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贵客临门(1)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西烈倾华依言坐下,暗暗观察着眼前的女子,这个人与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她不像是一个商人。

  第二章 贵客临门

  夜的神奇,在于能够反映人的心情。就如天上的明月,阴晴圆缺虽自有其规律,然而是悲是喜,皆因人心如何看待罢了。新月如钩,夜风微凉,本该是品茗赏月的好时候,只是看着新月,西烈月眼中却显露出平日里难见的疲惫。

  率性地坐在书房的窗棂上,手里把玩着白玉酒瓶子,还有不到十日,就是她登基的日子。她多年来的经营、努力,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似乎都是为了这一天。西烈月轻轻地笑了起来,当一切真的要属于她的时候,她除了兴奋、激动之外,居然还有那么一点儿淡淡的惆怅之感。选择了一国之君,也就是选择了责任。有时,她真的很羡慕慕容舒清,来去如风,自由酣畅,似乎没有什么是她放不下的。而她,却只能在这样的夜里,借着酒意感叹两句,天亮之后,她还是那个霸气十足、手握皇权的西烈月。每个人,都有选择过自己喜欢过的生活的权利。

  又灌了一口酒,她竟觉得有些微醺了,耳边隐约传来悠扬的箫声。箫声婉转而动听,如一只柔和的手,轻抚着人的心灵。能吹奏出这样意境的曲子,一定是他。西烈月跳下窗棂,一边喝着酒,一边向曲苑走去。

  靠在曲苑的门前,西烈月微眯着眼,看着眼前墨绿青衣装扮的男子。修长的身形,挺拔如松,流瀑般的长发,随风轻扬,月下抚箫的背影,风流蕴藉。听完一曲,西烈月轻轻拍掌,笑道:“好曲子。”

  惜抒转过身来,看了西烈月一会儿,说道:“王有心事。”

  西烈月慢慢走近季惜抒,轻轻抚上他光洁的脸颊,用醉人的声音轻笑着说道:“你和你姑姑一样能看透人心吗?”

  西烈月迷离的眼神,让季惜抒的声音也随之低了几分,“惜抒不能。”

  西烈月拉着惜抒的手坐下,两人坐在石凳上,背对背互相依偎着。西烈月平淡地问道:“本王封你做后主,可好?”

  好一会儿,惜抒才回道:“随便。”

  “随便?”西烈月挑了挑眉,又笑道:“那封炽做后主,如何?”

  这次惜抒倒是不假思考,很快就回道:“也可以。”

  一口饮尽壶中之酒,西烈月将白玉酒瓶随意地丢在脚边,双手环于胸前,闭着眼,说道:“说说看。”

  惜抒一边抚摸着手中的碧箫,一边回道:“封我做后主还是封炽君做后主,那要看您心中更忌惮文臣还是武将。”后主只是一个政治符号而已,惜抒嘴角的笑忽然变得有些苦涩起来。

  西烈月起身,扶着惜抒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来和自己面对面。对上他清明而深邃的眼睛,西烈月低低地笑起来。在这寂静的夜里,这样的笑声显得格外蛊惑人心。西烈月点点头,说道:“惜抒,你真是聪明。”只是越是聪明,看得越是透彻,便没有了欺骗自己的借口。

  惜抒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双或霸气,或迷蒙,或凌厉,或调侃的眼睛。在她身边快三年了吧,这双眼里,却从未有过情爱。是她没有,还是早已经给了别人?或许他还是不够聪明,不然怎么会让自己陷进这样的情沼之中。

  掩下眼中过分流露的情感,惜抒也站了起来,退后两步,背对着西烈月,轻声说道:“惜抒给王再吹奏一曲吧。”

  “好。”西烈月侧卧在树下的躺椅上,倾听着舒缓而轻柔的箫声。

  也不知惜抒吹了多久,音律似乎自有意识一般,缓缓流淌。当他停下来的时候,月已经西斜了。回头看向躺椅上的人,早就睡着了。惜抒从屋里拿出锦被为她盖上,似无奈又似悲哀地轻叹道:“再聪明又能如何,你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惜抒自嘲地摇摇头,自己还不如表现得笨些为好。

  每日清晨,枫绯居里,都会传来剑锋破空的声音。许家乃海域的将军之家,许大将军位列一品,统管三军。两个女儿一个驻守北面临海,一个负责操练新兵,都是一等一的好将领。作为许家唯一的儿子,许炽擎的功夫自然也不差,跟了西烈月之后,对于他的舞枪弄剑,她也是从不反对,有时还会和他过上几招。

  小厮晓锋一边兴奋地走来走去,一边不时看向炽君。有一个好消息,他想第一时间告诉炽君,可是炽君练武的时候又不容打扰,他只得在小院门口走来走去。好不容易,许炽擎收了长剑,晓峰立刻跑了过去,笑道:“炽君。”

  许炽擎早就知道他在一旁等了很久,帅气的脸上扬起一抹阳光般的笑容,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活像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

  “今日皇榜昭示全国了,昇王登基那日,也是后主加冕之时。”

  许炽擎原本带笑的脸变得有些紧张,问道:“后主是谁可知道了?”

  晓峰卖关子地笑道:“知道了。”

  不理会他的嬉皮笑脸,许炽擎接着问道:“谁?”

  晓峰看他紧张成这样,立刻大声恭贺道:“恭喜炽君,这后主是您!”这也难怪主子紧张,后主,多少人羡慕的尊贵身份,连那个季惜抒都没份。

  许炽擎大惊,“什么?”怎么会是自己?

  晓峰看主子的脸色黑中带白,咽了咽口水,小心地问道:“您怎么了?”

  “倒霉。”许炽擎在心里嗤道,他倒宁愿不是自己。这样想着,心情也瞬间变得烦躁,他挥挥手,对着晓峰说道:“你退下吧。”

  “是。”晓峰不明所以,讪讪地退了出去。

  怎么会是他呢?应该是季惜抒才对嘛!本来进昇王府他就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母亲硬是要他从三个皇女中选一个。大皇女常年抱病,不知道用力点碰她会不会就死掉了;三皇女不仅好色,还性格暴烈。这根本是没得选,他只得进了昇王府。现在还要他当后主,这人人抢破头的身份,他却丝毫不感兴趣。坐上了那个位置,所有的皇家责任、繁文缛节、家族兴衰以及后宫琐事都与他有关了,他才不要。不行,他要去找季惜抒。

  许炽擎一肚子气地走进曲苑,季惜抒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一般,在园中摆好了茶具,一边泡着茶,一边笑道:“你来了。”

  季惜抒笑得越是惬意,许炽擎心里的火烧得就越炙热,冲口问道:“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大将军唯一的儿子。”季惜抒似乎习惯了他的无礼,拱手笑道:“恭喜炽君了。”

  许炽擎冷哼一声,“少废话了,你明知道我不稀罕。”他根本志不在此。做个游侠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心愿了,难道他想省心地过自己的生活也这么难?

  季惜抒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他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和他发脾气,根本于事无补。看着许炽擎染火的眼睛,季惜抒回道:“可是你许家稀罕。”这后主之位给了许家,皇室的立场再明显不过了:既要依仗武将,却也要有所钳制。其实这也算是互相利用。对于许家来说,也算是福不是祸了。

  “你!”不知该如何回答,许炽擎只得狠狠瞪着悠闲地泡着茶的季惜抒,毕竟他说的是事实。

  季惜抒为许炽擎斟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轻笑道:“喝茶吧,你我若能改变什么,也不需身在此处了。”别说皇榜都放了,不可能更改,就是没有放榜,也不会有人在乎他的意见,皇室要的只是他的身份而已。这么多年了,他还没有看透,也真是不容易。

  许炽擎看也不看他递过来的茶,愤愤吼道:“我和你不一样。”季惜抒深爱着昇王,是心甘情愿身陷王府的,而自己,却是在万般无奈下才进入的。这个后主怎么说都是季惜抒更合适才对。

  既然他不领情,季惜抒收回手,喝了一口茶,才慢条斯理地说道:“结果有区别吗?”将来还不是一样身处后宫。

  没有区别!许炽擎颓然坐了下来,为人人羡慕的后位头疼万分。

  季惜抒则是不发一语地继续喝着他的茶。

  西烈倾华第一次知道,这海边植竹,竟是这样的风流雅致,这让她对这里的主人,也就更多了一份期待。悠苒昨日说了一个时辰的关于她的情况,言辞中难掩欣赏。原来这海边竹林的主人,竟也是大有来头。慕容舒清,她要看看,能当得上悠苒“奇人”之评的人,究竟有何独到之处。

  西烈倾华进了竹林,只见到一个青衣女子。清瘦的身形,纷披的长发,从背后看来,俨然融入了这竹林一般。她手里的狼毫挥洒自如,颇有大家风范。

  西烈倾华悄然走近她,只见她笔下的字,清奇洒脱,飘逸灵动中不失沉稳,忍不住赞道:“好字。”

  赞许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让舒清的手微微一颤。虽然知道身后有人,可是想不到来人的声音竟是如此的有力和爽快。看着手下微有滞意的字迹,舒清只是不以为意地轻笑着继续下一笔,只见这个稍显凝滞的字,霍然呈现出一种既凌乱微慌,又坦然以对的独特韵味。写完最后一个字,她已经将毛笔浸入竹筒之中,墨汁迅速染黑了清水,也说明了这幅作品已然完成。

  用清水净手之后,慕容舒清微笑地转过身,只见一个五十出头的布衣妇人也含笑地看着她。深紫色的布料上虽未绣金镶银,料子却是极为华贵、讲究的,再加上眼眉间的坚定与深邃,让她看起来颇为高贵。

  微微点头,舒清笑道:“您过奖了,不知您是?”

  西烈倾华捋了捋衣袖,笑道:“老身到这海边散步,难得看见海边还有竹林,就忍不住进来看看。打扰姑娘了。”

  散步?低头看了一眼她精致的锦布丝鞋,舒清莞尔,她可不认为有人散步能做到鞋不沾土、发丝不乱的境界。舒清并不点破,谦和地笑道:“老人家不用客气。”看看桌上的字墨迹已干,舒清将宣纸折好,把放于石凳之上的茶端上桌面,对着西烈倾华说道:“请坐。”

  西烈倾华依言坐下,暗暗观察着眼前的女子,这个人与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她不像是一个商人。

  舒清为西烈倾华斟了一杯茶,轻抚杯壁,见茶温刚好,便将茶放到西烈倾华面前,嫣然笑道:“喝茶。”

  茶汤清浅,茶味却十分浓郁,西烈倾华浅尝了一口,甘美之气立刻沁入心脾,回味绵长。这样的好茶真不多见,西烈倾华也是爱茶之人,忍不住问道:“这茶甚是香醇,还有一股特别的韵味,是什么茶?”

  “用无味来煮的龙诞。”她之前也没有想到,两者结合,竟是绝配。

  “哦?”西烈倾华再次拿起茶杯,放在鼻尖细细地闻着,确实有淡淡的酒香,虽然被茶意掩盖住了,但只要用心品尝,还是能够发现的。再喝了一口,西烈倾华笑道:“原来无味还可以这样饮用。”枉她喝了这么多年茶,饮了这么多年无味,却不曾想过要混合煮上一煮。

  她的话,让舒清微微扬眉。来者何人,她猜得已经八九不离十了。继续为西烈倾华斟茶,舒清淡笑不语。

  青衣墨发,竹林清茶,浅笑儒雅,难怪月儿会如此欣赏她。换作是她,也会让这个女人移居海域的,住在东隅是有点可惜了。竹林不大,环视四周,不远处,有一座竹屋,再往近来,就是这石桌矮凳、清茶字画了。西烈倾华起身,绕着几棵刚刚长成的新竹走了两圈,问道:“这里清幽雅致,是你的住所?”

  “是的。”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