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恐怖异读 > 恐怖异读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马尔多(3)

2014-03-13 15:03 作者:瓦当

  马尔多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母亲像往常一样一早起来就出去散步了。他急急忙忙洗了把脸,胡乱吃了点早点就出了门。他到达单位的时候,上司已经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看见马尔多进来,惊讶地把报纸放在茶杯上,“你怎么回来了?马尔多!”

  “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你,”马尔多板着脸说,“你为什么要给我母亲打电话说我昨天下午没有上班,不知道去哪里了?”

  “有这等事?”上司惊讶地站了起来,“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呢?我派你去开会,推荐你当人口普查员,我还会不知道你去哪儿了?”

  “您说得非常有道理,”马尔多说,“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觉着您不可能打电话说那些话的,可是我母亲却一口咬定是您干的。”

  “你母亲?”上司突然生起气来,“你母亲的话那么值得相信?我的话你就不信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马尔多惊慌失措地辩白,“我只是想澄清事实,没有别的意思。”

  “现在事实应该很清楚了,”上司说,“真理越辩越明。我的确往你家打过电话……”

  “什么?这么说我母亲说的是真的?”马尔多急切地询问。

  “不,”上司慢条斯理地说,“虽然我打了电话,但我是告诉你母亲这个好消息,免得她担心你。”

  “担心?”

  “对,”上司看了看马尔多,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事到如今,我只好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了。这是你母亲和我之间的秘密,她不让我告诉你,她让我发誓,我答应了她,但现在我不得不反悔。因为,是她违背了游戏规则,她居然把我告诉她的喜讯肆意歪曲!这个秘密是这样的,”上司用白眼球盯着马尔多,“你母亲每天都打电话询问你的行踪,她是那样的关心你,简直可以说是监视。每天向她汇报你的行踪成了我必须履行的义务,昨天也不例外。电话其实是你母亲打过来的,我必须向你承认:我推荐你当人口普查员,也有我自私的考虑。因为,至少在人口普查的一个月里,你母亲不至于再打电话骚扰我。原谅我用了这个比较难听的字眼,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更恰当的词语。这时候,我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位作家!你去当人口普查员,对于你和你母亲当然是件大好事,对我来说也是这样。因此,我迫不及待地向你母亲汇报了这个喜讯,现在,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马尔多麻木地点了点头,“我没想到事情这么复杂。”

  “你母亲之所以要歪曲我的话,是想进一步证明我说的话的真实性。现在,她的目的得逞了。”上司正说着,桌子上的电话铃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马尔多险些跳起来。上司和他对视了一下,走过去,拿起了话筒——“喂?……啊……是啊……好的……”然后就挂断了。

  “是她吗?”马尔多紧张地问。

  “没错。”

  “她说什么?”

  “她问我有没有见到你。”

  “你怎么回答?”

  “我当然说见到了。”

  “她又说什么?”

  “她说这下她就放心了。”

  “什么意思?”马尔多又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上司笑着说,这时,电话又响了。上司不耐烦地抓起话筒,“喂!”但紧接着,语气就柔软了下来,“是的,领导,我见到他一定通知他,好的再见!”

  没等马尔多问,上司就冲他挥手,“你快去干你的工作吧,人口普查委员会追问你为什么工作迟迟不见动静!”

  “他们怎么知道的?”马尔多吓了一跳。

  “你可能还不清楚人口普查的重要性,他们有庞大的监督机构,谁也别想耍花招!”

  “这么说,我已经被他们监视着了?”

  “不是他们,而是你们。你还不习惯你的新身份,你是人口普查员,再不是L工厂的工人,快去投入你的工作吧,据我所知,这项工作是丝毫马虎不得的!”

  马尔多离开单位就赶往了医院。他想快点找到虚址村,好投入下一步的工作。他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不断地想着上司的话,他没有想到母亲这么一直在监视她,她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呢?马尔多决定找个时间和她好好谈一谈,尽管和母亲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年,但还没和母亲交流过任何思想。当公共汽车晃荡着经过泰山街东侧的十字路口,开往人民路时,马尔多的心思却被另外一件事情占据了。那就是幼儿园和那名幼儿教师。马尔多想起昨天发生在他和她之间的事情,不知怎么感觉是那么虚幻。也许根本没有那件事,是他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恍恍惚惚中,汽车已经在医院门口停下了。

  四

  医院是一组典型的东方四合院式建筑,灰色的楼群遮掩在郁郁葱葱的松树林中,三三两两穿着蓝白相间的条纹衣服的病人在林间空地上散步。众多曲曲折折的甬路通向未知的地方,而这众多小路汇聚在同一个点上,这一个点毫无疑问就是医院的主楼。医院的主楼也只是一座四层的旧楼,除了比周围的楼更为陈旧之外,别无任何特色。马尔多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相反他来过无数次。因为这里是他单位公费医疗的定点医院,只有在这里拿药看病,才能享受到国家提供的优惠服务。马尔多曾经在这里割过鸡眼,治过胃炎,还因为流感挂过几次吊瓶。马尔多认识这里的几位医生,他满可以先去找他们,听听他们的说法。可是,由于事关重大而且时间紧张,加上他对那些医生的不信任,(马尔多的不信任是有事实根据的,曾经有一个小女孩在这里做阑尾手术,结果被他们切除了卵巢;还有一个驼背老头,被他们夹在两扇门板间活活夹死。)所以马尔多压根就没有想到去问他们,而是宁肯去找素昧平生的院长。他想的不能说没有道理,在一个医院里,院长无疑是最权威的,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座医院了。

  按照常识,院长的办公室通常是在二楼。果然,马尔多在二楼走廊的拐角处,发现了一间写着“院长室”的房间。他礼貌地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一个和蔼的声音回答:“请进。”马尔多推开门,没有看见人,等走进去,他发现房间很大,只放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显得很空旷。院长的办公室居然这么简陋,马尔多联想到自己上司那铺着绿色天鹅绒地毯,摆着全套意大利进口家具的办公室,禁不住感慨万千。房间里没有人,马尔多正奇怪,忽然发现在西墙上还有一个门,他走过去,再次敲了敲门。“进来!”里面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马尔多赶紧顺从地走了进去。一进屋,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里面站着十几个人体骨骼架子,地上散落着几个硕大的头骨。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从堆满了书籍的桌子前抬起头来,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你好。”

  “你好,”马尔多慌忙说,“我找院长先生。”

  “我就是。”长发人说着站了起来,把手里的一样东西随手一扔,接着又揪起桌布的一角擦了擦手。那东西在桌上掉到了地上,弹到了马尔多的脚下。马尔多低头一看,吓得跳了起来。那竟是一把沾满鲜血的刀子,他下意识地把目光投向桌子,发现桌子上面躺着一个赤裸裸的婴孩,浸泡在血泊中。马尔多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惊恐得说不出话来。

  “别害怕,那是一个死婴。”长发人温和地说,“这是我在进行的科学实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一定是马人口普查员了?”

  马尔多不能不感到意外,“您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我接到人口普查委员会打来的电话,他们告诉我说您要来,要我配合您的工作。”

  “真的吗?”马尔多说,“他……他们怎么知道我到您这里来?”

  “要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这么重大的事情。马人口普查员同志,我觉着您低估了您们这个组织的强大,无时无刻,您不受着它的监视。”

  尽管是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说法,马尔多还是不由地惊讶。

  “我会尽我可能帮助您的工作,”长发人笑着说,“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马尔多一下子毛骨悚然起来。

  “不用这么紧张,哈哈!”长发人说:“我是一个院长、国家干部和医学家,在这三个头衔中,我最喜欢最后一个,可惜,人们却总是在称呼最前面的那个。我惊世的才华掩藏在无聊的官场下面无人知晓。我常常因此而痛苦不堪。”

  听了长发人的这席话,马尔多一块石头落了地。这么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没什么不让人放心的。

  长发人继续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进行一个伟大的秘密试验,我的这个试验一旦成功,将会改变整个人类世界。你一定感到不以为然,你一定觉着我太过狂妄。可是,这是真的,我的实验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作为尊贵的客人,我愿意把我的实验毫无保留地介绍给你。你必须倾听——这就是我提出的条件。”

  “这好说,”马尔多长出一口气,“我并没有不相信您,只是因为我对医学一无所知,怕听不明白。可是,我也知道世界上一些先进的科学技术正层出不穷地涌现出来,比如克隆技术和基因研究,据说人类的基因图已经绘制成功了。”

  “不错啊!”长发人赞许道,“你懂的不少啊。”

  “哪里哪里。”

  “不过,”长发人说,“我的研究和你说的都无关。克隆是复制和增加,这世界上的东西已经够复杂的了,已经多得让人难以忍受了,可是克隆还在使这种混乱状态延续下去。我的研究和基因工程有所相似,但又有天壤之别。基因工程是通过破译、改变人类的密码,来改变人的生命,它是一个从抽象到具体的过程。而我的研究恰恰与此相反,我是从具体到抽象。我看得出来你听得很认真,不是吗?”

  “是的,”马尔多说,“虽然我似懂非懂,但我确实在努力听。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忠实的听众。”

  “这也是我决定把这么伟大的发现讲述给你的原因。”长发人说,“坦率地说,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厌倦。我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我不喜欢世界这么复杂,而且正变得越来越复杂。于是,我就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能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简单。我知道这个世界之所以复杂,是因为世界上的人越来越复杂。我不敢说复杂的人一定邪恶,但我敢说邪恶的人一定复杂。人类总有某种无法根除的劣根,比如尾骨和阳具,总在提醒着人们牢记他们兽类的耻辱历史。于是,我就想,人体中是否还存在一个未被发现,或者早就被发现,但不被了解其真正用途的器官——它是人类邪恶的根源。如果在婴孩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把这个器官割除,那么他长大以后,一定就不会心存邪恶,就不会把世界弄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混账。那个时候,人与人交往就会毫无芥蒂,人与人坦诚相见,互爱互助,亲如一家人,不分彼此!”

  “好!”马尔多热情地鼓起掌来,他激动地走过去握住长发人的手,“您的设想真是太精彩、太伟大了,您的思想是这样的崇高!我现在急切地想知道,您找到那个器官没有?”

  “还没有。”长发人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

  “太遗憾了!”马尔多想安慰一下他,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我相信它一定存在,就像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一样!”长发人抬起头,眸子闪闪放光。

  “我也相信!”马尔多很认真地看着长发人。

  长发人的眼睛眨了眨,两行泪水流了出来,“谢谢。”他的嗓子有些沙哑,“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默默地做着这项工作,没有人理解,没有人对我说过任何鼓励的话。他们甚至把我任命为院长,试图以此阻止我的科学研究。”

  “我非常同情您的遭遇。”马尔多说。

  “谢谢!”长发人擦了擦眼泪,用力闭了闭眼睛,又睁开,“不谈这些。来谈谈你吧,马人口普查员。您到这里来,一定不只是想听我的悲惨故事,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是这样的,”马尔多说,“院长先生……不……科学家先生,我到这里来是想向您打听一个叫虚址村的地方……”

  “虚址村?”长发人若有所思地用手支起了下巴。

  “喏,就是这里。”马尔多把手里的地图指给院长。

  “这个地方,我好像听说过。它也似乎确实和我们医院有关,”长发人走到窗前,又转过身来,他走到西墙前站住,“你来看!”马尔多这时发现在墙上挂着一张很大的地图,上面画的是医院的全貌。医院由一百座大小形态各异的建筑组成,连接这些建筑的是密如蛛网的甬路和回廊,整个医院看上去就像一座巨大的迷宫。“但愿我们能找到它。”他说“我们”一词让马尔多感觉特别亲切。他们一起在地图上查找,地图上用铅笔打着许多格子,像经纬线一样标着号。这样一来,大大减轻了他俩的劳动量。在查找的过程中,长发人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本小册子,牛皮纸封面上印着一行楷体字:博爱医院地名索引表。“这是按音序排列的。”长发人一边说,一边飞快地翻到“Y”部那一页。在这一页上依次排列着:药房、药剂科、药检所、婴儿病房、婴幼保健中心等词条,但没有虚址村。

  “这一定是一个过去的名称,或者根本和医院无关。”长发人抱歉地说,看着马尔多沮丧的神情,他又有些不忍心了,“这样吧,如果你还没有灰心,我愿意再向你提供一线希望。”

  “真的?”马尔多的眼睛一亮。

  “可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只是说一线希望,而没有任何保证。”长发人接着又补充道。

  “即使那样,我也非常高兴。”

  “好吧,”长发人说,“在这座医院里,有一个人比我对这座医院更熟悉。”

  “谁?”

  “老院长。”

  “他在哪儿?”

  “她就住在这里——”长发人没有思索,举起手来向地图的最上角指了一下。马尔多看见他指的是一座孤零零的房子,有一条细若游丝的甬道通向那里。

  “看来,您和老院长的关系很融洽。”马尔多说。

  长发人一愣,“何以见得呢?”

  “您几乎连看都没有看,一下子就指出了他住的地方。”马尔多笑了笑。

  “你非常聪明,”长发人说,“你一定会出色地完成任务的。”

  “那得感谢您的大力协助。”

  “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长发人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提供的这个消息是否只会给您增加无谓的奔波。”

  “不会的。”马尔多斩钉截铁地说。长发人又是一愣,“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马尔多说,“是我的直觉这样告诉我!”

  长发人把马尔多送出门,指着窗外说:“沿着这条路直着向北走,记着直着向北走,不要拐弯!”

 

11

《焦虑》     年轻的人口普查员马尔多,受命去一个名叫虚址村的地方调查。在寻访虚址村的过程中,他经历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件,重重谜团与接踵而至的焦虑。

瓦当  1975年11月生于山东利津,诗人、作家,现任教于山东某高校。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漫漫无声》《到世界上去》《在人世的悲伤》。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焦虑   噩梦   理智   恐怖   瓦当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