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烟雨冥蒙,庭院深深深几许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原来那务观因如今大了,家里一则逼他读书上进,二则也有求亲之意,便不大许他兄妹二人来往了,如今倒已有一年光景未与唐婉相见,此时见她愈发大方磊落,又饱读诗书,与自己家里姊妹大有不同之处,自然十分喜欢。况且这务观如今人大心大,渐解男女之

  烟雨冥蒙,庭院深深深几许

  陆府上的小厮们抬了轿子,走到一扇垂花门前便落下了,然后,齐齐地退出去。唐婉心里暗暗地吃了一惊,那几个小厮不过十二三岁年纪,竟能这样不说不笑、一丝喧闹也没有。可见,姑母待下人是严厉的。

  有几个婆子上来打起轿帘,扶唐婉下轿。唐婉定定心,努力笑着,以免露出对姑母的恐惧。至少,不要让那几个老练圆熟的婆子看出来。

  后面的两顶小轿子里便也出来了两个唐府里跟过来的丫环,唐婉爱美,所以也喜欢丫环生得漂亮。那时候她才五六岁年纪,唐府上买来几个小丫环,奶母抱了她去挑。唐婉一眼便看中那个细挑身子吊梢眼睛的小姑娘,穿了一身肉红色的小棉袍,虽说不合身,可到底掩不住小人儿的娇嫩韵致。

  小小的婉儿指了她道:“我要这一个。”爹娘自然都答应。

  眼睛转转,又看见另外一个小姑娘,胖是胖了点,可是一张团团圆圆的小面孔,怎么能白净得那样银光闪闪?这个小姑娘穿得比前一个略好些,可却生了一副受气的小模样,不哭也像眼泪汪汪,别有一番妩媚,叫唐婉看了,心里没来由的就是一疼。

  唐婉指着她对爹娘讲:“以后,她就叫珍珠罢。”

  因为珍珠,另外那个伶俐的便叫了翡翠,人如其名,珍珠长大了,是个糯米美人,初看蛮嗲的,总是含笑不讲话,相处久了才晓得,珍珠是个最贤惠老成的,也更有心计些,是唐婉身边的“小诸葛”。翡翠性子爽气些,哭就是哭,笑就是笑,哭和笑都是嘹亮的,松脆呱啦的。陆家姑母那年来,正赶上翡翠伺候,陆家姑母攒眉道:“这个小丫环,怎么二百五兮兮的。”

  唐婉年纪虽小,倒也晓得该护着自己身边的人,她上前对姑母讲:“姑妈说得是,我娘也说翡翠是聪明面孔笨肚肠。可是我晓得,翡翠心里有数的,她再吵再闹,总归不走了大褶儿。”陆家姑母听她小小的人竟说出“走了大褶儿”这等老成话,忍不住扑哧一笑,从此便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要不然,光看那个病病恹恹、只晓得吟诗弄月的表嫂嫂,她可没胃口结这门亲事。

  此时,眼看着小姐下了轿,珍珠翡翠忙上来服侍。她俩皆穿一样的嫩绿底子上绣红花草纹样的袄儿,红色缎子面薄棉裙子;一个戴了一对硕大饱满的珍珠耳珥,另一个则戴了两三个翡翠手钏子,打扮得恍如神仙下降一般,奢华艳丽不让别家小姐。

  那戴珍珠耳珥的便是当年的小小珍珠,如今生得面似银盘,肌肤微丰,似略大了两岁,观之温柔可亲,恭恭敬敬地对着几个婆子道了谢;另一个翡翠,与唐婉一般大小,品貌更比珍珠绝美不俗,性子却异常高傲,似很不把陆家下人看在眼睛里一般。婆子们也不好与她计较的,只做看不见。

  这时便有一个生得十分干净俏丽的半老妇人上来笑着讲:“给唐小姐请安。奴婢原是厨房里做事的,这二位一个是太太房里服侍的管事熊妈妈,另外一个是太太小厨房里的管事陈妈妈。今朝小姐来,我们太太怕小姑娘们弄不妥当,委屈了小姐,所以特派了我们几个人来迎接。”

  唐婉听这位妈妈讲话,倒是文理通顺,不由多看了二眼,只见这位为首的婆子生得丰腴洁白,见人带笑,态度沉静,不卑不亢,颇有高贵之态,不由心里暗暗对自己讲:“这位妈妈很是不俗,在厨房里做事倒委屈了。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屈居此地?”

  唐婉如今大了几岁,也比小时候有了城府,心里想归想,面上不肯露出来的,只含笑问了好,跟着婆子们便走了。陆府的院子不大,花木倒是多的,穿花拂柳,又略走了几步,便看见两个十三四岁的丫环在台阶上坐着。一见她们来了,都站起来笑道:“太太才还惦记着,说婉小姐怎么不来。”纷纷争着打起帘子来,自有人进去传话。

  这几位婆子把唐婉送到上房便算交差,屋子是不敢进的,自有小丫环请唐婉进去。唐婉初来乍到,陌里陌生,心里是慌的,又怕露出小家气象,坏了姑母的规矩,左不是右不是,倒不晓得该怎么往里走了。那引她的小丫环缺少经验,也不敢贸然请她进去。

  正犹豫间,只见两三个丫环和两位姨娘簇拥着一位贵妇迎了出来。其中一个替陆母拿着拐杖的丫环生得高大丰壮,并无什么好看颜色,态度却十分倨傲,几位姨娘都奉承她,显见是陆母房中丫环的头子。唐婉看那个大丫环一副虎虎生威的晚娘面孔,心里吓丝丝的,对自己讲:“将来果真嫁过来,珍珠翡翠二人屈居她之下,日子也难过的。”

  正想着,便听见姑母笑道:“我日也盼夜也盼,可算是婉儿来了,了了我一桩心事。”

  唐婉原是见过她这姑母几面,此时忙就要拜下去。陆母不许她跪,忙命那高大丫环:“紫玉,把表小姐扶住,搀到我身边来坐。”

  唐婉方知那大丫环名叫紫玉。此时再看紫玉两眼,心里暗道:“我看这个人面相凶狠,可看姑母似乎很倚重她,我往后少不得防着些。”一壁就站起身,赔笑给她姑母问了好,又对紫玉道谢。

  紫玉略带了三分笑意讲:“表小姐不用谢我的,表小姐太客气了。”话讲得有几分倨傲,更加叫唐婉心惊。

  姑侄二人携手坐了。陆母笑嘻嘻地和唐婉讲家常话,一时便问唐夫人的病况。那唐婉才说了几句,陆母便攒眉道:“每常我去看表嫂嫂,只觉得她放着身子不保养,反而舞文弄墨地虚耗精神。我虽时常说她,她总也不听。婉儿回去对你娘讲,女人么生来是操持家务的,圣贤书是留给男人读的。你一介女流,去做男人的事体,怎么会不生病?”

  唐婉此时也到了解事的年纪,如今母亲病着,她偏又离家,难免牵肠挂肚,可看姑母似大有不以为然之态,讲出这样一篇怪话,她便也不敢多说,只得勉强赔笑答应,先按下满腹的忧虑不提。

  陆母便又指着下面站着的两位妇人笑道:“婉儿,这是周姨娘,这是白姨娘。咱们家里还有两位姨娘,今日一个身子不爽快,一个回外头娘家里去看兄嫂了,改日再见罢。”

  唐婉忙起身问好,一壁就觉得二位姨奶奶都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眼光里有许多挑剔似的。

  陆母并不觉察,又笑着对她讲:“周姨娘和白姨娘各有一个姑娘,都是自幼在我身边长大的,如今大了几岁,虽分房去住了,见了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亲热。”吩咐丫环:“请小姐们到前头来,见见表姐姐。”便有两个丫环答应着下去了。

  一时便来了两个年轻小姐,一个看看也有唐婉这样大了,另一个稍小些,都穿了一式一样的鹅黄薄棉袄,水红绣折枝梅花样裙子,头上仅略插几枝花儿朵儿,并无贵重装饰。

  唐婉看了这二位表妹妹,便觉得她们寒素,还不及她家里得脸的丫环,不由又暗暗想道:“姑母只重生男不重女儿,在他家做女儿尚且如此,可见做媳妇是难的。”

  这两个小姑娘之间,虽并无亲厚之态,在陆母面前却也都恭恭敬敬,姐姐妹妹不绝于口。

  陆母便笑道:“婉儿,这个是你周姨娘的沄妹妹,这个是你白姨娘的浈妹妹。沄儿和你同年,浈儿比你小了两岁。”陆沄和陆浈便上来与唐婉相见,姐妹问好。

  唐婉含笑对着二位陆小姐看看,只觉得那陆沄雪白丰腴,冰雪堆的人儿似的,在袄儿裙子外头还穿了崭新娇艳的石榴红长衣裳,腕子上系了一串珊瑚钏子,十分娇艳;陆浈面孔生得粗些,身子却高大,活脱脱是下人口中的“粗胚”,她年纪小了两岁,光看相貌,倒像是陆母亲生的女儿一般。她的袄儿裙子外头只穿一件蜜合色半旧长衣裳,显见的是改的,相形之下便很不起眼。

  那唐婉不由心下忖度:“在家时曾听母亲说过,姑丈对周姨娘十分宠爱,想必这沄妹妹也是个受宠的。不晓得她性情如何,与我合不合得来?姑母虽和颜悦色,想必心里,对二位妹妹也并不像嘴巴上讲的那样喜欢,到底忌讳她们是姨奶奶生的呀。”

  唐婉这里正想着,便听见陆母又笑道:“把跟婉儿的两个女孩子带来给我看看。”珍珠和翡翠忙走上前来给陆母行礼。

  陆母仔细看看,便皱了眉头讲:“生得都很好,只是装扮得太过于娇俏了,难免失了丫环的本分。我看咱们家这几个女孩子就很好,打扮得清清秀秀的,可又一点都不触目。你们两个从今往后也照着你姐姐她们装扮,老老实实的才好。”珍珠翡翠忙答应了,自有跟陆母的大丫环紫玉紫薇两个带了她二人去西边小间里换衣裳。

  一时珍珠翡翠二人出来,只一人穿粉荷色旧衣裳,一人穿秋香色旧衣裳,连首饰也换了黯淡不触目的,艳色登时便少了八分。珍珠老实,倒不敢有啥意见;翡翠咕嘟着嘴儿,满面不悦之色。唐婉见那紫玉虎视眈眈的,忙给翡翠使了个眼色,不许她任性。

  陆母又含笑对婉儿讲:“今日也巧,偏学里的先生告假,你哥哥也在家,我已经遣人请去了。”

  原来这唐婉自幼与陆家的务观少爷最好,唐家陆家人人都晓得的。唐家门风旷达潇洒,并不很讲男女之大防,虽说陆府上的姨奶奶们每趟讲起来,都要笑话一回,可是陆母面前到底不敢造次,“表兄妹防不然”的话也就不敢讲了。因此兄妹二人得以常常亲近。此番前来,也是因陆家早有求亲的意思,唐家也十分愿意,偏巧陆母得知唐夫人病了,便想到不可使唐婉叫她母亲过了病,延误了迎娶,这才接了她来的。

  正说话间,便听见丫环进来笑嘻嘻地回话:“少爷来了。”果然后面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公子走了进来,生得身材俊俏,举止风流;因要见人,特意换了一身宝蓝色绣盘龙纹样衣裳,愈发光鲜耀眼,使人见之忘俗。

  唐婉在家辰光,原是自由惯了的,表兄妹之间从不避讳,此时便上来和表兄问好,含笑讲:“表哥哥一年不来我家了。上一年借给我的书,我都已经看尽了,如今住到哥哥家里来,书房里的书可要尽着我读去。”务观深知母亲不喜女儿家读书,此时却也不好多说的,只微笑点头。

  原来那务观因如今大了,家里一则逼他读书上进,二则也有求亲之意,便不大许他兄妹二人来往了,如今倒已有一年光景未与唐婉相见,此时见她愈发大方磊落,又饱读诗书,与自己家里姊妹大有不同之处,自然十分喜欢。况且这务观如今人大心大,渐解男女之情,也知道母亲有意替他和唐婉做亲,对唐婉自然愈发添了一层亲近之意,虽不敢十分表现,言谈举止间却对唐婉倒是很肯尊敬,且不失幼时亲热。

  唐婉是聪明人,虽说无人对她讲明要与表兄做亲,可平日里察言观色的,她倒也有几分看出来,不由心下暗忖:那姑母姑丈对自己虽好,也不过是宾客相待之仪,倒是这位表兄,尚可称得上“知己”二字。她原本心高气盛、大方磊落,颇有几分翡翠的爽利性情,每每想及此处,不仅没有自伤身世、寄人篱下之感,反愈发觉得表兄可亲,果真与他结亲,倒是自己的一大可喜之事。

  这时陆母又讲:“游儿,你今日便是不上书房,也再去读一会子书罢。妹妹在我这里,你们吃饭时再见罢。婉儿,你今日就跟我睡,明儿我叫她们照着沄儿屋子的样子替你收拾了,你再和你妹妹她们亲近去。”务观和唐婉都答应,务观自去。

  陆母看着务观去了,这才又慈眉善目地对唐婉讲:“去和你妹妹她们到暖阁里玩罢。”

  唐婉忙恭恭敬敬地答应一声,陆沄陆浈便引着唐婉去了,三个小姑娘含羞带笑地讲闲话,都摆出一副高攀不上对方似的客气神情。又过了约摸半个时辰光景,便有丫环告诉周姨娘传饭了,周姨娘和白姨娘出去张罗,又吩咐厨房,叫添两样唐婉爱吃的菜来。这唐婉原是家里千金万金的小姐,况且自幼与诗书为伴的,一丝人情世故也不通,哪里晓得什么?此时见二位姨娘对自己这般殷勤小心,姑母兄长又都对自己颇有宠溺之意,倒也觉得十分称心如意。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