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左右为难(1)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再次将书桌上的贺寿图展开,西烈倾华一边看着,一边幽幽叹道:“悠苒,今天皇儿很不一样。”以往只要她提及以后如何对待两个皇女的问题,月儿总是会微微皱眉,百般推托,不愿详谈,今日却是显得豁达大度,看来她是有了决定了。

  第一章 左右为难

  碧波连天的大海就在眼前,身边环绕的却是翠绿苍劲的竹林,淡淡的咸湿海气,和着清新的竹叶幽香,说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真不知道,慕容舒清是怎么在这海边种植竹林的,在这一点上,她不得不佩服她。

  西烈月平躺在竹林间的长竹榻上,看着头顶被日光照得闪闪发亮的竹叶,一脸苦恼地言道:“你说,我是让她们死还是让她们活呢?”死了一了百了,没人在背后给她放冷箭,制造麻烦;不死能给她增加很多乐趣,母皇也会比较开心。那到底是死还是不死呢?西烈月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我想了十年还没有想清楚。”

  她说了半天,身后连个回应都没有,就好像她在自言自语一样。西烈月懒懒地撑起头,侧躺着对身后专心泡茶的人嚷道:“喂,你说话啊。”

  慕容舒清专心致志地将用心炮制的龙诞新茶轻轻放入红泥小火炉上正沸着浓香酒气的茶壶中,慢慢搅拌着。她发现这样煮出来的茶,味道独特,别有一番风味。酒香的甘醇尽数被茶叶吸收,却没有酒味,茶叶的微涩也被浓郁的酒香盖过,细细品来,足以让人心旷神怡。

  对于西烈月的无病呻吟,慕容舒清也回答得漫不经心,笑道:“你都已经想了十年,还需要问我吗?”身在帝王之家,她算是幸运的了,只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有资格和她争皇位,若是换在其他国家,只怕就不止两个,二十个都有可能。再说,她还有机会思考十年,可见那两个人连对手也算不上,她这不是无病呻吟是什么?

  说了等于没说,西烈月重新倒回竹榻之上,悻悻地说道:“就是因为想了十年,什么都想过了、想透了,现在我需要一点儿冲动,下一个决定。”

  西烈月才说完,一只握成拳的手便在她眼前晃了晃。只见慕容舒清站在她身边,将拳头伸到她面前。西烈月坐直身子,看着慕容舒清笑着晃晃手,挑了挑眉道:“抽签?”

  慕容舒清点点头,笑道:“这里有两根细竹枝,你要是抽中长的,她们就死;你要是抽中短的,她们就活。这样够刺激了吧?”

  确实够刺激!西烈月显得有些兴奋地击掌笑道:“好主意。”既然她自己不想做决定,那就让老天爷来决定好了。

  没有多想,西烈月自舒清手中抽出一根竹枝。

  拿在手里一看,竹枝有半根手指长,西烈月摇晃着手中的竹枝,撇了撇嘴,说道:“短的?那就是要她们活咯。”

  慕容舒清笑而不答,起身回到小炭炉前,慢慢搅着她的茶。

  西烈月看看手里的竹枝,再看看慕容舒清闲适的背影,她一向不管她朝中的事情,今天怎么会这么爽快地给她出主意,难不成……

  西烈月起身走到慕容舒清身边,接过她刚刚盛上来的一杯新茶,抓住那只一直没有张开的手,揶揄道:“我猜,你手里另一根竹枝和这根一样长。”

  “是的。”慕容舒清也没有否认,轻轻张开手掌,里面是一枝与西烈月手中一模一样的竹枝。轻轻翻转手掌,竹枝飘然落地。慕容舒清一边为自己再盛上一杯茶,一边淡淡地回道:“这样可长可短的长度,你没有对比另一枝,第一感觉就是短的,可见,你想她们活着。”

  西烈月好笑地摇摇头,说道:“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冷静?轩辕逸没能让你意乱情迷,变得笨一点儿吗?”

  慕容舒清可不打算回答她这个无聊的问题,有人证明过爱情会降低人的智商吗?

  西烈月握着手中微烫的酒,讪讪笑道:“罢了,反正也和她们玩了十来年,一下子要是没了,也甚是无趣。”

  让她们活着,确实是她的心意,只是若以一国之君的立场,很多事,是需要取舍的。现在国家太平,她们的小把戏,她是不放在心上的,就怕时日一长,国家危难之时,她们再来作乱,她可能就无暇抵挡了。所以,她想过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只是现在看来,既然她还是顾念亲情的,就不妨再留她们几年吧。

  品着手中茶温合适的新茶,西烈月不得不说,慕容舒清这个煮法还真是别出心裁,喝下之后,沁人心脾,口齿留香。饮完杯中之物,西烈月一边将茶杯递到慕容舒清面前,一边说道:“对了,下月十五,是我的登基大典,你要来!”

  不出她所料,听了她的话,慕容舒清的背脊一僵,有气无力地问道:“不能打个商量?”难道她这一辈子都难逃这些霸道之人的纠缠?轩辕逸是这样,西烈月也是这样,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行!”西烈月的回答彻底熄灭了慕容舒清的“奢望”。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这处清幽雅致的竹林,又绕着一株已有手臂粗细的竹子走了一圈,才对着慕容舒清散漫地说道:“你不来,我就把大典搬到你这海边竹楼来举行,你说是不是会很有趣?”

  一点儿也没有趣!慕容舒清将茶从炭炉上移开,对于西烈月的话不理不睬。她总结出一条经验,就是对西烈月和轩辕逸这种人,不管他们说什么,都不要跟他们辩驳,因为那是白费力气。

  这时,竹林外飞身闪进一抹嫣红身影,随之响起一阵清亮的女声,“主子,女皇陛下传您到御书房。”

  西烈月轻轻点头,踏出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拍着慕容舒清的肩膀,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你别忘了下月十五,一定要到!”慕容舒清是她第一个引为知己的人,在她登基的时候,她希望她能到场。

  肩上的力度让慕容舒清苦笑不已,“尽量……”登基可以说是西烈月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看来这次她是非去不可了。

  西烈月收回手,不再说什么,她懂她,她说这样的话就表示一定会去的。

  一蓝一红两抹倩影飞快掠过竹林,慕容舒清拿起茶壶,起身走回身后不远处的竹屋。当脚下踩上那根细小的竹枝时,慕容舒清停顿了一下,虽然她不愿意看见西烈月为了皇位而姐妹相残,可是今日不杀她们,日后,是否会为西烈月带来致命的伤害呢?

  希望,她今天的决定是对的。

  西烈月刚踏进宫门,一个紫衣奴仆已经等在宫门口,见到她,立刻屈膝跪下,毕恭毕敬地说道:“昇王,齐君让您到齐风闲虚去一趟。”

  西烈月看了他一眼,见是父亲身边亲近的仆人,便挥挥衣袖,不在意地回道:“知道了。本王现在要去御书房见母皇,一会儿就过去。”

  “是。”奴仆行礼之后,才悄然起身,缓缓向后退去。这宫里谁都知道,昇王一向随心所欲,有时可以不讲究规矩,有时却可以只因为看人不顺眼,就将人逐出宫去,甚至连命都有可能丢了。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恭敬一点保险。再说,昇王很快就会是一国之君了,更是懈怠不得。

  看他小心翼翼,退了几步就像见了鬼一般赶快逃走的样子,西烈月觉得有些好笑,看来五年前的那件事,让他们留下的心理阴影还真是不小。当年若不是皇姐派人接近她,在她对他宠爱之极时出卖她,让她差点没命,她也不会一气之下,将他容颜尽毁,逐出京城。结果这件事以讹传讹,衍变成她因为侍郎做错了一些小事,就将他毁容逐府。不过她从不屑于解释这些,他们把她看作无情之人,那是再好不过了。

  芪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为主子抱不平。虽然主子五年来还是一样的飞扬跋扈桀骜不驯,侍郎也为数不少,可是主子看他们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看他时的专注和爱怜。看来他是真的伤了主子的心了,即便是当时重伤之下,主子仍舍不得杀了他。

  西烈月微微闭了下双眼,她不想再想起那些让人痛心的过去,既然是过去的事,那就让它过去吧。他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伤害她了。

  睁开眼,西烈月笑着对芪焰说道:“焰,我似乎变得抢手起来了。”她就要继位,估计母皇和父君都担心她会对其他两个皇女痛下杀手,但要怪只能怪她们的小动作太频繁了。

  芪焰点头,灵动的眼睛里,满是俏皮。她嫣然笑道:“是啊,只怕主子还要烦不少时候。”

  是吗?那就让她们多担心一段时日吧。西烈月浅浅地勾起唇角,对芪焰说道:“待会儿我去见母皇,你传木钰到王府等我。”她只说不杀她们,可没说不给她们一点儿教训,不然让她们有空破坏她的登基大典就不好玩了。

  看主子笑成这样,估计是有了新的计策了。芪焰爽利地回道:“是。”说完几个起跃就出了宫门。西烈月微微挑眉,她好像不是很莽撞吧?轩辕逸整天调侃她说有什么主子,就会有什么奴才,或许,她应该让芪焰到慕容舒清身边待一段时间。

  西烈月悠哉地踏入御书房,半跪着行礼道:“参见母皇。”

  西烈倾华心里甚是骄傲地看着这个越发意气风发的女儿。海域在历代女皇的苦心经营下,也算是百姓安居,太平无事。当年,她选择齐峙,也是希望能孕育一个温厚平和、勤政爱民的女皇人选,不需要她有什么大作为,只要能守住这个国家就可以了。谁知道,齐峙性格温和,这女儿却是强势霸气。虽然与当初的设想大相径庭,但她还是为有这么一个才华出众、卓越不凡的女儿而感到骄傲。

  微笑着抬手,西烈倾华笑道:“平身。月儿,你过来。”

  西烈月依言走到西烈倾华身边,西烈倾华将手中的画卷转向西烈月,问道:“你看这幅贺寿图画得怎么样?”

  贺寿图?画得很是传神。西烈月轻笑,果然和她想的相去不远,西烈月不动声色,点头回道:“很好。”

  西烈倾华看她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便将画卷平放在书桌之上,问道:“好在哪里?”

  西烈月懒懒地再次看向画卷,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卷轴的梨花木,迎上西烈倾华紧盯着她的双眼,低低笑道:“好在母慈子孝、一家和气的意境。”

  “朕也是这么觉得。”西烈倾华说完,轻推画卷的一端,画卷慢慢合上。西烈倾华在龙椅上坐下,一双隐含精光的眼始终不离西烈月,口中却轻柔地笑道:“就不知道朕有没有这样的福气。”

  母皇是害怕她要了她们的命吗?这么多年了,她们可是每时每刻都想要她的命啊。虽然在竹林时,西烈月心中就有了答案,但她仍是语带含糊地笑道:“母皇洪福齐天,自然是会儿孙满堂的。”

  对于她的回答,西烈倾华倒有些趣味地笑道:“是吗?”

  西烈月在一旁的侧椅上坐下,言之凿凿地回道:“当然。”她只说会儿孙满堂,可不一定是哪个儿孙哦。

  两人眼光相会,西烈月不避不闪,十分坦然地面对西烈倾华的审视。良久,西烈倾华收回视线,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有时候,有一个太过出色的女儿,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这事看来今天又只能作罢了。

  西烈倾华叹了口气,问道:“你下月就要即位了,后宫之主却还没有明确,你有什么打算?”这后位的选择,对于将来她执政,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以西烈月的聪颖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迟迟不定,是她另有打算?

  西烈月不着痕迹地看了龙椅后的丝帘一眼,回道:“就从丞相侄儿惜君、大将军的儿子炽君中选一个吧,母皇看哪个好就哪个,我无所谓。”

  无所谓?好个无所谓,她倒是把这个难题丢给她了。挥挥手,西烈倾华说道:“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西烈月微微躬身,出了御书房,相较于前面的闲庭信步,往齐风闲虚的步伐倒是略有些急促。

  再次将书桌上的贺寿图展开,西烈倾华一边看着,一边幽幽叹道:“悠苒,今天皇儿很不一样。”以往只要她提及以后如何对待两个皇女的问题,月儿总是会微微皱眉,百般推托,不愿详谈,今日却是显得豁达大度,看来她是有了决定了。

  自帘帐之后,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紫衣女子,面容瑰丽,气质出众,自有一股豁达之气,此人正是当朝丞相季悠苒。显然,她也看出了端倪。走至西烈倾华身后,季悠苒拱手笑道:“是,这样不也正好合了陛下的心意?两位皇女安全无忧。”

  “是不是真的无忧还不一定。”西烈倾华脸上未见喜色,月儿确实是有了决定,但是这个决定是什么,还未能明确,以月儿的性格,一切都未可知。西烈倾华想了想,问道:“月儿最近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吗?或者结识了什么人?”

  季悠苒思索了一会儿,回道:“有。几个月前昇王特意放行进入海域的女子,一直住在海边的竹林里,昇王几乎每半个月都要到她那儿一次。”

  “知道是什么人吗?”女子?月儿对她何以要特意放行呢?

  说起这个女子,季悠苒也显出颇为感兴趣的样子,笑道:“只知道叫舒清,臣曾经派人观察过她,她几乎足不出户,也不与人来往,与她同住的,只有一名男子。”她还亲自到竹林看过,确实是一处清幽雅致的所在。

  “舒清……”西烈倾华低喃着,这样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出现在海域,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且,显然她似乎或多或少地能够左右月儿的决定。西烈倾华神情肃然地说道:“既然她不是海域人,就派人去查,一定要知道她是什么人。”

  “是。”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