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四章 远方客人(2)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原来你是要我给她疗情伤。你不怕……她爱上我,伤得更深?”他好奇,慕容舒清和那个女皇有仇吗?让他来疗情伤,只怕爱上他,才是真正的深渊吧。

  如果是炎雨、苍素,他们的到来是一件好事。现在舒清已是左相了,他们最起码能保护她的安全。只是那个邪气的男子是谁呢?

  同一片月光下,被赶到竹林外的男子,躺在沙滩上,手握酒樽,仰望星空。邪魅的容颜在凉如水的月华洗礼下,越发的俊美。墨黑的长发,在莹白的细沙映衬下,黑亮得如同上好的丝绸。而狭长的眼眸半闭着,与天上的星辰交相辉映,嘴角骄傲而邪气的笑容,会让所有看到的人心跳加速。这样的男子到海域,不知道是福是祸。

  海上的日出,他已经看了一个多月,早就已经看厌倦了。可是今天,他却觉得这日出,格外的美丽。果然,心情不同,地点不一样,感觉也会变得不一样。躺在细沙上,感受着直逼脚底的潮水、咸湿的大海气息,还有那慢慢熏染天际的胭红。

  安沁宣舒服地闭着眼睛,笑道:“起这么早?”

  舒清在昨夜海浪洗礼过的岩石上坐下,回道:“是挺早。”

  安沁宣睁开眼睛,盘腿坐着,眼睛邪邪地打量着舒清脖子上的点点殷红,笑道:“轩辕逸舍得?”

  舒清轻笑着看着他,对于脖子上的印记,遮也是遮不住的,舒清笑道:“他还在睡。”

  她倒是坦然,安沁宣好笑地摇摇头,慕容舒清若是忸怩作态,也就不是她了。将视线投向初升的朝阳,安沁宣低声叹道:“这里很漂亮。”主要是让人觉得很惬意,他好像也有些喜欢这个奇特的国度了。

  捋了捋被海风吹乱的发丝,舒清点点头,回道:“是很漂亮。”不过她更喜欢在她的竹林里看日出,起码不用担心这恼人的海风会把她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

  海风吹得她的青衣衣袂纷飞,青丝自作主张地如黑瀑般飘洒。脸上淡淡的笑意,眼中平静而祥和,这时的她,应该算是美丽的吧,难怪轩辕逸什么都可以不要了。守住这份美丽,已是不易。

  收回胶着在她身上的目光,安沁宣说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舒清转过头,笑道:“是你想和我说什么吧。”他会出现在这里,不会没有理由。

  安沁宣大笑起来,这让他想起了夜探慕容府邸的情景,那时她也是这样胸有成竹,淡笑着和他说话。安沁宣笑侃道:“慕容舒清,你还是原来的你,让我无比想念。”

  轻轻点头,舒清一副受教了的样子,回道:“所以你不远万里,海上行船一个月,就为了和我说这个?”

  安沁宣痞痞地笑道:“感动吧?”

  对付他这样不要脸的人,舒清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回道:“还不错,如果我白痴的话。”

  安沁宣摇头,仿佛很痛心的样子,“你不在东隅,我真的会很无聊,没有对手的日子,会让我觉得生活无趣。”这点他没有说谎,没有慕容舒清的慕容家,并没有什么威胁性。好不容易有了棋逢对手的感觉,现在没有了,不是很可惜吗?

  “那你这次是来调剂生活的了?”无聊?很像他会说的话。有时候,她会想,这样邪肆到无法无天的男子,到底有什么会是他在意的?

  “算是吧。”安沁宣大言不惭地点点头。

  “那祝你玩得愉快。”舒清自岩石上起身,看来他今天是不打算和她说了,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和他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今天是西烈月第一天上朝执政,她想不去也不行。

  看她优雅地起身离开,安沁宣也不着急,一边享受这盛夏的晨光,一边悠哉回道:“我会很愉快的,就是怕慕容星魂不会很愉快。”

  舒清离开的脚步在听到星魂名字的那一刻一僵,她还是放不下慕容家,尤其放不下家里的两个孩子。叹了一口气,舒清转过身,说道:“说清楚。”炎雨、苍素没说家里出了什么事,星魂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安沁宣得意地勾起唇角,慕容舒清太重感情,这就是她致命的弱点,不过,还是不能把她逼急了。安沁宣一副少安毋躁的表情,笑道:“别激动,你走之后,那个多情皇帝并没有为难慕容家,你那个弟弟也不算太没用,慕容家暂时还不会垮。”抓起一把细沙把玩,安沁宣话锋一转,说道:“只不过,你在慕容家时,涉猎米粮、客栈、书斋、珍宝、布匹、茶叶等,你的宝贝弟弟就应接不暇了。”

  这么多的产业,星魂应接不暇很正常,但有冯毅、风起轩帮忙,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安沁宣想要吊她的胃口,看他刚才所说的,他似乎在打慕容家的主意,只要不是星魂本身出什么事,产业对她来说,没什么了不起的。舒清心下安定了下来,轻踏着脚下细细的海沙,轻笑道:“说重点吧。”

  “好。”她应该知道他的意图了,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安沁宣大方地说道:“珍宝斋是你一手创立的,并不是慕容家的祖业,生意相较于其他产业,并不出众,慕容星魂已经打理不过来了。我们安家有心独占珍宝行业,所以,若是你愿意将珍宝斋全数转给安家,那么,你们慕容家南北水运粮食、布匹、茶叶,安家都可以保你们万无一失。”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来海域的原因。其实当时会做珍宝的生意,主要是因为商君在西北和海域获得很多奇珍异宝,而且这个行业其实很暴利,还能带动一些高级锦缎刺绣的销售,所以做了这一行,不过是顺势而为。她并不想让慕容家与商君的缥缈山庄有太多瓜葛,所以做不做珍宝其实都可以,而且安家是东隅水路漕运的巨头,平日走水路很是方便,就是每次安家多少都会为难他们。现在有他们运送货物,真是再好不过。只是,舒清却不想这么便宜了安沁宣。

  舒清漫不经心地回道:“你算是来和我谈合作的?”

  安沁宣也懒懒地回道:“你不是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吗?我一直很认同。”这就是她高明的地方,商人逐利,这是本质。

  舒清好笑地走回到安沁宣身边,与他并排而坐,歪着头看着他,微眯着眼笑问:“你认为我会同意?”

  安沁宣也歪过头,与舒清对视,自信地说道:“你是聪明人,慕容家树大招风,产业太分散并不是好事情,而且就算你不同意,以安家的实力,一样可以独霸珍宝行业,到时你慕容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你可以慢慢考虑。”

  两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大笑了起来。慕容舒清的手在细沙上来回拨弄,淡淡的笑容始终不离唇角,说出来的话却不如手中海沙那般细软,“不用考虑了,以你的性格,一定已经试过了,只是星魂年轻气盛,绝对不愿意放弃。以慕容家的能耐,就算珍宝斋不赚钱,也完全可以和你僵持数年。所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如说是两败俱伤!你不想花无谓的钱在和星魂的争斗上,所以,想到了我。”

  安沁宣一边轻拍手掌,一边苦笑地摇头,想不到她半年不回东隅,和她谈判也一样不容易。很好,他就喜欢这种感觉,棋逢对手的感觉。

  舒清让细沙从指缝中一点点地滑落,不紧不慢地回道:“你知道慕容家在东隅有多少间珍宝斋吗?是三十七间。如果我把这些珍宝斋都转给你,你可以省很多事,就可以独霸东隅珍宝行业。而慕容家,却只是得到你在水运上的支持,你不觉得你的算盘打得太精了?”

  “哦?”安沁宣微微挑眉,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

  利落地拍拍手,舒清摇摇头,指着安沁宣,肯定地说道:“我可以把珍宝斋都转给你。”

  她刚才做了这么多铺垫,现在却答应得这般爽快,倒让安沁宣有些意外,“条件?”他可不会天真地以为慕容舒清会白白让他捡这样的便宜。

  舒清微微敛下双眸,掩盖住满目的笑意,回道:“和你打个赌。”

  打赌?安沁宣没想到舒清会这么说,魅惑的细眸微眯,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唇角掩饰不住的笑意,说明舒清的心情很好。尤其是看着这张桃花脸,舒清就觉得未来的生活会很愉快,语气更加轻松,“你赢了,就按你刚才说的条件把珍宝斋转给你;你若是输了,转让的条件增加一条:未来五年内,慕容家从安家托运的所有运费一律免了。”

  虽然五年的运费是一笔巨大的数字,但是现在,安沁宣却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是什么赌约能让慕容舒清心情好成这样,这才是安沁宣此刻好奇的。她爽快地点点头,问道:“有意思,好,你说说看,怎么个赌法。”

  很好,上钩!舒清神秘地小声说道:“就赌……你若能让海域新任女皇为你神魂颠倒就算你赢,否则就是你输,三月为期。如何?”西烈月算计她这么多次,不回敬一二,有违她礼尚往来的做人原则。

  安沁宣一愣,等了半天,舒清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忍不住问道:“就这么简单?”

  舒清肯定地点点头,“就这么简单。”

  安沁宣大笑一声,仍是不信地问道:“一言为定?”慕容舒清是和他开玩笑,还是想要把珍宝斋送他,却不好意思说出来,才和他打这种毫无挑战性的赌?害他刚才还期待万分。

  他一副无聊之极、胜券在握的样子,让舒清哑然失笑,不得不提醒道:“你不问问怎么样才算为你神魂颠倒吗?”

  安沁宣完全不以为意,懒懒地继续躺回沙滩上,撇撇嘴,无趣地回道:“随便你要怎样,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女人之于他,只有他要与不要的区别。

  这一刻舒清真的有一种想给他两个耳光的冲动,这种男人就是被女人宠坏了。深吸一口气,带着微微的嘲讽,舒清笑道:“你确定你的自信不是盲目的?”其他女人她不敢说,可是对象是西烈月的话,舒清觉得还是很有看头的。光是登基大典之时,走在她身边的两个男子就是极品,一个阳光俊朗,一个优雅飘逸,看起来个个不比安沁宣差。

  感觉到舒清毫不掩饰的讽刺,安沁宣微微侧过身,侧卧着半撑起身子,狭长的细眸盯着舒清,带着邪气和另类的柔光。轻扬的嘴角,仿佛玩世不恭,又仿佛只为你而上扬,低低的男声,带着磁性,伴着清风,安沁宣问道:“你这么认为?”

  他……真的是个祸害!绝美的脸上,有着惑人的邪魅之气,修长的身形,侧卧着微敞开来的领口,肆意飘扬的墨发,就是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似乎由不得你去抗拒,越是想要逃离却发现自己只能飞蛾扑火。他身上有着海域男子没有的狂傲与炽烈,邪魅而致命。

  别开视线,舒清深呼吸了几次,加上海风的吹拂,那种眩晕的感觉总算消退了一些。她也是正常的女人,她承认,他真的能让人意乱情迷。舒清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笑道:“好吧。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太阳已经完全跃出了水面,阳光也不再轻柔,伴随着水波的荡漾,阳光竟是晃得刺目,该说正事了,她快赶不上早朝了。“神魂颠倒太难界定了,我立个标准吧。女皇心中有一个心爱的男子留下的伤痕,你要是能让她打开心扉,忘了他而爱上你,就算你赢。”

  “原来你是要我给她疗情伤。你不怕……她爱上我,伤得更深?”他好奇,慕容舒清和那个女皇有仇吗?让他来疗情伤,只怕爱上他,才是真正的深渊吧。

  她怕!

  半年来,她或多或少地知道了西烈月那段深藏于心的伤痛。有时候,看上去已经愈合的伤口,只是不让人碰触,欺骗自己和别人的表象而已。其实,伤口已经溃烂,向更深的地方伤害着她。或许安沁宣会给西烈月带去新的伤痛,但是,她始终相信要治好这样的旧伤,必须有一个人掀开那个伤口,将腐烂的地方去除。虽然会痛,但是这样才会好。

  起码,西烈月会知道如何再去爱,而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识情爱的小女孩了。相信这次,她能够承受。再说,谁能肯定,安沁宣不会被她所虏获呢?所以,她赌了!

  只是这些,并没有必要让安沁宣知道,舒清不愿多谈地回道:“这似乎不是你应该担心的。”

  他是无所谓了,这场赌局对他百利而无一害,再则,女皇他还真的没有试过,挺有意思的。安沁宣轻慢地点点头,回道:“好,我赌了。”

  “需要我帮你引荐入宫吗?”西烈月现在贵为女皇,想要接近她,可没有这么容易。

  安沁宣摇摇头,笑道:“现在入宫有什么意思,需要的时候,我会和你说。等我的好消息吧。”

  “好。”希望真的是好消息……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