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双生花开(3)

2014-03-21 09:25 作者:丁墨

这是她一天最放松的时候,有时候会走神;有时候来兴致了,会观察周围的人,分析他们的行为,想象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人——完全随心所欲。

  许隽看着妹妹眼中闪动的光芒,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然后趁着她高兴,换了他更关心的话题:“明年正式毕业,工作也稳定了。警局单身男孩多不多?什么时候找男朋友?”

  许诩怪异地看许隽一眼:“这跟你有关系吗?”

  许隽气结,他知道妹妹不是跟自己斗嘴,她是真觉得跟自己没关系。所以他才更郁闷,伸手就把她一头利落的短发,揉得乱七八糟。许诩自知躲不过,索性单手托着下巴,随他蹂躏。等他恨恨收手,她才默默转头瞥他一眼。

  她头顶鸡窝般的乱发,神色却淡定,只是漆黑的眼睛里,有浅浅的笑意。

  许隽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又软软的:“二十四岁,年纪是不大。但是一次感情经历都没有,对异性似乎也没兴趣……你让家里两个男人怎么放心?”

  许诩沉默下来,忽然坐直了,答道:“对不起,我并不是没兴趣。以后我会抓紧时间。”

  许隽五岁、许诩两岁的时候,母亲就病故了。

  母亲曾经是商场中人,留下个半大不小的会计师事务所,后来交给舅舅打理。许隽大学毕业后就接手过来,现在已经发展成霖市业内翘楚;父亲是大学教授,妻子去世后,一手将儿女带大,没有续弦。

  许隽性格沉稳练达,更像是父母性格的综合体,短短几年就在霖市混得风生水起。不过他换女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快,花花公子的性格也不知像谁。

  许诩则更像当年严肃而雷厉风行的母亲。不过长到这么大,周围人都觉得她是很优秀,但未免太不懂人情世故,典型的高智商低情商。

  但许隽却觉得,妹妹不是不懂,不是低情商,她只是不在意。

  “男朋友不要警察。”许诩说。

  “为什么?”

  “不合适。我的工作有一定危险性,作息也不稳定。另一半相对稳定些,家庭结构才能平衡互补。”

  许隽也不想妹妹找警察,事实上,他根本不放心妹妹自己出去找男朋友,虽然她是心理专家。

  “这样,我介绍人给你认识。”他说。

  许诩沉思片刻,也觉得有哥哥把关比较靠谱,答道:“好。我要做技术的,科研、IT、建筑、化工制造……都可以。”

  许隽乐了:“为什么?”

  许诩:“技术型男人,驾驭难度相对较低。”

  许隽大笑。

  其实许隽有一点讲错了,许诩的感情经历并非一片空白。她也曾怦然情动,只是无疾而终。

  大三的时候,许诩已经开始给教授打下手,时常参与案情分析,偶尔批改低年级的作业。

  她一开始注意到的,是那个男孩的字迹。

  教授习惯保守,拒绝电子版。在一堆急躁平庸的蓝黑墨迹中,他的字就像西山明月,清俊内敛,苍劲暗流。

  再后来便见到了人,白衬衣黑裤子,戴细黑框眼镜,高大又清秀。叫她“师姐”的时候,会露出腼腆的笑。

  许诩从未想过要老牛吃嫩草,但真遇到了,她也明白,好男人就是稀缺资源,手快有手慢无。

  她还专门购买了一批书籍,研究爱情和两性关系,贯穿古今中外,囊括生理心理。最后熬夜制订了翔实的追求计划,预备步步为营。

  后来,她就尝到了人生第一个完败。

  原来男孩也深知自己的魅力和优秀,早已是情场老手。许诩只稍作了解,便得知他一学期换三个女友,皆隔壁艺术学院、师范学院长腿长发美女,学姐学妹都有。

  出师未捷身先死,许诩默然转身。唯一过激的反应,就是连夜将那批书捐了出去。再在校园遇见时,只淡淡点头,退避三舍。

  也许,也有人喜欢过她。大她两岁的研究生师兄,清秀又正直的男人,学业亦十分优秀,比许诩还内向。毕业前的某一天,他忽然从背后,将手放在她肩上,低声说:“对我而言,你是不同的。”

  彼时许诩正在与美国方面讨论一项关键数据,他发抖的声音入了她的耳,却没进入高速运作的大脑。

  数日后,师兄去了北方某城市就职,她的工作也告一段落。某日望着师兄留赠给她的一堆书,却猛然反应过来——师兄那天莫非在告白?

  回首往事,许诩很清楚,自己天生不擅长男女关系,也明白今后要更积极。

  不过,既然寻找对象的任务交给了许隽,她自然而然又把这档事置之脑后。

  刑警队队长由副局长刘志勋兼任,他的办公室在顶楼,所以刑警队只有季白有独立办公室,其他人都在一间大屋里。许诩和姚檬就面对面,坐在靠近门口新添的两张桌子上。

  见习第二天,风平浪静,也没见有什么案子。许诩刚打开电脑,就收到季白的邮件,问她今天何时提交第一项作业报告。

  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一天时间完成报告,相当严苛。许诩其实挺享受这种紧张感,估计了一下工作量,告诉他晚上11点。然后季白就回复了一个字“好”。

  两人似乎都把加班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许诩开始埋头苦干,坐对面的姚檬除了翻看资料,无事可做。熬了一会儿,她起身走到赵寒桌旁:“赵哥,安排点事给我做呗。”

  “这都是我分内的工作,怎么能安排给你。”赵寒笑着说,“你看看资料吧。”

  姚檬:“你在忙什么案子?”

  “下面分局报上来的几起案件。”赵寒随意翻了翻手里的资料,“有城南一户居民家中发生入室抢劫案,有市民在瑞英公园被遗留在长凳上的刀片割伤,还有汽车工厂的意外伤人案……我去开会了。”说完起身走进了会议室。

  姚檬对许诩笑笑,回座位继续看资料。

  到了下午,许诩已经连续工作数个小时,略感疲惫。她起身为自己倒一杯咖啡,才发觉大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会议室的门倒是紧闭着,想来是在开会。

  因为还没参与正式案件,所以这种会议她和姚檬并不参加。许诩起身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踱了一会儿,瞥见季白的办公室门开着,隐约可见一个苗条的人影在里面忙碌着。

  这间办公室布置得非常简洁整齐,方方正正的书柜,方方正正的书桌,还有端正的实木长椅……一眼望去,屋内的一切仿佛都是由笔直的线条组成,只有黑白灰三色,干净利落。但仔细一看,又会发现许多不和谐的小细节,书柜最里侧某一层,放着个黑色精致的法拉利车模;一件深灰色大衣,懒懒散散地搭在椅背上;墙上挂着一幅抽象画,线条夸张、色彩却黯淡,似人似鬼似山似虚无……

  “看来季队是一个极为遵守规则,但是又很有个性的人。”姚檬从桌前直起腰,手上还拿着块湿抹布,笑盈盈望着许诩。

  许诩点头,她的判断也一样。

  姚檬叹了口气:“同学都羡慕我们两个,能来市刑警队。但也不知道季队带不带人,赵哥说季队以前很少带人。”

  许诩明白了,季白联系自己的事,还没跟其他人说。

  以前两人在学校的交往不多,但姚檬非常外向主动,也算是同学里少数几个能跟许诩说得上几句话的。许诩对姚檬没什么好坏感觉,只觉得她是个能力很全面的女孩。

  许诩看得出来,姚檬很想跟季白,这很正常,自己也一样。于是她坦率地说:“季队昨天给我打电话,布置了任务。我想应该是他带我。”

  姚檬一怔,并不掩饰眼中快速闪过的失望。但很快露出无奈的笑意:“好吧,我就知道争不过你。唉!”

  她如此直率,倒让许诩微微一笑。姚檬也笑,把抹布递给许诩:“亏我还想好好表现争取一把呢!谁的师父谁伺候,我不擦了!”

  许诩点头接过,仔仔细细擦了起来。姚檬望着她微微佝偻的背影,笑着说:“许诩,咱们一起努力。虽然跟不同的师父,以后多交流。”

  “好。”许诩认真朝她点头。

  这天下班时,许诩还杵在电脑前,不动如山。姚檬没有像昨天那样热络地跟同事一起加班订餐,而是按时搭乘地铁,返回了家中。

  她的父母是皮革厂退休职工,家住在城南老旧的工厂宿舍里。到家之后,姚檬没胃口吃饭,不顾父母的劝告,直接回房间锁上门。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她还是拿出了手机,拨通那个记得滚瓜烂熟的号码。

  “您好,季队。”她有点紧张,努力维持甜美的声线,“我是见习生姚檬。很抱歉打扰您,今天我搜集资料时,有个疑难问题,听赵警官说过,您对这一块比较熟,能否请教一下?”

  让她欣喜的是,季白的态度非常和蔼,听她讲完问题,耐心地做了解释,还称赞她很好学。这态度鼓励了姚檬,她大着胆子开口了:“季队,我知道您很少带见习生。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跟您学习,不知道您能否给我这个机会?”

  电话那头的季白笑了笑:“哪里的话。不过见习生的事,队里已经定了。由吴警官带你,他的经验非常丰富,我刚入警队时,很多东西都是跟他学的。”

  姚檬:“那太好了。”

  “还有事吗?”

  “没有了,谢谢您。”

  挂了电话,姚檬坐在床头,看着窗外的夜景。暮色笼罩下的工厂宿舍,老旧得仿如荒芜的废墟。她心里有点难过,感觉眼泪就要溢出来。

  过了一会儿,她又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季队,谢谢您的指导。我会跟着吴警官,好好努力,不辜负队里领导的期望。ps:以后如果遇到问题,也可以把您当成老师,请教您吗?

  结果等了很久,季白也没回复。直到她下楼草草吃了饭,又洗了碗拖了地,手机才嘀嘀响了。拿起一看,季白说:

  见习导师对于你们的成长来说,只是很小的因素,关键看工作成绩。我的徒弟,跟其他人的徒弟,没有差别。努力。

  许诩在警局吃了晚饭,就回到家里。她现在住在一个叫“御庭苑”的小区,是今年年初许隽给她买的一套房子。小区位于金融商业区,素来精英聚集、治安良好,离许隽上班的地方近。

  估摸着时间还早,她换了衣服,搭条毛巾、戴上耳机就出了门。小区附近有个新建的公园,环境十分好。她预备跑几个圈,回家继续加班。

  夕阳掩映,公园里绿意清新,许诩沿着小径慢吞吞地跑。零零散散有锻炼的人,包括老年、中年、青年、幼童……从她身边轻松超过。许诩的耳机声音开得大,心安理得地保持均匀速度,眼睛呈漫射状望着周围的景致。

  这是她一天最放松的时候,有时候会走神;有时候来兴致了,会观察周围的人,分析他们的行为,想象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人——完全随心所欲。

  第一圈。

  右侧平缓的山坡草地上,坐着一对父子,小孩正笑着指着她说什么,父亲也在笑。许诩的目光漠然掠过小孩,却大概猜到小孩是在嘲笑她跑步速度,略略有点汗颜。

  亭子里坐着一位白发老人,拿着个收音机,半眯着眼。

  梧桐树下,站着一对男女,笑着交谈。女的三十余岁,男的大约二十几岁,亲近但不亲昵,应该是姐弟。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