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东风初来,此意复谁解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此时唐婉见她相问,也不好不说的,只得含泪道:“并不是为了家里的事体呀。我若果真是客居贵府上,待我母亲病愈便可回去的,昨日得了母亲病好了许多的信儿,我今儿必然心里欢喜,言笑晏晏。可是,如今还有一件事体绊在里面,我真正叫做走也难,留也

  东风初来,此意复谁解

  唐婉到陆府几日,周姨娘便带着家里面的丫环仆妇,替她在后面陆沄、陆浈所居之处也收拾出一个带暖阁的小套间来,周姨娘有意让女儿和唐婉结交,特意将唐婉的屋子排在了陆沄贴隔壁。唐婉有了新房间,便从陆母处搬了出来,带着珍珠翡翠往后面住去了,又有陆母拨给她的一个二等丫环乌头,如今也跟着她。

  那乌头原是陆府管家熊老二之母的丫环,熊母家里添人口,便买了乌头她娘来做保姆,那乌头便跟着来了,先在娘身边跟了几年,后来大了几岁,便分到熊母身边服侍,在熊家也已经使唤了有三四年光景。

  今年头上,那熊母为了要显派,便把乌头母女带进来了几次,陆母见乌头生得云娇雨弱,竟比一般的大家小姐还好,且举止沉稳,性情斯文,陆府上下的人,总归都是高看她一眼的,不拿她当下人待,因此陆母便对她十分喜欢;况且那乌头之母原是大家出身,因婆家坏了事,方叫人卖了出来的,生得十分清秀,极善烹饪、女红,倘不是有这等机缘,陆府中等门户,哪里用得起这样的下头人?少不得三番五次对熊母表示羡慕之意。熊母为讨好东家,便将乌头娘儿两个一并送给了陆夫人。如今她母女才来了三五个月,因陆夫人身边的几个大丫环欺生,挤得乌头站不住,陆母如今便趁机将她拨到唐婉房中伺候。所喜珍珠翡翠虽性情不同,倒都是天真烂漫之人,不似陆母房中丫环刁钻,三人相处倒也和睦。

  乌头背了人对珍珠讲:“我们家虽不是大户人家,可是高门大户的规矩倒是件件都有。你家小姐住在此地,凡事提醒她留心,叫人家讲出闲话来,太太虽说不信,心里总归留着疑影儿。”珍珠晓得乌头是好心,满口答应不迭。

  果然这一日,那周姨娘到上房请安,四顾无人,便贼忒兮兮地对陆母讲:“如今婉小姐身边白放着一个珍珠一个翡翠,太太瞧她二人的打扮就瞧出来了,都是抓尖要强惯了的,太太再把乌头也给她,乌头这等斯文腼腆的性子,哪儿是那两个小姑娘的对手?太太有所不知,那日婉小姐才来,下轿子的时候我们去接,听见那些老婆子都讲闲话:‘怎么一家倒有三位小姐?’后来又说:‘唐亲家家里也忒没上没下一些了,丫环打扮得比咱们陆府上二位小姐还好。’叫我们听见,打着骂着才不说了。这两日我们冷眼旁观,珍珠倒罢了,木乎乎的没啥心眼,是个泥塑美人;那翡翠可是个厉害的,仗着自己生得水灵,惯会欺负人。前儿她要吃豆腐羹,及至厨房做去了,又说送得晚了,她过了饿劲儿,全泼了地下了。所以只怕乌头往后受欺负。”

  陆母听了,待信不信的,也不肯顺着周姨娘说,只淡淡地含了笑意讲:“我屋里如今人多,婉儿现在虽不缺人,将来嫁过来到底还要添二个丫环,给游儿做房里人。所以把乌头拨过去,服侍熟悉了,留着将来用。”

  周姨娘听了,依旧是笑嘻嘻的,团扇掩了嘴巴,笑道:“乌头生得这样嗲,做房里人倒不算委屈了大爷,只是委屈了大奶奶。”这话辗转传到唐婉耳朵里,气得她咬了帕子,哭得颤颤的。

  再说唐婉,昔日在家辰光,虽因母亲多病,需时时侍汤奉药,生活颇重,可到底是在娘跟前,十分自在。如今虽说是姑母家,却比往日拘束了许多,晨昏定省不算,白日里还要过去陪着姑母说话,对几位姨娘的态度也真正是难拿捏,既不好过于冷淡了,显不出大家小姐的风度,又不好过于亲热了,叫姑母多心,或者使其他几位含恨。需时时摸着姑母的心意、看着姨奶奶们的面色行事。况且还有两位表妹妹,因她二人并非同母,平日虽说看起来是蛮要好的,不过是面上情儿,唐婉也不好过于亲近了哪个,冷落了哪个。几日住下来,不仅不曾将陆家众人都敷衍好了,反今儿得罪了这个,明儿使那个多了心去。除去陆母和陆沄依旧对唐婉很好,别人便都已经与她生出了嫌隙,以那陆浈和白姨娘为最。唐婉也有晓得的,也有不晓得的,只觉得身边空气远不如当日才来之时了,也不知究竟因为何事,心中不由十分烦闷,白天不敢露出行迹来,及至晚间回房,独自在灯下垂泪。

  这一日,珍珠翡翠闲来无事,便替唐婉收拾带来的包袱,唐婉在一边看着。一时翡翠里面翻出一个小锦盒来,里面装了两朵珍珠穿的花。唐婉看那珠花还算好,若送礼蛮拿得出手的,便在心里对自己讲:“我在姑母这里做客,太小气了难免给人家讲闲话,讲我有什么好的都自己穿戴,很像贫门小户出来的人。不如把这二朵花给了二位妹妹,显得我大方知礼,好叫姑母喜欢,也堵了那些小人的嘴巴。”如此这般想定了,便带了珍珠翡翠一道去。因陆沄大了两岁,便先送去给了她,又去给陆浈。

  那陆浈原是一位很有心计、口角又锋利的小姐,此时见偌大的盒子里只一朵花,便似笑非笑地对了唐婉讲:“表姐姐这盒子里只有一朵花,可有沄姐姐的?”

  唐婉哪里晓得她的心思,赔笑讲:“方才已经给大妹妹送过去了,这朵是给二妹妹的。”

  陆浈平日里,因众人都奉承陆沄,心里便不开心。此时见这位表姐姐是才来的,竟也把陆沄排在自己前头,心里难免生气,登时紫涨了面孔,冷笑着讲:“她是个什么儿,不过和我一样,都是姨娘生的,只因爹爹疼她,如今大家就都泭上水去了,连一朵花都是她挑剩了才给我。”恰好她方才跟着老妈妈们裁衣裳,手边有剪子,便顺手拿过来把那珠花剪了几下子,珠子散了一地,她也不理,也不管唐婉,只赌气将花往唐婉怀里一掷,呜呜咽咽地到里房间睡觉去了。唐婉捧了一盒子碎花,气得怔怔的,因在客中,又不好认真和她生气,只得忍气回房,及至夜间方独自落泪。

  珍珠深知她家小姐心事,努力赔出一面孔的笑容来,对了唐婉讲:“小姐别把浈小姐的话放在心上。浈小姐年纪小面孔又难看,况且么又是很乖张的性子,姑老爷并不待见她,小姐与她一般见识倒失了身份。我看那位沄小姐倒是和气大方,对咱们很好,小姐只与她来往便是了。”

  唐婉便叹气,抹着眼泪期期艾艾地讲:“你讲得容易,做起来是难的。都是一样的姐妹,我如今对大家都是一般好,她们尚且与我计较;若我再偏袒一个、冷落一个,浈妹妹和白姨娘愈发要抱怨我了。便是给姑妈晓得了也不好,反而说我不大方。”复又垂泪。

  翡翠因见她小姐这般情状,心里岂有不气的道理?不由恨声道:“昨日咱们家的琥珀姐姐打发婆子来给小姐送东西,还说太太的病已经见好了,不日便可痊愈。再讲大夫还说,太太的毛病本来也是不过人的。既如此,咱们何苦还留在此地受气?”当下便要打发人去,要车要轿的接了小姐回去。

  珍珠忙曼声劝住了翡翠,慢条斯理地讲:“姑太太接了姑娘来住,一来是因为怕太太的病过给姑娘,二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咱们做奴婢的心里晓得,嘴巴上不敢讲。如今你闹着要走,倘或叫人家听见了,不说你莽撞,反要议论咱们小姐轻狂,那件事还不曾发动,小姐先佯羞诈愧起来了。姑太太知道了也不好看。你快不要嚷了呀。”

  翡翠原也影影绰绰地听说陆府要替务观少爷求亲,想必如今珍珠所指便是此事了,只是她二人都是跟小姐的丫环,对这些事体只有装不知道的份儿,因此自己不便多问,珍珠也不便多讲。

  翡翠想到这件事体,虽说不与她相干,却也满面绯红,心里蛮高兴的。只得先不计较去留之事,亲手去打了水来,要服侍唐婉净面。正巧看见乌头打前头下来,含笑叫了一声“翡翠姐姐”,翡翠登时便收了欢喜之色,待笑不笑地对她讲:“我们小姐在这里淌眼抹泪,只说,到人家府上还没有三五日光景,倒已经得罪了一半的人。才来那两日处处见的都是笑面孔;如今除了姑太太和沄小姐,倒都是青不青、黄不黄的冷脸子了。”

  乌头看翡翠面上虽带笑,话里却有很大的气,也晓得她是替唐婉不平,因此并不肯与她计较,只笑盈盈地讲:“翡翠姐姐忙了一日,明儿还要早起跟小姐去给太太请安,今天夜里早些睡罢,我来服侍婉小姐。”翡翠便也就不好当真对乌头撒气,只得赌气先睡去了。那乌头便端了水去找唐婉。

  乌头进了暖阁,果见唐婉正独自垂泪。她便叹了一口气,故作诧异地对唐婉讲:“听翡翠姐姐说,唐夫人的病大有好转,不日便可大好了,小姐怎么不以为喜,反而落泪呢。”

  唐婉虽与这乌头不过认识了几日,却也看出她不仅生得稀世绝美,且聪慧沉静,因此心里便不肯拿她当丫环看待,十分厚待她,竟把珍珠翡翠都压过去了。唐婉之意,不过是因陆府上难站,怕珍珠翡翠初来乍到受了排挤,望她看着自己的情分,对珍珠翡翠略提点袒护些。偏翡翠不解其意,只说乌头是个狐媚子,专会讨小姐的好儿,又不真心待小姐,这几日言谈间和乌头有些梆梆的。所喜乌头并不计较。

  此时唐婉见她相问,也不好不说的,只得含泪道:“并不是为了家里的事体呀。我若果真是客居贵府上,待我母亲病愈便可回去的,昨日得了母亲病好了许多的信儿,我今儿必然心里欢喜,言笑晏晏。可是,如今还有一件事体绊在里面,我真正叫做走也难,留也难,倒辜负了姑母待我的一片心了。”

  乌头听她这样讲,便知她必然是已经知道陆府提亲之事了,想不到她竟不肯在我一个丫环面前装假,可见她真心待我。因点头道:“原来小姐已经知道了,我本来,还有几分迟疑,不晓得该不该把此事告诉你。若不讲,则怕辜负了我们俩这几日的情意,告诉你又似亵渎了。小姐倒不用伤心,老古闲话讲,黄金易寻,知音难求,小姐与我们家少爷自幼和睦还是小事,难得太太也这样喜欢你,况且两家又是亲眷。”

  唐婉听了这话,终归是不好意思,不由涨红了面孔啐道:“讲的什么话,你和翡翠在一处几日,怎么就也学会她这副泼辣腔调了?”

  乌头赔了一张笑脸讲:“小姐也不用嫌弃我讲话粗鄙,小姐仔细想想,我讲的可有三分道理?你如今不过是为了浈姑娘和两位姨奶奶怄气,便要回家;倘或小姐聘到外头去,就没有三两个小姑?一样是生气,况且沄小姐浈小姐到底不是太太亲生,隔了一层娘肚皮,差得远了,太太必然是更疼你的。”唐婉听了这话,也有些待信不信的,只是听乌头说“小姐与我们家少爷自幼和睦还是小事,难得太太也这样喜欢你”一句倒十分动人,便也就不好多计较了,当下主仆四人安睡不提。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