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双生花开(4)

2014-03-21 09:25 作者:丁墨

季白不紧不慢地继续打击她:“不是问我怎么侦查出埋刀地点吗?很简单,直觉。任何干了十年以上的刑警,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能凭经验推断。

  第二圈。

  那对父子牵着手站起来,应该是打算回家了。小孩看到许诩又笑了,许诩再次漠然地移开目光。

  亭子里的白发老人已经走了。

  那对男女还在原来的位置,已经坐了下来。

  第三圈。

  天色已经有点发暗,公园的人更少了。这附近都是办公区和高档住宅,临近晚上,来公园的人并不多。

  山坡草地上,只剩那对男女,低头在交谈。男人把手搭在她肩上,笑着说了句什么。女人也笑了,身子往后面草地上一靠,姿势优雅轻盈,赏心悦目。

  许诩淡然移开目光。

  就在这时,女人忽然一声尖叫。

  许诩脚步一停,转头望去。只见女人张大嘴,举起了右手,她的手掌一片血肉模糊,手腕上,鲜血正喷涌出来。她身旁的男人,也是脸色骤变。

  许诩摘掉耳机就冲了过去。

  如果没看错,女人的腕动脉被割破了。就在许诩眼皮子底下,突然发生了。

  奔跑的时候,她忽然想起白天赵寒说过的一句话:“有市民在瑞英公园被遗留在长凳上的刀片意外割伤……”

  不是意外?

  女人的脸已经吓白了,慌忙伸手摁住伤口,但鲜血依然汩汩不断。男人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边帮她一起摁住伤口,一边掏出手机拨打120:“芳庭公园,我朋友手腕被割破……”

  “让开。”许诩已经冲到两人身后,“我是警察。”

  男人一怔,松开女人闪到了一旁,但依然狐疑地盯着许诩。

  许诩暗吸一口气,握住女人的手腕,用力而精准地摁住动脉上方。

  血流渐渐缓了些。

  女人的长裙和双手都被鲜血染红了,脸色亦是煞白:“谢谢你……”

  许诩:“最近的急救中心,离这里不到十分钟车程,你不会有任何危险。”

  男人和女人都松了口气,齐声再次说谢谢。许诩点点头,盯着女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虽然虚弱,声音却沉稳:“草地上有东西,我被割伤了。”

  此时天色已经暗淡,路灯还未亮起,草地上暗蒙蒙一片,看不分明。男人用手机照明,凑近草地看了看,语气冷了几分:“上面有刀片。”

  许诩点头:“不要破坏现场,等警察。你来摁住伤口。”

  男人有点意外:“我?那你呢?”

  许诩扫一眼女人依旧在流血的伤口,蹙眉:“摁。”

  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愣,似乎没想到许诩会用这样的语气对男人说话。

  但男人还是伸手,代替她摁住伤口。许诩掏出毛巾折了折,又从地上捡了根木棍,在女人上臂打了个结,再用木棍绞紧,止血带做好了。

  女人吃痛呻吟,男人迟疑:“这是为了止血?”

  许诩懒得跟他废话,问女人:“有笔吗?”

  女人摇头,许诩又看向男人,他也摇头。

  许诩面不改色伸出食指,在女人血淋淋的手臂上,来回蹭了蹭,蘸了不少血。

  男人惊讶:“你干什么?”

  许诩冷冷瞥他一眼,低头在女人上臂写上时间。这样一会儿急救人员来了,就能清楚止血带捆了多久,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看到她写的是时间,男人和女人都不笨,大概猜了出来。女人感激地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男人倒是似乎不在意许诩对他的冷漠,颇有兴趣地盯着许诩。

  “你陪她说话,直到救护车赶到。”许诩对男人说,转身看向那片草地。

  路灯已经亮起,草地上白晃晃一片。许诩凑得极近,才看到草丛中隐藏的凸起。是极为锋利的裁纸刀,下半截埋在泥土里,上半截涂成了绿色,所以很难被发觉。

  而且不止一把,长长短短排列成五角星的形状。

  不是意外,是有人故意将刀埋在这里的。

  许诩看了一会儿,又站起来,看向四周。这一片草地面积不大,他们所坐的,是植被最好、地势最平缓的一片位置。如果换成她,走到这里,也会在那个位置坐下。

  所以,埋刀人打算伤人的目的很明确。

  她回头看着那对男女。他们已经在亭子里坐下,女人靠在男人怀里。男人的嗓音倒是清润柔和,随着夜色轻轻传来。不过他在跟女人说话,眼睛却看着许诩这边。许诩这才注意到,他生得十分高大,穿着精良的黑色休闲西装,容貌白皙漂亮。一双眼虽然透着傲慢,但神色坦荡。

  许诩走过去:“你们谁提议在草地坐下?”

  男人微微色变,女人答:“是我。”她声音虚弱但是条理清晰地补充:“警官,叶梓骁是我堂弟,刚从国外回来,今天来看我。到公园散步,也是我提议的。”

  许诩点点头,没理男人灼灼的目光,继续去草地探查。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来了,公园管理人员也被惊动。许诩协助救护人员将女人送上车。救护人员看她也是满身的血,问:“你没事吧?”

  许诩摇头,正要跟旁边的片警说话,忽然听到一道清亮的声音喊道:“警官,给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是那个叶梓骁。他也跟着上了救护车,坐在女人身旁,两人都远远地望着她。

  许诩淡淡答:“不必。”迟疑了一下,还是露出个浅浅的笑容,抬手朝他们挥了挥,以示鼓励。

  接到季白电话时,许诩正拿着高强度手电,一寸寸排查着公园里的草地。

  夜色已经很深,一排排树影如鬼魅在微风中摇曳。季白的声音,透过夜色传来,懒懒的略带冷意:“现在几点?”

  许诩愣住。

  救护车走后,公园就关闭了。警察开始侦查现场,看是否还有隐藏的裁纸刀。她向警察表明身份,又是目击证人,获准留在现场。

  虽然她跟着教授参与过不少案件分析,但亲身目睹案件发生,还是第一次。来的警察和医护人员,都夸她应急处理得非常好,现场也保持得完整。她内心,也有些莫名的兴奋和紧绷。

  沉浸在这种紧张与兴奋中,她忘了时间,也忘了季白布置的作业。

  “我忘了。”她答道,“这里发生了一起故意伤人案。”

  她简要地说了案情,季白沉默片刻说:“把电话给现场负责人。”

  现场负责的警察三十余岁,接过电话就笑了:“季队,你好你好!对,是这么回事……”

  说了一会儿,警察又把电话给许诩,季白问:“你的手机能够视频通话?”

  许诩略感意外,答:“是。”

  IT产品是她唯一的爱好,手机、电脑、MP4皆市面上最高配置。

  “打开。”

  所有灯光都打开,公园看起来明亮不少。约莫是神探季白要看现场的消息传开了,几个警察都围上来,好奇又怀疑。

  许诩举着手机,也很疑惑:季白想看什么?

  举着手机,在公园里粗略绕了一圈后,季白还没说话,电话里却隐约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季三,过来喝酒啊。”

  “等会儿。”季白笑着答了一声。

  许诩微微皱眉。

  这时,却听季白说:“前面假山、右侧几棵柳树,还有你身后的桥旁。”

  片刻后,大家一阵欢呼——真的从假山和柳树下找到了另外两处刀片。

  之后季白就说,其他的让现场警察自己做。

  负责的警察表情明显放松不少,他主动要求接过手机,笑着说:“季队,实在太感谢了……对,事件发生时,公园人很少,没有造成恐慌。您队里的小许,现场处理得非常好。啊……难怪难怪,原来是您的徒弟啊……名师出高徒啊!”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男人们都望过来,看着许诩的目光,尊敬又惊讶。

  许诩的脸慢慢有点发烫。

  过了一会儿,警察把手机还给她,似乎为了显得亲近,特意换了称谓:“小许,你师父说还要跟你讲话。”

  许诩是个技术控,刚才看季白露了一手后,已是暗暗激动。接过手机,不等他开口,自然而然先问:“你是怎么办到的?”

  之前,现场的警察大致推断了三十多个可能埋刀的位置,她也认为基本合理,大家一起在排查。只是公园面积大,暂时一无所获。可季白居然大略看了一会儿,甚至根本没有细看,就准确地找到了两个。

  谁知季白不答反问:“我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现在几点?”

  “12点30分。”

  “你说几点给我失踪人口分析报告?”

  “11点。”

  季白笑了一声,那声音淡淡的,听在许诩耳里,却是明明白白的讥讽。

  她很意外,也很不舒服——她以为刚刚向季白说了案情,他自己也参与了,肯定理解,她是为了这个案子,耽误了作业。

  而且他似乎也跟警察夸了她,还表明她是他的徒弟。

  谁知聊完案子,他翻脸不认人,继续问她要作业。

  她觉得这位师父有点无法理喻。

  像是察觉了她沉默抵触的情绪,季白问:“委屈了?”

  许诩不作声。

  季白不紧不慢地继续打击她:“不是问我怎么侦查出埋刀地点吗?很简单,直觉。任何干了十年以上的刑警,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能凭经验推断。但是,这案子跟你没完成我布置的任务,有什么关系?你在侦查现场逗留这么久,不仅没起到任何作用,还浪费了我的时间。许诩,明天早上6点前,如果看不到我要的报告,你自己掂量该怎么办。”

  遇到挫折时,许诩的反应跟同龄人是不同的。

  大多数年轻人,具有强烈的实现自我价值的愿望,因此会比较在乎“感受”和“得失”。只有在经过若干年的社会历练后,才能多多少少养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淡定气质。而这种淡定,有的时候是一种麻木。

  可许诩天生更在乎“事情到底应该如何”,而没有特别强烈的愿望“我一定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她从事犯罪心理研究,只是因为喜欢并且擅长。她不太关注其他人乃至自己的感受。这个特点让她比一般人更冷静,但也少了很多人情味。

  所以这个晚上,被季白颇为严厉的训斥后,她的确感觉到短暂的委屈和不适应,但走出公园大门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如常。

  已是子夜,街道幽深,路灯昏黄,了无人迹。许诩看着被拉得狭长的影子,心想季白说得其实没错。从结果来说,她除了救人,在现场的确没起到其他作用,还耽误了作业。所以还是安心回去加班吧。

  另外,她更感兴趣的,是季白说的刑警的“直觉”和“经验”。那也正是她欠缺的东西。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甚至微微喜悦起来。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