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三章 登基大典(2)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西烈月一副为难的样子,转而看向一旁不言不语的季悠苒,问道:“右相以为如何呢?”季悠苒,是上皇心腹,她到底能不能为她所用呢?

  舒清越过人群,缓步走向殿前。缓慢的步伐,优雅的微笑,仿佛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看清楚她的样子。面对着群臣的窃窃私语,舒清坦然地步上殿前,走至西烈倾华面前,但并不行礼,不卑不亢地问道:“舒清有一事不明,请陛下解惑。”

  西烈倾华笑道:“但说无妨。”这么快就调整好了,不容易啊,她没看错人。

  舒清微微提高音量,让殿上所有人都听得见自己的话,“舒清听闻,海域少有左右相之分,那么,今陛下设下这左右相,不知其管理的范畴是由新皇委任,还是由陛下指派?”

  西烈倾华迟疑了一会儿,笑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舒清坦言,“当然有。”

  西烈倾华来了兴致,继续问道:“区别在哪儿?”

  “对象不同。”舒清笑意不变地上前一步直视着西烈倾华,这大殿之上还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

  “怎么个不同?”西烈倾华也上前一步,两人几乎就要面对面而立了。今天慕容舒清如此锋芒外露,必有所图,她倒想见识见识。

  舒清也不退让,只是一直挂在唇边的浅笑改成了真心的笑意。西烈倾华,果然是为君者,气度谋虑让人佩服。虽然如此,她却不打算改变她原来要说的话,舒清轻柔而吐字清晰地回道:“管理的对象和效忠的对象,都不同。”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

  这是对陛下权威的极度挑衅,言下之意,就是她只效忠一人。

  她会这么说,西烈月也是一惊。她猜舒清定会有所反击,可是她言辞如此犀利,难道……若真是这样,那她还真是欠她一个大人情了。

  西烈倾华脸色不愉,西烈凌立刻发难,呵斥道:“你放肆!”

  舒清转身面对着西烈凌,状似不解地问道:“泯王何以如此生气?”

  西烈凌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女子本就极为不屑,恨不得就此除掉她,于是朗声喝道:“你公然挑衅皇室,对陛下不敬。”

  舒清失笑,西烈月不杀她真是对的,她实在没有争皇位的机会,她怎么不看看那个一脸病容的姐姐,人家可就镇定得多了。这么容易杀她,西烈倾华又怎么会立她为相,真是蠢。

  舒清捋了捋衣袖,谦和地反问道:“所谓在其位,须谋其政,今天舒清承蒙陛下错爱,委以重任,那自然是要清楚自己的职责及效忠之人,才可尽心效力,这何罪之有?再则,效忠陛下与新皇,都是效忠西烈皇室,敢问泯王,这又何来挑衅皇室之说?”

  西烈凌一时不知如何回应,恼羞成怒,怒道:“狡辩……”

  “好了。”西烈倾华不耐地对西烈凌挥挥手,看向舒清的眼里,却是带着几分笑意与欣赏,点头回道:“左相问得在理。好,今日既然已传位新皇,以后朝中之事,自然全凭新皇做主。”

  季悠苒微微扬眉,舒清,这一步棋走得险,却也走得妙。她既帮了西烈月,又反将了陛下一军。自古以来,就算退位为上皇,短时间内,上皇对于朝政之事,多会干预。今天舒清逼出了陛下这句话,也算是为西烈月执政争取到了最大的自由和空间。

  舒清微微躬身行礼,笑道:“陛下圣明。”

  这时,有眼力的臣子都看出来了,这个舒清不简单,可是她既然是陛下传旨的辅政之臣,那她为什么要和陛下作对啊?虽然看着糊涂,却谁也不敢吱声。静观其变,乃为官之道。

  西烈倾华大笑,问道:“左相还有什么要说的?”

  出乎意料地,舒清后退一步,回道:“没了,不敢打扰登基大典。”

  西烈月看着微笑着站在一旁的舒清,她这算是答应为左相了?不可能,她心里一定还打着其他主意。

  “接任仪式开始。”礼官的吆喝,打断了西烈月的猜测。

  西烈倾华将放置着玉玺及虎符的托盘交到西烈月的手中,这接任仪式也算正式完成了。

  “礼成!”

  随着礼官的宣布,群臣再次双膝跪地,统一贺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也说明,西烈月正式成为了海域的新君主。

  西烈月登上最高皇位,朗声说道:“众卿家平身!朕今日登基,有赖各位卿家尽心辅佐,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尤其是三位卿家,更是应当竭尽所能。”

  “臣等定当尽心尽力。”

  待一切形式完成之后,舒清微微上前一步,问道:“陛下,左右相之职能,不仅臣不明,相信右相及群臣亦不明,还请陛下言明。”

  她就知道舒清不会这样容易就放过她,不过她自称为臣,应该是应下了这左相之职了。想看看舒清有什么打算,西烈月假意思索了片刻,才笑道:“朕也是今日才知上皇有此辅政之策,不知左相有何建议?”

  舒清胸有成竹地侃侃说道:“臣以为,右相为相多年,对于朝中官员、礼仪及国之法度,自然是胸有丘壑,故此分管吏部、礼部、刑部再合适不过。而臣对于天下土地、户籍、赋税、财政收支,以及山泽、屯田、工匠、水利、交通、各项工程和海事贸易等均有心得,故此,分管工部、户部定能为陛下分担。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原来如此,西烈月暗暗瞪了舒清一眼,她还以为是什么让她同意,原来她看上的是从商的便利。这么说,前面她逼着母皇将官吏任免权交到她的手中,也是为了她能更方便地达成自己的目的咯。看她选的户部、工部,明显就是不想管她朝中的杂事。可话说回来,海事贸易这方面还确实是她的强项。

  舒清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她以为她想蹚这潭浑水?如果不是她,她需要被这些琐事捆绑?今天是她的登基大典,西烈倾华又当着群臣的面宣读的圣旨,她就是再不愿意,还能毁了她的大典,然后再被拖出去斩首不成?既然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她当然是选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走咯,不然她也对不起西烈月给她的“奸商”之名。

  两人暗潮汹涌地眼神较量着,西烈倩却按捺不住了。税收和海事是最能赚钱的,现在的户部尚书是姑姑斐汐雯担任。若是户部、工部被这个叫舒清的女人监管了,那么她就会很被动。财政收入这块,她也不能再做什么文章。

  趁着西烈月还没有表态,西烈倩上前一步,说道:“陛下,臣以为不妥。”

  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西烈月故意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哦?熙王以为如何?”

  西烈倩轻咳一声,苍白的脸色仿佛说话都很吃力。又调整了一下呼吸,西烈倩才缓缓说道:“臣以为,土地赋税,财政收支,尤其是外事海运,关系着海域国之根本,应由上皇原来委任的各部尚书独立管理更为妥当。”

  她真的病得这么重吗?如果是,权势真的这么让她放不开?如果不是,她刻意隐藏多年,其心思真是深不可测。舒清微笑着回道:“熙王所言极是,这些关系到国之根本之事,更应该小心谨慎。左右相对于六部之事,起的是监督、辅助之功,于国利大于弊。再者,上皇已言明,各官吏委任之事,由陛下做主,即是对陛下的信任,所以熙王无须担心才是。”她若是不经常走海事这条路,也不会知道,海域海运收费会有多高。然而上缴国库的,到底有多少?这些钱,去了哪里?今天西烈倩的过度反应,算是给了一个答案。

  西烈月一副为难的样子,转而看向一旁不言不语的季悠苒,问道:“右相以为如何呢?”季悠苒,是上皇心腹,她到底能不能为她所用呢?

  季悠苒躬身谦和地回道:“臣听凭陛下旨意。”

  高明,不回应,也不急于表忠心,更不得罪任何一方,季悠苒,希望,你能为我所用,不然……

  西烈月微微抬手,威严宣布道:“好,大将军分管兵部,右相分管吏部、礼部、刑部,左相分管户部、工部。其余官员的委任,明日早朝听旨!”

  西烈月脸上表情严肃,心里却在暗笑,这官员名单,三月前她就已经有了腹稿。今日不说,就是要她们今晚睡不着,有舒清帮她,官员上,她可以有一些调整。

  “是。”群臣跪送西烈月离去之后,对于舒清,很多人想要上前与之攀谈。然而在没有摸清楚她的喜好之前,大多数人还是止步不前的。

  舒清却在西烈月离开之后的第一时间,马上急急地向宫外走去。她今晚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向轩辕逸解释,她成了一品官员,当朝左相。而他,不幸地,成为了一品夫郎!

  头好疼!

  就在新皇登基大典结束,群臣渐渐散去之时,广场西南角有一个人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冷笑。“她”虽然一袭女装打扮,而且始终一言不发,举止低调,但还是可以从一些细微的特征看出此人是男扮女装混进大典广场的。只是广场群臣众多,“她”又易容精到,而且焦点又在新皇身上,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些。——风絮,这个谜一般的男人,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