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名师高徒(1)

2014-03-21 09:25 作者:丁墨

一开始许诩被扰得焦躁,看他的眼光就像要杀人;也破天荒地一句话讲N遍,让他立刻消失,但叶梓骁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我要跟你吃饭”。

  第二章 名师高徒

  这个周末,霖市艳阳高照,暖烘烘的春风,像是急不可待地要把城市每一寸轮廓都温热。

  可市刑警队的人,无暇享受这美丽的春色。因为叶梓夕案发生后的三天里,又发生了两起刀片伤人事件。四起案件并案调查,由市刑警队牵头。

  其实除了叶梓夕,其他人只受了皮肉伤,有一个人只是手被划了一道小口子,本人甚至没想到报案。如果不是警察打电话到各个公园,都不会知道这一起。这一系列案件后果可以说比较轻微,也没造成公众恐慌。

  但警局依然非常重视,局长特别要求加派警力,在各个公园进行蹲点、搜捕。

  然而两天过去了,一无所获。因为罪犯不仅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且暂停作案了。

  周日下午,许诩坐在刑警队的会议室里,对着满白板的照片,蹙眉沉思。

  季白因为在休假,局长指示他不必插手这桩案件。其他人都去追查了,姚檬也跟着师父吴警官外出了。许诩向队里提出,尝试对罪犯进行画像,所以她一直单独在工作。

  许诩手里玩着根笔,盯着白板上的照片和地图,嘴里念念有词。

  瑞英公园、芳庭公园、朝阳公园、裕民公园……都在她住的那一区,是政府专门为CBD新区规划的公园,而且是由多家金融集团自发出资的,其中芳庭公园修建得美轮美奂,更被誉为CBD的标志。

  作案者用的裁纸刀很普通,网购只需十块钱一大包,刀片多次组合成“五角星”形状。

  两次把刀埋在草地里,涂的绿漆也很普通。不过鉴证科同事发现,漆里还有其他微量成分,一次混入了水,经鉴定就是取自本市江中;还有一次检验出的很奇怪含多种成分,最后鉴定,居然是麻辣烫汤汁。最后追查出来,是市面上常见的一种底料配方,本市麻辣烫盛行,日销量很大,根本无迹可寻。

  四起案件的发生时间,也没有规律,有工作日,有休息日;有上午、下午、傍晚。

  许诩正想得出神,忽然听到身后一道温婉的声音:“许警官?”

  是叶梓夕。

  临近傍晚,日光将空旷的办公室涂成浅浅的蜜色。叶梓夕穿一套白色套裙,娉娉婷婷站在许诩面前,脸上的笑容浅淡而亲和。

  其实上次,许诩并没有认真注意她的样子,只记得是个挺瘦但是挺沉稳的女人。当时血喷得满地都是,也没乱了分寸,很配合她的急救。

  现在面对面,许诩对她的容貌有了概念。

  体态清瘦、眉眼细致。但因为目光极为清亮锐利,就显出一种冷冽的气质。

  许诩点点头,等她说话。

  她微微一笑,握住了许诩的手:“许诩,我来是想当面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谢谢!”她说得很慢,因为慢,所以显得动情。

  许诩也笑了,但是不太习惯跟人肢体接触,将手抽回来:“不用谢。你的伤口好了?”

  叶梓夕点头,给她看了手腕上的伤痕。

  “今晚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叶梓夕柔声说。

  许诩:“抱歉,没时间。谢谢,我心领了。”

  叶梓夕看着满墙的照片,也知道她脱不开身,有些遗憾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那等忙完了这一段,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请你吃饭。”

  她的亲昵动作,让许诩再次不适应,微微用力挣开。叶梓夕凝视她片刻,笑了:“那我不打扰了,加油。”

  许诩将她送到门口,又回到白板前沉思。过了一会儿,却收到一条叶梓夕发来的短信:“有人跟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没给。想要见我的救命恩人,得让他费点周折,对不对?”

  许诩瞥了一眼,把手机一丢,继续想案子。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到了饭点,却有人送外卖到刑警队,收货人是许诩。点的是广州酒楼的精致饭食。许诩以为是哥哥体贴自己,没太在意。

  结果这晚跟许隽打电话时,他却说自己一下午在开会,哪有时间管她。

  许诩明白了:“是叶梓夕。”

  许隽似乎很惊讶:“哪个叶梓夕?”

  “那个叶梓夕。”

  “啧啧啧……她为什么送外卖给你?”

  许诩这才把前几天救叶梓夕的事说了,许隽倒吸一口凉气:“没事吧,你?”

  许诩:“我当然没事。”

  “那叶梓夕呢?”

  “当时的确挺严重,现在好了。”

  许隽这才放心,又打趣说妹妹收到的第一个爱心便当,居然是女人送的。又说听闻叶梓夕是出了名的知性美女,问许诩感觉如何。许诩皱眉说自己忙得很,挂了电话。

  谁知接下来两天,叶梓夕竟然天天订了精致午餐、晚餐,给许诩送来。外带一大盒新鲜水果,足够全刑警队的人吃。

  这下连局长都惊动了,午后还专程踱到刑警队,吃了几个山竹。

  许诩不喜欢出风头,打电话给叶梓夕。可叶梓夕温柔却强势地说,看许诩工作太辛苦,聊表心意。而且已经订了一个月的饭和水果,不能退订。

  许诩一心想着案子,索性随她去了。

  可是案子还没有突破性进展。

  除了对已有的几处公园巡逻,队里打算开始逐个排查城市无业游民以及有犯罪记录的高危人群。

  许诩也决定,再去犯罪现场看一看。

  工作日的下午,公园里人很少,只有几个老人在下象棋。许诩走到当日叶梓夕受伤的湖畔草坪,却见一个男人大剌剌地坐在阳光下,正冲她笑。

  是那天陪着叶梓夕的男人,叶梓骁。

  比起上次的休闲西装,他今天穿了套灰白相间的运动服,衬得肤色更白,也更年轻。短短的黑发散落在额头,修长的眼睛里光芒流动,很漂亮,像杂志明星。

  “等了五天,终于等到你了。”他拍了拍身上的草,站起来走到许诩面前,高大的身影瞬间将她笼罩住,“今晚我要跟你吃饭。”

  许诩皱了皱眉,非常怪异地看他一眼:“不吃。请让开。”然后就绕过他,盯着脚下的草地。

  叶梓骁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无视了。

  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外形对于女性来说,挺有魅力。

  因为考虑可能见到这个让他感兴趣的女人,今天出门前,他还特意收拾得齐整些。

  虽然考虑到可能会被拒绝,但她刚才是什么表情?没有羞涩,没有恍惚,没有紧张,没有迟疑。

  完全没有一个女人面对英俊男人的追求时,应有的正常反应。

  叶梓骁不动声色地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今天她穿了件黑色风衣,里面是白衬衣,倒显出些玲珑的曲线。只是个头真的很小,在他脚边蹲下,很小一团。

  这么小一团,居然拒绝了他。

  叶梓骁决定换个方式:“你在忙什么?研究案情吗?”

  许诩看都没看他一眼:“警察办案,请你走开,不要妨碍。”然后就站起来,望着周围的环境出神。

  其实那天,许诩对叶梓骁还是有点印象的。因为他有点磨叽,她实施急救措施时,他在旁边叽叽歪歪了好几句。

  所以在她眼里,目前的状况是,一个啰唆、自恋还有点傲慢的路人甲,突然冒出来,“要”跟她吃饭。

  当然是无视他。

  叶梓骁沉默片刻,转身走了。许诩听到他的脚步声远去,顿觉周围清净了。

  在草地上转了一圈,她感觉差不多了,打算离开去下一个公园。临走时倒想起叶梓骁,又看一眼草坪,果然不在了,很好。

  谁知刚往公园大门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响起可疑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叶梓骁双手插裤兜里,不远不近地跟着,一脸坦然。

  “有事?”许诩耐着性子停步。

  “我要跟你吃饭。”

  “我拒绝。”

  “哦。”

  许诩不再看他,转身往前走了几步,可慢吞吞的脚步声又跟了上来。回头一看,他盯着她在笑,眼神玩味,隐有得意。

  许诩从没遇到过这么死缠烂打的人,也无法理解他的思维模式。直接拒绝无用,她不喜欢废话,于是继续无视,快步出公园,上了地铁。

  车厢里人不多不少,许诩刚找了个角落站好,就看到叶梓骁出现在自己对面。隔着一米的距离,他靠在车厢壁上,好整以暇地抄手盯着她。许诩漠然看着窗外。

  但周围其他人就不像许诩这样淡定了。

  叶梓骁生得本就高大,长手长脚往那里一站,占据了一大片地方。加之他长得太醒目,是那种嚣张的漂亮,仿佛在颜色寡淡的车厢里,唯有他活色生香。周围所有人都不自觉地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几个年轻女孩,也时不时地看他一眼。

  然后,自然很快有人察觉,这个漂亮的年轻男人,一直盯着许诩。于是不少好奇的目光,都转向了许诩。许诩的脸慢慢有点烫了,冷冷瞥一眼叶梓骁,一到站立刻下车。叶梓骁当然紧跟上去,望着匆匆人潮中,她冷漠但是晕红的侧脸,心情忽然变得十分的好。

  这天,叶梓骁一直跟着她。许诩在公园转悠,他就找个长椅坐下,看住她的身影,不离开自己的视线;许诩坐地铁,他必然在大庭广众下脉脉含情望着她;许诩打车,他直接丢给司机一百元,坐在副驾,从后视镜里看着她。

  一开始许诩被扰得焦躁,看他的眼光就像要杀人;也破天荒地一句话讲N遍,让他立刻消失,但叶梓骁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我要跟你吃饭”。

  许诩索性不再理他,专心看犯罪现场。

  抵达第四个公园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公园已经闭园。许诩拿出工作证,让工作人员给自己开门。叶梓骁刚想跟进去,许诩淡淡对工作人员说:“我不认识这个人,不要放闲杂人员进来。”

  工作人员看叶梓骁衣着气度不凡,没有硬拦,礼貌地请他离开。叶梓骁看着许诩一个小小的身影走进漆黑的小径,语气冷了几分:“有点眼力吗?她是我女朋友。”

  工作人员刚一迟疑,许诩冷冰冰的声音已经传来:“如果放他进来,你们两个人都是妨碍公务。”

  结果叶梓骁还是被拦在外头。

  公园很大,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许诩的身影早不见了。工作人员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位警官真是你女朋友?”

  叶梓骁淡淡答:“早晚会是。”

  工作人员笑了,叶梓骁丢给他一包烟,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叶梓骁就在门口找了个长椅坐下。

  等许诩从公园门口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工作人员朝自己挤眉弄眼。循着视线望过去,叶梓骁坐在几步外的长椅上,头靠着椅背,眼睛闭着,一动不动,只有胸膛平稳起伏着。

  水洗般的月色,洒满褐色长椅。这让叶梓骁看起来像一尊沉睡的雕像,线条柔和,轮廓俊美。许诩因为对案子有了些新想法,心情还不错,此刻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倒没有白天那么讨厌了。

  “警官,现在天气凉,这么睡会感冒的,是不是赶紧把他叫醒啊?”工作人员说。

  许诩看他一眼:“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地铁站。

  她的身影刚一走远,叶梓骁就睁开眼站起来,盯着她离开的方向,不吭声。这个女人,还真是半点不心软。她不是警察吗?就算是看到陌生人露宿街头,也该有点怜悯心吧?

  无视工作人员戏谑的眼神,叶梓骁将外套一拢,身子微微一缩,还真是……好冷!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