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四章 奔跑“蜗牛”(4)

2014-03-21 09:23 作者:丁墨

这意味着初步探查后,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大家都沉默下来。

  离开运动场后,许诩是慢慢踱回粤菜小店的。

  她心中不太舒服。

  尽管早对叶梓骁有判断,但直觉一直告诉她,不应该讲出来,太伤人。

  任何人都有缺点,如果放大了看,谁都会变得不堪一击。而且叶梓骁本身也不是坏人,甚至大体是个优秀的人。

  但如果再不讲明拒绝叶梓骁的原因,他也许还会纠缠不休。而且差点被强吻,也激怒了她,终究还是有点沉不住气。

  她有点沮丧地推开店门,这时人已经很多,抬头就见季白一脸闲适地坐在原处。

  “姚檬呢?”许诩问。

  季白答:“先回去了。”

  “哦。”许诩拿起椅子上的包,知道季白是在等自己回来,“谢谢。”

  季白站起来,许诩跟在他身后。他没说话,她也没说话,两人隔着一步的距离,沉默地走着。

  上午的阳光洒在干净的大街上,许诩一抬头,就看到季白高大的身影像一棵笔直的树,挡住了大半光线。而他的步伐平平稳稳,不紧不慢。不知为什么,这样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刚才躁乱的心情,很快就平复下来,有种安宁而温暖的味道。

  到了地库,就该各自取车,分道扬镳。

  许诩按部就班地向季白告别:“季队,明天见。”

  季白已经预料到,她不会对“嫌弃”做任何解释。但看她此刻一脸坦荡自然,全无尴尬……

  “你考虑过,我们是否合适?”低沉的嗓音,慢条斯理。

  许诩一怔。

  她之前那么说,是因为一直不打算找当警察的男朋友,所以季白当然不合适。但现在他这么一问,即使迟钝如许诩,也明白之前的说法,显得自作多情了。

  刚想解释,一抬头,却见季白墨黑的眼睛里噙着淡淡笑意。

  许诩:“这个……”

  季白已经转身走了。

  叶梓骁是一路狂飙,把车开回家的。当他看着高架公路上一盏盏路牌飞速后退,他的心仿佛也跟着这变幻的景色,变得愤怒,变得颓然,变得无所适从。

  从来没有女人这样指责过他,字字千钧,不留情面。

  自小他就是天之骄子。家庭环境让他和他的那些同类,远比同龄人世故,更懂得如何在这个世界,谋求更大利益,活得高高在上、光鲜荣耀。

  可她的话仿佛是一把尖刀,剜开血肉,刺破金钱和皮相的伪装,让他勃然大怒之后,却惶然惊觉自己无所遁形。

  因为她说的都对——他知道。他内心深处那个叶梓骁,也知道。

  一个小时后,他回到家里。所有人都在,父亲、大哥大嫂、二姐二姐夫、三姐三姐夫,还有叶梓夕。看到他阴霾的神色,三姐笑笑:“谁又惹我们大少爷了?”父亲声沉如水:“过来吃饭。”

  叶梓骁只看向叶梓夕,声音干涩:“那天对不起。”

  叶梓夕一头雾水,叶梓骁已经转身离开了。

  夜晚的时候,叶梓骁接到几个朋友的电话,叫他去“夜色”酒吧。那里酒好妹正,向来是“少爷”们的最爱之地。

  叶梓骁到的时候,情绪已经恢复如常,只是不怎么讲话。一个朋友见他兴致不高,朝身旁的女孩递个眼色,她是城中另一家族企业董事长的小女儿,追叶梓骁已经很久。女孩端了杯酒:“叶少,出来玩就忘了不开心的事,你这样我会伤心啊。”

  叶梓骁看着女孩模糊的面容、饱满的身躯,脑子里猛地冒出许诩的话:“我为什么要接受你这样一个男人?”

  他搂住女孩脖子,低头吻下去。

  后来就去开房了。

  在女孩身上疯狂挞伐时,叶梓骁想,许诩,你说得对,我就是这样的男人。你让我这么难受,这么难受。

  第二天天气很好,许诩抵达运动场时,天空呈现略显明亮的暗蓝色,就像绸缎覆盖住大地。

  她跑步的时候,难得有点走神。她想过要不要给叶梓骁打个电话,让他缓一缓。但考虑他骄傲的性格,此刻或许是火上浇油,多说无益,还是再说吧。

  跑到第二圈的时候,看到前面的季白停了下来,低声接电话。看到他被汗水浸湿的后背,许诩忽然想起两人昨天的对话。

  听赵寒说季白很讨厌女人纠缠,看来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她并非对他有遐想。她说不合适,是因为警察身份,至于他这个具体的人……算是技术型男人,相貌佳,体能优,意志坚韧,思维敏捷……

  这些分析结论匆匆闪过脑海,身后忽然响起急促沉稳的脚步声。下一秒,她就感觉到季白那微微散发着热量和汗味的身体,已经急速靠近。不等她回头,衣领一紧,还在跑动的双腿生生刹住——她居然被他提了起来。

  “干什么?”她皱眉转头,低声呵斥。

  季白一头汗水,俊脸却彻底沉下来,黑眸透着冷意。

  “跟我走。林安山跃马路3号发现了一具女尸。”

  许诩心头一凛,季白顿了顿说:“死者是叶梓夕。”

  晨光初现时分,林安山安静得像一幅画。

  南方多山水,这里是霖市近郊最普通不过的一座低矮山峰,亦未进行旅游开发。如果不是发生命案,连许诩这个本地人,都不知道半山腰上还藏着幢豪华别墅。

  季白和许诩抵达时,现场已经有几名辖区警察。而市刑警队其他人,也都在赶来的路上。

  密林掩映,一条白色鹅卵石小路,将别墅跟公路连接起来。别墅占地很广,周围有高高的围墙和大铁门。一名警察汇报:“别墅的安保系统被破坏失灵,大门是开着的。”

  季白点点头,带许诩走进去。

  这一路上,许诩一直很安静,脑子里迅速回忆着关于叶梓夕的所有线索。只是莫名地,胸口有点堵。而当脑海中闪过叶梓夕清丽的面容时,那种堵的感觉,会变得沉甸甸的。于是她变得更沉默。

  季白并未注意到许诩的情绪,他习惯性地点了根烟,一路神色疏淡地抽着。

  这么多年来,每当听闻命案发生,他的心头仿佛总有一道寒流淌过。那寒流沉寂、宽广而迅速,转瞬之间,消散无形。而他冷静如初,可以机警看待每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

  深咖啡色的大门洞开着,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还夹杂着些许臭味。穿过长长的回廊,就看到已经干涸的血迹,如同无数条细流,从脚下雪白的地毯,一直蜿蜒到沙发旁的尸体上。

  饶是在警校见过死尸,看到这样的叶梓夕,还是令许诩有片刻的懵然。周围的世界仿佛瞬间安静下来,只剩叶梓夕白皙、赤裸、狼藉的身躯。

  上臂、大腿和腹部上,一共插着五把裁纸刀,看起来像要将她钉在血泊里,其中腹部的伤口血肉模糊,有多道划痕。左胸有一道细长的伤口,凝固的血迹如同狰狞的花,从胸口怒放。

  她的右脚边,丢着一件白色大衣,被鲜血浸透半边,鲜艳而诡异。

  “有人动过尸体吗?”季白平静的声音响起,许诩瞬间回神。

  “有,这小子,是他发现了尸体。”旁边的警察答道。

  许诩和季白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雪白的墙壁下,坐着个年轻男人。从他们进屋开始,就保持双手抓着头发的姿势,一动不动。

  许诩心头微震:“叶梓骁?”

  那人猛地抬头看着他们,只一夜不见,英俊的面容写满颓唐,双眼都是血丝:“许诩……”

  “就是他报的警。”警察说。

  叶梓骁恍恍惚惚看着季白跟许诩走过来,才发觉全身已经僵麻得难以动弹。

  “叶先生,请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警方。”季白说。

  叶梓骁点点头,目光却落在许诩脸上。她清黑的眼睛里,似乎流露出不忍。叶梓骁心头一颤,喃喃道:“许诩,叶梓夕死了……她死了!没了!”

  许诩在叶梓骁面前蹲下,与他平视,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你很难过。先冷静下来,告诉我们你知道的一切。”

  这平静微凉的声音,像是有一种安定的力量,抚慰过他剧痛的心口。在亲人的死亡面前,她曾经冰冷刺骨的言语,她的冷漠拒绝,都变得不值一提。

  叶梓骁从没像此刻这样,如此强烈地渴望将她拥入怀中、贪婪地吸取那冰凉柔软的气息……

  他无声地握紧拳头,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我收到她的一条短信。”

  许诩接过看了,微微一怔,递给季白。

  “林安山跃马路3号。救我。”

  发信人是叶梓夕,时间是昨晚10点17分。

  “你几点到的这里?”季白沉声问,许诩也看着他。

  这问题之前的警察已经问过,但再次回答,叶梓骁的声音依旧颤抖:“我睡着了。大概今早5点才看到短信。”很明显,他在愧疚——如果早点看到短信,叶梓夕也许就能得救。

  “没人能预料到所有事。”季白平静地说,“不必自责。”

  叶梓骁苦涩地笑笑。

  许诩问:“这里是叶梓夕的房子?”

  叶梓骁摇头:“我不清楚。她的产业很多。”

  他把今晨的一切都讲了一遍:大概5点看到短信,立刻驱车到了这里。来的时候,屋里的一切跟现在一样。唯一的不同,是身上盖着的那件白色大衣。他当时根本没多想,只想确定叶梓夕是死是活,把衣服掀开,就看到插着裁纸刀的尸体。

  “上次的刀片犯不是被你们抓了吗?”叶梓骁红着眼睛问,“他有同伙对不对?因为叶梓夕死里逃生,所以还是要杀了她吗?”

  季白和许诩都没回答。刀片案的侦破,警方并未向社会公众公布,但是有把侦破结果告知受害人,叶梓夕肯定也告诉了叶梓骁。

  可今天,刀片重现了,并且杀死了曾经的受害者。

  这时赵寒赶到了,季白让他先带叶梓骁回局里,安抚情绪,稍后再做详细笔录。他们临走时,许诩追了出去,问:“你进来时,衣服是怎样盖在叶梓夕身上的?”

  叶梓骁一怔:“什么意思?”

  许诩答:“很凌乱,还是很整齐?”

  叶梓骁回忆了一下,答:“不凌乱,像是有人盖上去的,只有手臂和小腿露在外面。所以我……才拿开衣服,看她怎么回事。”

  许诩点头:“知道了。”

  叶梓骁望着她,心头一痛,欲言又止。

  许诩点头:“我明白,我们会尽全力。”

  叶梓骁终于还是忍不住,伸手将她一搂,抱进怀里。察觉到她身子一僵,他用力吸了吸那清冽的气息,立刻松开:“谢谢你,许诩。”

  疑云重重,这是许诩最直观的感受。再次回到屋内,就见季白负手站在尸体前,转眸看她一眼,沉声说:“看看现场。”

  许诩跟上去。

  办案过程中,季白是非常沉肃的,再无半点平日散漫的笑意,俊容严厉得仿佛刀削斧凿般。而等许诩回来才开始,也是要让她学习自己整个侦查现场的过程。

  他的目光首先停留在尸体上,沉吟片刻,开口:“我说,你记。”

  “是。”

  “客厅有打斗痕迹,致命伤只有胸口这一处。这也许是死者发短信的原因——伤口导致呼吸困难,无法开口说话……”

  别墅房间很多,但是卧室只有一间,其他都是书房、休憩室,或者空置着。季白站在主卧门口,房间里优雅而整洁,看不出什么异样。

  他的目光又停在衣帽间的几排衣柜上,刚想走过去,一道娇小的身影忽然从旁边插上来,绕过他走到衣柜前,先他一步打开柜门,单手托着下巴,开始仔细观察。

  “女式外套……十二件,衬衣、长裤、睡衣、内衣……没有男人衣物。”她站在他跟前,嘴里念念有词。

  季白见小家伙理所当然地挡住自己的视线,原本紧绷似铁的心,忽然有一丝好笑的松弛。

  他伸手将她衣领一提,顺手放到一边。

  瞬间被平移的许诩,立刻不悦地看着他:“干什么?”

  “站到我后面。”季白言简意赅。

  “为什么?”许诩眉头皱得厉害。

  季白淡淡看她一眼:“你是第几次侦查凶杀案现场?”

  “第一次。”

  “所以?”

  许诩:“……”

  季白不再管她,径自继续查看。

  许诩只好又开口,略显忍耐的语气:“问题是你太高了,你说的时候,我全被挡住,什么都看不……”

  “站到我身边来。”他头也不回地打断她。

  许诩立刻上前一步,跟他一起站在衣柜前。

  季白原本专注地查看着,过了一会儿,猛地感觉到某种冰凉柔软的触感,贴着自己的手背,丝丝麻麻的,令他分神了。

  眸光微转,就见许诩抬着张白皙的小脸,目不斜视。刚刚碰到他的,是她的手指。

  若是别的女人,季白会不动声色地退开一点,但她一副伸长脖子严肃认真的姿态,也就没太在意。

  过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到她动了动。侧眸一看,微微失笑——是她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人的手挨在一起了,于是微蹙眉头将手插进裤兜里,坚决地避开了他。

  粗略查看后,第一个衣柜中有衣物二十余件,另外两个衣柜只有十来件;东西两侧,各有一个鞋架,零零散散放着各季、各种材质的女士鞋。

  整个别墅查探完之后,又回到客厅。除了这里,其他地方都显得整洁、有序。这时老吴等几个刑警都赶到了,正围着叶梓夕的尸体拍照。这让许诩胸口又有点堵,转过头去,查看客厅的其他事物。

  沙发是黑色真皮的,没有伤痕;墙面挂着几幅笔力苍劲的字画;一旁的开放式流理台上,放着一碟蔬菜沙拉,还有一碟刺身。进门时闻到的臭味,就是放坏的刺身散发出来的。打开冰箱,发现很多食材。可见谋杀案的发生非常突然,叶梓夕之前还在准备宵夜。

  过了一会儿,季白叫大家碰头。

  法医汇报了初步验尸结果,预计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9点至今天凌晨5点间。

  另一人又说:“初步检验,并未找到指纹,也没找到明显足迹。明显有人清理过现场了。别墅本来有完善的安保措施,但是保安室的器材全部被破坏,无法从监控录像中获得线索。这里人迹罕至,暂时没发现目击证人。”

  这意味着初步探查后,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物证。大家都沉默下来。

  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案件。凶手具有非常敏锐的反侦察技巧,难道真的是某个模仿杨宇的、极为凶残的高智商罪犯?

  “头儿,你怎么看?”有人问。

  季白没有立刻答,而是看向蹙眉沉思的许诩:“说说你的想法。”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看过来。

  比起刚进警局,许诩已经没有那么青涩,点点头:“我认为凶手是认识叶梓夕的人,关系很深入。建议从她身边的人开始着手调查。”

  “为什么?”一名刑警颇有兴致地问。

  许诩:“有两个行为方面的证据。

3

《如果蜗牛有爱情》  某天,例行谈完工作,季白话锋一转:“追了你这么久,有什么想法?”许诩诧异:“你在追我?”季白隐忍地点了根烟,黑眸紧盯着她:“每天陪你晨练、手把手教你射击、整个警队的人叫你嫂子……你以为我在干什么?”

丁墨  晋江文学网超级驻站作家,其作品文思巧妙大胆,以独特的甜宠悬爱风格自成一脉。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如果蜗牛有爱情   丁墨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