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幕 有去无回(1)

2014-03-21 09:25 作者:无处可逃

“你以为这座房子是谁的?咱们光从铁门开到里边都花了那么久,安保又森严,谁能知道?”

  第一幕 有去无回

  第一次见到沈钦隽的时候,我还是麦臻东的摄影助理。

  摄影助理这份工作琐碎又卑微。哪怕我是在大名鼎鼎的时尚杂志《V》的拍片现场,实际上每天做的还是端茶送水的工作,稍有差错,便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业内都叫麦臻东“麦大腕”,当然主要是因为他是如今圈内首屈一指的时尚摄影师;另一个原因就是在他的镜头下,任何明星,甭管摆多大的谱,都得乖乖听话——只是为了把自己这副皮相卖得更好一些。

  麦臻东年纪不大,也就三十来岁,天生生得一张极硬朗、棱角分明的脸,头发又短又硬,像钢丝似的。他不苟言笑,对摄影的要求极高,场景、服装、化妆稍有不对,甚至明星、模特的表情或情绪不到位,现场就能看到他沉下的脸,连带方圆一里以内气压降低。为了伺候好他,我真的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那天《V》杂志要为明星秦眸拍一组大片。秦眸是如今炙手可热的女星,种种传奇不一而足:大二的时候就被圈里某小众导演挖掘,拍了低成本的青春疼痛电影,却意外地卖座——几百万的投入换来近两亿的票房,皆靠口碑相传,而后自然一炮而红。难得她并不以明星自居,照常上课、考试,拿国家级奖学金,人气一路飙升至大学毕业,年年能在四大时尚杂志的封面拿满贯。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当一个人比自己好太多的时候,就连一丝嫉妒都不会有,剩下的只是羡慕与仰望了。对这样聪慧美丽却又洁身自好的女孩子,八卦杂志也挖不出猛料来,即便在娱乐圈也少有恶意的诋毁。

  算起来,我和她还算是校友。秦眸大我两届,我入校时,她就已经是风云人物。毕竟在这所以学风严谨闻名的著名学府里,能出这样一位口碑良好的明星,实在是件轰动的事。

  和往常一样,我早早地就赶到了拍摄地。

  独幢别墅,而且是带着大片起伏草坪、葱郁丛林景致的居所,在现在真的算得上稀罕了。我像是乡下人一样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露台、起居室、书房、书桌台,色调皆是乳白的,可见此处的主人喜欢清爽的风格;窗外大片大片的绿色草坪,修剪整齐,风景开阔,令人想起《傲慢与偏见》中达西先生的彭伯里庄园。我拿着测光表,在几个打算取景的地方查看ISO数值,顺口问服装编辑:“租金一定不便宜吧?”

  服装编辑嗤笑了一声:“哪儿呀!场地是秦眸指定的。你瞧瞧,这么好的风景,我们去哪儿租?再说了,人家这么有钱,谁在乎咱们给的租金?”

  “快快快!秦眸化完妆了,马上下来。”工作人员吼了一声。

  现场一片忙乱。

  好不容易等秦眸站好位,我却又一次放错了柔光灯位置,整个片场都能听到麦臻东的怒吼。

  “谁让你放那里的?不会做就滚出去!”

  杂志的副编辑上来劝了几句,麦臻东冷冷看着我:“让她出去!麻烦你们下次给我配个聪明点儿的助理!”

  我很懊恼,走得远远的,这不是第一次了——之前有一次不但被麦臻东骂了,还被赶出了摄影棚。我又不敢走,抱着肩膀坐在地上,偷看里边的情况。收工后,我还在纠结要不要进去帮忙。没想到麦臻东走出来,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扔了支烟给我:“抽烟?”

  我摇了摇头。

  他上下打量我,眼神温和了一些:“也是,刚毕业,跟个孩子一样。”

  “进来吧。”他抽完一根,精神好了许多,“进这一行不容易——迟早你得学会抽烟。”

  如今算是被骂得习惯了,我一个人站在门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

  辛辣又清苦的味道,一下就把那些倦意和屈辱赶跑了。我弯下腰,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鞋以及深灰色条纹的西裤。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我猜他是从哪个商务场合刚刚赶来的。着装异常正式,只是扯掉了领带,双手插在口袋里,神色虽很放松,姿态却很挺拔。

  我用一种小心翼翼的眼神打量他,目光扫过他的五官,他的眼睛并不算大,却极明亮;颧骨略高,眉毛生得极好,不过分纤细,很自然的一笔,微微带出男人的刚硬坚毅之感。

  真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有一天,我能给他这样的人拍一套硬照就好了。

  这样失态地盯了他许久,直到他的五官越来越明晰,我才发现他已经走到我面前。

  我忙让开来,手中的烟不知怎么的一蹭,烫在左手手背上。

  哧的一声,几乎能闻到皮肉烧焦的味道。

  可我竟连痛觉都没有感受到,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秦眸的经纪人李欣算是娱乐圈响当当的人物,见了他竟也笑容满面地迎上来。

  我看见他温和却疏离地笑笑,摆了摆手,示意别打扰拍摄,然后静静地站着,看着贵妃椅上的秦眸,目光沉静。

  我低头看着手上那块儿算是新鲜的伤口,也怔怔地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一个陌生人留给我的印记,丑陋,却让人难忘。

  窗外光线消失,仿佛有人拉伸百叶窗一样,夜幕缓缓落下来。

  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秦眸拍摄,虽低调,却风韵难掩。

  而我一直在小心地偷窥,直到恍惚间听到麦大腕喊我收拾器材。

  原来摄影结束了。

  麦大腕一边拾掇他的宝贝镜头,一边开玩笑:“怎么?骂了你几句就玩消失?”

  我低声咕哝:“没有。”

  他伸手拍拍我脑袋:“下次机灵点儿。”

  麦大腕这点好,骂了人很快就忘了,绝不记仇。尤其是这一次,拍得效果很不错,他的心情便更加不错。工作人员三下五除二清理完道具,现场又布置成了文字访谈。我看到文字总监坐下,微笑着说:“秦小姐,你好。”

  秦眸微笑致意。

  “你的时间宝贵,先聊聊接下去的打算吧。”

  “我刚刚毕业,已经申请到一所理想的大学,会出国一段时间。”秦眸云淡风轻地说,目光仿佛不经意地掠过不远处,“我也想借着贵杂志的访谈,正式宣布暂别影视圈。”

  没人想到她会忽然宣布这样的决定。极宽敞的大厅里足足有三秒钟鸦雀无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意识地侧头,看见那个男人紧绷的表情、抿紧如同刀锋的唇角,以及锁住的眉头。

  我的心脏瞬间停跳一拍。

  那是震惊吧?

  我能看得出来的。

  这个场面没来由地让我觉得不舒服,我提了两箱镜头往屋外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忽然被脚下纵横的电线绊到了。

  身子摔下去的那个瞬间,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完了!真完了!麦大腕的宝贝镜头,哪怕有一丝丝的损坏,他都绝不会饶了我!

  好在一双手及时把我拦下,我惊魂未定,说“谢谢”的时候还在发抖。

  他却低头看着我,有些厌恶地一皱眉便撇开了眼神,冷淡地说:“不客气。”

  我想起有次麦臻东笑话我说,那天你蹲在地上,活脱脱一个小瘪三儿。

  以前我从未发现,可是今天,面对着这个年轻男人,他眼神中的厌弃这样明显,我忽然闻到自己身上浓浓的烟味,看到脚上蹬的那双发黑的帆布鞋;再回头看看风仪无可挑剔的秦眸,醍醐灌顶:原来人和人之间,差距可以这样大;而我,活得这样粗糙。

  在回公司的商务车上,我把脑袋搁在了商务车的车窗玻璃上,车子微微的震动仿佛是电流,嗖嗖地在神经末梢流窜。最后,秦眸的那张照片反复在我脑海里定格:黑白画片里的女人半罩着面纱,眼神却那样的清晰,如刀如风,刹那间就能割进一个人的心里。这样的女人,会是所有人的宠儿。

  你呢?白晞,你要做什么样的女人?

  我问自己。

  心底那个声音说,我只想做个……不孤独的人。

  后座两个编辑在轻声说话,我听到几句断续的惊叹声:“真是他?”

  “难怪要退出了……”

  心下微微一动,我往后靠了靠。

  “是他,荣威的沈钦隽,据说在一起两年多了。我朋友是娱记,跟了很久才拍到的。本来以为能拿个大头条,第二天的报纸都排版了,又被撤了下来,说是对秦眸的形象不好。”

  “不是吧?那今天怎么这么高调?”

  “你以为这座房子是谁的?咱们光从铁门开到里边都花了那么久,安保又森严,谁能知道?”

  “我、我要去天涯发个帖爆料。”

  “切,报纸都压下来了,网上爆料,不出三分钟准给你删了。”

  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清醒了,顺便记住了那个名字:沈钦隽。

 

1

《一念心动,一生绵延》  如果感情可以如程序一般设定重来,白晞一定会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在那一天的那个时候遇到沈钦隽,更千万不要对这个冷酷的男人一见钟情。

无处可逃  闲时写文,娱己娱人。在虚幻与现实的交替间,总归希望笔下的故事和人物能带来美好的念想,温暖,和爱。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一念心动   一生绵延   无处可逃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