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乌头从镜子里瞥一眼那花,微微笑着讲:“这花名叫‘明月照堆雪’,颜色银白,我最喜欢。可惜和今日的衣裳不很般配,倒辜负了它。”

  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

  这一日到了晚饭的时辰,因乌头在上头,陆母便遣人来讲,她那里有乌头服侍便够了,不要唐婉上去伺候晚饭了。唐婉答应一声,和颜悦色地送了那小丫环走了,心里却涌起一层层的失落来。也巧了,偏偏那务观此时又留在陆老爷那里陪客,不回房间吃夜饭,留下唐婉一个人冷冷清清,坐了窗下发呆,肚子里对自己讲:“她待我是好的,大爷和太太面前她也没有争宠之意,我又何必多心,自寻烦恼?”可是想归想,心里总归是解不开。

  这时珍珠端上饭来,笑嘻嘻地道:“今朝大爷和姨奶奶都不在,小姐就不晓得肚皮饿啦?”一面把托盘放了小桌子上,一样样揭开。

  唐婉便懒懒地道:“我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有啥意思,吃饭么也没有胃口的。你随便替我盛一碗粥便是了。”

  珍珠便大惊小怪地讲:“哟,小姐你得道成仙啦?上午从花园子里回来,中饭也讲吃不下,只喝一碗汤,现在还不饿呀?”一壁不由分说,便盛了一碗鸡粥,又搛了一只松穰鹅油卷放在小盘子里,递到唐婉手上。

  唐婉咬了一口卷子,便喊腻,不要吃。珍珠此时也看出她有心事,可又不好问的,只得劝道:“吃不下甜的,喝几口粥也好。这鸡粥只有乌妈妈会做,是她亲做了叫我端给奶奶的,美味奇特,别处吃不到的,奶奶尝尝看。”

  唐婉便依言喝了两口粥,果然细腻肥美,不由问:“这粥奇怪,怎么里面不见一粒米的?”

  珍珠赔笑讲:“乌妈妈方才已经告诉我了,讲讲叫做鸡粥,其实里面没有米的,是把鸡肉打成茸煮的,最滋补养人。奶奶身子弱,乌妈妈讲请奶奶多吃一点呀。”

  唐婉听了,肚皮里便又翻卷起心事,勉强遣了珍珠下去,对着鸡粥碗头讲:“人家虽然是个姨奶奶,可是出身高贵,一碗粥也有这么多讲究。太太不喜欢女眷读书识字,偏她识字太太就喜欢,明明太太也晓得我念过书,可是平日里替太太抄经文,太太都是给了她做,没有我的份儿。”讲到这里,心里委屈,眼泪便噗噗地落到粥碗里了。

  唐婉哭了一回,自觉没意思,忙抹了一把眼泪,又对自己讲:“如今我是少奶奶了,婆婆家的日子总归不大好过的,为这点小事体落眼泪,我也太小人儿心性了。”勉强吞了几口粥,便叫珍珠进来收拾。

  一时乌头回来,身后跟了个陆母那里的小丫环,手里捧着一个旧花绫包袱。乌头进门给唐婉问了好,便接过包袱,和颜悦色地哄着那小丫环回去。

  唐婉存着心事,掩不住,一见了乌头便问太太叫她何事。

  乌头赔笑讲:“姨太太家的孙儿百日,太太叫我给小哥儿打几条五蝠络子,再有太太屋里还有几件过去没做完的活计,叫我做了。”

  唐婉听了,肚子里又是一阵泛酸,委委屈屈地打开乌头拿回来的包袱,只见里头有一件半成的夹袄,颜色花样皆十分老成,想必是陆母叫乌头做了自己平日家常穿的。再看看,还有些零碎宫纱的纱头,因问:“这是做什么用的?”

  乌头笑道:“上回太太给的宫花,家里二位小姐还有紫玉紫薇她们都很喜欢,太太便找出这些零碎纱头,叫我想法儿做得和宫里出来的差不多,分给大家戴。”

  唐婉听了,又在包袱里翻翻,果然有一朵做了一半的牡丹花,和上回的宫花很像,偏颜色用的不是平常绢花的轻红粉绿,而是一面茶青、一面绛红,做成了花,从一个方向看是一种颜色,更比那宫花灵动稀奇,且颜色十分文雅大方。

  唐婉是个天真烂漫的人,看了这样精致的一朵花,便也喜欢起来,把心事去了大半,笑吟吟地讲:“你这孩子平日不言不语,一个月说的话也没有我们翡翠一日多,我也想不到你有这些能干。往日里吟诗作对你也能,赶围棋掷骰子你也能,就是一枝花儿也插得比她们都强,我就惊叹,倒不料你针线上也擅长,而且很会配颜色。”

  乌头便赔笑道:“奶奶过奖我了。不过是给小孩子的玩意儿,太太屋里的姐姐们都不稀罕做,太太这才给了我叫我做的,其实并不是因为我能。”二人正说话,只见务观进来,笑微微地道:“怎么就你二人?珍珠翡翠哪儿去了?”

  唐婉听他问起翡翠,心里一阵宽慰,笑道:“她们才还在这里服侍,因乌头回来了,我便叫她们往后头吃饭去了。”

  务观便问今日太太叫乌头何事。乌头回了,那务观听说乌头擅长针线,喜之不尽,合掌笑道:“这个正好,今日你叫我往风筝上写诗,我还想着,这墨未干,想必才上了天墨就淌了。倘或有个文墨也通、针线也好的,用很轻的丝线替我把我所写之诗绣上去我再放,那才好呢。没想到你就会。”因命乌头把自己今日这首得意之作绣了,以抒一己之志。

  乌头答应了,唐婉便道:“乌头,你又要做太太的生活,又要服侍我,如今他又给你安排活计了,你原是个花为肚肠雪为肌肤的人,哪儿禁得起这些劳累?我看你珍珠妹妹还稳妥,你给大爷绣风筝这几日,你的活计便尽数给了她做罢!”又叫来一个小丫头名绿玉的,命她这几日替乌头理线,好减轻些乌头的生活。乌头自然是对唐婉十分感念。

  那绿玉原是陆母房里紫玉的妹子,从小也是府里长大,年纪虽小,倒是个十分机灵嘴甜的,且府中之事也都略知二三。此时听见唐婉说起自己,忙进来磕头,口称:“绿玉给大爷大奶奶请安。”又给乌头问好,神态举止十分娇媚。

  唐婉细看她时,只见她穿了一件紫玉穿下来的宝蓝色夹袄,底下是雨过天青色裙子,衣裳虽略大些,倒也是清清爽爽一个佳人。唐婉便命她好好服侍小姨奶奶,倘或能够跟她习学一二,将来也受益。

  绿玉便含笑讲:“奶奶说的是,我虽不是聪明人,可是手脚倒是勤快的,过去因为年纪小,不得出头。奶奶今儿既然提拔我服侍姨奶奶,我一定巴巴结结地跟着姨奶奶做生活。”唐婉听她小小年纪却这样会巴结,倒有些不开心,皱着眉头笑笑,便打发她出去了。

  及至次日晚间,唐婉照例携了乌头去伺候陆母吃夜饭。因乌头把那五蝠络子做好了,便拿手帕子包了一并带去。陆母见乌头手脚这样快,也十分喜欢,打开看时,一共有六串,每串上五颜六色的五只枣大蝙蝠,只觉得光辉夺目。

  陆母不由惊讶道:“我在周员外夫人那里原是看过一个差不多的,只是她的没有你这个夺目耀眼。”

  乌头听了,晓得自己的活计好交差了,心放下一半,赔笑讲:“这五只蝙蝠原是应用红、蓝、白、黄、黑五种颜色打,我因觉得颜色过于黯淡了,便把黄色换成金线,白色换成银线,黑色换成黑珠线,便是那红色和蓝色也特意拿了买办们从姑苏府买来的绣花线配的。只是这些线原是过于细了,须搓成浑圆的一股方好用。”

  说得陆母愈发喜欢,因命移灯过来,自在灯下细瞧,夸了一回,又命赏乌头:“我才吃饭时候有一碗笋和一碗南边来的厨子做的酿豆腐,我吃着很好,端去给小姨奶奶吃。”又道:“前日我和几位老姨奶奶开箱子,找出许多旧衣裳,都没穿过几回,白放着倒可惜了。把那条茶色面子衬石榴红底子的细百褶裙子和石榴红绣同色石榴花盛开纹样的纱袄儿,并那件茶青绣红花的长衣赏给了小姨奶奶,正好能配成一套。”乌头忙跪下谢了,亲自洗了手去端菜。

  陆母因道:“乌头,你带了小丫头子回去罢,我和你奶奶还有话要说呢。”乌头听了,给陆母和唐婉行了礼,便亲手捧了衣裳,领着绿玉回去,那绿玉在后面替乌头提着食盒。

  乌头因绿玉是紫玉的妹妹,平日并不肯与她深交,绿玉也不敢和乌头太亲近。可也晓得乌头是太太大爷面前的红人,不攀附又如何甘心?今日难得一个机会,因此绿玉便搭讪着赔笑讲:“小姨奶奶,都说周员外家里的含烟姐姐是宫里出来的,极擅针线,可依我看,她的手艺可是不如你的呀。”

  乌头笑道:“这可就不敢当了。我不过是因我娘会,所以才跟着学了些,有个安身立命的本事罢了。”

  绿玉听乌头这般和颜悦色,面孔上早笑开一朵花了,讲:“小姨奶奶生得这般好,文墨又通,她们都说您比奶奶还强呢,哪儿就谈到‘安身立命’四字?倒是我们这等人,除去伺候人,不会做别的事体的,将来出去可就难了。”

  二人说着话便已经走到了屋子后头,因窗户开着,绿玉这几句话刚巧就让翡翠听见。那翡翠原是不喜欢乌头,此时听绿玉这般说,想必乌头也有越过自己小姐的心,不由气得怔怔的,乌头哪儿晓得?及至乌头绿玉回到屋子里,只见务观正坐了窗下看唐婉的琴谱子,珍珠坐在里头拔步床上归置包袱,翡翠在务观身边伺候,见乌头进来,眼皮也不翻一下。乌头只当是司空见惯,也不与翡翠计较。

  务观因问婉儿怎么不见,乌头照实回了,又把菜给务观看。那乌头因道:“这会子已经吃过饭了,怪腻的,我倒吃不下这些,白放着岂不辜负了太太的心。”因叫珍珠翡翠来吃。

  务观见唐婉不在身边,忍不住要讨好乌头,笑嘻嘻地讲:“她们也吃过饭了,肚皮饱饱。你叫绿玉拿到前头去给你娘吃。”

  乌头赔笑道:“我娘就在太太的小厨房里做事,太太待下人又宽,还怕她吃不着这些?”一边和务观讲闲话,一边便把食盒里的菜一样样拿出来摆在小桌子上,又叫珍珠翡翠。务观这才不讲什么了。

  那珍珠是个心宽的,又和乌头好,果真就笑嘻嘻吃了几著。翡翠跟了她一道来,站在那里冷笑着讲:“我有本事,叫太太也赏给我吃。如今没本事吃赏下来的,宁可饿死,也不吃这人家挑剩下的菜!”幸而乌头倒也不计较,见珍珠翡翠都不吃了,便叫绿玉端下去给粗使的小孩子们吃。

  这里乌头因天晚了,屋子里又热,便脱了长衣裳,只穿一件葱绿色纱袄儿,配银红霞影纱裙子,十分娇艳,大有春睡捧心之娇态。她生得比唐婉细致婉约,务观白日里看看,还是唐婉英气勃勃,比乌头更胜三分。这会子灯下再看乌头,只觉得是活脱脱一朵睡海棠,很有几分病态之美。务观虽满心都爱唐婉,但到底是个风流才子一类的人物,此时焉有不动情之理?因遣了珍珠翡翠接唐婉去,见屋里无人了,方笑问道:“乌头,你用什么画眉?”

  乌头赔笑道:“用奶奶赏下来的雀头黛。”

  务观便点头道:“你奶奶很大方,这样好东西,给你们她也很舍得。”

  乌头便正色道:“大爷说的是。我自叫熊奶奶给了太太,在太太屋里受了多少气?哪一日不叫姐姐们数落几回也过不去,太太略对我有几分好颜色,她们便不开心,说我狐媚。如今幸而太太把我给了奶奶,奶奶这样肯善待我,只讲与我投缘,珍珠翡翠也待我很好,翡翠虽使些小性子,却并不比她们恶意欺生,排挤我。”

  务观见乌头说得这样正派,一则可喜,二则可惧。喜唐婉和乌头都是君子,她二人又要好,倒好比一对并头的鲜花,并无寻常人家妻妾争风之丑。惧乌头这样一点私心也无,平日碍着婉儿,我虽收了她,一个月里不过一两次罢了。今日可喜婉儿不在,我特意遣走了珍珠翡翠,她竟丝毫没有背了人讨好我的意思,难道她给我作姨奶奶,不过是碍着母亲和婉儿的面子么?想到这里,虽说心里疑惑,却反而对乌头愈发敬爱,笑道:“你忙了一日,妆有些花了,我替你补上。” 便移过镜子来。乌头见推不得,只得在务观面前坐了,那务观便替她描眉,又亲剪了一朵菊花下来,替她簪在头上。

  乌头从镜子里瞥一眼那花,微微笑着讲:“这花名叫‘明月照堆雪’,颜色银白,我最喜欢。可惜和今日的衣裳不很般配,倒辜负了它。”

  务观听了,自是喜之不尽,笑道:“哪里就辜负了。你今儿穿的原是很娇艳,叫这素色一压,更显得端庄稳重。”说罢,还要做更亲热之态。谁知乌头却借着说话,把妆镜、剪刀、胭脂香粉都收了,自去里头做活儿去了。

  务观见乌头总不动情,不由有几分讪讪的,只得自己在窗下坐了,因嫌闷得慌,便又搭讪着翻起唐婉的琴谱子来。看了一时,冷不防听见有一个极娇嫩的声音笑道:“大爷请用水。这是用今日太太给的玫瑰露调的,最是香甜清爽,且有安神的效力,太太特嘱咐我们回来睡前给大爷吃。”

  务观抬头看时,只见一个穿蓝的小丫环正含笑站在自己面前呢,那孩子生得暗金色皮色,相貌倒是一般,只一对笑眼十分动人,且身架子还算细巧——不是别个,正是绿玉。务观便接了水喝了半杯,剩下的赏了绿玉喝了,绿玉也不推辞,接过来一饮而尽,这才笑嘻嘻地端了杯子出去了。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