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凤钗为盟,东风欲障新暖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正玩着,突然有陆母那里的小丫环走来道:“太太叫小姨奶奶过去说话。”乌头忙起身,回了唐婉一声,跟了那小孩子就走了。这里务观也累了,便自去书房里清净一回,独留下珍珠翡翠陪着唐婉在后园子里闲步。

  第二卷 执子之手,只愿君心似我心

  三生三世的守望,终于等来你的今生。在因果石上,刻上你我的名字,但愿从此以后,可以陪着你一起轮回。

  凤钗为盟,东风欲障新暖

  唐婉与务观是夏天头上成的亲。

  他二人原是表亲,自幼相熟相知,感情原本就是好的;如今做了亲,愈发是亲爱异常,新婚之乐自是难描难画,况且又有乌头这等头挑人才相伴。

  普天下的新少奶奶里,唐婉也算是个大方的人了,凭着上一趟做客和乌头产生的情分,如今虽说自己和乌头都改了身份,她也从不肯拿她作丫环看。乌头做了房里人,务观爱美色,对她十分另眼相看,唐婉也断不肯露出拈酸吃醋之态来,务观坐享那古人所言的“齐人之福”,为什么不乐?一屋子少爷奶奶丫环成日一处玩耍,白日里便是看花观柳,倘或天气好时,因唐婉爱水,便叫底下人开楼备船,主仆四五个人坐了船赏荷花采莲蓬去。及至夜里,愈发热闹,开始不过是吟诗作对、赶围棋掷骰子,后来渐渐地便吃酒、观灯,何事不做,何话不说?那唐婉因为自己是新奶奶,婆太太又是个要求严格的,开始并不敢太过于放浪形骸了,不过是哄着务观高兴。只是翡翠,那小姑娘年纪小爱热闹,又喜欢亲近务观,所以玩心大,每日吵着翻花样,这才玩起来的。唐婉也拘束不住他们。后来一则因熟惯了,二则唐婉也是看陆母对自己很好,便也放落了心,无所顾忌起来,日日伴着务观玩耍。

  这日因重阳将至,白日渐短,陆母便命务观从书房回来不必往上房去了,又命唐婉每日伺候罢了晚饭便回房。务观唐婉巴不得一声,仗着乌头娘在厨房里做事,便自在房中另开一桌饭,样样是细菜,叫乌头、珍珠、翡翠等人也都坐下来一处吃饭取乐,自有新买的小丫环服侍。

  务观因道:“这些时日咱们玩得也够了,般般花样玩遍了,真是再也讲不出有啥好玩的。可是今日咱们第一次在房间里开小桌吃夜饭,不玩点什么,也实在是冷清。”

  唐婉便赔笑讲:“往日我在家时,与堂姐妹一处玩耍,时常玩占花名的游戏,珍珠翡翠她们都是看见的。今日除去相公,都是女儿,咱们也玩一回,又有趣,又斯文,省得大呼小叫的,给太太听见了不好。”众人听了自然都有兴致,翡翠便拿了花名签子来,因唐婉请务观做令官,她此时便把签筒子亲递到务观手里,乌头也起身,替大家倒酒。

  一时众人便玩耍起来,原是定了务观做令官,偏翡翠小人儿心思,生怕务观偏心乌头,便自作主张,嚷着叫唐婉先抽签。务观看出她心中所想,所以也不计较,笑嘻嘻便把签筒递与唐婉。

  唐婉因自己是奶奶,不好过于小孩心性的,因此只略晃几下那签筒子,便掉出来一根签,上头绘着一池子芙蓉花,清清爽爽。唐婉原本就爱水,此时见摇出芙蓉花来,甚合我心,自然喜欢,便又把签筒子给了乌头。

  翡翠见唐婉把签筒子给了乌头,便有几分酸溜溜,面上带了三分笑,对着珍珠讲:“原来在家里,小姐们一处玩,咱们家小姐抽好了签子,下一趟一定递到我手里,讲我是宝贝丫头,倒不给那几位表小姐。现在有了乌头,宝贝丫头也降了成色了哦。”

  唐婉听出翡翠吃醋,忍不住夺了珍珠手里的团扇去扑她,笑嘻嘻地讲:“翡翠小姑娘醋劲越发大了嘛!今朝乌头第一次玩这个,你还和她计较,一点也不大方。”

  翡翠被说中心事,便不肯睬唐婉了,贴了珍珠耳朵细声讲:“乌头有啥稀奇,都讲她是大家出身,如今还不是一样做丫环?小姐就偏心她,我看看她能擎出个什么好的来。”唐婉等人分明听见翡翠的话,因她小,便都不肯与她计较,只是好笑。

  一时那乌头便摇出一根牡丹花签子来,绘画逼真,花朵又大又艳丽。众人正要叫好,忽听翡翠惊叹:“这签子怎么是断的?”

  唐婉定睛一看,果然签子头上有些残破,便有几分忌讳,因勉强笑道:“当日在家时,婶婶讲哪个抽到这根签,哪个将来能够做贵妃娘娘,所以姐姐妹妹都要抢,反把它弄坏了。也是我粗心,不曾拣出它来。乌头,委屈你了,你再摇一根好了。”乌头听了,倒也不很介意,依言又抽了一根海棠花的,又把签筒子给了翡翠。

  后面翡翠珍珠一人抽了桃花,一人抽了梅花,自己都很喜欢,嘻嘻哈哈地换着看看,皆大欢喜。独唐婉疑心乌头怎么抽出那样一根签子来,只怕不是吉兆,暗暗在心里盘算,可终归没有主意,也不晓得这支断签究竟暗示何事。

  及至次日,那务观见天色很好,便兴起要放风筝。

  唐婉听他张罗得起劲,怕叫耳报神讲到陆母那里去,陆母又要生闲气,恨他不肯读书。因婉转阻拦道:“从来都是春日里放风筝,为的一则是取乐,二则春天生发头上,也有送病的意思。怎么如今九月将到,相公想起放风筝来了?”

  务观听唐婉这话,晓得她以为自己贪玩,所以拦着,叹过一口气,对她讲:“婉儿,你原是不晓得,三年以前朝廷为了与女真野人议和,把岳大将军给害死了,前年又和他们划淮水为界,愈发是退了一步。咱们这般步步退让,怕是有朝一日要做了亡国奴也未可知。所以我想放风筝,你说风筝送病,如今哪还有比这‘亡国’更大的心病呢。”又命乌头拿风筝来。那乌头十分解事,当下便拿了一只白绢糊的大雁形状风筝,上面一点装饰颜色也无。

  翡翠原是个年幼贪玩的,方才听见一声放风筝,已经乐得颠颠的,务观那一番亡国哀论她倒不曾听进去。因笑嘻嘻地喊了小丫环来讲:“我和珍珠房间里,有一个从家里带来的美人风筝,乌头那里还有一个带响铃的凤凰风筝,快点拿了来,我们好放的。”

  谁晓得那小丫环十分呆,不机灵,见翡翠吩咐,便老老实实讲:“小姨奶奶已经拿了,呶呶呶,就是那一只。她讲就只要这一个呀。”

  翡翠听了这小姑娘的话,仿佛眼睛里只有乌头没有自己似的,便有几分不开心,况且如今乌头才做通房不及三个月,陆母便因她举止稳重、言行得体,务观和唐婉又喜欢,便提了她做姨娘,翡翠心里难免不平,平日玩笑之中有意拿乌头的错儿。此时眼睛顺着小丫环的手指尖一溜,不由攒眉道:“姨奶奶怎么拿来一只白的?晦气的来,放到天上去吓丝丝的,老天爷也要怪罪。”

  乌头含笑对她讲:“前几日大爷曾写过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最好:‘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如今老爷太太只晓得逼大爷读书上进,却不知大爷心中唯愿征战沙场、舍身报国。正好前日我娘闲着无事,便糊了这只白绢风筝,原是说想请奶奶的笔墨,替我们画几笔画在上头的。今儿既然大爷想放风筝,不如请大爷把他的诗写在上头,一起放了,也算去去积郁的心事罢。”

  务观听了,喜得连声道:“姨奶奶说得好!”又命人准备笔墨。

  唐婉听她三人对话,倒体察出几分端倪来,心里暗忖:“难怪翡翠处处与乌头过不去,我只当她吃醋。原来她吃醋是吃醋的,却不是因为我对乌头好,而是因为相公偏爱乌头呀。”转念又道:“相公心高气盛,喜欢效仿古时那等风流才子,寻常的丫环总归是看不中的,乌头身世高贵、品貌出众,所以他才喜欢。翡翠拿什么去比她?这样搞下去,只怕翡翠将来要出丑的呀。”因便想着要提点翡翠一下。

  唐婉忖忖,便装着没事人一般,扑哧一笑讲:“偏这风筝又是个大雁。翡翠这孩子哪儿晓得相公的心思,真真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了!”

  一番话讲得翡翠面上无光,脚下站不住,不由使起性子来,冷笑着讲:“我们一个奴婢,可不就是燕雀,比不得姨奶奶有那样大的福气,又是大家出身,又是太太屋里下降的。小姐若瞧我不上,以后只当我去了,我也只在外头伺候,不近小姐的身罢了。”一壁扭身就走。

  务观原是与她们丫环玩笑惯了的,倒不料翡翠今日怎么这样大的气,不由诧异。唐婉听了她这几句话,心里便有几分生气,恨翡翠是捧不起来的阿斗,越提醒她,她反而越赶着出乖露丑,乌头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倘或叫乌头看出了翡翠的心事,笑话还是小事,只怕以后暗地里防备她也是有的。

  唐婉想到这里,心里焦急,便暗暗给珍珠使了个眼色。珍珠会意,忙笑道:“翡翠恼了,还不快给我回来坐着,玩笑归玩笑,走了倒没意思了。”硬拉了翡翠回来。翡翠便也借此下台,嘟着嘴儿又回来了。

  那里早有小丫头子拿来笔墨,乌头亲手研了墨,陆游便在那大雁翅膀上把自己的诗写了,不待它干,便乘兴放了,大家大发一笑,果然务观满心的惆怅此时去了一半,神清气爽起来。

  唐婉到底是心疼翡翠的,此时见翡翠笑得倒比众人都欢畅,便含笑讲:“我们翡翠真是小人儿心性,一时恼一时好的,乌头姐姐,珍珠姐姐,你们二位不要和阿妹计较才好呀。”

  珍珠听了,只当唐婉是因方才翡翠嘲讽乌头之事替翡翠求情,乌头却听出弦外之音来,心下暗暗对唐婉讲:“翡翠喜欢亲近大爷,难道我看不出来么?你怕大爷没看中她,我反而恼了,她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点心思我也晓得。只是翡翠糊涂,大爷这般软弱,你是奶奶,当了老姨奶奶的面,他都一点也不敢维护你——那才是成亲第二日哩。往后她果真做了小妾,又能有何好处?”不由暗暗叹气。唐婉也看在眼睛里,只是不晓得缘故。幸而务观和翡翠在兴头上,倒不曾理会。

  正玩着,突然有陆母那里的小丫环走来道:“太太叫小姨奶奶过去说话。”乌头忙起身,回了唐婉一声,跟了那小孩子就走了。这里务观也累了,便自去书房里清净一回,独留下珍珠翡翠陪着唐婉在后园子里闲步。

  此时正是仲秋时节,池子里荷花凋零,再无当日成亲时粉荷鲜嫩、白荷清雅之美态。唐婉眼见满池残荷,想必底下已经有了莲蓬藕的,然自己成亲已有三月,当初的鲜艳新妇如今也成了旧人了,却不曾有孕,婆太太前几日还讲起此事,可见也是心里牵挂的。不由把方才的欢喜去了几分,对着那残荷叹了几口气。珍珠察言观色,因道:“这后园子不比前头,花木多,阴凉,小姐在这潮地里站了半日,回去歇歇罢,到晚上少不得又嚷腿疼了。”

  唐婉先淡淡地不肯理睬,后因翡翠见那池子里还有一朵水芙蓉开得很好,便上湖心岛采去了,唐婉看翡翠去了,这才轻声慢气地对珍珠道:“依你们之见,将来是给了大爷愿意,还是另寻一个人相配,两口子依旧跟着我愿意?”

  珍珠倒不料唐婉问出这样一句话来,半日方讪讪地讲:“只要是跟着小姐,这样和那样有啥区别?横竖女儿出嫁不由自己。”

  唐婉听珍珠讲得大胆,不由笑出来,讲:“你一个小姑娘家,婚姻大事还想由着自己啊?我看你大爷很好,对你们也和气,想想你们跟着他也蛮好的,再讲乌头又大方、不藏奸。可是我又怕你们贪图外头平头夫妻,不愿意做小。”

  唐婉才说到这里,刚好看见翡翠摘了花回来了,她怕翡翠听见又要心猿意马,便停住不说了。珍珠素知翡翠抓尖要强惯了的,本已经不满乌头,如今自己和小姐说话,见她来就不说了,倒叫她多心,因又搜肠刮肚地找出些闲话来和她讲,逗她开心。主仆三人说说笑笑,便出了园子回去了。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