吞吐吐地挤出了两个字。“再见。”姑娘的声音也有些含混不清,难道她像自己一样依依不舍?马尔多糊糊涂涂地伸出手去,姑娘也伸出手,两只手慌慌张张地碰了碰,就触电般地缩了回来。马尔多再次伸出手,他想趁她的手落下去之前,和她真正地握手告别。但他抓住的只是一把空气。马尔多几乎是一步一回头地向门口走去,把自己的双腿从栅栏里迈过去,最后身子到了外面,但头和脖子依然在里面。姑娘全神贯注地望着马尔多,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像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在马尔多的额头上飞速地吻了一下。“救救我救救我!”她急切而惶恐地说。马尔多听见这话时,她已经跑了回去。马尔多感到两颗硕大的泪水滴在自己的脸上,但他下意识地用手背去擦时,姑娘已经进了办公室。院子里只剩下一群孩子,转椅空荡荡地转了一圈又一圈。

  马尔多穿过小市场,来到了人民路上。他走到博爱医院门口时,不远处电信大楼顶上的自鸣钟敲了五下。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马尔多想。没有必要在八小时之外工作,干了也没人知道,更不可能得到表扬和提拔。马尔多几乎没有犹豫,就扭头往回走去。当他再次出现在泰山街上时,他忽然弄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急匆匆地回来,全是因为那个幼儿园教师。他看见幼儿园的门依然紧紧地关着,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影。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穿过马路向自己家走去。

  三

  “今天下午,你到哪儿去了?”马尔多刚一进屋,就听见母亲气急败坏地质问。母亲坐在八仙桌正面的椅子上,由于情绪激动,身子在不住地颤抖。

  “我去上班了。”马尔多感到莫名其妙。

  “上班?哼!你撒谎也不知道脸红。”

  “我确实上班去了,妈妈,我为什么要撒谎呢?不信,你可以问我的上司。”

  “你的上司?你还好意思提你的上司,就是你的上司打电话告诉我的。”

  “告诉你什么?”

  “还有什么,告诉我你没有去上班。我接了电话,就满世界地找你,不知你浪到什么地方,到现在才回来!”

  “怎么可能?”马尔多说,“是我的上司派我去开会的,他怎么会又说我没有上班。”

  母亲一听,愈发生气了,“说漏嘴了吧?刚才说上班去了,现在又说开会。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撒谎?你要欺骗我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想做什么呀你到底想做什么?早知道你这样,我还不如不生你。”母亲说着,捶胸顿足地哭了起来。

  “妈!妈!”马尔多赶紧上前,抱住母亲的双肩,“我从小到大,几时对您撒过谎?邻居们也都夸我孝顺,就算死我也不会骗你。我确实去上班了,我刚到单位,上司就派我去开会了。”

  母亲似乎相信了马尔多,她用枯干的指头抹了抹眼泪,“开的什么会?”

  “人口普查会,从现在起,我就是一名人口普查员了。”马尔多不无骄傲地说。

  “又是人口普查员?”母亲瞪大了眼睛。

  马尔多一阵惊喜,“你知道这事儿了?妈妈,我说我没有撒谎嘛。”

  “知道,”母亲喘了口粗气,“人口普查员已经来过我们家了。”

  “真的?”马尔多感到很意外,这么快就采取行动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母亲回答:“一个很平庸的人,没有任何特征,在大街上一抓就一大把的那种人。”

  马尔多微微有些失望,但总的来说还是很高兴,毕竟母亲相信了他。“妈妈,你看我的证件。”他把胸前的工作证举到母亲的眼前。母亲从桌子上抓起老花镜,“真的吗?让我好好看看!”她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又把照片同儿子本人仔细对照了一番,激动得热泪盈眶。“这不是做梦吧?这是真的?”她把手摁在自己的额头上。

  “您没有做梦,我真是人口普查员。”

  “太好了!”母亲哽咽着说,“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我早就说过我的儿子会有所作为,现在,他终于成了人上人了。”

  “不至于吧,”马尔多倒忐忑起来,“人口普查员真的有这么了不起,值得您这么激动吗?”

  “孩子,”母亲说,“人口普查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十年才有这么一次,我早就在电视里看到了,中央都很重视。你现在既然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口普查员,你就是上头的人了。即使暂时还没有转正,人口普查完后也一定会转正。干好了,说不定就能调到中央去。你不要掉以轻心,这可是了不起的荣誉,这可是事关大局的大事!我早说过,你在那工厂里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你看看这么多工厂倒闭,工人下岗,虽然你那厂子效益不错,可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应该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千万不能错过!”

  “也许您说得对,”马尔多没有看得那么远,他仍然忧心忡忡,“问题是,上司为什么要骗您呢?明明是他派我去开会,或者说是他推荐我当上的人口普查员。”

  “好人啊!”母亲把大拇指一挑,“他或许是怕这么大的好消息,我承受不了,或许是想通过这种独特的方式让我教育教育你,如果没有他的电话,我今天晚上是不会向你讲这些语重心长的话的。但不管怎么说,你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我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对!对!完全应该这样做。”母亲没等马尔多把话说完,就急不可耐地插话道,“先打个电话,表示感谢,找个工夫还要买上礼物到他家里道谢,快呀,现在就打!”

  马尔多没再向母亲解释,他拨通了上司家里的电话。一连拨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

  “看来是出去了,”母亲说,“明天到单位见了他再说也行。今天晚上,我们得好好地庆祝庆祝!”马尔多这才注意到母亲的手里多了一瓶红酒,她的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起子。

  “妈妈,您什么时候买的酒?”

  “什么时候?”母亲笑了,“已经三十年了,我一直珍藏着。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

  母亲真是一个有心计的人,马尔多暗想,他从母亲的手里接过两个杯子,用袖子擦去壁上的尘土。他记得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母亲询问,但谁想刚刚喝了一口酒就醉得人事不知了。

 

11

《焦虑》     年轻的人口普查员马尔多,受命去一个名叫虚址村的地方调查。在寻访虚址村的过程中,他经历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件,重重谜团与接踵而至的焦虑。

瓦当  1975年11月生于山东利津,诗人、作家,现任教于山东某高校。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漫漫无声》《到世界上去》《在人世的悲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焦虑   噩梦   理智   恐怖   瓦当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