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双眸翦秋水,唯他独爱绕指柔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陆母开始也不晓得她们说得是真是假,只含笑听着而已;后来听周姨娘这几句话,仿佛有贬低唐婉的意思,心里就有几分不自在。待姨奶奶们走了,她又细细地把方才情景想了一回,果然觉得乌头虽生得瘦弱,可端庄大气,气度平和,不让大家小姐;倒是唐婉过于

  双眸翦秋水,唯他独爱绕指柔

  俗话讲的,“春宵一刻价千金”,老夫老妻尚且如此,况且那务观与唐婉,真正又像戏文上唱的:“度青春,年正小;配鸾凤,真也巧。”此时洞房里映着红烛看看,真正是一对金童玉女,好一派烂漫春色!

  乌头原是善解人意之人,此时见务观满面猴急之色,可又不敢唐突了新奶奶,少不得自己出头,便起身含笑对唐婉讲:“大爷奶奶早点安歇罢,太太方才讲过了,明日一早还要起来给老爷太太请安,叙父母之恩,新奶奶还要行分长幼之礼,一桩桩事体繁重得很呢。”因替他二人剔了银灯,放下了鸳帏帐、珍珠帘,自己退出,守在外面榻上服侍。

  再讲那务观唐婉二人,这一夜头颠鸾倒凤,鸳鸯枕上叙恩爱,红绡帐内会巫山,不可尽述。

  及至次日,那务观与唐婉一则惦记着陆母,要早起去叙父母之恩,二则也怕起晚了叫人笑话,因侵晨而起,自有乌头在房内服侍。一时陆母上房便来了陆母的管家娘子熊妈妈,手里捧了一只匣子,来问乌头要昨夜新奶奶身下的接红单。

  乌头听见外头有珍珠等人说话之声,忙迎出来,对着熊妈妈笑了讲:“熊妈妈辛苦了,熊妈妈请先坐坐,略吃一杯茶再去。”

  熊妈妈一壁往里面走,一壁高声笑道:“奴婢给大爷道喜了。便是乌头这小姑娘,以后也有了房头,替新少奶奶做臂膀,你这般聪敏,奶奶总归会重用你的呀。”

  乌头便还礼下去,红着面孔赔笑讲:“妈妈同喜了。借妈妈的吉言。”

  熊妈妈微微一笑,凑近了乌头,低低地对她讲:“好孩子,你进去,人不晓鬼不觉地把那件物事拿了出来,别叫大爷大奶奶看见才好。”说罢,这才拔高喉咙,笑道:“哪来坐下笃笃定定吃茶的工夫?太太房间里人都坐得乌压压一片了,等等新奶奶上去请安,我们还要服侍的。”

  乌头便晓得熊妈妈上来催了,忙进去装了那接红单出来,盖子盖好了,赔笑着讲:“妈妈辛苦了,我们奶奶这就上去的。”熊妈妈便捧了匣子又回去。

  乌头亲眼看着熊妈妈走远了,便又回房去服侍唐婉、务观更衣,那珍珠翡翠反不得上前,只在外间屋子拾掇昨夜所遗的杯盘碗盏、火烛灯油。

  翡翠因想着,我是从小服侍小姐的,况且又不是没见过姑爷,如今讲讲小姐是做了少奶奶了,我们是姑娘,该有些避讳,可是小姐到底用我们更加顺手习惯呀。昨夜我们进不得内房间倒也罢了,今日服侍小姐更衣,就该我们上前才是。那乌头不过是个二等,姑太太房里的丫环看不上她这等狐媚子,这才给了我们小姐的,偏她仗着面孔娇嫩、言语斯文,惯会在姑爷和小姐面前献勤儿。这般想想,翡翠肚子里便如饮了醋般酸唧唧的了。

  偏那珍珠是个老实头,赶着这会子拿了两套衣裳来,对翡翠笑道:“上头紫玉姐姐送衣裳来了,叫咱们换了去。”翡翠就着珍珠的手看看,一套肉红色绣紫花的纱袄,配一条大红裙子;一套湖绿色绣黄花的纱袄,配一条油绿裙子,黯淡不堪,且颜色配得十分粗俗乡气。

  翡翠原就妒恨乌头,此时看了这两套衣裳,不由又想到昨日乌头因身份不同,太太那般尽心下力打扮她,不仅赏了衣裳,还特意把那宫纱堆的新鲜花儿给她。——原来那花为皇宫里的新法所做,除去临安城里那些皇室贵族能有,其余百姓不过是机缘凑巧,方能有一朵半朵的,所以十分稀奇。陆府上因与周员外家要好,周员外夫人听讲陆母娶媳妇,趁上个月唐婉她们客居此地辰光,特意送了小巧玲珑的一盒花来,不过才四朵。

  陆母因从未见过那等新鲜花样,心里也蛮喜欢的,便传了唐婉和乌头去,亲挑了一朵石榴花给了唐婉,笑嘻嘻地讲:“这朵石榴花我是一定要留给婉儿的,婉儿马上要做新娘了,讨个好口彩呀。”转过身来,又挽了乌头的手,细声细气地讲:“乌头你看,这朵芍药花颜色蛮喜气的,况且芍药为花相,你将来,要好好替婉儿做左膀右臂呀。”一壁便把那朵芍药花给了乌头,另外两朵略小巧些的就给了陆沄陆浈。到了昨日,陆母又特意关照,一定要唐婉乌头把花戴上,果然引来亲眷们一片赞赏,唐婉蒙着头看不见,便都讲乌头标致贵气。

  翡翠原就对乌头有几分不忿之意,如今见陆母把她排在二位小姐前头,远远超过自己去,况且她昨日又大出风头,不由心下十分不平,拉了珍珠,呜呜咽咽地讲:“咱们如今都不得近小姐的身了,她原不过是个二等,就这样踩了我们去,她就成了副少奶奶了。”

  珍珠听她满口讲什么“副少奶奶”,不由吓了一跳,握了翡翠的嘴巴,咬牙切齿地讲:“悄悄地,让里面听见了,什么意思。人家是太太赏下来做房里人的,原本就是副少奶奶呀。我们是未出阁的小姑娘,又是陪嫁,房间里的事体哪能做?你也敢争,叫陆家亲眷听见了,还不笑死了。”

  翡翠自幼与珍珠一处长大,感情很好,听她这样说,心里虽不平,也只得先罢了。正巧这时乌头出来,笑盈盈地迎着她们二人讲:“姐姐们也起来了。今儿大奶奶要穿太太给的那条红绫裙子,哪位姐姐给找了来罢。”

  珍珠听了乌头的话,答应着便去了,翡翠却不动,正眼也不看乌头。乌头心里晓得她不开心,倒也不肯与她计较,笑微微地又进去了。

  一时珍珠找了裙子来,见翡翠还鼓着嘴儿怏怏不乐,倒好笑起来,拉了她一起进了唐婉卧房,只见唐婉正对着镜子梳头呢,乌头立在她身后服侍。

  珍珠翡翠再看看,那新姑爷呆呆地立在一边,两只眼乌珠好像无处安排一般,待要看唐婉梳头,又不好意思,待不看,又忍不住。此时见她二人进来了,忙几步抢到窗口去,背着手临窗而立。

  珍珠翡翠一起给唐婉道了喜,异口同声地讲:“小姐如今成了新奶奶,愈发娇艳水灵。”

  唐婉便红了脸啐道:“别人拿我取笑罢了,你们是我的丫头,也敢寻我的开心啊?”又拉了乌头讲:“你看看我们家这两个小姑娘,二百五兮兮,几时能赶上你一星半点。”乌头听了,不由涨红了面孔,珍珠翡翠仍是笑嘻嘻的。

  一时唐婉梳好了头,乌头便含笑对珍珠翡翠讲:“二位姐姐也去换衣裳罢,耽误了给太太请安不是玩的。”一面又去开箱子,替唐婉找衣裳。

  那务观虽背对着这里,耳朵倒灵,听见唐婉要换衣裳了,忙背着身咕哝了一句“去一趟书房”,几步便抢出去了。珍珠心细,见姑爷出去了,那乌头的面孔上便去了三分笑意,小姐倒还是笑盈盈的。

  珍珠心里不由有几分诧异,暗暗忖度:“寻常丫环倘或做了少爷房里人,也算是登天了,便似我们这等自幼跟着小姐的,将来也不过如此罢了,她仿佛还很看不上新姑爷似的,倒也奇了。”嘴巴里却不肯讲的,一来怕添了小姐的烦恼,让乌头知道了也多心;二来也怕翡翠是个爆竹筒子,她嚷出来倒不好了。因面孔上一点也不露出,挽了翡翠的手,便去外面换衣裳了。

  又等了一时,唐婉换好了衣裳,乌头便叫珍珠翡翠服侍她画眉,自己亲去请了务观少爷回来。

  及至务观来了,见唐婉穿着银红袄儿,红绫百褶裙子,红底描金梅花样的长衣裳;乌头则穿杨妃色袄儿,同色实地子纱海棠花纹样的裙子,倒像一对仙人儿似的,不由喜得眉开眼笑。他原是自幼饱读圣贤书的,十分恪守礼仪,因此不肯对唐婉和乌头有狎昵之态,可到底心里喜欢,又是羞赧又是笑的,看得翡翠也忍不住扑哧一笑。 谁知那务观见了,竟登时紫涨了面孔,他原是要扶了唐婉一道往上房走的,此时因怕丫环们笑话,便甩手大步走在前头,后面乌头扶着唐婉,又有珍珠翡翠跟着,摇摇摆摆的一队佳人便往陆母房里去了。

  那陆母房中因今日有新少奶奶来给请安,四位姨娘倒要看看,太太平日很讲究三贞九烈、德言容功,她这位远房的侄女儿究竟如何,是贤惠知礼、老老实实的媳妇,还是那等“春宵苦短日高起”,还睡在罗帐之中的恃宠而骄的媳妇?因都早早地来了。又有陆沄陆浈二人也在里头暖阁里坐着,等着新娘子行“分老幼”之礼。

  陆母见务观携唐婉来了,夫妻二人并无亲昵之态,显得十分斯抬斯敬,她心里便有三分喜欢;况且陆母也很知道这四位姨奶奶平日早晚请安都是要托病告假脱滑的,今日这样早就齐齐整整地来了,必是来看新娘子何时起来请安,游儿婉儿这一对新夫妇的行为举止是不是合了我平日的严谨门风?幸而今儿他小夫妻来得时辰也不晚,态度也端庄,陆母便自觉面上有了光辉,满面是笑地看着他二人行了礼,便道:“好了,坐下罢。”

  务观闻言便坐了,唐婉仍不敢坐。只拿眼睛去看务观。谁知那务观当了姨奶奶们的面愈发要撇清,因并不肯往她这里看,只做无知无觉状。陆母看在眼里,愈发是喜欢,因对唐婉道:“好孩子,你坐我身边来。”唐婉这才依言去了。

  那务观虽说面上最初对唐婉十分冷淡的态度,心里到底是喜欢,他小孩子家如何掩饰得住?因此这一日格外欢喜,平日他原是很厌恶那几位老姨奶奶的,这一日倒也很肯敷衍,满面春风地与姨奶奶们讲闲话,又与二位妹妹说笑。

  众人看他这般,也知道他是很欢喜这头亲事了,那几位老姨奶奶不由心里含酸;况且那乌头当日是人人都要抢的,偏是陆母一眼看中了,不肯让;如今给务观做了房里人,愈发斯文端庄、娇媚光鲜,这姨奶奶愈发肠子里咕嘟咕嘟地冒酸泡。待唐婉行毕“分老幼”之礼,他二人带了丫环走了,这几位老姨奶奶便都纷纷对陆母笑道:“恭喜太太,今日得了这样花枝样的好儿媳,和咱们少爷感情又这样好。想必不出一年太太便好抱孙儿了。”

  又有一个说:“小夫妻这样好得蜜里调油,想必太太三年抱俩,这方算兴旺陆门香火。”

  周姨娘先还淡淡笑着不开口,这会子才笑盈盈地对众人讲:“你们都说婉小姐好,依我看倒是乌头那孩子愈发出挑了,不知道的人只当她是少奶奶。我们大少爷真正是个福气好的呀。”说罢,团扇掩了嘴巴,笑得颤颤的。

  陆母开始也不晓得她们说得是真是假,只含笑听着而已;后来听周姨娘这几句话,仿佛有贬低唐婉的意思,心里就有几分不自在。待姨奶奶们走了,她又细细地把方才情景想了一回,果然觉得乌头虽生得瘦弱,可端庄大气,气度平和,不让大家小姐;倒是唐婉过于含羞带怯,略逊于乌头。陆母原是不由留了心,待下趟唐婉来了,必要指点她一回才好。

  再说务观携唐婉等人回去,正路过陆府后面供太太奶奶小姐游玩的园子,此时正值初夏,院子里几株西府海棠开得极好,那唐婉原就心里喜欢,见了这花又对景,不由笑道:“这花开得很好,相公可喜欢?”务观含笑轻轻点了个头。

  唐婉此时最要讨务观开心,忙命翡翠去折了两枝来,笑嘻嘻地讲:“我们翡翠身子长人伶俐,叫她替咱们多够几枝。”又叫乌头:“回去拿咱们的粉定瓶插上,放在相公书房里。”乌头也答应了。

  唐婉偎着务观,又笑道:“相公不晓得,乌头最是个雅致风流之人,上回我来时,曾瞧她闲来无事,插了一瓶子桃花。那桃花原是妖媚风流之花,若用白瓷瓶插就难免俗了;偏乌头找了一个红釉花囊来插,二艳相衬,以毒攻毒,不仅不妖乔了,反而热闹喜庆,正好太太那几日高兴,十分对景。后来我们给太太看去,太太很是喜欢,立时三刻就摆起来了。”

  务观听了愈发欢喜。这夫妇二人一路走一路赏玩后园景致,比当日未成亲之时又多了许多柔情蜜意,便是珍珠翡翠也都笑容满面。唯独乌头面色如常,并无比往日更喜欢之态,倒令人不解。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