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双生花开(2)

2014-03-21 09:25 作者:丁墨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他笑着跟人说了句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地对她说:“嘘嘘,有没有问题问我?”

  季白往沙发一靠,闭上眼笑了:“也成。”

  赵寒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他慢悠悠说:“赵儿,重新安排一下你今年的工作重点。好好带见习生,记入你的年终考核。”

  赵寒那叫一个郁闷,连忙说:“我带不了,真带不了。她俩是专家,绝对只有你能驾驭啊!”

  为了证明这一点,赵寒向季白说了许诩的推理过程:

  一、赵寒几次无意识地摸女朋友送的项链,不仅表情变得柔和,还用手指调整了项链的位置。这既表现出对项链的不适应,也表现出内心情绪的外泄欲望。这些表现,都更多出现在情侣热恋之初。

  二、赵寒的目光几次落在右侧第一个抽屉上,表情亦是温和的。由于是新交的女朋友,今天不会是纪念日,也不是任何节日,所以更可能是生日礼物。

  三、右臂受伤,是因为他写字惯用右手,但是几次拿东西时,动作有短暂停顿,多用左手。

  四、他的上衣是纪梵希新款休闲男装,下身穿的却是一条美特斯邦威的牛仔裤。一个自己会买纪梵希的男人,是绝对不会这么搭配穿着的。所以上衣不是自己买的。

  新女友赠送的是海盗船银饰项链,既然相处时间还不长,不太会赠送纪梵希这么昂贵的男装,所以可能是其他女性赠送的。

  与姐姐一起长大的男人,性格和行为大多会表现出一些共性。与异性相处时,他们会比普通男人更自然、随便,也更细致。而赵寒身上恰好表现出这些特点。

  另外,他看到姚檬这样的美女,并没有像其他警员那样流露出应有的惊艳和兴奋,而是非常平和,所以许诩推断他身边一定有一位非常亲近的漂亮女子,而有经济实力送纪梵希给赵寒,按常理说,此女子应当比他年长。

  五、Zippo限量版打火机,更可能是年轻朋友赠送。而赵寒没有把它随手丢在桌上,或者放在更容易拿到的手边,而是放在距离较远的、跟相框齐平的位置,潜意识里反映出对此人的尊敬。警队里年轻又让赵寒尊敬的人,最可能是季白。

  而按照赵寒表现出的良好教养,接受了昂贵的礼物,必定会找机会回赠。赵寒虽然穿了条美特斯邦威牛仔裤,脚下却是一双价值不菲的户外运动鞋,放在一旁的背包,也是同一户外品牌。显然他是这一品牌的热衷者(不会是姐姐送的,姐姐要送也是送意大利手工皮鞋)。所以他回赠给季白的礼物,很可能是他认为最有价值的一双名牌户外鞋。

  ……

  讲完这些,赵寒信誓旦旦:“头儿,你带许诩吧,她绝对能继承你的衣钵。”

  季白:“嘘嘘?”

  赵寒也笑。

  可季白却敛了笑,淡淡说:“剑走偏锋,也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如果像嘘嘘这么办案,风险也更大。姚檬的分析虽然浅显,但条条稳妥。而且按你描述的,她比嘘嘘全面。”

  赵寒一时语塞,只得问:“那……咱们带哪一个?”

  “我会考虑。”

  挂了电话,季白没回包间,坐在原处,拿着手机看两人的简历。任细细长长的香烟,在指间静静燃烧殆尽。

  看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人从包间出来,在他身旁坐下。是关系最近的一个发小,叫舒航。舒航笑呵呵地说:“刚才还没聊完,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抽烟?既然你也觉得新能源概念可以炒,我今年打算弄个公司,要不要一起做?算你一半股份。”

  季白把手机收起来,慢慢笑了:“我妈让你来做说客?”

  舒航不答,算是默认,半真半假地问:“真打算一直待在基层刑警队?”

  季白微眯着眼,吐出口烟圈。

  舒航心想,你可千万别给我整一通又红又专的理论,恶心死我。谁知等了一会儿,季白却文绉绉地答:“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舒航笑骂:“去你的!一男多女少的地儿,整天跟穷凶极恶之徒打交道,有意思吗你?”

  “总比你们这群酒囊饭袋有意思。”季白淡笑。

  舒航怔住了,沉默半晌后,却没生气,反而点点头。

  “是挺没意思的。”他的表情变得漠然,“世上无难事,所以没意思。人家一听你是谁谁的孙子,谁谁的儿子,立马屁颠屁颠给你张罗周全。只抬抬手盖盖章,就有人夸你商业奇才青出于蓝。真的要靠自己干出点啥,嘿,指不定人家背地里说,有个屁本事,还不是因为他姓舒!”

  季白只淡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舒航也知道自己这话有点可笑,约莫是酒喝得太多吧,笑笑也就算了。

  两人又抽了一会儿烟,舒航说:“你这人不厚道,当初干吗骗你妈说进警队是要从政?这次回来又跟你闹了吧?不孝啊你!”

  其实不光是季妈,当初一起长大的所有朋友,都以为季白考警校,是不愿跟父亲一样从商,要继承爷爷季老将军的衣钵,走上仕途。结果七年过去了,虽然业绩出色,提拔很快,但始终在危险的一线。

  季白捻熄烟,笑笑:“我妈跟警务系统挺熟。不哄她,当初考警校指不定给我使绊子。这事儿你也别费神了。”

  舒航心想:得,话说到这份儿上了。

  他也不再提了,话锋一转问:“看样子你还单着呢?”

  季白点头。

  舒航哂笑:“听说你没日没夜冲锋陷阵,熬夜伤肾啊兄弟!可别想用的时候,不好用了。”

  季白瞥他一眼:“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舒航顿时哭笑不得。

  两人静了一会儿,季白想起一事,眼中浮现笑意:“其实去年我相了一次亲。”

  舒航吃了一惊:“你居然去相亲?”

  季白点点头:“局长夫人的侄女,处了几个星期,吹了。”

  舒航兴奋地追问:“怎么说?”

  季白又点了根烟,懒洋洋地答道:“漂亮是挺漂亮,什么响川县之花。那段我特忙,统共也没见几次。结果后来人家火速跟了一个富二代,把我给踹了。”

  舒航乐不可支,又有点不信,盯着烟雾中季白英俊的侧脸:“你好歹也是咱们大院之花,那女的也舍得?踹得这么干脆?”

  季白笑:“她倒是跑来找过我一回,说她做这个决定很痛苦。要是我三年内能在霖市给她买套房,她就甩了那个矮冬瓜跟我。”

  舒航特认真地想了想,答道:“你的身价就一套房啊?要求多低啊!你怎么答的?”

  “我说我一个月工资6000,霖市房价,1平方米1万。”

  舒航哈哈大笑:“去你的!老子不信,怎么会有女人这么没眼光?你身上这件大衣,嗯,八成新,起码也值个几万吧?她会不认识?”

  季白含笑看他一眼:“她问过我,你这衣服是北京秀水街买的A货吧?我说是,原来你也知道秀水。”

  舒航又狠狠笑了一阵,笑罢,拍拍季白肩膀:“这姑娘其实挺好,够实在。”

  季白点头:“是实在。感情也可以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一群人拥出来。有人笑着指着另一人,说:“走,去他家喝酒,老爷子的珍藏。”

  舒航看向季白:“去吗?”

  季白捏着烟头深吸一口,丢进烟灰缸,懒懒答道:“去。为什么不去?”

  同样的浓重夜色,弥漫在潮湿的霖市。江水穿城而过,两岸灯火橙黄如橘。

  下班铃响的时候,姚檬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说是要看资料,并且张罗着给其他加班的同事订餐,几个人都说笑着围在她桌边。

  许诩背起自己的大包站起来,想礼貌地跟大家道别,可站了一会儿,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她又不习惯高声说话,最后还是悄无声息地走了。

  和姚檬的热情两相对比,她略略有点汗颜。

  不过,也习惯了,倒也不会放在心上。

  许诩刚走出警局,就看见许隽的奔驰停在路边。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天色昏暗,朦胧的路灯透过车窗,映在他白皙俊秀的脸上,他一身纯黑西装,精英派头十足,倒也算这繁华都市中的一处优雅风景。

  许诩拉开车门,上了车。开了一会儿,许隽就斜眼不动声色地打量她。只见她双手安分地摆在膝盖上,神色淡漠。可一双脚,轻轻地,一下下踢着车里刚换的羊绒地毯。

  许隽当时就笑了——自家妹妹的习惯,他还不清楚?心情好的时候,总喜欢踢东西;思考的时候,会像男人一样用手敲着膝盖,故作老成。

  “今天挺顺利?”他笑着问。

  “不错。”

  那就是很好了。许隽笑眯眯地单手扯开领带,丢在后座上,又打开车窗,让夜风轻轻吹进来。兄妹俩都不是多话的人,各自沉默望着窗外车灯流火。

  这时许诩的手机却响了。

  许诩看一眼号码,神色微变。

  许隽便留了心:“谁?”

  “季白。刑警队副队长。”她今天看通讯录,自然记住队里所有人的号码。

  看来,他决定做她的见习老师了。许诩的心情略略飞扬起来。

  面对警界最年轻的传奇,还是有点紧张。调整了一下呼吸频率,她接起:“你好。”

  “你好,我是季白。”男人的嗓音隔着电话传来,清冽又低沉。

  “你好,季队。”

  “我一周后回来。这几天,你把十年内的悬案资料都看一遍,做一个分析。”

  “是。”

  “下个月需要配合公安部的专项活动,搜集所有相关资料。”

  “是。”

  一连布置了五六项颇为繁杂的工作,他说得干脆利落,她答得毫不犹豫。最后他停下来,许诩也不做声,等他继续。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人声和音乐声,他笑着跟人说了句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地对她说:“嘘嘘,有没有问题问我?”

  他的嗓音里还有未褪的笑意,许诩想了想答:“暂时没有。”

  “好,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许诩在心里把季白布置的任务过了一遍,心里有了底。一抬头,却见许隽盯着自己。

  “既然是你的上级,怎么就不知道套套近乎?”许隽有点恨铁不成钢。

  许诩心情很好,破天荒地耐心解释:“知道我为什么想跟这个人实习?”

  “你说过,他的破案率最高。”

  “嗯。一个破案率这么高的人,是不会轻易让其他因素干扰他对人对事的判断。换句话说,在他手下,不需要吹牛拍马,不需要揣摩心思。我可以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事’上。我可以过得很自在。”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