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名师高徒(3)

2014-03-21 09:25 作者:丁墨

许诩不答,只推开门,走到丁队长面前。丁队长看到他们去而复返,十分惊讶:“还有事吗,警官?”

  春天的北京,天空时常呈现明显的淡灰色,雾霾像干燥的暗纱笼罩天际。

  季白十分闲适地坐在自家庭院的白色躺椅上,手边一壶清茶,面前是一片幽静的水池。水边的桃树,开了满满一树的花。草地上落着零星花瓣,传来清淡香气。

  他啜了口茶,闭上眼,耳边只有许诩的声音。那声音沉静如水,倒让眼前的夜色显得更静了。

  许诩这边,却是被季白的一句“我给你两分钟”,激起了些许好胜之心。淡淡答一句“好”,暗暗酝酿,进入全神贯注的战斗状态。

  “首先,按照统计数据,过去十年,我国危害公共安全的罪犯,98.9%为男性,96.6%为高中及以下学历,所以基本可以判定罪犯为男性,文化程度不高。”

  “嗯。”季白偏头点了根烟,“继续。”

  “其次,罪犯的目标很明确。如果他要报复的是普通人,霖市面积更大、人流量更高的公园,还有三个。在这些公园犯案,我们追查的难度会更大。但罪犯没有选择这些公园,而是冒更大风险,选择离CBD更近的几个公园犯案。

  “这些公园是政府规划,CBD的一些金融集团捐赠修建的。平时也会有一些普通市民,但游客大多是CBD附近住户,非富即贵。在市民心中,这些公园是CBD的象征。

  “这可以反映两点:一是罪犯对这片区域很熟悉,很可能在这一片区域工作生活;二是他在特定范围内伤害随机对象,要宣泄的感情也很明显,对这个城市高收入人群的报复,甚至说,对CBD的报复。”

  季白无声地笑了,语气却淡淡的:“那为什么不是无业游民?被开除的公司白领?一定是保安?”

  许诩答:“无业游民中,或许有人痛恨整个社会,但不会单单对CBD仇恨,他们没有深入了解的机会。你不会痛恨你几乎不了解甚至遥不可及的东西。而且CBD的无业游民,本来就非常少。

  “被开除的公司白领,更可能报复他供职的公司或者某个人,但不会痛恨这个阶层—因为他本来就属于这个阶层,怎么会痛恨自己?

  “最符合罪犯描述的,是那些对于CBD的繁华和财富,可望而不可即的人,也就是在CBD工作的低收入工作者。

  “一定是近期工作上的某次大的挫折,增强了他的挫败感和对CBD财富的仇视,所以他才开始犯案。

  “而且,对于一个心有不甘的年轻男孩来说,在所有低收入工作中,保安是相对体面的。

  “此外,罪犯的作案时间非常零散,说明他的上班时间也是不规律的。CBD保安的上班时间,就是三班倒。”

  季白问:“所以你推断他周六上午不上班,也是根据作案时间?”

  许诩答:“是。周六下午发生了一起伤人案,因为周末人流量很大,刀片不可能是周五埋下的,只可能是在周六上午或者中午埋下的。”

  季白没说她对,也没说不对,反而蹙眉念到报告上另一行字:“性格较为易怒,少年时应当有过违法违规行为,至少被学校严重处分过;年少时曾经遭遇较大变故,譬如家道中落、父母离异;没有或者只有过很表面的恋爱关系……这些乱七八糟的是什么?”

  “是‘反社会型人格’罪犯的基本特点。”她抬头看着白版上数张刀片的照片,慢慢说道,“至于罪犯没有恋爱关系……因为我有感觉,他虽然具有不错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有点小聪明,但心态并不成熟……裁纸刀组成五角星,浇上江水,甚至浇上麻辣烫汤汁,更像是郁郁不得志的少年的报复,不高明,也比较冲动。”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季白先开口:“说完了吗?”

  “说完了。”许诩看一眼表,补充,“1分58秒。”

  尽管她的语气很淡定,略显倨傲,呼吸却明显加重了。

  紧张了?季白微合着眼,吸了口烟。

  这几天,两人通过几个电话,许诩给他的印象,就是个优秀的女书呆子,一个值得雕琢的徒弟和下属。如此而已。

  但是此刻,伴随着耳畔清晰得像线一样的呼吸声,她的形象,忽然变得鲜活起来:短短的头发,小小的脸,肤色苍白,表情严肃。她毫无疑问是聪明、孤傲而倔强的,但也有年轻女孩未褪的稚嫩。

  是的,对于经常直面腐朽人性和淋漓鲜血的刑警职业来说,这个女孩,太有才华,但也太稚嫩了。

  于是季白毫不犹豫地开始正式打击她:“许诩,你是不是习惯这样天马行空,凭所谓的‘感觉’去猜测办案?”

  许诩当即就皱了眉,硬邦邦地答:“如果你把行为分析理解为‘猜测’,那我无话可说。”

  季白嗤笑:“你还不服气?”

  “抱歉,我不服气。”

  “那为什么没抓到嫌疑犯?”季白冷声问。

  许诩答不出来。

  两人都没说话,只有电话里,对方隐约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许诩淡淡问:“还有事吗?没有我挂了。”

  季白:“你急什么?”

  许诩心头,陡然升起极罕有的焦躁感。

  却听他说:“为什么找不到嫌疑犯?很简单。假设你的结论是对的,自然是侦查过程出了问题——发生了某种无法预知的偏差,让罪犯躲过了我们的搜捕。”

  许诩一怔,听他继续说道:“听好:明天让赵寒带着你再查一遍。你自己去看、去查、去见每一个人,必须亲力亲为,而不是躲在办公室里分析。罪犯肯定就在你们已经见过的人里。既然你这么了解他,就算没有证据,当他站到你面前,你也得把他给我认出来。我明天下午回霖市。后天一早,我要听到你新的汇报。”

  许诩很难得地愣住了。

  直到现在,她才确认,季白竟然是支持她的。

  他说出“就算没有证据,当他站到你面前,你也能认出来”这样的话,也让她颇觉意外。

  因为类似的话,许诩的导师、全国知名犯罪心理学教授崔亦华私下里也对她说过:“一个真正优秀的犯罪心理画像人员,即使还没找到直接证据,也能将嫌疑犯看穿。”但这种话,教授绝不会公开去说,因为会显得太绝对、太主观,近乎理想状态,甚至连教授,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做到。

  而季白作为一个非犯罪心理专业毕业的警察,在听了她的汇报后,就能说出同样的话,只能说明他的洞察力和理解力惊人——他是真的理解了,她到底在做什么。

  对于许诩这样一个喜欢分析思考的人,思想上的共鸣,是比实质嘉奖更能刺激她的东西。所以尽管之前季白咄咄逼人,但她一向粗神经,也不会太在意。反倒是他此刻对犯罪心理学的深刻理解,以及他极为大胆的信任,让她隐隐兴奋,又夹杂着感动。

  “谢谢。”她顿了顿,“我……”

  季白听得出她声音里的动容,以为她要说点什么感谢他的赏识之类的话,谁知她默了片刻,只又郑重而单调地重复了两个字:“谢谢。”

  还真是不善言辞……季白无声失笑:“行了。挂了,早点睡。”

  第二天一早,许诩到了警局,就叫上赵寒准备开工。这时两人收到季白的一条短信,让他们从CBD公园的工作人员开始排查,因为公园的工作性质与保安类似,也是三班倒。

  许诩对这条指令是不认同的:公园保安与CBD写字楼保安,工作环境有很大差别。他们不会频繁受到眼前贫富差距的刺激。

  赵寒也说,一开始就排查过案发公园的保安,没有找到嫌疑人。

  但是季白坚持。他只说了一条:“罪犯犯案四次,一次也没有被探头拍到。”

  言下之意,罪犯应该很熟悉公园的安保系统。而四个公园,都是统一规划修建的。

  于是许诩的行为分析,与季白的逻辑推理产生了矛盾。结果自然要按照季大队长的意见先来。

  虽然许诩不同意季白的想法,但执行命令却是一丝不苟。到这天傍晚的时候,许诩跟赵寒已经见完了三个案发公园的全部保安,依然没有找到嫌疑人。

  最后,他们到了第一起案发的瑞英公园,这里离CBD是最远的,所以也是最后排查的。

  日落时分,许诩和赵寒坐在保安队长的办公室里。办公室在一排平房里,四十多个监控电视,安装在一面墙上。

  保安队长姓丁,中等个头,四十余岁,面相和善,言谈间也很成熟老练,他非常配合地拿来了所有员工履历。

  结果依然是没有。

  公园一共三十名保安,上周六上午不当值的一共有十八人,其中又有八人满足年龄和学历要求。但这些人里,近期没有受过严重处分的。

  许诩提出要见所有人,丁队长却为了难:“这会儿只有值班的在,其他人指不定去哪儿玩了。您看能不能明天一早?我通知所有人过来。”

  许诩和赵寒走出队长办公室,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星光像碎玉,静谧地点缀着夜空。两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颇有些疲惫。

  “明天开始排查CBD保安吧。”赵寒说,“季队今天下午的飞机,明天应该来上班了。”

  许诩却没说话。她一直在脑子里想季白昨晚的话。

  他说:“发生了某种无法预知的偏差,让罪犯躲过了我们的搜捕。”

  如果罪犯真的用某种方式隐瞒了真实信息,她原来制定的筛选条件,岂不是都不可靠了?

  季白还说:就算没有任何证据,当他站到你面前,你也得把他给我认出来。

  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标准。只有那个人的样子……

  许诩霍地站起来,又冲向丁队长的办公室。赵寒跟在后头:“许诩,你去干什么?”

  许诩不答,只推开门,走到丁队长面前。丁队长看到他们去而复返,十分惊讶:“还有事吗,警官?”

  许诩点头,沉吟片刻,开口:“我们要找的人,个头不高、体形偏瘦、中上相貌。他很注重衣着外貌,会花不少钱购买衣物,但是他的打扮,总会让人觉得莫名地不舒服;他很喜欢表现,但是他说的话,总让人觉得不切实际;他不太合群,没有一个同事跟他关系亲近;他脾气不好,会突然发怒,接受不了批评,他不能很好地理解别人的话,跟他讲话总是有种‘他听不进去’的感觉;他会向同事炫耀,自己的家庭环境曾经很好……”

  丁队长一开始听得愣愣的,听到后头,脸色却慢慢变了。

  许诩看着他的表情,心头涌起喜悦,面色却更加沉肃:“是谁?”

  赵寒虽然不太明白,但看到两人的表情,也反应过来,拿起桌上的简历翻看。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