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文学 > 文学_精彩连载 > 正文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2014-05-04 09:31 作者:高小潘

那翡翠原是个贪玩好热闹的,此时见唐婉明日要带自己去,自然十分喜悦,及至回屋,也不顾服侍,便自去找衣裳、配首饰,倒把唐婉看得又好笑、又心酸,一直讲不出话来。倒是珍珠看翡翠几件衣裳弄来弄去都弄不好,便对她讲:“你也不好穿得太出色了,到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再说唐婉那里,你道陆母留下她是为了何事?原来林姨太太孙儿百日,要请了陆府上的女眷们去热闹一日,按以往的老例,除去四位老姨奶奶中有两个带着各房头的几个极小的丫环留下看家,其他人原是都要去的。陆母是个谨慎人,想想唐婉自嫁过来,还不曾出过客,她家里又是自在惯了的,不晓得表嫂嫂如何管束她,因此怕她去了林家倒露了怯,所以留下她,好细细地把种种做客的事体讲给她听。再讲唐婉屋里这一阵子又添了几个小姑娘,她们都不去,在家里又恐怕踢天弄井地生事,陆母便想叫唐婉斟酌着留下一个大的看屋子,这也要与她商量。

  那陆母因碍着唐婉如今终究是媳妇,隔了一层肚皮,到底与务观差多了。再讲又是大奶奶的身份,不好就给她做规矩,便先拿了第二件事体来说,笑道:“明日咱们都要去你林姨妈府上看小孩,我想着,如今你屋子里多了一个绿玉还不妨事,可是金莺、彩凤两个年纪小,做事没有分寸的,你那屋子离后园子近,花多,又临水,若没人留下看她们,不晓得她们要玩出什么花头来。我听说前日彩凤与金莺为争一块手帕子,竟把彩凤给跌进水里去了,幸而她会水,又正巧有老妈妈们在岸边上,这才没出了人命大事。明日咱们都走光了,她们岂不更要淘气。所以我想想,还是要留下个大的看家。你们翡翠很伶俐,就留下她罢。”

  唐婉此时尚不知婆婆很嫌翡翠那等千伶百俐、抓尖要强之人,只当是随口指的,心下暗道:“翡翠这几日本就闷闷不乐的,只觉得我辜负了当日在娘家一处长大的情意,反去提拔那外四路的乌头。这回再留下她看屋子,不许她出风头,她愈发要赌气了。”赔笑讲:“依媳妇的小见识,乌头是新姨奶奶,自然要带去,一则给亲眷们看看,二则也帮我搭一把手服侍娘。剩下珍珠翡翠两个,倒是珍珠这小姑娘更加妥当一点,她又比翡翠大两岁,所以那几个小丫头子都听她的话。还是把珍珠留下罢?请娘示下。”

  陆母听唐婉这般说,当了一屋子下人,也不好太驳了她的面子,只得答应,可是面孔便有几分板起来了,又道:“你自到了我们家,还没去过亲眷家里,也算委屈了你。明日跟着我一道去开开心。”

  唐婉方才已经看出陆母神色严厉起来,心里匆匆忙忙便把自己才讲出来的话回溯一遍,又捉不出漏洞,实在不晓得哪里惹陆母不开心了,心里便有几分慌,恍恍惚惚地听陆母又讲了一番话,忙赔笑答应,才要开口说点什么,便听见那陆母又道:“上趟去周员外夫人家听戏,表姑太太府上的二奶奶也跟着来了,谁知那位二奶奶仗着自己年纪小了两岁,痴得不得了,一会子大玩大笑,一会子高谈阔论,我就很不喜欢。一时传饭了,周员外夫人家的少奶奶小姐硬拉了她去那边桌上坐,虽说推不得,到底也应该略坐一会子就过来的,谁知人家周家的几位少奶奶倒应个景儿就过来了,她却仗着有几分文才,在那桌上与周府上小姐吃酒行令、吟诗作对,打发丫头去叫了几趟也不来,留下她婆婆一人在我们这里,没个服侍的人。还是你林姨妈的媳妇好,生得么白净富态,旁人看看心里也蛮喜欢她的。再讲她嫁过去三四年光景,倒已经生了两个哥儿,跟你姨妈出去,一步不错地跟着。那般小脚,站几个时辰也不肯扶一扶椅子背儿,怕人家讲她卖弄脚小。尤其难得的,是她平日虽十分稳重、不言不语,可若一时为了替我们寻开心,说笑起来,她又比谁都会讨大人开心。这才是懂事知礼的媳妇,便是亲眷们看了也喜欢。”

  那唐婉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开始时不过以为婆婆与自己闲话,听到这里方知婆婆是拿了林姨妈家的大奶奶做尺子,给自己做规矩哩。不由多了心,暗暗对自己讲:“我虽不像表姑太太府上的二奶奶那般放肆,想必也有令母亲不满意之处,要不为什么比出这么两个人来。那位林大奶奶想必是母亲很喜欢的,昨日还特意烦了乌头打络子,我听见下面人说,这一回小少爷百日,母亲备的礼倒比上一趟周员外家的小姐及笄还重。由此便可见母亲对子嗣的看重了。”想到这里,又想到自己过来四五个月了,尚无子讯,不由黯然神伤。

  刚好这时陆母的随身丫环紫玉吃了饭回来,陆母便叫她“把小姨奶奶打的五蝠络子收到包袱里,明日给姨太太带去”。紫玉答应着把络子收了,自去里头暖阁给陆母找明日的出客衣裳。唐婉搭讪着也想跟过去,陆母却按住她,笑着讲:“紫玉一个人够了。紫玉这小姑娘伶俐的,跟了我这几年,一点差错也没有。这等小事体,你只管放心让她做罢。”

  唐婉听陆母这话,不由涨红了面孔,心下暗忖道:“我并没有不放心紫玉做事的意思呀,不过是为了讨母亲喜欢。谁晓得母亲的欢心没讨到,她这几句话一说,又替我得罪了紫玉。”张开嘴巴,刚想解释几句,陆母如何晓得她的心思?伸过手来拍拍唐婉手背,又笑嘻嘻地讲起别的来了。

  陆母对唐婉讲:“那辰光,乌头和她娘还在熊奶奶家服侍。熊奶奶虽告老了,还时常过来陪我坐坐,有一趟把乌头母女带过来了。乌头小姑娘长得真正文气,穿一件藕色纱袄,配着紫裙子,雅致是雅致的来,跟在熊奶奶和她娘后面不讲话,就抿着嘴巴笑。我看了她就喜欢,再看看她娘,也勤谨老实,不与人争,娘儿两个言谈举止都体面。我便索性买了进来。当时你姨娘她们都想要,争着抢着来我面前叹苦经,只讲自己房中无人使唤,现有几个丫环不是生得不好,便是手脚笨拙,我却不舍得给她们,硬是把乌头扣下,你来了,便给了你使唤。婉儿你讲,娘的眼光怎样?乌头这孩子,还谈得上伶俐能干,比众人都强罢?长得嗲倒还在其次。我看务观对她也十分中意呀。”

  唐婉赔笑道:“乌头很好,能诗能文,针黹也好,最难得的是性情斯文、言辞雅致,且做事体十分用心,相公对她另眼相看。”

  陆母便也笑起来,和颜悦色地讲:“那就好。你们小夫妻,和气是和气的,恩爱我也是看得出来的。可是乌头也是才来,并不是你们成亲前就通房的。如今也该让她多服侍几次,免得她暗地里含怨,以为你们两口儿当她是假的。”

  唐婉倒不料陆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由涨红了面孔,赔笑辩解道:“乌头是个正经人,向来跟着我,相公面前她倒不肯争。便是每月那几次同房,也是我和她再三讲了,她才同意的。母亲既如此说,我回去再劝她。”

  陆母听了便点头道:“你肯这样大方,最好了。你们如今成亲还不及半年,你还是新奶奶,所以我只放了一个乌头在屋子里。你二人若有了子嗣,我自然管着务观,他便是再想放房里人,也需得再过个三年五载、有了一官半职再说。若你二人一年半载仍无喜讯,为子嗣计,你也不能不大方些,咱们娘儿们便再物色两个好的,给了务观便也罢了。”

  陆母讲这一番话时,仍旧满面是笑,并没有恼怒或恐吓的意思,唐婉听在耳朵里,不由惊心,暗忖道:“倘或婆婆是吓唬我,倒还不算什么。可是看她面色如常,一副与我讲闲话的样子,可见她老人家心里原就是这样打算的,并不以为这就委屈了我什么。这一点最让我害怕呀!”

  正想着,只听陆母又笑嘻嘻地讲:“噢哟,讲讲话就忘记时辰了,天都这样晚了,想必他们都等着你呢。你回去罢。”因叫紫玉去看看,唐婉的丫头来了没有,珍珠翡翠赶忙答应着进来了,又给陆母问好。陆母面上仍笑嘻嘻的,可是正眼也不看翡翠一眼,只对珍珠讲:“天色这样暗,路不好走的,你们扶着奶奶些。”

  珍珠忙答应了,又察觉出陆母对翡翠冷淡,唐婉神色异常,不由心里上了心事,陆母面前又不敢露出来,只得先按下满腹疑虑,不动声色。

  唐婉此时也是一肚皮的委屈和害怕,哪里晓得珍珠正替她担惊受怕?呆怔怔地给陆母行了个礼,便跟着珍珠翡翠回去了。

  那珍珠走在路上,借着翡翠打的灯笼偷看唐婉脸色,这一趟看清爽了,果然唐婉满面不快之色。珍珠的心“呼”一下提起来,好像讲闲话似的赔笑问:“今日上来的工夫大。太太和小姐说点什么?”

  唐婉勉强笑道:“并没有什么,讲讲明日去林姨妈家做客的事体。”想想又道,“原是说咱们都去的,今日太太又说,咱们屋里新来了几个小的,怕她们闹起来没人管,太太见你稳妥,便叫你留下看屋子。我也不敢驳回,就委屈你这一遭儿罢。”

  珍珠听了,心里便又涌起疑惑来,暗暗忖道:“我是个不喜欢出风头的,太太留下我看屋子,我是蛮愿意的,小姐自然也晓得的呀。怎么小姐就为这点小事愁眉不展?”认定了另有缘故,可是小姐不讲,她也不敢盯着问,一时心思转不过来,愣愣地出神。

  唐婉见珍珠呆呆的,只当她想去林姨太太家,心里便有几分歉意,轻声细气地对她讲:“珍珠不要委屈,咱们在此地时日久了,做客还不是常常会有的。今天我看太太房里的紫薇蛮老实的,下趟我求了她来替屋子,带你俩都去。今日你就算替我解围。”

  珍珠听了,哪儿有不答应的,只觉得“替我解围”四字奇怪。勉强按下满腹不解,笑嘻嘻地讲:“这有什么好委屈的,留在家里反而比跟着太太清闲。再讲家里这样多生活要做,都走了,事体又积压下来了。我明日带着她们几个替小姐和小姨奶奶收拾夏天衣裳罢。”唐婉答应了。

  那翡翠原是个贪玩好热闹的,此时见唐婉明日要带自己去,自然十分喜悦,及至回屋,也不顾服侍,便自去找衣裳、配首饰,倒把唐婉看得又好笑、又心酸,一直讲不出话来。倒是珍珠看翡翠几件衣裳弄来弄去都弄不好,便对她讲:“你也不好穿得太出色了,到时候给太太看见了,又讲咱们屋里的人妖艳。”

  翡翠便不开心了,嘟着嘴巴讲:“平日在家里,太太不许穿戴,明儿出去做客,穿得太朴素了,小家巴气,太太和小姐面上也无光呀。”

  唐婉原是也想提醒翡翠几句,不要过于装扮的,可是听了翡翠这话,也晓得她是安心要去出风头,想想这半年在陆府上,也是太委屈了她,此时便不忍心太拘束她了,只得笑了讲:“翡翠,既然你这样要漂亮,那么明日你穿我这件佛手黄夹袄,配鹅黄镶金的裙子,再戴上乌头给你那对金耳坠子,明晃晃的好罢?人人都看得见你呀。”

  翡翠听了唐婉前面两句话,倒十分开心,笑嘻嘻地答应。后来听见唐婉提起乌头,忽想起昨日绿玉奉承乌头比唐婉还强的事体,便赌气不肯,只问珍珠要了一对金耳环戴着,一壁又盘算如何把昨日之事告诉唐婉。

8

《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在绍兴这座水城,离鲁迅故居和三味书屋不远处,有一处极富江南特色的私人花园——沈园,乘着乌篷船可沿河而至。其历经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一个千年不老的凄美爱情故事。

高小潘  八零后天蝎座女子,亭亭而立,清扬婉兮。文则行云流水,武嘛——揍人时才算文武双全。喜红楼,善翻译。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相离莫相忘 且行且珍惜   高小潘   文学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