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双生花开(1)

2014-03-21 09:25 作者:丁墨

他在走道里一处沙发坐下。脚下是柔软的羊毛毯,眼前是一排青翠的室内绿植,环绕着流水淙淙的白玉假山。这时有会所服务人员迎过来,细声细语问是否需要服务。见他摇头,立刻无声地走开。

  第一章 双生花开

  霖市位于碧波江畔。每至春日,整座城仿佛笼罩在微凉的水汽里,潮湿而清新。

  在这个最普通不过的阴天,市公安局里,却有一丝不同寻常的躁动。

  因为刑警大队来了两个年轻的见习女警。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然而两个女孩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就引来不少警员在门外探头。

  因为她们看起来很特别。

  年轻刑警赵寒是这次的实习联络人。此刻,他也跟其他同僚一样,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孩,有点发愣。

  一个很美,一个……很怪。

  坐在左边的叫姚檬,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研究生,长发大眼,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像青春杂志上走出来的模特。她的简历上还有一大堆荣誉:一等奖学金、优秀学生干部、校电视台明星主播、演讲比赛十佳选手……

  看着她甜美可人的笑容,赵寒预感,她会毫无悬念地成为霖市新的警花。

  而另一个叫许诩的……

  从简历看,许诩的成绩很出色,年年稳居全院第一。

  可赵寒很怀疑,她是怎么考上警校的。她有一米六吗?那么瘦小一个,即使端坐在椅子上,也像个未成年少女。而且皮肤苍白得没有血色,五官也长得“轻描淡写”。乍一看,像……对了,像美剧里的吸血小僵尸。可她偏偏穿了非常正式的黑色长风衣,衣服的下摆都到了脚踝,跟稚嫩的长相一点都不搭,令她看起来有点怪,又有点可笑。

  还有她的名字,许诩,是念xuxu吧?

  嘘嘘?

  赵寒有点想笑,但他一向是个腼腆厚道的年轻人,于是保持温和的表情,把目光从许诩身上移开了。

  刚要说话,许诩却抬头望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赵寒微微有点发愣。

  之前聊了几分钟,大多数时候是姚檬在跟他说话,许诩一直沉默着,甚至好像没有正眼瞧过他这位前辈。

  可现在他才发觉,她的瞳仁特别黑,黑得有点瘆人,眼神非常平静,不卑不亢。

  那感觉……仿佛她已经洞悉了他的想法,他心中对她的评判。

  然而一转眼,她又微垂着头,还是那副恹恹的样子。

  赵寒轻咳一声:“季队这几天请假不在,等他回来后,会确定你们俩的见习老师。”

  姚檬眼睛一亮:“是整个西南地区,破案率最高的季白前辈?”

  赵寒笑着点头。

  “他会是我们的老师吗?”许诩忽然插嘴,她连声音都是弱弱的、细细的。

  赵寒:“这个要季队回来定。”

  年轻女警们私下有个说法——季白看起来温文尔雅,可相处久了才知道,他人长得有多帅,心肠就有多硬,无论是对罪犯,还是对心仪他的女性。

  所以,尽管局长口头交代过,要让这两位高才生跟着刑警队副大队长季白和另一位资深警察实习,但赵寒了解季白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有耐心带见习生,还是柔弱的女见习生。

  “我是你们的实习联络人,有任何事都可以找我。”赵寒说,“这是一份《实习须知》。”

  两人接过,都看得很专心,眉宇间的书卷气倒是同样的明显。赵寒等了一会儿,见她们没有疑问,就好奇地问:“聊句题外话,你们是学这个的,觉得心理分析在破案中用处大吗?”

  他话音刚落,姚檬就答了:“我觉得有用啊。不过我们只掌握些理论,实际运用还差得远呢。所以今后还要多多请教赵警官你,到时候可别嫌麻烦哦。”

  赵寒顿时笑了:“别客气,咱们互相学习。”

  他又看向许诩,可她只淡淡点头:“我同意。”然后就闭嘴了,好像不愿多讲一句废话。

  赵寒有些无奈,暗想这姑娘还真不会来事儿,今后工作中只怕会碰壁。

  一旁的姚檬还是微笑着,像是已经习惯了许诩的冷漠,只是望向赵寒的目光中透出些无奈的歉意。

  不过赵寒也没太在意,半开玩笑说:“你们分析分析我,看说得准不准。”

  普通人总是把心理分析看成跟算命一样玄乎的东西,这位性格略为鸡婆的年轻警官,也不能例外。

  姚檬眨了眨眼:“赵哥,这是个考题吗?”

  “就当是你们见习期间的第一个考题。”

  队里其他人都开会或者外出了,只有他们三个。午后蜜色的阳光从窗户射进来,办公室里明亮又空旷。

  赵寒被她俩上上下下打量着,不禁有些局促。

  许诩的目光首先回到他脸上,清清冷冷的。赵寒以为她要开口了,谁知她依旧沉默着,只将手搭上了膝盖,仿佛习惯性地、轻轻地一下下敲着。

  小小的个子,却做着大男人的动作。且那手指格外纤细苍白,仿佛随时会断掉,让赵寒有点说不出的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姚檬的视线也回到他脸上,跃跃欲试的样子。

  “谁先说?”他问。

  就在这时,许诩看了姚檬一眼,淡淡的样子。

  姚檬似乎并没注意到,只看着赵寒:“要不我先来吧。”

  赵寒看到这个细节,有点奇怪——大家第一次见面,能从他身上分析出来的东西,肯定有限。先说的人,自然占了优势。

  她们虽然是同系学生,但看起来关系并不亲密。许诩有意让姚檬先说,为什么?

  这时姚檬开口了:“首先,你是个看似随意,实则有条理的人。你的桌面很凌乱,但仔细看,会发现所有文件是按时间顺序排列,再按案件类别排列,还有你给我们的那些文件,也整理得相当清楚。

  “其次,你很好相处,并且很能为对方着想。这一点不光从你的言行举止看出来,我还注意到,你给我们的这份《实习须知》,不是官方文件,而是你专门为我们撰写准备的。因为里面用到很多口语,而且特意标明了女生宿舍、饭店,甚至还有购物商场……”

  她说到这里,赵寒已经笑了,愉悦明朗的笑。

  姚檬仿佛受到了鼓励,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再次,你有个女朋友,因为你戴了条很漂亮的项链。刚才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你无意识地摸过几次,并且表情变得明显柔和。

  “然后,你很好学,虽然你让我们分析你是出于兴趣,但当我开始讲的时候,你听得很专注,眼球转速也明显加快,说明你在思考。最后……”

  姚檬从桌上拿起一个相框,笑容灿烂:“你很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并且敬业度很高——喏,这几张警队团队活动的合影,整齐地放在桌上最醒目的位置。暂时只能分析这么多。说得不对的地方,你别见怪啊。”

  赵寒笑了:“我没你说得那么好。但是你分析得很精彩。”

  姚檬的笑容更甜了,端起茶喝了一口,两人同时看向一直沉默的许诩。

  许诩还是一副老僧入定模样,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手指停止了敲膝盖,平平稳稳地放了下来。

  赵寒莫名地随着她这个动作松了口气,但他很好奇,现在姚檬说得又全面又准确,许诩还能说出些什么?难道又来一句,我同意她的观点?

  他很疑惑,这姑娘到底是不爱表现,还是肚子里其实没货?

  像是要印证赵寒心中所想,许诩开口了:“我同意她的观点。”

  赵寒顿时感觉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谁知这时许诩继续说:“我再补充几点。”

  赵寒还没回过神,就望见那双冷冰冰、黑漆漆的眼睛,抬起看着自己。

  只是,她似乎有点不太习惯跟人长时间对视,很快又垂下眼皮,避开赵寒的直视。不过她的语气很沉静,听起来倒是有种与众不同的低柔,颇为悦耳。

  “你的确有女朋友,但是确立关系不超过三个月。今天是她的生日,你送她的礼物,就放在右边第一个抽屉里。你的左臂近期受过伤。你有个姐姐,并且很漂亮……”

  听到这里,赵寒已经笑不出来了,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难道她调查过?

  这时,许诩却伸出手,手指滑过桌面最左侧的一个相框,停在旁边的打火机上,低头凝视了一会儿,似乎有了一丝笑意:“放在你桌上最醒目位置的,不是相框,而是这个限量版Zippo打火机。你跟季队的私交不错,你非常尊敬他。这个打火机是他送你的,也许是在你的生日,也许是在你的某次晋升。后来,你找了个机会,回赠给他一双价值不菲的球鞋。”

  说完这些,她抬眼看着赵寒:“赵警官,心理分析研究的是可能性。这些是我认为可能性最大的一些结论。”

  她的语气依旧平淡冷静,但望向赵寒的目光,还是流露出隐隐的期待和急切。仿佛在期盼赵寒揭晓答案的此刻,终于还是透出了几分学生的青涩。

  赵寒瞪大眼:“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姚檬一直端着茶杯,这才轻轻放下,笑着说:“赵哥,许诩很棒的。”

  这时,许诩却露出了浅浅的笑。原本过于冷静的眼睛里,仿佛忽然生出些湛湛的波光。苍白的脸颊,也染上一抹晕红。

  而赵寒望着她今天第一个笑容,脑海里忽然闪过个念头——难怪她刚才让姚檬先说。因为她很清楚,自己若先开口了,姚檬才会无话可说。

  下班铃响的时候,赵寒独自坐在会议室里发呆。

  若说姚檬的那些推断有据可依,许诩的结论就完全是天马行空了。可她偏偏都说对了,只除了一样,他没有亲姐姐,只有个堂姐。堂姐确实漂亮,而且跟他关系很亲近,跟亲姐姐差不多了。

  后来,许诩详细解释了分析过程,赵寒的心情又有点无法形容——因为她的推断过程竟然如此简单。

  平复了一下心情,赵寒拨通了季白的手机:“头儿。”

  季白是北京人,这次是回家探亲。约莫是在外头,电话那头有很多人声。过了一会儿,季白含笑的声音才传来:“说。”

  “队里分来两个见习生,我今天见了,都特别优秀。我已经把简历发给你了。对了,局长说,让你带一个。”

  季白声音里的笑意更深了,可他的回答却凉薄得让赵寒郁闷:“我很闲吗?没兴趣。”

  此时,季白正跟一帮朋友小聚。

  浓浓的暮色从雕花窗棂透进来,北京城苍茫而灯火辉煌。房间里每个人皆是衣冠楚楚,谈笑风生,像一幅昂贵又空洞的画。季白把手里的牌递给身旁人,叼着根烟,拿起手机推门出去。

  他在走道里一处沙发坐下。脚下是柔软的羊毛毯,眼前是一排青翠的室内绿植,环绕着流水淙淙的白玉假山。这时有会所服务人员迎过来,细声细语问是否需要服务。见他摇头,立刻无声地走开。

  掸了掸烟灰,那头的赵寒还在憨憨地汇报:“局长说了,你必须带一个见习生,记入你的年终考核……”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