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红酥手下,满城春色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这里众人正笑得开心,只见乌头娘款款进来,捧了一只红釉碗,里面盛了小巧玲珑两只蛋饺。乌头娘笑嘻嘻地看定了唐婉,柔声慢气地讲:“新娘子吃饺子。”才说了这一句,旁边乌头便把袖子掩了面孔,微微一笑。

  红酥手下,满城春色

  唐婉自到了陆府上,因陆府人多,况且唐婉已经晓得了与表兄的婚姻之事,所以愈发要赢得人心,日日早起晚睡地应酬家里亲眷,着实费了精神;后来又与陆浈和二位姨奶奶赌气,身子便有几分支持不住,白日里吃不下东西,夜里又睡不稳,才不到一个月工夫便瘦去了一圈,原本玉兰花般娇嫩雪白的面孔,如今也乌涂黯淡了许多,倒叫陆浈等人白看了许多笑话。

  那白姨娘便在自己房里对陆浈讲:“我们家这位表小姐也是个聪明在面孔上、愚昧在肚子里的,她以为你爹爹偏疼沄儿,每日里便巴巴细细地专对着沄儿献殷勤,人家沄儿受惯了宠,眼界高的,她虽说是将来的嫂嫂,沄儿哪里就肯看得上?真正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倒把自己累得面黄肌瘦。其实她将来嫁过来,你与沄儿一样是小姑,到了那会子,咱们再给她点苦头尝尝也不晚的。”

  陆浈便依偎了白姨娘笑道:“姨娘说得是,啥人会有姨娘这样精明呀。”

  白姨娘便又含恨讲:“那婉儿是个笨的,身边两个丫环一个鲁莽一个懦弱,倒也都没啥,只可恨你娘把乌头给了婉儿。乌头识文断字、又有心眼,想必你娘也晓得婉儿笨,给她一道护身符罢。”

  陆浈听了这话,便不开心了,掩了白姨娘的嘴巴讲:“那个老太婆,嘴巴上热络心里狠,我自己的娘在这里,谁要认她做娘?”说得白姨娘心里喜欢,贴了陆浈耳朵道:“老太婆想叫乌头一心一意提携婉儿,只是以后一妻一妾,争风吃醋也争不过来,乌头又哪能真心对婉儿好呢。”说得母女二人都开心起来,掩面而笑。

  唐婉这些时日,见几位姨奶奶和陆浈都对自己半冷不热,也晓得她们背地里不知怎样讲自己的坏话。幸而她上日得了乌头一番开解,乌头的那一篇话,虽不敢讲是“字字珠玑”,可听在唐婉耳朵里,真正是又动听、又有道理,她倒着实想开了些,睡得也安稳了,白日里便有精神了许多,也脱了前几日恍恍惚惚、面色青白的病态。这日早起给陆夫人请安,那陆母因对周姨娘白姨娘笑道:“我那位表嫂嫂如今大好了,婉儿今儿的气色就好了许多,到底是孝顺女儿,身子虽在我这里,心还在娘身边。”

  周姨娘白姨娘原就与陆夫人不同心,且近日又与唐婉生了罅隙,因也不接话,只站在一旁赔笑。倒是陆沄含笑道:“母亲讲得极是,婉姐姐对母亲和舅母都是一样的孝顺,一个心倒要想着两个人,这一阵子比才来时瘦了许多。幸而如今舅母大好了,婉姐姐才两三日工夫便这样鲜艳起来,也不辜负了母亲素日疼她。”

  陆夫人听了陆沄这话,自然十分喜欢,摩挲着唐婉道:“好孩子,如今你娘病好了,你也暂且回去住几日罢。我已经叫婆子去传话了,过几日你父亲就打发人来接你。”

  唐婉便晓得必然是陆府准备迎娶了,所以先送了自己家去。如今母亲的病大好了,自己和务观表兄的亲事也成了,可谓是双喜临门,且都是非同小可之喜。那唐婉想到这里,不由含羞带笑,低头不语。周姨娘见唐婉这般神态,故意低下头扑哧一笑,幸而陆沄暗暗给她打眼风,她方收敛了些。陆夫人原是个端庄沉重之人,此时见唐婉不说话,面孔却笑成一朵海棠花了,也知道她心里喜欢、面上害羞,便不肯拿她打趣,更不肯睬周姨娘,只淡淡地讲起旁的事体来了。

  又过了三五日光景,果真有唐府的车马来接唐婉回去。乌头因算是陆府上的人,仍旧跟了陆母过去,只待将来唐婉嫁过来了,再回来服侍她。

  这乌头跟了唐婉几个月,唐婉又厚待她,感情十分好,此时倒有几分不舍,唐婉看出她心事,便暗地里对她讲:“倘或将来还有见面之时,我断不会薄待了你的。”乌头暗暗揣度唐婉心意,怕是已经知道了夫人要把自己给了少爷做房里人,她怕自己多了心去,所以对这头事体表示赞同的意思。因此心下对唐婉更多了感激,自此愈发忠心,一心一计只等着将来唐婉来了好服侍她的。

  原来这陆母的心思,陆务观如今一年大似一年,家里如今虽说不比一二十年前了,到底是书香世家,子孙终要读书上进才是。只是俗话说“成家立业”,功名虽要紧,终比不得子嗣大事,倒不如先替他完了婚事。将来有新媳妇督促他读书上进,岂不是一举两得?况且如今陆老爷因喜欢陆沄的缘故,“母凭子贵”,因此那周姨娘也十分受陆老爷抬举,叫她帮着管家,带着她出客,夸得她一枝花似的。陆母因想着,将来有了媳妇,我便是正儿八经的婆太太,自然便无姨奶奶出头的机会了。因此更加赶着替务观办喜事。

  及至成婚这日,早就有请下的通音律善戏文的女人来府上吹打,静待吉时——原来这陆府上是江南一带的习惯:晚上迎娶。

  陆母原是想,此地离松江不远,唐家就是本地人士,行出来的事体应该也差不离,便暗暗派了婆子去唐家,讲:“我们家太太说,松江惯有‘哭嫁’的旧俗,咱们距松江是近的,人家的礼仪我们借来用用也没啥不像的,还显得女儿尊贵、婚礼热闹。”

  唐翔便攒眉道:“哭嫁旧俗,古已有之,咱们此地也曾有过的。只是若行此礼,是要阿哥送嫁的。婉儿并无兄弟,何苦画蛇添足呢。”

  陆府上的婆子便赔笑讲:“亲家老爷多虑了,新奶奶虽说没有嫡嫡亲的兄弟,堂兄堂弟也无妨,譬如那种没有爹爹娘亲的小姑娘,从寄娘家里出嫁,还不是随便找一个亲眷来充阿哥?”唐翔听了,心里大不以为然,想了一会,还是不答应。那婆子也只好算了,闷闷不乐地回去。

  婆子对陆母讲:“亲家老爷原是讲,我们此地也可行哭嫁之礼,我听了心里还蛮喜欢的,还以为他应承了。谁知他老人家话锋一转,又讲新少奶奶没有亲阿哥,还是免了的好。”鬼鬼祟祟地凑近了陆母,又低声讲:“我看亲家老爷的态度,仿佛对太太的提议很不以为然,太太也是为了显出新奶奶尊贵,他们反而不情愿,也是奇怪的。”

  陆母听了,便有几分不高兴,冷笑道:“他们家向来自恃清高,想必是因为认定这是村野旧俗,所以不肯。其实‘哭嫁’古已有之,我当年从江陵嫁过来,我娘家听讲此地有这个风俗,深以为是,倒样样替我照做了,为的就是显示女儿尊贵呀。”心里疙疙瘩瘩的,面上也不好露出。

  果然这一日唐家并无“哭嫁”一节,斯斯文文地送了女儿上轿,陆府去的人都嫌冷清,暗地里议论纷纷。幸而跟去压阵的乌头娘打着吓唬着,陆府里的下人方不敢说了。

  唐陆两家离得是近的,一时便有大轿从大门进来, 这边家里细乐迎出去,十二对宫灯,排着进来,倒也新鲜雅致。陆府上的傧相便请新人出轿,这里务观通体披红迎着,见新人蒙着盖头,唐婉的丫环披红扶着。

  务观再仔细看看,那扶新人的正是翡翠,这小姑娘今日也做了十二分的打扮,愈发风流灵巧,恍如霁月彩云一般的神仙人物。务观不由心下暗道:“我平日只觉得乌头是个绝色女子,今日看起来,她的珍珠翡翠也都十分不凡。从此往后这一位新奶奶三个小丫环倒很可以做一幅百鸟朝凤图。可喜我好艳福!”喜得神魂颠倒,抬起手来,袖子掩了面孔,吃吃地笑。

  接着又有傧相赞礼拜了天地,请出陆老爷陆宰登堂,行礼毕,送入洞房之内。那洞房之中早有几位年老体面的妇人把红枣花生一层层地在床里铺满了,又领着几个极小的孩子叫他们滚床铺。这几位体面妈妈里,便有一人是乌头娘,穿了枣红撒银花的长衣裳,挽了盛红枣桂圆的篮子,她性子文气,不好意思像别的老婆子那样抛,只笑嘻嘻斯斯文文地把篮中之物往床上摆。

  原来这乌头娘虽说是个寡妇,又是家里坏了事卖出来的,可到底大户人家出身,陆府上漫说是下人,连陆母也要高看她一眼。今日这等场合,陆家中等人家,并无多少体面佣人,所以必定要请她出来压一压阵脚。

  这时便有一个远房亲眷家的小姑娘,觑着乌头娘不注意,走过来抓了把红枣桂圆便往袖子里塞。乌头娘回过头来看见了,倒又多抓了些给她,那小姑娘开心了,便脆生生地笑着讲:“乌妈妈,你真正好!”

  乌头娘也笑了讲:“小猴子,不要在此地闹,吃饱了红枣桂圆,里面滚床铺去!”那小姑娘便笑嘻嘻地应声去了。

  务观在外头看见,更感叹自己命运绝佳,不仅得娶婉儿这般好媳妇,还得了乌头这样一个姨奶奶,生得恍如神仙下凡,性子又柔糯,连她娘都是慈爱温柔的,自己何德何能,竟能福气这般好。

  此时二位新人进来,老妈妈们便领了孩子出去。因还有坐床撒帐等江南旧俗,自有傧相喜娘指点着二位新人一一照做了。那新人坐了床便要揭起盖头的,因乌头是陆府上给的,又早已内定了要做通房丫环,此时她便上来服侍,珍珠翡翠等娘家来的丫环一概退后,以示矜持,也是尊重娘家的意思。

  那陆务观掀了盖头,便见灯下有一穿红的美人儿,盛装艳服,面上擦得红红白白的十分鲜妍,正是唐婉;乌头今日也做十二分打扮,头上插着碗大的绯色宫纱堆的芍药花,穿着水红色袄儿,杨妃色细褶裙子,外头又是一件上头赏下来的银红色百蝶穿花样长衣裳——足见其身份与珍珠翡翠不同,含笑站在唐婉身边,倒是好一对鲜花儿,那唐婉好比荷粉露垂,乌头便活似杏花烟润了。

  一时便有喜娘端上青果来,笑道:“新郎新娘子吃青果,亲亲热热。”

  又有一个端上花生红枣:“新娘子吃花生红枣,红枣红枣,早生贵子;花生花生,夹着花样生。”唐婉听到这里,不由粉面含羞、垂首不语。底下众人大发一笑。

  这里众人正笑得开心,只见乌头娘款款进来,捧了一只红釉碗,里面盛了小巧玲珑两只蛋饺。乌头娘笑嘻嘻地看定了唐婉,柔声慢气地讲:“新娘子吃饺子。”才说了这一句,旁边乌头便把袖子掩了面孔,微微一笑。

  这唐婉娘家原是读书人家,十分清高,不入俗流的,况且爹娘都是名士的洒脱脾气,原不知道这些风俗。此时听见叫吃饺子,也不好推辞,只得举箸搛了一个,才咬了一口,便不由吐出来道:“生的。”

  底下众人听见唐婉这话,愈发笑个不住,唐婉见状也不知为甚,再看务观一张面孔已经羞得不成样子了。乌头见唐婉不解,忍着笑俯身告诉她缘故,那唐婉不听则已,此时愈发紫涨了面孔。

  又闹了一时,陆夫人便命外人回去,独留下极亲近的本家。又有两位请来的堂嫂嫂请了唐婉进入里间床上坐下,除去乌头,还有珍珠翡翠跟着进来,唐婉此时自然是低头不语。

  那务观却不好立时三刻便进房间的,先在外头应酬,按着陆夫人事先教的,故意闹出几个笑话来给本家亲眷开心,直至二更天方罢,自回房去。这辰光那珍珠翡翠早各自归房睡去了,只有乌头一人在灯下陪着唐婉。及至务观进去,只觉得房内朦朦胧胧的都是深深浅浅的红色,倒好似远远看见一大片海棠花似的,那唐婉和乌头便似海棠花神一般,愈发感叹自己三生有幸,竟得此娇妻美妾。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