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四章 远方客人(1)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那个男人有没有暴跳如雷?”西烈月感兴趣的是这个,赶在今天晚上颁旨,就是想看轩辕逸跳脚的样子,扬名天下的镇国将军现在居然是她海域国的一品夫郎,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

  第四章 远方客人

  舒清才踏入竹林,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圈入温暖的怀里,轩辕逸急切又带着担心的低语在舒清耳边响起,“清儿,你上哪里去了?”或许,他不应该将她一个人留在这竹林小屋里。刚才回来没有看见她,吓得他的心几乎要跳出来,她被劫的一幕幕总会在他脑海里浮现。

  舒清舒服地靠在轩辕逸的怀里,略显有些急促的心跳声,带给她无比安心的感觉。舒清任他环着自己,笑道:“我进宫了一趟。”

  “进宫?”轩辕逸疑惑了,她从来不进宫的,平时都是西烈月到竹林找她,“出什么事了吗?”

  确实出事了,还是大事!舒清看着轩辕逸疑惑不解的眼睛,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干笑两声,回道:“今日是西烈月登基的日子。”

  原来如此,轩辕逸并没有多想,今天既然是西烈月登基的日子,清儿进宫也是应该的。虽然她们两个时常斗嘴,但他还是看得出来,两人的感情很好。

  拥着舒清,轩辕逸故作神秘地笑道:“你猜,我给你带谁来了?”有了他们,他以后不在清儿身边的时候,可以不用这么担心了。

  轩辕逸不提今天登基之事,舒清也还没有想好如何说,也就顺势不再提起。可是看他满面笑意的样子,来的会是什么人呢?

  他们才走近竹屋,两个迫不及待的身影就已经迎了上来,冷硬的声音里,不难听出隐忍的哽咽,“主子!”

  舒清忽然看到两张刚毅中带着欣喜的脸,不自觉地,眼睛竟是有些湿润。四年了,他们陪着她走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保护她,相信她,支持她。一别半年,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心里的感慨不言而喻。

  舒清靠在轩辕逸的怀里,难以置信地说道:“炎雨、苍素,你们怎么会……”

  未等她问完,两人异口同声地回道:“我们誓死追随主子。”他们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安心的力量。是她,让他们钦佩,想要追随她、保护她,就像是保护自己最亲的人一样。所以,只要她还活着,他们就一定要找到她。

  舒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哭笑不得,“你们知不知道,海域是一个女尊男卑的国家,这里女子说了算?”她就是知道他们死心眼,当时才没有和他们言明自己去了哪里,想要还他们自由。谁想到,他们竟会跟到海域来?在海域生活,他们怎么可能习惯。

  这时,一声调侃之音传来,“就是在东隅,也是你说了算,有什么区别?”她不就是女子,他们都以她为尊了,这女尊国有什么不能适应的。

  舒清看向声音的出处,只见安沁宣一身扎眼的白衫,吊儿郎当地坐在那里。舒清笑道:“你怎么也来了?”

  安沁宣漂亮地起身,来到舒清面前,轻佻地回道:“想你了呗。”

  轩辕逸扶住舒清的腰,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安沁宣伸过来的毛手,冷声说道:“说话小心点。”

  舒清懒得理会这两个年纪不小还用眼神较量的男人,退出轩辕逸的怀抱,走到炎雨和苍素面前,认真地问道:“你们明白我说什么吗?”她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解释海域的风土民俗,这里的性别观念和男女的社会地位,甚至婚姻制度,都和东隅大相径庭,他们接受得了吗?

  炎雨和苍素对看一眼,淡然一笑,回道:“天涯海角、上天入地都跟得,女尊国又如何?”他们来之前,商君就已经劝过他们,也说了很多女尊国他们想象不到的习俗。可是那又如何呢?她曾说过,心安之处即是家,他们闯荡江湖这么多年,现在求的不就是心安吗?

  他们脸上的笑意,让舒清还想劝说的话统统咽了回去。安沁宣还在一旁一边摇头,一边奇道:“慕容舒清,你给他们吃什么了?”慕容舒清有什么好的,他开了大价钱,让他们跟着自己,这两人居然不为所动。

  炎雨、苍素的固执已经让舒清不知如何是好了,安沁宣还在一旁说风凉话,她的头又疼起来了,不禁低骂道:“闭嘴。”

  安沁宣轻笑着吹了一声口哨,啧啧称奇,“果然在这海域待了一段时间,脾气见长了!”

  舒清真的很想白他一眼,他是来添乱的吗?没等舒清发难,一道响亮的女声自竹林外传来,“拜见左相大人。”

  好功夫,屋里的四个男子都暗暗感叹,竹林离竹屋相距数百米,可是女子的声音就如同在门外传来一般,可见此人内力深厚。可是她所说的左相是谁?

  舒清暗叫一声糟糕,她还没来得及向轩辕逸说清楚,西烈月这是害她吗?不得已,舒清还是朗声回道:“进来。”

  她话音才落,马上被四双眼睛盯着,尤其是轩辕逸,清儿什么时候变成了左相?

  这时,竹屋的门被轻轻叩开,走进一个紫衣女官,那女子身形纤细,相貌柔美,想不到竟是高手。菁葮手捧着圣旨,朗声说道:“左相大人,圣旨到!”

  舒清点点头,无奈地说道:“宣吧。”这屋里的几个人,也不会有人为了这个圣旨而跪地接旨。旨意宣完了,她还要想想怎么和他们解释呢。现在不用看也知道轩辕逸的脸色很不好。

  陛下果然神机妙算,在来之前就告诉她,来了之后,不管左相及家人如何反应,都照样宣旨,宣完之后立刻离开。菁葮轻咳一声,忽略屋里奇异的气氛,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赐当朝左相,相府一座,黄金万两,奴仆三百,锦缎千匹。赐封左相亲夫轩辕逸为当朝一品夫郎,钦此!”

  “左相?”安沁宣挑眉。

  “一品夫郎?!”

  舒清都能听到轩辕逸磨牙的声音。

  西烈月!你这个忘恩负义出卖朋友的东西。舒清在心里把她诅咒了一百遍,深吸了一口气,立刻说道:“你们把赏赐送到相府,退下吧。”

  “是。”菁葮将圣旨放在一旁的竹桌上,立刻转身退出,她可以回去交差了。

  竹屋有一瞬间的寂静,安沁宣一边轻拍着手掌,一边笑道:“慕容舒清,你不错嘛,在东隅是手握民生的商业巨贾,在这海域,倒成了丞相了,佩服佩服!”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走到哪里,都很精彩。

  “我需要解释。”轩辕逸低低地说道,这件事必有蹊跷。

  舒清很感激,轩辕逸没有马上动怒,握着他的手,舒清对着炎雨和苍素说道:“炎雨、苍素,把安沁宣扔出去,守在竹林外,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是。”虽然心里也有所疑问,但是舒清的吩咐,他们从来不会违抗,架起安沁宣左右手臂,三人一同朝屋外走去。

  屋里只剩下舒清和轩辕逸,轩辕逸一把揽过舒清的腰,抬起她的下巴,轻哼道:“一品夫郎?”

  舒清尴尬地轻咳一声,急道:“这个不关我的事……”她真的冤枉,她做了丞相,那她的夫君,自然就是一品夫郎。

  不关她的事?轩辕逸将她更抱得更一些,抵着她的额头,低哼道:“那左相呢?也不关你的事?”

  舒清立刻摇头,认真而无辜地说道:“我是被陷害的。”在他还没有被这个“一品夫郎”给气疯之前,舒清一口气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如实交代。

  听完她的话,轩辕逸微微皱起了眉头,这朝廷之中的事,他比她要明白得多,西烈倾华这么做,根本就是不给清儿退路。轩辕逸想了想,说道:“这么说,这个左相你是当定了。”

  偎进轩辕逸的怀里,舒清小声说道:“我们现在踩在海域的土地上,有所依凭并非坏事,虽然我不愿意管朝廷的琐事,但是今日在朝上,我也是别无选择。而且西烈月的事情,我还是不能不管的。我把她,当朋友。”

  舒清说的,他当然明白,可是君是君,臣是臣,这是不变的定理。轩辕逸提醒道:“话虽这么说,但是她始终是一个君王。”他不希望舒清在这里又被卷进朝堂,再受伤害。

  “我明白的,放心。”现状已是如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西烈倾华看着窗外点点繁星,行宫寂静的夜竟然让她有一些恍惚。背负了几十年的责任,掌控了几十年的权力,一时之间,化为零,说实话,她并不习惯。她可以等她百年归老,回归尘土,才将皇位传给月儿。但是历史的经验告诉她,那时她老眼昏花,力所不及,其中的变故又有多少?这就是海域女皇大多未逝就传位的原因。

  一件轻薄的棉锦披风缓缓地盖在西烈倾华的肩膀上,齐峙在身后环住她的腰,让她舒服地靠在自己的怀里。良久,才轻声问道:“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西烈倾华微微笑道:“你不明白?”

  “不明白。”齐峙想了想,回道:“那女子始终是外国人,而且您这么做,不怕伤了季相的心?”季悠苒跟着皇上十来年,这时候,却多出个左相,只怕她面上虽然不说,心里总是要别扭的吧。

  西烈倾华微叹一声,回道:“这是朕和悠苒商量的结果。”谁会相信,这其实是悠苒的提议,她才是促成舒清成为左相的人。

  “这么说季相同意?”会吗?这样无疑是在瓜分她的权力,久居高位的人,真的放得下?

  这就是悠苒不同于常人的地方,也是她欣赏她十数年的原因。转身看见齐峙仍满是忧虑的眼睛,今晚若是不给他解释清楚,估计他要睡不着了。西烈倾华轻拍着他的手,笑道:“月儿初登宝座,对于悠苒的意见,未必信服。而且,悠苒在相位十余年,虽然不愿加入任何一派,但是这么多年,其中的利益纠葛在所难免。再则,舒清在海域无亲无故,不易卷入派系斗争。这么多年来,斐家在朝中的势力不可小觑。舒清的介入,是打乱这股势力的好时机,今天你也看见她的能力了。最重要的是,月儿信她!”而信任的付出,对于一个君王来说,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明白了。”齐峙想了想,点点头,叹道:“上皇用心良苦。”

  感觉到他的不安,西烈倾华抚平他微皱的眉心,笑道:“放心吧,我们的月儿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她是她一手培养的一国之君,她相信,月儿的成就会远大于她的。

  “嗯。”仿佛要说服自己一般,齐峙用力地点了点头。这皇上又岂是这么好当的,他只希望,月儿一切安好便罢了。

  红烛过半,烧得啪啪响,映照着满室的金碧辉煌,华丽而不真实。外面不时传来恭贺之声,仿佛觥筹交错的虚伪就在眼前。里面,宫人忙着整理床榻,准备美酒,在眼前晃来晃去。这一切,在许炽擎看来,只会让他更加心烦。他不耐烦地扯着身上烦琐的暗红礼服,穿了一天,真是累死人了。

  应酬完了晚宴,微醺的西烈月回到寝宫,就看见许炽擎一脸郁闷地坐在那里。挥挥手,让所有的宫人都下去之后,西烈月跌坐在床沿上,笑道:“这身衣服让你这么别扭,就脱下来吧。”

  许炽擎二话不说,将礼服三两下就扒了下来,穿着中衣,闷不作声地坐在床沿的另一头。西烈月倒向床榻,一手撑着头,笑道:“炽不问为什么了?”他不是一直对选他做这后主很不满吗?

  许炽擎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回道:“谁叫我是许家的儿子。”就活该做这政治的牺牲品。反正他也改变不了什么,他们也不需要问他的意见,他只是一个符号而已,还问什么为什么。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逗笑了西烈月,可是她却装出一副惆怅的样子,叹道:“做朕的后就真的让你这么难过?”

  听到西烈月忽然低落的声音,许炽擎立刻回头,急道:“我……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不是讨厌她,其实,这两年来,她对他已经很好了,给了他少有的自由,关心呵护也不在话下。他讨厌的,是这后位后面的意义和束缚而已。

  他着急的样子取悦了西烈月,西烈月轻挑柳眉,追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她满脸的轻佻,眼睛里竟满是笑意,哪里有半点心情低落的样子,许炽擎知道自己又被西烈月戏弄了,心里不快,脱口而出,“我不喜欢这些个虚名,也不想背负这些责任,我想……”

  “想怎样?”

  深吸一口气,许炽擎坦然回道:“我想做自己。”

  室内有一瞬间的寂静,西烈月盯着他,微微眯起的眼睛看不出喜怒。许炽擎不自觉地握紧双拳,话他已经说出去了,她要怎么决定,他都无话可说。其实他并不担心,她是个明君,不会因为他不敬的话迁怒家里人,至于自己,他根本不在乎。

  他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真的让西烈月哭笑不得。坐直身子,西烈月叹道:“炽,你觉得朕选你做这后主,完全是因为许家?”

  难道不是吗?许炽擎有些茫然。

  西累月摇摇头,起身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酒壶,直接就着壶口喝了几口,才说道:“要做自己,首先要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位置上,都有自己的义务与责任,同时也会有相应的自由。站在最高点上,才拥有更多自由。只有你成为掌控规矩、制定规则的那个人,才有更多的自由掌握在你的手中。”

  西烈月拿起旁边的酒杯,倒了一杯酒,走到许炽擎面前,将杯子递到他的手中,轻抚着他有些茫然的脸,轻笑着说道:“你的性子,在这宫里,若不是这个位置,你会更不自由。”就是知道他这太过直爽,没有什么心机,又受不得那么多规矩约束的性格,她才让他坐上这个位置。起码,这后宫之中,没有人能为难他。这样的真性情,越来越少了,她舍不得他就此陨落。

  拍拍他有些木然的脸,西烈月叹道:“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她,也累了。

  踏着月光,湛蓝的身影渐行渐远。

  许炽擎却愣愣地盯着那早已没有倩影的方向。想要叫住她,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能说些什么。脑子里,一直盘旋着她刚才说的话,她是因为他是他,才让他成为后主的吗?是吗?

  西烈月慢慢踱回到御书房,里面早有人在等候,看见她进来,菁葮躬身行礼道:“主子……陛下。”

  看她别扭的样子,西烈月笑道:“就按原来的叫吧。圣旨颁了?”

  “是。”

  “那个男人有没有暴跳如雷?”西烈月感兴趣的是这个,赶在今天晚上颁旨,就是想看轩辕逸跳脚的样子,扬名天下的镇国将军现在居然是她海域国的一品夫郎,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

  菁葮很少看见主子这样双眼发亮、兴趣盎然的样子,不过她还是只得打断她的猜想,回道:“没有,左相家中有四个男人。”她也不知道主子指的应该暴跳如雷的是哪一个。

  西烈月错愕,“四个?是什么样的人?”舒清开窍了?可能性很低。轩辕逸又不是吃素的,本来她还打算赐几个侍郎给舒清,不过怕明天轩辕逸直接将舒清打包带走,所以只好作罢。

  菁葮如实回禀道:“一个始终环着左相的腰,面色阴沉;一个一脸幸灾乐祸,邪气得很;还有两个冷酷坚毅,面无表情,而且四人武功都很高。”她一靠近就已经感受到他们非同寻常的气场。

  那个面色阴沉的不用说,自然是轩辕逸。面无表情?西烈月想起了在霜天别院里为她治伤的炎雨,猜测道:“难道是炎雨、苍素?”

  挥挥手,西烈月对着菁葮说道:“你下去吧。”

  “是。”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