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各种急(2)

2014-05-04 09:32 作者:培培

  艾明此时正坐在一间咖啡厅里等着王悦。

  眼看截稿日期还剩两周多一点点,可之前郭总编给出的修改意见,艾明还是无法完全接受和消化,连着一个多月她都尽力按照郭总给她指明的方向,大幅删改了已经完成的初稿,没日没夜地改呀写呀,却越写越找不着感觉了。她也曾几次试图约见郭总,想把自己对这本书的最初构想再跟她好好说说,结果都碰了软钉子,让艾明切身体会到了40多岁失婚妇女的手腕和厉害。

  她不甘心,觉得或许找王悦聊聊,让她帮忙去和出版社沟通一下也许会有用,毕竟王悦和郭总的贴身助理从高中起就是闺密兼死党。而郭总的大小事务都十分依赖这个助理,绝对是老板眼中的红人儿!嗯,一定能管用,得尽快!

  过了约定的时间才5分钟,艾明已经等不及要再给王悦打电话催她快点儿了。她刚抓起手机,王悦就推开咖啡厅的门走了进来。

  从刘天一家中出来后,王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她不想急着去找田源,更不想一个人回家。李响的名字在她脑子里嘶吼着、冲撞着,快要冲破她的头颅。头好疼,她用手指用力地按住额头一侧,应该找个地方喝点儿什么歇一歇。这时艾明打来电话,急着约她到老地方见面。

  王悦现在完全没有交谈的欲望,况且她知道,在艾明面前,李响的死是一定避不过的话题,而这恰恰是她现在最不想谈的。可艾明和其他人又不太一样,她是王悦代理的作家,工作上她们息息相关,最近又临近截稿日期了,之前出版社出了满满一张A4纸的修改意见,艾明现在到底改得怎么样了还是要关心一下。再有,也是最关键的,艾明是李响的前女友,是王悦暗地里最嫉妒和羡慕的人,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她也很想知道艾明会有什么反应。所以王悦只是稍有迟疑,就立刻答应了见面。

  艾明似乎并未察觉出王悦的魂不守舍,还没等王悦屁股坐稳就忙不迭地开始了抱怨:“你看没看那篇修改意见?简直是要了我的命!我现在是越来越找不着北了,原稿都被改得面目全非了,再这样下去这书就不能算是我的作品了。完全违背了我的初衷,我看要不干脆印上老郭的大名得了!”

  王悦被艾明噼里啪啦的一通话给搞蒙了,愣了会儿才回过神来,原来艾明找她不是要说李响的事啊!王悦顿时安心了不少,但频道一时还切换不过来,只好敷衍地轻轻嗯了一声。

  艾明继续道:“那个郭总真是有够厉害的。我约她好几次想再聊聊,她居然不接电话!打五个能回一个,每次都是什么开会啊应酬啊不好意思那一套。只要我一提面谈的事,她就说:‘小艾啊,我的修改意见都写得那么详细了,你这么聪明,没问题的。’然后就说还要接着开会,把电话挂了。哼,这么阴阳怪气的女人,难怪她老公受不了她,非要离婚……”

  王悦实在忍不住了,生生打断了艾明:“李响死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这回轮到艾明愣住了:“知……知道啊……警察上午刚来过我家。怎么了?”

  “怎么了!”王悦有点怒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打算当它没发生?连提都不打算跟我提一句?李响难道还没你的书重要?”

  尴尬的沉默。

  片刻,王悦低声道:“对不起啊,我不是那意思,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的书也是很重要的,毕竟是工作嘛……”

  “没关系,我理解你的感受。”艾明的声音镇定得吓人,“毕竟你爱他比我久,也比我深。”

  王悦猛地抬起头,小眼睛瞪大了一倍:原来艾明一直都知道!

  艾明刻意忽略了王悦的表情,招手朝柜台示意来两杯摩卡。服务员犹如雪中送炭的天使,王悦慌忙从服务员手中接过咖啡喝了一大口,好烫,又吐出大半口。

  艾明笑道:“你慢点儿行不行?”

  王悦吐着舌头用手扇风,僵局就此缓和。

  透过咖啡杯上氤氲的热气,王悦眯着眼睛重新打量起面前这个女人:这个比自己大7岁、比李响大5岁的“老”女人,这个自己苦心经营出来的“美女作家”,居然也是抢走心上人的对手!

  从第一次见到李响的那一刻起直到现在,这么多年,王悦从没对别人动过心。除了工作,她的心思全部花在了李响身上,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可也是王悦把艾明带进了自己的朋友圈,艾明和李响才有机会认识。

  我居然亲手把自己的心上人拱手送给了她!每每想到这个,王悦就后悔得想挠墙。但是很奇怪,她并没有对艾明抱有特别的敌意,并没有像对李响之前那些女朋友一样费尽心机地想要报复,反而有种受虐般的愉悦和轻松。这也很出乎王悦自己的意料。

  王悦还记得不知多久前的一个晚上,她精心打扮跑去“然也”吃饭,却不小心发现李响和一个女孩正在后院停车场里“车震”。气炸了肺的她找来一个大铁钉子把李响宝马车的轮胎挨个儿扎了个遍。

  可也许是她不想扰乱和艾明的良好工作关系;也许是因为艾明年龄比王悦大,又离过婚,她在潜意识里对艾明一直有着隐隐的同情;也许是艾明确实比李响之前那些女朋友都漂亮;又或者,也许是王悦自己无意中撮合了艾明和李响的缘故……总之,面对艾明,王悦感到相对的坦然和平静。

  当然,有时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感到难过。可既然躲不过,就试着习惯吧。

  王悦开始尽量掩饰和伪装自己对李响的感情,以为只要不让艾明察觉就不会有尴尬;以为只要艾明不知道,大家就依然可以做朋友、做工作伙伴。

  直到5分钟前,王悦才发觉,自以为装得天衣无缝,搞不好在艾明眼里从头到尾就只是“小孩过家家”。她忽然感到有点儿无地自容。

  还是艾明先开口:“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在担心什么,所以从来不点破。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你看,咱们还不是该干吗干吗,什么都没耽误,不是吗?”

  王悦咧了咧嘴,以示自己很OK,可她依然放不下李响这个话题:“可警察都找过你了……我以为,就算你是为了工作约我,至少也会先跟我聊聊李响的事情吧?”

  这不就像屋子里放了头大象而我们都刻意回避假装谁都没看见吗?这句话王悦没说出口。

  艾明喝了口咖啡,从杯子上方抬眼看王悦:“还有什么可聊的呢?没错,我是很震惊,可都分手那么久了,谁知道他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破案的事有警察操心,我能做的也就是配合调查了。”

  她怎么这么冷静啊?装的还是真的啊?王悦突然感到自己似乎并不怎么了解艾明,她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你就不好奇李响是怎么死的?”

  艾明道:“听警察说是服毒,可能是自杀。”

  王悦撇撇嘴:“不可能!”

  艾明眉梢上扬盯着王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王悦莫名其妙感到有些小得意:“嗨,也知道得不多,我觉得李响根本就不是会自杀的那种人啊。你想想看,一个人为什么会自杀,无非是为了钱、感情或知道自己得了绝症。绝症他肯定没得;餐厅虽然缺钱借了外债但也不至于到了还不起要去寻死的地步啊;再有就是和你分手——我可不认为这个打击大到足够让他自杀,天底下的女人又不是死光了……”

  艾明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说:“原来你这么了解他啊,我都不知道他的餐厅还在负债经营。”

  王悦忽然意识到自己有可能说漏了嘴,赶紧收声,神色尴尬,眼神游移,无处安放,心中暗骂自己在熟人面前总是习惯性地放松警惕。

  艾明又问:“他借了很多钱吗?跟谁借的?还了吗?”

  王悦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愿多谈:“哎呀,这不是重点啦!重点是,如果李响不是自杀,那他一定是被人害死的。”

  艾明低着头,不停地搅拌着咖啡,像是自言自语地道:“那警察也该去找那个债主啊,找我干吗?”

  这话像一枚隐形炸弹击中了王悦。她的脸颊开始微微发烫,喉咙干干的,想再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一口,胳膊却似乎不够灵活,同时自己的心跳加速,怦怦怦地快要冲破胸膛,难以掩饰。

  这时艾明的手机忽然响起,她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眉头又皱了起来,抬头对王悦说:“是刘天一,我先接一下,估计也是为了李响的事情。”

  “喂?”

  “是我。”刘天一的声音谦卑地传来。

  “有事吗?”

  “李响的事情,你知道了吧。那个,挺突然的,你还好吧?”

  “我没事,可我觉得你好像找我有事。”艾明反应冷淡。

  “嗯,算是吧。我想问问李响家的备用钥匙是不是放在你这里了?”

  “备用钥匙?你要它干吗?”

  “餐厅的账本儿年前放在李响那儿了,谁知道会出这种事啊,他妈妈还在住院,身体很虚弱,几乎不能说话,我就想到你可能会有他家的备用钥匙。”

  刘天一把事先编好的理由一口气说完,还时刻注意着节奏,不能太快也不能太犹豫,否则容易让艾明听出破绽。

  “账本儿啊……”尽管艾明觉得有点儿奇怪,但一时也说不出这要求有什么不合理,“可备用钥匙我早还他了。要不你问问陈然?”

  此时的刘天一已经恨得要摔电话了,却依然竭力保持着语气的镇定:“哦,那算了,再说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电话立刻挂断。

  “嘿!这人!连再见都不说就挂了,没礼貌。”艾明撇撇嘴,把手机放回包里,“居然管我要李响家的备用钥匙!我怎么可能还留着那个啊?”

  “我得先走了。”王悦开始穿大衣,“那什么,你的稿子还是要抓紧改啊,还有不到两个星期就截稿了,都签了合同的,违约可让我没面子啊!”

  “唉,这就要走啊?我就是想跟你说改稿的事啊!”

  “我忽然想起来今天还要跟个艺人谈续约的事情,差点儿把这茬儿忘了。谈不下来老板该扣奖金了。咱们电话联系啊!”

  王悦随着话音已经消失在了咖啡厅门口。剩下艾明一个人,她只好喊来服务员结账。

  王悦其实并非艾明的专职经纪人。她本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艺人经纪,手上握有几个二线明星和若干“没线”艺人的经纪合约,四五年下来,在娱乐圈也算混了个脸熟。

  现在甭管有没有名气的艺人,都爱跟风出书攒人气,所以王悦平时也和几家大的出版公司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她第一次听说艾明就是在一家出版公司,一个跟她关系不错的编辑把艾明的处女作书稿拿给她看。倒也并非书稿本身有多么惊艳,主要还是那张附在书稿第一页的照片一下子抓住了王悦的眼球——在“美女作家”的称号只能用于点明作者性别的今天,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反例,有卖点!

  王悦凭借经纪人的灵敏嗅觉,认为可以尝试一下“作家经纪人”这一全新领域。包装一个演员和包装一个作家,道理都是相通的,再说还可以赚些外快。

  于是她主动联系艾明,二人一拍即合。这几年王悦靠自己的关系,确实帮艾明拿下不少出版合约。虽然艾明知道自己只是王悦的副业,但“新手上路”就能平均每年有两本书的合约,艾明也感到十分满意,所以对王悦是十二分的信任。如果王悦说她有工作在身,艾明便不再多问。

  警察走后,艾明的全部心思本来已经重新回到自己的新书上了,结果被王悦和刘天一两人一来一去,又生生拽回到了李响身上。不知为什么,刘天一的名字又蹦了出来,让艾明想起早上她没有告诉警察的那件事。

1

《每个人都有秘密》  本书讲述了一桩意外死亡案件。李响意外死于家中,在警方走访寻找线索的同时,李响的一众“好友”个个心惊胆战,阵脚大乱。

培培  典型的北京大妞儿。爱电影、爱音乐、爱小说,也爱死宅。酷爱外国悬疑推理类小说,能买到中文版的基本都看过。平时总写一些小短篇,日积月累也有几百万字。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每个人都有秘密   培培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