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七章 新皇新政(2)

2014-04-10 13:28 作者:浅绿

菁葮想了想,还是说道:“若是尹宜,菁葮以为,还是可以引荐的。她才学出众,谈吐也算上乘。但是这个邱桑,在她这个行业上,可能她会是佼佼者,但是要入朝堂,不是光会算数就可以了的。”

  吃着炎雨做的午餐,舒清简直不敢相信。她和轩辕都喜欢清静,也就懒得请小厮杂役,自然也就没有厨子了,所以平时她和轩辕轮流做饭。不过他除了糖醋排骨做得好吃之外,其他的真的非常马虎。而她自己做菜,也是半斤八两。所以,他们要不就对付着吃点,要不就到饭馆里吃。今天尝到炎雨的手艺,简直惊为天人,以前那三四年她怎么都不知道炎雨做饭这么好吃。

  其实她不知道的还多着呢。炎雨、苍素是江湖中人,下边又有师弟师妹,多少会做些菜。再加上听商庄主说了主子来的这个地方之后,更是担心她吃不惯这里的饭菜,在来之前,就和家里的厨子学了好几个主子爱吃的菜的做法。

  菁葮匆匆赶回竹林时,看见舒清和炎雨坐在一起吃饭,抱拳行礼道:“左相。”眼睛却是不经意地扫向炎雨。属下可以和主子一起吃饭的吗?还是,他不仅仅是左相的侍卫,还是侍君?

  舒清吃着开心,也没注意菁葮的神情,自然地问道:“回来了。吃饭了吗?坐下来一起吃吧。”

  听她招呼着自己坐,菁葮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左相是习惯招呼属下一起吃饭,这么说,他真的只是她的侍卫。收回视线,菁葮回道:“回左相,吃过了。”

  舒清笑道:“我说过不用叫我左相。”听着就别扭。

  “主仆有别。”这是她的原则。

  舒清放下筷子,有些头疼,已经见识过这些人的坚持了,她也懒得多费唇舌,说道:“好吧,但是你这样叫我左相,身份很容易公之于众,很多事情都不好办了。”一开口就露馅了,还怎么和平民打成一片呢?

  明白舒清说得在理,想了想,菁葮有些艰难地叫道:“主子。”

  看她一脸的严肃就知道她心里多么勉强,舒清好笑地摇摇头,说道:“你心目中只有一个主子,不用勉强自己了,叫我……小姐吧。”

  菁葮一愣,微笑着点头,叫道:“是,小姐。”这回顺畅多了。左相果然有一颗七窍玲珑心。

  现在应该快到申时了吧,算算时间,舒清站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去码头看看吧。”

  “是。”菁葮恭敬地跟在身后。

  看着炎雨也要跟上,舒清忽然回头对他说道:“炎雨,有菁葮跟着我,不会有事,你在家等我们回来吧。我晚上想吃红烧豆腐、酒酿丸子、桂花鱼,还有白切鸡。”

  炎雨哭笑不得,他开始怀疑他该不该去学做菜了,他可不想成为厨子。

  舒清不理会他别扭的表情,拉着菁葮快速离开。她不否认,她确实是十分想念那些菜式,但是故意将炎雨支开,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待会儿她还要去一个地方。

  菁葮跟在舒清身后,看她闲闲地漫步,一点儿也不像赶着去码头的样子,倒像在散步。她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这样懒懒的,难道她就没有为什么事情着急过吗?快到码头了,经过的搬运工和其他店家都会和她打招呼,看来她的人缘很不错。

  快进入码头的时候,舒清却偏了方向,向旁边的小街走去,菁葮不明白地问道:“小姐不是要去码头?”

  微微一笑,舒清笑道:“要去的,不过先去买点东西。”

  码头旁边有一条街,各色小店都有,因为离码头很近,经常会看到一些有特色的物件,所以街道虽然不长,却也热闹。

  舒清走进了街口的一间小店,店面不大,门口却打扫得十分干净。门楣上写着“墨宣”两个字,字体不大,倒显得十分精神。

  舒清才踏入店门,一个伙计装扮的女子就立刻迎了上来,看清是舒清,客气地说道:“小姐您来了,我家老板在后院,您坐会儿,我给您叫去。”这位小姐经常到店里来选墨和宣纸,老板说,她是个很特别的客人,所以每次她来,老板都会亲自迎接。

  舒清微微拱手,笑道:“有劳。”

  女子为她沏了一杯茶,进了内室。她走了之后,舒清一边喝着茶,一边暗暗观察着菁葮,她果然没有看错她。进了“墨宣”之后,她就一直很戒备,对这店里的环境和摆设扫视了一遍,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猜她也看得差不多了,舒清笑问:“菁葮,听见什么了吗?”

  不需费力去听,朗朗的读书声徐徐传来,念的是飞惜子的《洪学篇》。声音整齐洪亮,看得出孩子们都很用心在读,菁葮回道:“读书声,想不到这里还有私塾。”

  舒清轻轻点头,回道:“是,办私塾的正是这里的老板,尹宜。”

  果然白天不能说人,舒清话音才落,一个淡蓝身影掀开内室与外堂的隔帘,走了出来。面容端丽,素面朝天,并不特别美艳,总是温和地笑着。菁葮觉得此人和舒清有些相似,都是一身素雅,面目从容。久看之下,又有不同,舒清小姐总会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行事也颇为随性,而且天生有一种自信的力量,让人信服和安心。此人则温文儒雅,柔和的笑容里,透着傲气与倔强,却又有一种能够容纳百川的包容气质,这些矛盾特质又很好地结合在她的身上。

  看见舒清,尹宜微笑着向她点点头,温和地问道:“小姐,是要墨还是宣纸?”

  “要墨。”

  尹宜转身在矮柜下取出一个包装十分朴素的暗色瓶子,将她递给舒清,介绍道:“这是最好的曦墨,色浓味香,润笔顺滑,发墨快干。”这女子她一直也不知道姓名,只是她常来买墨,有时会和她谈些字画。此人谈吐有物,见解独到,是个值得结交的人。

  舒清接过墨,有意回望内室一眼,笑道:“谢谢。老板还在忙,我就不打扰了。”

  尹宜也不再寒暄,微微拱手,回道:“小姐慢走。”

  舒清和菁葮出了“墨宣”,舒清并没有调转方向,而是继续向小街深处走去,一边走着,舒清一边问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菁葮想了想,才回道:“斯文有理,风度儒雅。若是店里的字画都出自她的手笔,此人可算是博学多才。”刚才细看了一下她店里的书籍,和其他读书人不同,她看的书涉猎之广、内容之杂,令菁葮叹为观止。

  舒清却只是笑笑,并没有继续讨论的意思,指着前面一家人声鼎沸的小食馆,笑道:“晚上有好吃的,我们再去买些好酒。”说着也不理会菁葮疑惑的眼神,径直向小店走去。

  这家店生意还真不错,里面十来张桌子早就已经座无虚席,还有一些客人在旁边等着。店家倒是贴心,等待的客人都有凳子可以坐,小几上还摆放着一壶清茶和几样小点心。

  不过店家还真会做生意,不仅在店里卖,还可以让人外带,所以外卖的队伍也排出几丈之外。菁葮看着前面密密麻麻的人头,这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她让舒清到旁边坐着等会儿,舒清却轻松地笑着说道:“不用,很快就到我们了。”

  会很快吗?菁葮不吱声,静静地站在舒清身后。

  菁葮没有想到,正如舒清所说,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轮到她们了。舒清笑着打招呼道:“老板。”

  显然老板也认识舒清,爽快地笑道:“是小姐啊,今儿想要什么?”

  舒清一脸轻松,笑道:“一坛竹叶青,两小坛玫瑰露,再来四坛子花雕,五坛梅子酒,三斤三两酱牛肉,一斤五两四钱糖藕片,两斤八两七钱烧排骨。对了,花雕太多了,减掉两坛,梅子酒还是不要了,再加一坛竹叶青。肉也太多了,减掉一斤七钱酱牛肉和一斤三钱烧排骨,再来半斤凉拌菜吧。好了,一共多少钱?”

  她说得流畅自然,几乎是不带喘气地一口气说完,让站在她身后的菁葮瞪大眼睛,她这是要故意刁难别人吗?这么刁钻的斤两,莫不是她和这家店主有仇?

  老板却是笑容不改地听完舒清一长串的点单,几乎在她刚刚停嘴时,就认真地复述道:“小姐要两坛竹叶青,两小坛玫瑰露,两坛子花雕,两斤二两三钱酱牛肉,一斤五两四钱糖藕片,一斤八两四钱烧排骨,半斤凉拌菜,是吗?”

  舒清轻轻点头,又几乎不假思考,老板笑道:“一共是十二两三钱银子,您是老客了,送您一包下酒小菜。”

  菁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人也太厉害了。仔细看眼前的女子,微扬的丹凤眼是她脸上最明显的特征,爽朗的笑声配上她绯红的裙衫,让她看起来如一团火一般。看周围人习以为常的表情,可见她的算数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了。

  舒清才将钱付清,老板已经把包好的菜和几坛子酒串好交给她们,舒清微笑着说道:“谢谢邱老板。”

  老板轻轻摆手,回道:“您客气,走好,常来!”

  舒清拿着菜,菁葮提着酒走在小街的青石板路上,舒清又问道:“此人叫邱桑,菁葮,你觉得她如何?”

  “记忆力十分惊人,算学也颇厉害。”这一点上,她确实是心服口服。可是舒清一路上都在问这些人如何,莫不是有什么其他用意?

  舒清也不拐弯抹角,问道:“如果让尹宜、邱桑入朝为官,你觉得如何?”

  菁葮并没有立刻回答,只是蹙起了眉头,主子说,科举之事,全凭舒清小姐做主,她不便多说什么。

  舒清看出了她的想法,笑道:“没什么可顾虑的,大胆说没关系。你是我的助手,总得给我说说你的意见吧。”

  菁葮想了想,还是说道:“若是尹宜,菁葮以为,还是可以引荐的。她才学出众,谈吐也算上乘。但是这个邱桑,在她这个行业上,可能她会是佼佼者,但是要入朝堂,不是光会算数就可以了的。”

  舒清并不急着表明态度,话锋一转,忽然问道:“你看见她悬挂在账房与厨房中间的那张白绢没有?”

  菁葮一愣,她一直都是在店外排队等着,到了店内,她又被舒清仿佛不用换气的点单方式吓了一跳,根本没来得及看店里的摆设布局,还真没有注意到。

  舒清也不急,看她不说话,淡笑着问道:“那么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挑剔,几乎是我一说完,我要的东西就能马上送到我手里?这世上可不是所有人的记忆力都那么好的,为什么她店里客人众多,却是井然有序?”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邱桑管理、统筹、归纳的方法一点儿也不比她的算术差。户部正需要一个这样的人,钱才看得住,用到点子上。但是舒清并没有点破,对着菁葮笑道:“你以后几日都来观察尹宜和邱桑,等你看明白了,再来告诉我,她们适不适合入朝。”

  菁葮一直揣摩着舒清刚才的话,确实有理,她或许真的漏看了什么。菁葮点点头,回道:“是。”

  看她凝重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在努力回忆刚才的事情,舒清轻轻拍拍菁葮的肩膀,笑道:“好了,天色不早了,去找芪焰他们,晚上有很多好吃的。”

  夕阳将舒清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嘴角总是挂着比霞光更柔和的笑容。海边的风,将她的发丝和裙摆吹得纷飞旋转,仿佛不受任何牵绊似的。菁葮想起了主子在马车上说的话:“在她身边,你能体会不一样的感受。”确实,不一样。

1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他会踏上这片奇异的海域,不过是想谈成一笔买卖,不承想,却迎来一场赌局。女人他见的多了,女王他倒是没领教过,可以一试。听说女王大人喜欢逛伶人馆,那么他就先从“卖身”开始吧。

浅绿  又名蜗牛绿。清新派言情作家。文笔清新,简练精悍,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流露真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浅绿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