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五夜:第七站的奶茶店(2)

2014-04-03 09:06 作者:木浮生

我撩起我的额间刘海儿,把裸露的伤疤展示给他看,“奇哥哥,你还记得我吗?”他怔怔地愣在原处,我的眼睛眯成一弯新月,笑靥如花。

  我固执地恪守在灵魂深处那条回旋着乐律的巷子里,那时天是蓝的,草是绿的,河沟里游荡着泥鳅,草尖上停驻着豆娘。我努力站在自己的回忆里,等一轮花败,等一轮花开,等一个人来。

  唯有暗夜里孤独的身影永恒不改。

  五

  我在地铁口卖了一个冬天的奶茶,说了一个冬天同样的话,看见一个冬天没有抬头的男子。“第七站的奶茶店”开始莫名受到年轻人的追捧,他们背着阔口的包,或者踏着滑板,从地铁口弯腰猫出来,然后叫一杯奶茶。还有几个小伙子常穿一双可以变速的鞋,遇到楼梯就变成平底,一到平地就从鞋底踢出两对轮子,忽一下穿过售票的窗口。常听到检查地铁票的阿姨在高声尖叫,他们不是买不起票,也不是恶意要逃,他们只是享受叛逆带来的乐趣,享受与规则世界的撞击。

  冯乐的耳罩也取下来了,改戴一副大大的耳麦,小指上多了一枚老鹰腾飞的戒指。“送给亲爱的Amber姐。”小子从门口扭着节拍进来,随手递上一枝盛开的迎春。“哪儿偷的?”他晃着食指,“NO NO NO NO,读书人说偷为窃。私以为。”我把迎春装进空奶茶杯里,切,学什么读书人装什么斯文,“不是你私以为,是鲁迅先生以为。”“啊,没想到这老头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我笑着拍他,这小子。“Amber姐,今天打烊一起吃饭。”“为啥?”

  他神神秘秘地笑,“好事。”晚上八点,田林味千拉面。“Amber姐,来,这边。”我拎着包包,向冯乐招手的位置走去。他旁边坐一位穿黄衣服的姑娘,头发披肩上,脸蛋很细小,像一尊一碰就碎的瓷娃娃。“Amber姐,我来介绍,这位是我妹妹,海星。”“星星,这是帮助我们很多的Amber姐。”姑娘露出一对又深又圆的酒窝,笑着说:“Amber姐好。”“妹妹好。”冯乐忙着布菜,倒酒,“来,为我们今天的聚会干一杯。”三只杯子同时举起。我喊停:“哎,为什么呀?为什么我们要举杯?说个理由先。”冯乐说:“先喝,先喝。”好吧,又重新举杯。

  “这下可以说了吧?”我夹了一只八爪沙拉。

  “首先啦,要多谢Amber姐帮助我们很多,我原本以为会需要很长时间,没想到一个冬天就好了。呃,我的意思是,我马上要带海星去北京做手术,不是什么大手术,但还是需要些钱,原以为会需要两三年才能攒齐的,没想到一个冬天就够了。这两天就可以去北京了,我想让她早一点恢复健康。”

  难怪海星看起来皮肤苍白得几近透明,还以为她肤质好,原来是有病在身。

  “那店怎么办?”我问。

  “这就是还需要继续拜托Amber姐的地方了。说实话,我都觉得不好意思,Amber姐根本不是卖奶茶的人,却委屈在小店里做奶茶小妹的工作,现在还想要拜托你看店,都不知道该怎样说……”

  我大手一挥,“哎,好说好说,只是看店嘛。”

  冯乐直摇手,“哦,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想把店盘出去。”

  “嗯?为什么要盘出去?”

  “是这样的,海星即使手术结束,也要一直留在北京做康复,我想在那边找点事做,三四年时间不打算回来。”海星似乎觉得特别不好意思,羞愧地依着哥哥的肩膀。我点点头。意思是,我失业了?

  六

  结局是,我把店盘下来了,因为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接手的人,而这对兄妹又急着要去北京,也是需要费用的。我直接把店盘下来,一来可以继续做自己的事,二来也可以支持下他们。角色一下子从打工变为创业,老实说心理上还不大能适应得过来。

  冯乐带海星去机场那天,我正盘着头发,从配货、搬货到卖奶茶,正式开始做老板。“一杯奶茶,请不要加珍珠。”“好的。”我咧开嘴笑,“先生,您的奶茶。”照旧七块五的零钞。我把零钞和奶茶一并递过去,

  “先生,今天不收您的钱。”男子似乎有些惊讶,抬起头问:“为什么不收?”“因为,今天我第一天做老板。”男子温暖地笑,露出左边一颗虎牙,“恭喜你。”如果时间可以倒流,那个男孩子,也是这样,张嘴一笑,左边一颗虎牙。

  “妹妹,你听,我拉。”他架起琴弦,音乐缓缓流淌在指尖,他的笑容一直没有变。晚风吹起杨柳,一些灰鸟落在屋檐上,沿着缺口笃笃地走。青石糊成仄仄折折的巷道,被夕照拉得又深又长,光影随着音律的流动而流动,他就站在高墙上,灰格子的窗,灰白色的墙。

  妹妹,你听,我拉。多年以后,我甚至以为它只是童话。“恭喜你啊。”男子捧着奶茶杯子笑,手指修长。他第一次没有拿报纸,也没有戴鸭舌帽子,或许是冬天已经过去了,他梳着短短的寸头,架一副黑框眼镜,和我去年与他擦肩而过时一模一样。

  我以为我们不曾见,其实缘分就在回头一瞬间。

  七

  妹妹,你听,我拉。十九岁,站在大洋彼端的国度,我怀里抱书,白鸽从音乐厅门口飞舞。我知道他一定可以办到,他一定能办到。为了追随他的脚步,我漫天搜寻着他的讯息。

  妹妹,你听,我拉。二十三岁,站在白雪皑皑的世界屋脊,看雪花漫天翩飞。我知道有一天,我们一定能够重逢,就像他站在音乐台上之于我在音乐厅门口,就像他在雪域高原之于我在世界屋脊,就像他在地铁入口之于我在地铁出口。

  薛亦奇,男,三十三岁,百老汇大道最知名的小提琴手。我知道有一天他会知道,我捧着的,并不仅仅只是一杯奶茶。

  “恭喜你啊。”他捧着奶茶,笑得如同春日暖阳。

  我撩起我的额间刘海儿,把裸露的伤疤展示给他看,“奇哥哥,你还记得我吗?”他怔怔地愣在原处,我的眼睛眯成一弯新月,笑靥如花。

  抒情插曲(第三十五首)

  ——海因里希·海涅(1797~1856),德国诗人。

  有一棵树孤单单

  在北国荒山上面。

  它进入梦乡;冰和雪

  给它裹上了白毯。

  它梦见一棵棕榈,

  长在遥远的东方,

  孤单单默然哀伤,

  在灼热的岩壁上。

5

《小寂寞》  9篇散文,9个故事,9个女人,分别讲述了自己与寂寞相处的那段日子,有关爱情、亲情、友情,有关职业、未来、梦想,在深情流淌的文字中满怀对现世的思索,苦楚中另见希望,欢笑中饱含热泪。

木浮生  晋江原创网专栏作者 ,都市言情小说家,著有现代长篇小说《衾何以堪》、《良言写意》、《独家记忆》。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小寂寞   木浮生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