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五夜:第七站的奶茶店(1)

2014-04-03 09:06 作者:木浮生

薪水,你十个月都卖不了那么多钱,你说你,唉唉唉,你说你……”他手抚心脏,努力用表情告诉我他的“病情”,天知道是真是假。“先生,不买奶茶可以靠边吗?你影响后面人排队了。”冯乐不知道何时站到旁边。光头老板抹着汗,还在不停游说:“Amber,

  第五夜:第七站的奶茶店

  有人寂寥时喝酒,也有人抽烟;

  或是欣赏一场烟花璀璨,一场花谢花开;

  而我用充实打发寂寞。

  只因为我知道,

  在没有寻到他之前,

  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出寂寥的曲,

  一场无声的歌。

  一

  “一杯奶茶,请不要加珍珠。”“好的。”我以最快的速度装好奶茶,递出去。买奶茶的男子戴着黑色鸭舌帽,铺开的报纸遮住他

  的脸。“七块五,谢谢。”男子头也不抬,径直放下零钞,然后取奶茶走人。

  每天早上七点五十分,准时出现同样的对话。他从不抬头,脸几乎埋进报纸里。

  这个冬天,我辞掉了市中心最奢华大楼里的一份工作。老板再三追问原因,我只说想休息休息。光头老板随时随地冒汗,他不停抹汗不停说:“想休息?很简单啊,我给假,你要多久?三个月够不够?半年?半年可以了吧。”

  我一边收拾桌子,一边擦拭盆花,“老板,我是请

  辞,不是请假。”“可你刚才说想休息?”叹气,这人听不懂拒绝吗?我把工作记录本交给前来交接的小妹,老板仍不死心,“Amber,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

  我抱着箱子回头,说道:“多谢挽留,我会想你的。”然后头也不回走出旋转大门,身后传来一声哀号,我仿佛看到了老板用力拍头的模样。

  “我没有任何地方对不住你啊。”

  没有任何人对不起我,没有任何人需要说对不起。有人向往世俗所见的成功,为此拼尽一生心血只为博得更上一层楼,也有人急流勇退,甘之回归青草田园,只为守得一轮日出月落,不存在谁更正确、谁更高尚。于我而言,聆听自己的内心,遵从当下的意愿,所以从来不纠结。

  两个星期后,我在地铁入口处找到份新工作。“第七站的奶茶店”,名字很土,只有十平方米,窄得只容两个人转身,装潢非常简单,黑白版漫画,那是店主冯乐的涂鸦。

  “Amber姐,你不像是卖奶茶的样子呢。”

  “卖奶茶应该是什么样子?”我笑。

  他放下一摞奶茶箱,直起腰来,“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我你应该是在那些很高档的写字楼里工作,而不像是到我们这种小店来卖奶茶的人。”

  如果光看一个人外貌就可以判断出他应该在什么地方工作,那这世界不知道该多有趣。照这种说法,他也不像是个开奶茶铺的人。烫金色的头发,戴亮晶晶耳钉,整天挂一对黑色耳罩,身体随时跟着节拍走。凭这身行头,准被认为是游离在边缘地带的少年。

  “看得出Amber姐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啦,自从你到这里工作以后,我十平方米的小店看起来足有二十个平方米呢。”他顿一顿又说:“而且你装奶茶速度快,算账好神速,都不需要计算器了。”

  这小子,我笑,正要说话。

  “一杯奶茶,请不要加珍珠。”有客上门,打断了谈话。

  “好的。先生,七块五。”

  鸭舌男递过一张百元大钞。

  奶茶加找零一齐递出去,“谢谢光临。”这一次,仍是没有看见他的脸。

  二

  星期三下午,天异常地冷。出地铁的人全缩着脖子,排队到“第七站”买奶茶。下午六点,奶茶告罄,我挂出停止营业的牌子,关门打烊。“第七站”以前每天营业到晚十点,但是业绩始终不见上涨。后来我稍稍修改了一下营业方针,由供应到晚十点改为限量供应一千杯,卖完立即关门歇业。这个小决定立即为小店赢来可观的利润,以前一整天也卖不出六百杯,现在只需要一半时间就可以卖出一千杯。

  冯乐捧着钱合不拢嘴,“Amber姐,你是怎么办到的?”

  “只是一个策略。”

  很多时候,我们有好的产品,也有好的前景,却缺少好的策略。我是一个专业做策略的人,归国之前,一直在读MBA。

  冯乐虽然名为老板,实际上只负责后勤部分,每天把一千杯奶茶原料送到,就消失不见。其他时间全是我一个人工作,装奶茶、算账,还有盘点。我知道他还有一个妹妹,至于其他,他从来不说,我也从来不问。就如同我一样,他从来不问,我也从来不说。我们都是诚实的人,我们又都是有故事的人。

  地铁口即是公交站,跳上908路,在车尾找个位置坐下。傍晚六点钟的天已经黑尽了,路灯一盏一盏亮起来。车子会先过一座爬满紫藤的桥,再经过一片长满云杉的阔地,还要拐过一条弯弯曲曲、全是百年梧桐的旧街,接着会堵在一条熙熙攘攘的小吃街,车子经过这条不足五十米的小街需要十分钟,然后会在一个大卖场停站,我就在这里下车。每天坐公车这段时间最为惬意,我会把下巴支在窗前,看紫藤一片片落叶,看云杉一棵棵变红,看梧桐一树树光秃,小吃摊一家家沿街摆满。这是最为市井的生活,是我童年时代的生活。

  “卖麻子糕嘞,卖绿豆糕。”

  “冰糖葫芦嘞,红糖葫芦。”

  “阿爹,我要两分钱,要两分钱。”摇蒲扇的老爹就会给我两分钱。“阿爹阿爹,再要两分钱,再要两分钱。”“没啦没啦,明天再要吧。”两分钱可以买什么?一串两个籽的冰糖葫芦,或者一块麻子糕,要么就是半块绿豆糕,红糖葫芦需要三分钱,如果想吃,只能存钱。我看见自己童年瘦小的身子,光着一双小脚丫,梳一对羊角辫,手里紧紧攥着两分钱,向巷口跑去。

  “老板,来一碗卤煮。”错啦错啦,不是卤煮,那时候哪来的卤煮?哦,不对不对,是现实中人的声音。公车堵在小吃街,窗口下方正好有一个男人向摊贩买卤煮。鸭舌哥哥。是他。虽然奶茶换成了卤煮,仍第一时间判断出是他。可惜公车开始起步,正在付钱的男子在后视镜里慢慢变成一个黑点。

  三

  “Amber姐,你在看什么?”冯乐问。我十指生花忙着记账,同时还要照看是否有顾客光

  临,哪有时间东张西望?“十分钟时间,你向外望四十三次。”啊?我一本正经教育他,“面向客户服务是基本准则,这说明我做得还远远不够。”扑通一声,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厮一定跌倒了。早上,七点五十分,七点五十七分,八点十分,八点二十三分……看样子,鸭舌哥哥今天是不会来了。第二天没有来,第三天仍没有来。他再度出现,是一个星期以后。当时我正一如既往忙着装奶茶,早上七点半到早上八点半是上班高峰期,排队买奶茶的人很多。

  “一杯奶茶,请不要加珍珠。”嘿,是鸭舌哥哥。“好的,七块五,谢谢。”他仍然举着报纸,迅速地取走奶茶。一整天我都很开心。冯乐扭着拍子问:“Amber姐,你今天很开心啊。”“是啊。”“晚上有约会?”“你约我吗?”哈哈哈,两人笑出声。“Amber姐,你最渴望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歪头思考,嗯,要说最渴望的生活,就是没有改变的生活吧?但是这很难解释。所以反问他;“你渴望什么样的生活?”他耸耸肩,跟着电波唱道:“I can't live, if living is without you.” No I can't forget this evening And your face when you were leaving But I guess that's just the way The story goes You always smile But in your eyes your sorrow shows ……

  那个男孩子,会拉同样的曲子。他每天站在窗口拉柴可夫斯基的协奏曲,还有四重奏。当然彼时这些曲子我并不懂,而且由于我个子太矮他站得太高以至于在小小孩童的我的眼里,他就像是被囚禁的王子。只有我在窗台下时他才会换曲子,会拉这首彼时我同样不懂的歌。有一次站窗台下听他拉琴,突然他的爸爸大声斥责:“你怎么能拉这种曲子呢?它完全不能上殿堂,以后不准再拉了。”我吓得落荒而逃,他爸爸的声音实在太可怕,还有往外望时瞪得圆圆的眼睛。

  “妹妹,以后我会去美国。”

  “美国是什么呀?”

  “美国有个卡内基音乐厅,我会在那里演出。”

  “哦,那奇哥哥还会回来吗?”

  “会的。”

  那一年他九岁,我四岁。可是穿过岁月看见四岁时的我,老成得仿佛四十岁。我竟然懂得在该沉默的时候沉默,该起身时起身。夕阳落进巷口,一半照在我头上,一半映在他脸上。“Amber姐?Amber姐?”啊?啊!我回过神来,“怎么了?”“打烊啦。”这么快?

  四

  “哎呀呀呀呀,Amber呀,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抬头,也非常惊讶,“老板?”光头老板又满脸大汗,边擦边说:“我亲爱的Amber,你说你,唉,你说你……”我熟练地包装奶茶,同时算钱,递到窗外。“老板,你要来一杯吗?我请客。”“Amber,你怎么会这样啊?我一个月给那么高的

  薪水,你十个月都卖不了那么多钱,你说你,唉唉唉,你说你……”他手抚心脏,努力用表情告诉我他的“病情”,天知道是真是假。“先生,不买奶茶可以靠边吗?你影响后面人排队了。”冯乐不知道何时站到旁边。光头老板抹着汗,还在不停游说:“Amber,Amber,考虑考虑吧,我找你找得多辛苦。”“老板,要不要考虑考虑投资我们的奶茶店怎样?”我喜笑盈盈,胖胖的老板咚一声做“扑街”状。

  “我认识他。”冯乐边擦台面边说,“我在杂志上看过他,好像是什么十大青年企业家的,怎么实际上长这样?”

  如果说他上过杂志,我一点不怀疑。光头老板做生

  意绝对有一套,就是控汗能力稍差。“Amber姐,我说过,你不是奶茶小妹这么简单的。”我昂头,“当然。你Amber姐不是普通奶茶小妹,是奶茶大姐。”俩人乐了。“一杯奶茶,请不要加珍珠。”同样熟悉的声音。“好的,共七块五,谢谢。”同样熟悉的对白。

  很奇怪,他从来没有要放下报纸的举动,我也从来没有想要追出去的欲望。“阿爹,可以再给我两分钱吗?”“今天没有了。”“阿爹,亭子间那个哥哥要走了。我想请他吃块麻子糕。”老爹一大方,又给了我两分钱,“去吧。”可是当我捧着黏糊糊的麻子糕站到窗台下时,他们家已经搬空了。“奇哥哥。奇哥哥。”“走啦,走远着哪。”我站在窄窄的巷道里,只有卖糕饼的声音传来,“麻子糕嘞,绿豆糕。”夕阳把影子拉得老长老长,我想这一辈子我是再见不着他了。少不更事的年纪,懂什么一辈子。可我就是固执地站在风口处,晴天的晚风卷起满地的落叶,碎掉一半帽檐的灯罩裸露出昏黄的光晕,我们的距离早已遥不可及。纵然跨过年轮的痕迹,越过岁月的魔力,麻子糕变小了,亭子间已然荒凉,那仿佛永远走也走不完的巷道,如今变成浅浅一条,巷口的歪脖子枇杷树不见了,巷道里深深绿绿、既潮湿又肥美的地癣皮也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片凄凄瓦屋映着各种旧式高楼,没有烟村四五家,没有青墙院落一枝花。

5

《小寂寞》  9篇散文,9个故事,9个女人,分别讲述了自己与寂寞相处的那段日子,有关爱情、亲情、友情,有关职业、未来、梦想,在深情流淌的文字中满怀对现世的思索,苦楚中另见希望,欢笑中饱含热泪。

木浮生  晋江原创网专栏作者 ,都市言情小说家,著有现代长篇小说《衾何以堪》、《良言写意》、《独家记忆》。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小寂寞   木浮生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