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四夜:爱上处女座(1)

2014-04-03 09:06 作者:木浮生

我与他,自始至终,都只有暧昧,那些暧昧不明的眼神,那些暧昧不清的话语,那些暧昧不清的相视一笑,仅止于暧昧。

  第四夜:爱上处女座

  如何将自己融入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不是时光,不是停留,也不是脚步,是心安!

  从遇见一个让我心安的人开始,我结束了在这座城市的孤独行走,也结束了在心灵上的长途跋涉,我将自己释放了出来,过眼云烟终成眼里的风景。

  一

  从旧西街走到金门街,老天还在下着雨。

  伞花旋开水珠,纷纷散落在已有积水的路面上,身边有情侣紧拥疾走而过,道路两旁前两日还开得热闹的花朵被暴雨打击得凋零大半,垂头丧气,了无生机。气温有些低,我的鞋子已经湿透了,裤管也湿了一大截,街道两旁不似往常那般喧嚣热闹,天气不好,人们都窝在家里躲风避雨。

  等不到公交车,打不到出租车,雨势越来越大,地面的积水越来越深,少了井盖的地方积水打着旋儿,仿佛要隐藏起设下的陷阱。我在那个旋涡附近站了近半个小时,伞骨不时发出咯吱的声音,不大的雨伞怎能承受这狂风暴雨的侵袭,我也感觉到自己快要被这雨水给淋得崩溃了。

  位于南部的千色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人口不似一线城市那般稠密,报纸电视里每天都会与百姓闲话当地的大事小情,可是这一切与我没什么干系。我是一个外来者,在这里生活了三年。这三年,每年的春天都会碰到这种天气,每每碰到这种天气,街道都会积水。我只是偶尔尽尽一个市民的义务,比如今天,积水冲走了井盖,我已在旁边站了近半个小时,警示过往路人注意安全。这种偶尔为之的善心,源于我对这座城市容留我的一种回馈。

  雨势渐小,因为积水未退,交警挽着裤腿浸在水中指挥着车辆避开深洼。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警察发现了旋涡,在此处设置了警示标志,然后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顶替了我的“工作”,在我未离开前,不时瞄我几眼。

  我转过身去,双腿有些僵直,在过膝的积水中泡得太久,我早已冷得牙关直颤。所幸,这里离我的住处已是不远,蹚过几百米的深水,我进了我的租屋,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子。

  收起伞的时候发现这廉价的雨伞在这场大风大雨中已被折损,几根断了的伞骨无从修补。我将这把与我一同为人民服务过的雨伞扔在了角落,它的“眼泪”瞬间在角落漫延开来。

  租屋没有热水器,我用“热得快”烧了小半桶水,水烧热需要好一会儿,我脱掉了全身的湿衣服,钻进了被窝里,身体渐渐暖和起来。此时,我忆起上学时曾学过的一篇课文——《骆驼祥子》,我不就像祥子一般?

  在这个潮湿的春天,像一片落叶一样,瑟瑟发抖。

  就在疲倦与睡意袭上来之际,搁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我回过神来,发现房间里已雾气弥漫,水烧开了。

  顾不得接电话,我裹着被子匆匆将插头拔掉,“热得快”的电线恐是已经瘫痪,在插头拔出的一刹那,火花四射。我手指感觉一痛,飞快地扔掉了插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桶热水被我的脚一带,全翻了,滚烫的热水流了一地。不幸中的万幸,裹着的棉被替我挡去了被烫伤的灾厄,只是被子湿了大半,已是不能再盖了。

  线路被烧坏了,断了电,没有了灯光,又赶上阴雨天气,屋里显得十分阴暗。我匆匆在衣柜里找了衣服套上,又去卫生间里找了拖把,将地面的水渍吸干,正抱着湿棉被不知该如何处理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一手夹着棉被,一手从包包里找出了手机,手机上的那一串来电号码没有被我署名,可是我烂熟于心。

  我拥着湿被子,坐在床沿,按下了接听键。

  “喂?”他的声音隔着一千公里传过来,如记忆般,若即若离。

  “嗯!”

  “新闻上说你那里有大暴雨。”

  “已经停了。”

  “哦,我刚看电视上有个人傻傻的长得很像你,撑把伞泡在水里,所以才突然想起很久没有你的消息了,你在那里过得好吗?”“蛮好!”我拢了拢下滑的湿被,看着一团黑的租

  屋,口中有些苦涩。“嗯,那好,大风大雨的话,就别出去瞎逛。”“嗯!已经逛完回家了。”或许,我这样的人,真的是极无趣,所以才会让他觉得可有可无,偶尔想起,便打个电话,说些似是关心的话,让你产生一些类似于误会的联想,最终又发觉是自己多想了。

  朋友说我是那种极会自我保护的人,像是驮着壳的蜗牛,会在感觉到伤害来临前,先把自己保护起来。我想她说的是对的,所以,我不远千里,跑到这座城市,竟是为了躲避自己对自己的伤害。他曾经说过,他很爱南方小乡的湿润气息,空气中有淡淡的青果味,他说尤其在这座城市,这种气息会让人很快爱上这个陌生的地方。我在这里嗅了三年,一直没有嗅到他形容的那种芬芳迷醉的青果气息,我嗅到的,只有青涩。

  你有没有吃饭的时候,突然放了碗筷?

  你有没有走路的时候,突然忘了方向?

  你有没有说话的时候,突然变得沉默?

  你有没有听歌的时候,突然泪流满面?

  二

  我很爱在天气晴好的傍晚,坐在广场中依偎在一棵大槐树下的长椅上,看广场上的老大娘扭着小腰跳广场舞。到了晚上这里就更热闹了,灯火辉煌,那些舞曲虽然歌词滥俗,节奏却很欢快,老大娘精神抖擞地和着节奏跳得兴致勃勃,年纪虽大却洋溢着对生活的热爱与热情。我用手机拍了不少照片,又自拍了几张,挑了一些笑容可掬的照片上传至微博,并附上一些简单的文字说明,通常情况下都能获得几条难得的评论,我感到很满足。

  他从不在我的微博上留评,也不会在我的QQ空间里留评,但我却能时不时地看到他“到此一游”的痕迹。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在我认为他可能看到的地方上传一些表情快乐、生活阳光的照片,或者发表一些噫叹的简短文字。

  有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行为是不是一种病态,可是我就是想让他不管离我多远,都能知道我活得十分饱满,有没有他都过得很是美好。

  很多时候我都在反思,我将自己流放至此又如何,我删除他的通信号码又如何,我最终还是逃不开自己对自己的折磨,我除了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孤单行走外,这三年中没有任何收获。

  三

  虽然我现在的生活境况比初来乍到时好上太多了。当时,我一心要离开那个有他的地方,以寻求自我解脱,所以逼着自己没有退路地考了千色市的公务员,进了一家政法单位任文秘。两手空空地跑到这里来,才发现一个人的生活要多不美好,便多不美好。每天工作都很忙,细小又繁杂,闲暇时想起他形容这里的美好,便顶着南方毒辣的太阳满大街小巷地寻觅。有时想交结一些当地人做朋友,可听着他们操着满口方言时,便又作罢。我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了这里的气候,是适应,不是喜欢。不喜欢春天的潮湿,不喜欢夏天的炎热,不喜欢秋天的短暂,不喜欢冬天没有雪花。

  时光漫过,时至今日,生活上一点点习惯,工作也变得随心顺手,朋友仍然没有几个。

  父母虽然觉得这里离家太远,但胜在人生有了着落,我找到了一份在他们眼里视为铁饭碗的工作,免去了他们心头的一个大患。他们每年都来看我一两回,带着大包小包,坐上一天多的火车,将我的小租屋清理一遍。因为住得不方便,他们在这里顶多待上一个星期,又千叮万嘱一番,再挤着火车回去。

  妈妈每次跟我通电话,都要在电话里一阵叹息。

  “我每次去你那里,总觉得你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住那么小的房子,太孤单了,你赶紧找个男朋友吧,你赶紧嫁人吧!”

  每每这个时间,我就笑,笑得揪心揪肺地疼。

  人们都说处女座是最死心眼的,很难喜欢上一个人,喜欢了也不会让对方知道,不但如此,还要装作很排斥对方,耍着欲擒故纵的把戏,期望着对方会自我犯贱偏偏就爱这作得要死的女子。可是事实上,处女座的女子折磨的往往是自己。最让人无力的是,不轻易喜欢上人的处女座,一旦喜欢上一个人便不会轻易放下。

  所以,三年了,我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我多奇怪啊,我多自虐啊!妈妈每每提及让我找男友时,我就想我又何尝不想去尝试,可是每次与同事介绍的男人见面,对方都激不起我想要那般自虐的感觉,他们中不乏比他英俊的,比他殷勤的,比他风趣的,他们只是过尽的千帆,他们皆不是他!

  所以,即使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在广场发呆,那也是我自作自受。

  我与他,自始至终,都只有暧昧,那些暧昧不明的眼神,那些暧昧不清的话语,那些暧昧不清的相视一笑,仅止于暧昧。

  我有时很恨他那暧昧的态度,于是我那无比高傲的自尊心迫使我在他面前故意摆出一些对他不屑一顾或若即若离的姿态来。我制造各种假象,让他觉得我身边会发生很多与他无关的快乐的事情,一直到现在,明明已经那么狠下决心打算与他再无瓜葛,断了念想,却总是忍不住又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举动,企图能引起他的关注。

  妈妈不知道,其实一个人并不孤单,爱上了一个人,才会孤单。

  四

  我认为一见钟情式的爱情,与我是绝缘的。在广场待的次数多了,从来没期待过来场怦然心动的艳遇,即使偶尔被人搭个讪。可是,有的时候,不是自己不期望,事情便不会发生。我莫名发现我常坐的那条长椅的另一端,常被一个陌生男子占据。

  我记不大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每天习惯性地坐在我身边。一次,两次,直到他的模样在我心中留下印记,他冲我咧嘴一笑,露出一排与肤色形成明显对比的白牙。广场周边那么多条长椅,他偏偏每天都跟我同坐一条。

  我也忘记了他第一次跟我搭讪用的是什么借口,因为我对这个人实在没什么特别印象,他就是与我生活在同一城市里的一个陌生人,如此而已。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竟同他慢慢地熟悉起来了,虽然有的时候我们并不交谈,两人各据一端地坐在长椅上看着眼前的喧嚣,品读着别人的欢乐。很奇怪,对于他,我居然并不排斥。

5

《小寂寞》  9篇散文,9个故事,9个女人,分别讲述了自己与寂寞相处的那段日子,有关爱情、亲情、友情,有关职业、未来、梦想,在深情流淌的文字中满怀对现世的思索,苦楚中另见希望,欢笑中饱含热泪。

木浮生  晋江原创网专栏作者 ,都市言情小说家,著有现代长篇小说《衾何以堪》、《良言写意》、《独家记忆》。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小寂寞   木浮生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