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七章 新皇新政(1)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好主意?青桐戒备地看着西烈月,她不是想随便给他指一个吧?

  第七章 新皇新政

  下朝之后,西烈月马上出宫去了竹林,此时还未到午时。

  才走近竹屋,就看见炎雨酷酷地站在那里,眼中原有的戒备在看清是西烈月之后,变成了淡漠,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炎雨,果然是你。”西烈月看到他挺开心,芪焰向她禀报舒清身边有两个冰块男时,她当时就猜是炎雨与苍素。有他们在,舒清的安全她可以放心了。

  四处看看,院子里空空如也,西烈月问道:“她呢?”

  炎雨头也没抬,冷声回道:“还在睡觉。”表情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仿佛在这阳光旺盛的正中午睡觉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西烈月轻轻挑眉,现在快午时了吧,居然还在睡,她也太好命了吧。

  菁葮在西烈月身后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一直在外办事,很少跟在主子身边。一直听芪焰说,这个左相多么的厉害,多么不同,主子对她多么的不一样,上几次匆匆见过几面,确实清雅怡人。只是明知道主子要来,还能睡到现在而不准备迎接,不是她过于轻狂就是确实无所畏惧。她偷偷看向西烈月的脸色,见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微笑着。这个左相,在主子心目中,果然不同。

  西烈月才走近舒清的房门,炎雨动作极快地闪身挡住了她的去路。几乎同时,菁葮也身手敏捷地立在了西烈月身边,大有炎雨敢阻拦,她就要动手的架势。两人就这样对峙着。炎雨终于仔细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坚定的眼神,漂亮的身手,她也算是他见过的女子中,武功最好的了。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两不相让。西烈月玩味地看着他们,在想里面的女人是不是也有兴致欣赏一出打戏。这时,房里传来一声慵懒的女声,“让她进来吧。”

  听见舒清的声音,炎雨才向后退了一步,不再理会她们主仆二人。菁葮斜睨了一眼炎雨冷傲的侧脸,才随着西烈月进了竹屋。

  卧室里的摆设,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张大床,床旁边是一个小书柜,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连张椅子也看不见。西烈月也是第一次进舒清的卧室,有时候她很怀疑舒清的审美异于常人,一间不小的房间,里面空空荡荡的,会比较好看吗?

  一目了然的房间,根本没有欣赏的价值所在。舒清正坐在床中央,未梳理的头发有些散乱,倒是为她平添了几丝妩媚。西烈月在床沿上坐下,一边打量着凌乱的床帷,一边笑道:“轩辕逸呢?”

  舒清揉了揉眼睛,不理会西烈月暧昧的眼神,自如地回道:“原来你是来找他的,那你来晚了一些。”说完抓起一个枕头垫在腰上,舒服地靠坐在床上。

  看她睡眼惺忪的样子,西烈月忽然觉得好不痛苦。她这个做皇上的,一大早就要上朝理政,她倒好,睡到日上三竿。西烈月酸酸地说道:“你倒是很会享受!”

  舒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提醒道:“臣奉旨卧床不起。”虽然这样的旨意她是再喜欢不过。

  看她眼睛又要闭上的样子,西烈月敢保证,要是和她这样瞎聊下去,她一定又要睡着了,于是轻咳一声,说道:“科举之事要尽快进行。”

  要整治朝堂风气,重振朝纲,没有人才她寸步难行。虽然从她懂事以来就已经在构建自己的人员体系,但是其他皇女的势力也不可小觑,她必须要将它们一一瓦解。古秋意的死,让她更看清了这股势力的存在。

  舒清稍稍坐直身子,看西烈月苦恼的样子,估计朝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说,做皇上真是一个劳心劳力的活儿。知道她急,舒清依然中肯地说道:“我知道你求才若渴,但是我担心的是来应试的,都是些沽名钓誉之辈,真正的人才一般都比较清高,我怕他们会以为皇室不过是在做戏而已,到时只怕辛苦选出来的,并不是你想要的。”

  西烈月就是太明白这一点,才把这件事交给舒清做。一来,她信任她选人的眼力和办事的能力;二来,她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吸引着人靠近追随,看她身边不离不弃的人就知道了;三来,借着这次科考,可以为她在朝中积累些势力。

  舒清顿了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西烈月猜想,她一定又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了,问道:“你既然已经想到了,一定也有了解决的办法,说吧,别卖关子了。”

  果然知她者,西烈月也,舒清忽然来了兴致,困意一扫而空,看着西烈月的眼睛,舒清既自信满满,又可以说是有些无赖地说道:“你要是准我经常‘旧病复发’,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早朝问题她是一定要解决的,偶尔早起几次那叫锻炼身体,每天早朝估计她很快就要精神不济,然后真的可以卧病在床了。

  西烈月哭笑不得,她“威胁”她,就只是为了不上朝,可以多睡一会儿?有些无力地点点头,西烈月苦笑道:“说吧!”

  看西烈月答应了,舒清终于舒了一口气,以后,她就可以不用经常早起了。心情很好的她,也没有再吊西烈月胃口,说道:“读书人一般分为四类:一、有才学,但是孤高自赏;二、没有才学,但是有品格;三、有才学,且愿意为民请命,有抱负;四、没有才学,也没有品格,沽名钓誉之辈。这四种人中,我们需要的,其实只是第三种人。所以,只要针对第三种人对症下药,她们自然归心朝廷。”

  对症下药?她要下什么药呢?西烈月也来了兴致,追问道:“你想怎么做?”

  “这时候就要发动舆论导向,当然还要你配合。”

  “舆论导向?”西烈月皱起了眉头,舒清偶尔冒出的新词让她经常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说明白些。”

  舒清盘腿而坐,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才侃侃而谈道:“所谓舆论导向,就是要一种大众宣传,分为口头传播和文字传播等。首先,我们可以组织人融入百姓常去的茶楼、戏院,或是街头市场,将科举的概念以最平民的方式传播。虽然他们不会成为科举的参与者,却可以成为传播者、推动者。其次,就是针对读书人的讲授与传播,办学报、开诗会都是好办法,让他们意识到科举的重要性。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地方,就是你。”

  “我?”话题忽然转到她身上,西烈月也不急,等着舒清继续说下去。

  “你是海域最高统治者,就算我把科举说得多好多好,她们都会有所怀疑,只有你可以给她们信心,所以你的态度很重要。我会安排你适时地和这些读书人交流,让更多的人了解你,支持你,拥护你。只要有人才参加了第一届,那么后面的就会越来越多,你就可以慢慢选了。”

  在现代,所有选举都是这样,作几场好秀,自然就会获得支持。西烈月虽然不需要靠这些人来巩固皇位,但是让他们对西烈月有信心,不仅仅只通过科举这么简单,西烈月在民众中的形象和在读书人心目中的地位也会提高很多。西烈倩和西烈凌想要颠覆她,面对的阻力就会加大。

  西烈月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以前很多君王都不屑于这些百姓、商贾及底层学者的支持,其实,他们才是一个国家的基础,士兵及仆人大多来自这个阶层。有了他们的支持,就多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西烈月点头说道:“这个办法很好。尽快去做,只是你所谓的大众舆论这一点一定要小心,别让有些人借题发挥。”

  舒清了然地点头,回道:“我明白。”

  就在舒清以为今天该谈的应该已经谈完了的时候,西烈月忽然说道:“古秋意死了。”

  古秋意……死了。舒清微惊,难怪西烈月这么急着科举之事,她能在刑部大牢里死了,这可说明很多问题。

  西烈月冷哼了一声,却是另有一番计较,笑道:“不过这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始作俑者还留下了一本账本,或许我也可以好好利用一番。”

  她知道西烈月为什么不让她去早朝了。这件事情一定牵扯甚广,而她这个才上任的左相就是彻查此事的最好人选,也意味着她会卷进很多的漩涡里。科举之事要不就交给其他人,要不就两头不能兼顾。而她不去,这事估计就会落到季悠苒手里。

  看西烈月的样子,这次她是不会再善罢甘休了,想起一个多月前两人在竹林里的对话,舒清有些担心地问道:“你这次想好了?”

  西烈月暗暗呼了一口气,眼里的恼意渐渐变成淡漠,“纵容一向不是我的原则,而且我已经给过机会了。”既然她们不想安安稳稳地活着,那就轰轰烈烈地死去吧。

  舒清欲言又止,这时候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能。她轻轻拍拍西烈月的肩膀,她知道她自己在做什么,何须别人多言。

  西烈月抬起头,回给舒清一个“没事”的笑容,看了看天色,已经过了正午了,便起身说道:“好了,你身边有了炎雨、苍素,我把芪焰带走了。”

  舒清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对着西烈月挥挥手,笑道:“随便,不过她现在玩得不亦乐乎,舍不舍得走就不知道了。”

  这话什么意思?莫不是她这里还真有魔力不成?西烈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问道:“她上哪儿去了?”

  舒清轻咳一声,掩盖下笑意,回道:“和轩辕、苍素去码头点货、看货去了。”想不到芪焰居然对丝绸这么感兴趣,上次派她去码头看过新到的雪缎之后,就老是打着它们的主意,还闹着要和她学商。

  西烈月一愣以后,苦笑道:“我让她来和你学学如何娴静,你倒好,把她教成钱精了。”这丫头什么时候对行商感兴趣了,难怪炎雨、苍素到了快半个月了,她还是没有回宫。就她那点急躁心性,没赚到钱就算了,估计还会被骗,她真以为生意这么容易做。

  能教成钱精也算是她的本事了。舒清下了床,任青丝落地,随意地拢了拢。她走到床边,将白纱轻轻绾起,让炫目的阳光照进来,背对着西烈月伸了一个懒腰,仿佛不经意般说道:“我个人更喜欢你现在身边这个。”

  “菁葮?”西烈月轻轻扬眉,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菁葮,再看舒清,她始终背对着她,享受着阳光的洗礼,看不见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是在说笑,还是在向她要人。

  舒清转过身来,靠着背后的窗子,阳光从她的背后照进来,朦胧了她的面容,只看得清她在笑,“你要我做事,没有人你让我怎么做?还有,做这些要投入大量的钱!”现在不是在东隅,没有沈啸云,她身边只有炎雨和苍素,其他的就是一些搬运工和几个掌柜,没有消息网,她就会是“瞎子”“聋子”,要给她办成那些事,没人没钱一切枉然。

  西烈月算是听出舒清言下之意了,双手交叠在胸前,笑道:“那你想怎么样?”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用客气了。舒清看着菁葮,说道:“我要芪焰和她,还有十万两银子,秋后,保你有三个满意的奇才。”这女子上次来传旨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高超的武艺,沉稳的性格,忠诚的态度,却不失自己的风格,重要的是那收放自如的内敛气质,她喜欢。

  “奇才?”不是人才而是奇才,舒清居然敢给她打这个包票,莫不是她心目中已经有了人选?

  舒清肯定地回道:“奇才。”

  西烈月没有猜错,舒清心里确实有了两个人选,如果她们愿意参加科举,三人已得其二,她有什么不敢保证的。

  “成交。”西烈月倒也爽快,十万两换三个奇才,这太值了,只要舒清别抵赖就好。

  西烈月对着仿佛没有听见她们说话一般站在门边的菁葮说道:“菁葮,你就留在这里。科举之事,全凭左相做主。”

  菁葮微微抬头,坚定地回道:“是。”

  她出宫也有两个时辰了,西烈月对着舒清说道:“走了。”说完潇洒地向屋外走去。

  主子出宫,只有她和几个侍从跟随,现在独自回去,若是有危险该如何是好。菁葮想要跟上去,但是想起西烈月已经将她给了舒清,主子一定不会让她再跟着,要迈出的步子又缩了回来,走到舒清面前,微微躬身,说道:“左相有何吩咐?”

  虽然她语调平和,表情平静,舒清还是从她细微的动作上,看出了她的心思。毕竟西烈月才是她想要追随的人,这样不经过菁葮同意就要人,其实说起来,也是她的不对,只是要完成西烈月的任务,她需要她。罢了,反正事情结束之后,她就可以回到西烈月身边了。

  舒清微笑着回道:“叫我舒清就可以了。先送你家主子回去吧,我还要再睡一会儿。”

  菁葮惊讶地抬头,莫不是她看穿了她的心思?她是主,她是仆,这点她是不会忘的,再次躬身回道:“是,左相。”

  菁葮走出竹屋时再次回头看了看舒清,只见她正懒懒地靠在床帷上,随意抽了一本书翻看。这女子轻柔的笑意,确实让人看了安定而舒心,或许待在她身边,也可以接受吧。

  西烈月才回到御书房,内宫近侍礼官紫竹恭敬地跟在西烈月身后,回禀道:“陛下,齐公子从早朝以后就一直等到现在,一定要等到您。”

  到现在差不到三个时辰了吧,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不吃也不喝,让他到偏殿休息他也不肯,真是倔。可他又是西烈月的亲表弟,她也不敢怠慢,只得陪着他等着,好在西烈月终于回来了。

  西烈月微微皱起了眉,抬眼望去,只见青桐站得笔直,双眼眺望远方,却完全没有焦距,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用紫竹说,光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在这儿傻站很久了。他从小就是这么个牛脾气,人长大了,才学渐长,脾气却是一点儿也没有变,不知道他那些书读到哪里去了。

  直到西烈月走近,众人三呼万岁,青桐才仿佛回过神来,正要跪下行礼,西烈月留下一句“进来说。”,就走进殿内,看都没看青桐一眼。

  青桐也不多言,随着西烈月进了殿内,待她在龙椅上坐下之后,青桐直接双膝跪在殿中央,一句话也不说地看着她。

  “起来说话。”

  青桐一动不动。

  他这是什么意思,来和她较劲吗?他知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小时候,可以相互斗气了。

  许久之后,青桐才低下头,说道:“青桐今日,有事相求。”

  西烈月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说吧。”青桐从小就倔,有些东西宁可割舍不要,也绝不求人,今日这么大阵势,不用开口,也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青桐慢慢抬起头,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眼里满是坚决地说道:“求陛下下旨,准青桐剃度出家,常伴佛前。”

  “出家?”西烈月刚接过茶的手一顿,再看青桐那副心意已决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慢条斯理地喝下一口热茶,才轻笑着问道:“为什么?”

  青桐也不打算说些虚应之话,大方地表明心迹,“与其被逼嫁与西烈凌这样的人,常伴佛前,修身养性,倒更合我心意。”他不想成为她的侧君,那所谓高贵的身份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整天看着爹娘为了应付西烈凌搞得进退两难,倒不如他请旨遁入空门,大家都可以消停了。

  西烈月难掩笑意,看来皇妹是碰到了青桐这块硬骨头了,轻咳一声,西烈月调侃道:“你胆子不小啊,看不上堂堂泯王。”

  青桐冷哼一声,腰背挺得更直,不屑地回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他说得坦白,却害得西烈月一口热茶呛在喉头,赶紧拿起托盘上的丝巾掩面咳了起来。估计西烈凌真的把青桐惹毛了。擦拭着唇边的茶渍,西烈月说道:“那青桐想要嫁给谁?你说出来,朕可以给你做主,犯不着出家。”

  其实她也不想青桐嫁给西烈凌,且不说那是个风流成性的主,绝不会好好待青桐,看她今天早朝上阴冷的脸色,再不懂得收敛,活得了多久都说不定。

  青桐一句话也不说,西烈月笑道:“怎么,还没有想好?又不想随便嫁一个?”所以说,才貌双全倒也未必见得就是好事,眼光挑剔。

  青桐心里想的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刚才西烈月问他想要嫁谁的时候,他脑中居然忽然出现了那个竹林里的青衫女子,可是他们只见过一面,而且……她,已经有夫君了。他不是发誓决不做人侍君的吗?为什么又会想到她?

  看青桐陷入沉思,西烈月以为他还在苦恼着西烈凌的问题,于是继续问道:“这么多世家之后、王侯将相你都看不上?”说起来,朝堂上下,学识渊博、长得漂亮端庄的为数不少,青桐就一个也看不上?

  或许他就是不喜欢这些官宦人家?轻拍大腿,西烈月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朕有个好主意。”

  好主意?青桐戒备地看着西烈月,她不是想随便给他指一个吧?

  “一个月后,朕会在十里莲塘举办诗会,到时参加的,都是些平民才女,你不是看不上那些个权贵世家的千金吗?要是你在诗会上看上哪个才思敏捷的姑娘,朕也一样可以给你赐婚,如何?”

  这些人中,极有可能就有将来朝廷的后起之秀。她相信青桐的眼光和学识,他若是看重的,必是当世俊杰,青桐和她在一起,既可以保证青桐的幸福,也可以向天下人表明她亲民的决心,还可以为朝廷找到一个人才,这真是一举三得。

  青桐自然不知其中原委,不敢相信地问道:“陛下此言可当真?”自古以来,少有贵族与平民通婚,最多也就是贵族女子纳一两个平民侧室,将男子许给平民为夫郎,这是从未有过的。

  西烈月言之凿凿,“君无戏言!”

  好个君无戏言,有了她这句话,他就放心了。他一向羡慕平民百姓相互扶持的夫妻关系,平淡却珍贵。或许他也可以找到如那竹林女子一般的人,她和夫君的相处方式那么的自然,相互尊重,那种亲昵和温情,起码在他家里,从没看见过。

  青桐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地想起她,轻轻摇摇头,向西烈月行礼说道:“谢陛下厚意,青桐告退。”说完,有些恍惚地走了出去。

  西烈月轻轻勾起唇角,今天的青桐似乎有些不一样,时常走神,莫不是也有了心事?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