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四章 奔跑“蜗牛”(1)

2014-03-21 09:23 作者:丁墨

等到季白下一次超过她的时候,她下意识也学姚檬的样子,尝试加速。谁知步伐刚一快,季白就转头看她一眼,目光有点鄙夷:“你体力强了?”

  第四章 奔跑“蜗牛”

  在许诩看来,叶梓骁的事已经解决了,她并不知道他居然还打算卷土重来。而这个周末虽然要早起,但两个白天都能在家休息,她倒是恢复不少。

  到了周日下午,她还专门给自己熬了一小锅粥补身。只是一人独居,吃得大饱,还剩下小半锅。她不喜欢浪费粮食,打算明天带去警局当早餐。但这样还是吃不完,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季白,给他发短信:“我熬了粥,有多,明天早上你要不要?”

  季白回得很快:“什么内容?”

  “生滚鱼片。”

  季白回:“好。”

  之后一周风平浪静,许诩也慢慢适应了魔鬼训练。两人虽然每天一起锻炼,但话并不多,基本各跑各的。偶尔许诩带早饭来,也学乖了,给季白也准备一份。

  两人平时交流也仅限工作。杨宇案已经完全结束,最近没有案子。

  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警局并未对社会公开这起案件。所以大多数霖市的人,都不知道。极少数听说了公园刀片的,也以为是青少年恶作剧,案件本身在霖市没造成什么社会影响。

  不过季队抓许诩体能训练的事,队里的人倒是都知道了。这天吃午饭的时候,大家居然当着季白的面就安慰许诩,说虽然过程残酷,但是结果会很美好。季队上一次亲自抓下属体能,还是三年前,一个相对单薄的男生,一开始就是每天三十个圈。现在人家是东区分局的顶梁柱,能跑又能打,八块腹肌的硬汉。

  许诩点头表示受教。

  也就是这个时候,姚檬才知道,季白在每天亲自训练许诩。

  她没有像平时那样,也凑上去逗笑,而是看着淡笑的季白和微微脸红的许诩,沉默了一小会儿。

  她的感觉不太舒服。那感觉中夹杂着对季白的一点好感、一点不甘,还有一点无力。一种被人远远抛在后头,却无法改变的落寞感。

  其实从季白回来那天起,她心中的这种感觉,就开始发芽。

  她清楚地记得,那天他穿一身黑色风衣,高大挺拔,真人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英俊。当时她就想,他实在是优秀,无论外表和才能。

  如果要说一个奋斗目标的话,那么现在姚檬确定,她希望成为季白那样的人。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类人,具有同样出色的外表,同样靠实力说话,同样成熟老练。

  可就是这么一个让她仰望的人,在警队位高权重的人,收了许诩做徒弟。而她却是跟着即将退休的吴警官。她在警局的出身,又比许诩矮了一截。

  而现在,季白还每天带许诩晨练,朝夕相处。她甚至有直觉,这两个人之间,还会发生什么。

  那是她不想看到的,害怕看到的。

  因为家不在霖市,每天下班后,季白几乎都是最后一个走。

  这天许诩也留得很晚,因为要完成季白布置的工作。姚檬也待着没走,说不清一种什么心态。她知道这样有点盲目有点不理智,但是白天听说季白亲自带许诩的事,现在看着季白办公室里的灯光,她就不想走。

  终于到了九点多,季白关灯走了出来。姚檬听到脚步声,没看他的方向,而是关了电脑站起来,低头整理自己的包。

  季白先是扫一眼依旧埋头打字的许诩,然后看向姚檬:“怎么还没走?”

  姚檬冲他笑笑:“就走了。刚才有点工作没做完。”

  季白走到许诩身旁,停步:“还不走?明天起得来?”

  许诩这才惊觉,抬头看一眼钟,“哦”了一声,开始收拾东西。

  三人一起走到楼下,许诩和季白都要去地库取车,姚檬拢了拢围巾,搓搓手:“那我先走啦。”说完转身,心里有点失望,又有点自嘲,感觉自己在做一场蹩脚的表演。尽管蹩脚,他却看不到。

  “等等。”就在这时,季白低沉的嗓音响起,姚檬的心陡然提起来,转身看着他。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现在已经没有公交了,你怎么回去?”季白说。

  姚檬不好意思地揉揉头:“忘了时间……我看能不能搭夜班车。”她看向季白,但对上他幽深的双眼,又把视线低下来,怕他看到自己眼中过于明显的期望。

  季白看着她低头局促的样子,笑了笑,淡淡移开目光:“让许诩送你回家。你们顺路。”

  许诩一怔,姚檬一愣。

  许诩看向姚檬:“我们顺路?”

  姚檬顿了一下,报出自己地址。

  许诩想了想,还真是顺路:“那走吧。以后加班,我们也可以一起走。”

  季白把车开进夜色里,往北去了。

  许诩载着姚檬一路往东南。姚檬揉了揉自己的脸,笑着说:“原来季队连我们住在哪里都知道。”

  许诩:“嗯。”

  “季队是不是很严厉?”

  “当然。”

  姚檬笑:“可是他平时很温和啊。跟他训练有趣吗?”

  许诩有点奇怪这个问题:“有趣?”摇头,“不知道。我们不怎么说话。”

  姚檬一怔,微笑说:“其实我也打算去锻炼,回头跟你们一起吧。”

  许诩面无表情地转头盯着她。

  姚檬心一紧,却听她说:“你确定要每天四点半起床,跑十个圈,周六日无休?慎重。”

  姚檬陡然失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然后说:“许诩,你有的时候真的可爱得让人想捏你。”顿了顿说,“算了,我家住得太远。周末要是起得来就来,起不来你就继续一个人受苦吧。”

  第二天一上班,许诩就有一种被雷砸中的感觉。

  因为只上个洗手间的工夫,她的桌面上,就多了一大束红白相间的玫瑰。用浅黄格子纸包着,很漂亮、很扎眼。

  上面还系了张小卡片,龙飞凤舞的字体:

  你说得对,喜好无法控制。

  日安,许诩。

  许诩默然片刻,有点费力地捧起这一大束花,想要找地方丢。对面的姚檬已经把头伸过来,手托着下巴:“老实交代,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她这么一问,其他人也都看过来,眉目带笑。

  许诩:“没有。”

  大家怎么肯信,都起哄说要审查刑警队的女婿。许诩只好如实说:“我上周去相亲了,没谈成。但对方有点固执。”

  大家都有点发愣。因为许诩平时给人的感觉是很内向、清高的,原来她也会想交男朋友啊。

  男多女少的警局,对于许诩这种长得过得去的单身姑娘,关注度自然比较高。到中午的时候,整个警局都传开了,说有某富二代,追那个许诩追得很凶。甚至局长晨会结束时,还问季白:“听说你们队里那个许诩,要嫁给富二代了?你替我好好审查,我们可是小姑娘的娘家人。”

  季白淡笑答:“知道。”

  许诩一上午都在忙,中午饭都顾不上吃,拿着手机,找了个阴暗无人的角落,给叶梓骁打电话。打了五通也没人接,有点火了。她收起手机跑到警局传达室,告诉传达室大伯,以后有她的花,一定要拒收。

  然而大伯也得了好处,这种事又不是坏事,他装傻充愣:“啊?我不知道。我没权利拒收的……”

  而这个时候,叶梓骁拿着手机,看着未接来电,正想象许诩铁青着脸郁闷的样子。他知道她会生气,也知道这么做不一定能博取她的好感。但他心里多少还有点不痛快,高调送花,就是有点招惹她的意思。管她的,先招惹了再说。

  许诩没去吃午饭,刑警队众人的话题却回到她身上。有人说真想不到,小姑娘挺有魅力;还有人说,咱们刑警队大龄未婚男青年这么多,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是不是,季队?

  季白正点了根烟,靠在椅子上,闻言笑了:“他们成不了。她的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普通男人恐怕接不上信号。”

  季白向来料事如神,是警局的“预言帝”。大家听他这么说,都好奇地问为什么,季白却不答,起身去结账了。

  下班的时候,叶梓夕来了电话,约许诩周六吃饭。

  刀片案后,叶梓夕跟她一直有联络,时不时通电话,还喝过一次下午茶。平心而论,许诩对叶梓夕很有好感,她大方而睿智,温柔又有主见,让人很舒服。

  许诩答应下来,叶梓夕刚要挂电话,许诩反应过来,问:“叶梓骁不会来吧?”

  叶梓夕失笑:“他做了什么,让你避之如蛇蝎?”

  许诩:“他冒充IT工程师跟我相亲,然后造成了一些困扰。”

  叶梓夕大笑,最后答:“好,放心,女人的约会,不会让他掺和。”

  挂了电话,叶梓夕立刻打给叶梓骁:“不行啊你,在许诩这里滑铁卢了吧?”

  叶梓骁答:“早着呢。这才追了几天。”

  叶梓夕笑:“连冒充IT工程师这么矬的事都能做出来,你还有什么招?”

  叶梓骁笑笑:“我打听好了,她每周都到警局体育场跑步。我周末也去。”

  “哟,是打算去秀肌肉?”

  “当然。你以为我每天健身,这身肌肉白练的?换个形象出现在她面前。”

  叶梓夕笑了笑,放慢语速:“其实我越跟许诩接触,越觉得她有意思。也许你们真的挺合适,正好互补。”

  叶梓骁叹气:“姐,这话你对她说啊,对我说有个鬼用?我当然知道,我是适合她的男人。”

  这一周,许诩收花收到手软。但叶梓骁始终不露面,也不接她电话。后来她也就无视他了。

  这个周末天气晴朗,已近深春,天亮得比以前早了。许诩抵达运动场时,天边已经有了一丝鱼肚白。

  她小跑进去,就见季白坐在健身器械上,拿着瓶水在喝。姚檬穿了身浅蓝色运动服,长发散落肩头,站在他面前。不知在说什么,季白眸色淡淡的,唇角挂着笑意。

  许诩跑过去:“早。”

  姚檬甜甜一笑:“早。”

  季白看了眼手表:“真是早,迟到了三分钟。”

  许诩默然,早上出门忘了带钱包,又折回去取。

  又要加跑一个圈了。

  她转身上了跑道。

  即使有了活泼的姚檬,整个跑步过程也是寂静无声的。姚檬在警校体能成绩是优秀,所以三人成阶梯状在跑道上排列:季白遥遥领先,然后是姚檬,最后自然是许诩。

  许诩发现,姚檬跑步的时候,喜欢跟季白较劲。因为季白超了两人几个圈,所以时常跟她们错身而过。每当这时候,姚檬都会加速,像是想要跟季白并肩而驰。但勉强保持了一段,速度还是慢下来。这个时候,她会又沮丧又兴奋地朝身后的许诩笑笑,脸蛋红扑扑的。

  而这个时候,季白只是淡淡笑着,继续保持他的频率。

  尽管许诩神经大条,从背后远远看着两人的身姿,终于也感觉到了一点点落寞。

  因为姚檬看起来充满朝气,季白充满力量。

  而她真的只像一只蜗牛,爬啊爬……

  等到季白下一次超过她的时候,她下意识也学姚檬的样子,尝试加速。谁知步伐刚一快,季白就转头看她一眼,目光有点鄙夷:“你体力强了?”

  许诩脚步一滞,慢了下来。

  跑完步,姚檬提议去临街的粤菜小店吃早餐:“头儿不是喜欢吃粤菜点心吗?嗯,水晶虾饺和红豆粥,还有萝卜糕。听说那家不错。今天让我拍拍马屁做东。”

  季白点头:“是不错,我经常去。”

  许诩心想,这些我也喜欢吃。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