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职场攻略 > 职场攻略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一章 那些吃斋念佛的老板们(3)

2014-05-16 14:08 作者:沈威风

李纨的管家才能得不到施展,不过她管理诗社的才能是很不错的。

  说了这么多,说回贾府,贾母在战略问题上犯了什么错误呢?那就是她不肯画第二条曲线。

  首先,她意识不到贾府这条曲线迟早是要走下坡路的,实际上,在她活着的时候,已经开始逐渐衰落了。

  其次,在贾政打算画第二条曲线,让贾宝玉去读书、准备考科举做官的时候,她不仅不支持,还横加阻挠。当然,她有她的理由,她觉得这个孩子身子弱,贾政逼他读书,逼得他都生病了。可是,她作为这个大家族的领导人,目光没有放得足够长远,没有在吃甜食看戏的空闲时间里想一想,这个家族将来应该怎么发展,才能继续做大、做强?

  从这个角度来说,贾政是有远见的。他希望贾宝玉能够读书,将来考科举做官,那个时代能够维护大家族继续繁荣的方式,无非就是两种,文功武略。贾府的祖上是从军功起家的,但是到了贾宝玉这代,虽然袭的爵位仍然是将军,但是真正要上前线带兵打仗、立下军功,恐怕不是贾宝玉所能做到的。

  带兵打仗这事贾宝玉做不到,那么摆在他面前的路就只剩下一条:参加科举考试。贾政可以说是一个智者,他本人就是想考科举的。结果,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不料代善临终时遗本一上,皇上因恤先臣,即时令长子袭官外,问还有几子,立刻引见,遂额外赐了贾政一个主事之衔,令其入部习学,后来已升任员外郎了。这件事,贾政一直引为恨事,自己做不成的事情,往往希望在孩子身上找补回来,现在的父母常常也有这种心愿。但是贾政督促贾宝玉读书,显然不仅仅是为了补偿自己年轻时候不曾中举的心愿,他更希望贾宝玉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承担起家族的责任,就像贾政所做的那样。

  居安思危的贾政

  贾政做官,生下大女儿进宫作了贵妃,给整个家族带来了一段烈火烹油一般的好时光。大儿子贾珠14岁就进了学堂,也算得上是个神童,只可惜英年早逝。二儿子贾宝玉丰神俊朗、聪慧过人,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二姑娘探春还未出阁,但那精明能干的架势已经遥追凤姐……按说贾政为人臣、为人父、为人子,都已经应该满足了才是。可是通篇看下来,如果说贾赦两口子是“没头脑”,那贾政两口子就是“不高兴”。他活得很压抑,很痛苦。或许是因为他当官,在官场上日日如履薄冰,也只有他才明白,百年大族的根基,早已经摇摇欲坠,所以才会对贾宝玉期望如此之深,失望如此之切。在第三十三回打宝玉的那场戏里,贾政喝令说:“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老太太来问罪,他也是含泪跪下说,“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

  他这一刻说的,大约是真的,如果他不把“光宗耀祖”这四个字放在心上,又何必逼到宝玉每次见了他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地垂头丧气呢?像贾珍和贾蓉父子、贾赦和贾琏父子,臭味相投,你无聊,我比你更荒唐,父子关系融洽和睦,家里又短不了这一口吃的,岂不好吗?

  就像中国的一句古话所说“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要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划第二条曲线,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处于第一条曲线的什么位置?这些自己至少要有个比较清楚的了解才是比较可靠的做法。

  麦肯锡公司①曾经对208家公司18年间的发展做过研究,试图发现有哪些公司曾经长期立于不败之地。结果发现,其中只有3家的业绩连续18年都比较好,53%的公司都无法连续保持两年以上的好光景。现代企业的生命周期比贾府还要短暂得多。五世而斩也好,富不过三代也好,听起来都是几十年的光阴,但是现在我们熟知的那些世界500强企业,没有多少真正能够经历百年风雨。历史漫长的那种公司,也经历过无数次的转型,甚至转型力度之大,可能我们早已经无法想象这家公司原来是做这个行业的。

  对于现在中国的绝大多数企业来说,它们并没有切身的转型经验,因为在过去多年的时间里,所有的中国企业都经历过一段特别好的时间,不管是通信行业、地产行业,还是其他消费行业,因为中国的整个经济大势很好。但是我觉得从2008—2009年开始,大家可能会更深刻地体会到居安思危,体会到未雨绸缪的好处。因为全球这么庞大的经济体,总体的经济大势说不好就不好了,比如美国,谁能够想到美国会变成这样,谁能想到花旗银行① 被拆分了,雷曼兄弟公司②倒闭了,美林证券③ 也倒闭了!

  “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王夫人

  王夫人在贾府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老太太能说她几句,其他人是不敢惹她的。凤姐再千娇百媚,八面玲珑,见了王夫人,不是恭恭敬敬地回话,就是放下身段圆谎,从不敢有一丝懈怠。没办法,王夫人牛,地位超然,那是她自己肚子争气,她的兄弟也争气。不过,王夫人很偷懒,不愿意管家的事,也不给自己的大儿媳妇李纨管,却叫了自己的侄女、邢夫人的媳妇王熙凤来管家。我觉得王夫人使这招不会没有原因,王熙凤从小充作男儿教养,杀伐决断,她这个姑姑岂能不知。王熙凤刚嫁过来,跟贾琏的感情很好,贾琏虽然有些花心,办事却还是精干的,两个人力气一使到一块儿,或者万一很孝顺自己的公婆,邢夫人那边不就势力大涨吗?所以,她就索性说自己吃斋念佛扮菩萨,不管家里的事,把担子,也把权力给了好胜、好强的王熙凤,一举把这能干的两口子都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了。

  当然,王夫人这个总裁不是真的“吃素”,如果她真的好欺负,王熙凤这个执行副总裁会那么听她的话,那么怕她?比如,林妹妹千里迢迢从乡下到京城来投亲,王夫人一登场,一句客套没有,一点寒暄没问,开口就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吧。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玩笑,都有尽让的。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王夫人想做的没有做不到的,王夫人不喜欢的,想除掉的,没有不“死翘翘”的。她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那王夫人的出身又怎么样呢?肯定比邢夫人高,据我分析,邢夫人不是原配,是填房。证据是,贾琏不像是邢夫人生的,而贾琏又不像是小老婆庶出生的,如果他是庶出生的,他就娶不到王熙凤。所以,邢夫人就只能是填房,前面还有一个出身比较好的大老婆死了。

  王夫人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的小姐,王熙凤的亲姑姑,也是贵族小姐。不过老太太喜欢她吗?答案是,也不喜欢。

  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贾母听说,便答道:“我如今老了,哪里还巧什么。当日我像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得呢。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强远了。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凤儿嘴乖,怎么怨得人疼他。”

  这么说起来的话,贾母对她的两个儿媳妇评价都不算太高,所以她组建的这个管理团队就很耐人寻味。首先,贾赦是长子,袭了爵位,却住在荣国府边上的一个小院子里,非常精致,可是与他的地位不相符合。贾政是次子,没有爵位,做了一个工部员外郎的小官,却和王夫人堂而皇之地住在荣国府的正堂荣禧堂里,而且由王夫人管理荣国府的内务事宜。

  王夫人平常是个锯了嘴的葫芦,不爱说话,也不会说话,又吃斋念佛的,所以不太管事。

  总而言之,一个得了名,一个得了利,谁也没话说。

  深谋远虑的秦可卿

  “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划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即如今日诸事都妥,只有两件未妥,若把此事如此一行,则后日可保永全了。”

  凤姐便问何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 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于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争竞,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

  秦可卿临死给王熙凤托梦的那段讲话,也完美地表现了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所应该考虑的战略问题。

  只不过,秦可卿的战略是防御型的,她的着眼点在于,当灾祸已经发生,当家族无可避免要走下坡路,该怎么办?该如何防止整个家族快速衰落,发生大厦倾倒般的现象?不过,正如我们所说的,当第一条“S型曲线”已经开始下滑的时候,整个形势已经相当不利,资源不如原来充足,这个时候秦可卿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使这些平时就饱食终日的纨绔子弟们有口饭吃,不会沦落到“雪夜围破毡”的地步。要想再创辉煌,其实很难了。

  20世纪90年代,柯达公司还是摄影界不可一世的霸主,当时大家都使用胶卷相机,胶卷成为消耗品,相机可能不常买,可是胶卷却是需要经常购买的东西。但是后来,数码相机出现了,柯达看到了媒体的报道,成立了一支实力薄弱的团队,学习这种摄影新技术,开发出一款试图结合数字和胶卷的技术,那是一个非常简陋的相机。这就是柯达公司看到危机即将发生的时候,采取的防御型战略,目的还是保护它的胶卷事业。结果,我们大家都看到了,现在大家几乎人手一只数码相机,我们变得经常更换相机,相机的像素从300万到500万、800万,现在1 000万像素以下的相机简直不好意思拿出手。可是柯达,这个很多年轻人几乎都快想不起的辉煌一时的品牌,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不断地走下坡路。2003年,柯达公布了30亿美元的数字照相技术投资计划,不过投资者认为,“为时已晚,而且投资太少”,所以这项政策一公布,股价反而暴跌。

  柯达的首席执行官丹·卡普在离职的时候发表讲话说:“我20年前第一次看到数码相机……当时就知道这家公司即将要发生彻底地改变。”20年前就有这种预感,却在20年的时间里无所作为,可见这位首席执行官 “死”得不冤。

  秦可卿临死前给王熙凤托梦,告诉她这个家族以后会衰败,为了做好准备,要未雨绸缪,要在多买祭祀的产业,将来有罪的时候这些产业不入官,好有个退步抽身、活口的去处。后人都夸秦可卿见识高远,比王熙凤强多了。传说中秦可卿是太子的女儿,跟王熙凤这种“二线贵族”出身的女子眼界当然不一样。很可惜后来王熙凤醒来就把这段话给忘了。曹雪芹写这段话,只怕是自己后来追思曹家获罪被抄,惋惜家人不曾早做打算,以至于后人穷困潦倒,如果像秦可卿说的这般,他后来岂不是不用受那么多苦?

  这也就是曹雪芹自己琢磨的办法。他出生在官宦家庭,中国封建王朝,获罪抄家之后想再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这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和贾政的出发点一致,方法不同,原因在于二人的性别不同,社会角色不同,所以思路也不尽相同。但是如果这个想法是由贾母想到的,王熙凤就不会忘记,不会抛到脑后。如果贾母存了这个防患于未然的心,贾府的整个文化和发展方向或许可以面目一新。

  家族应该如何发展?现在到了曲线的哪个位置?如何保持稳定的繁荣?未来会不会有危机?如果危机到来,应该如何处理?很多时候,我们不能预见,但是我们可以假设。事实上,如果最后证明这种假设是错的,那也不会有太大的坏处,即便第一条曲线还在出生的阶段,第二条曲线却还在更早的试探阶段,它的出现不会影响到第一条曲线的继续爬升。或许,正是在这种思维的引导下,现在的产品更新换代才越来越快,企业红得也快,死得也快。

  像贾母这样的领导者,认为世界上现存的秩序就是永恒的秩序,一切都不会改变,她因为年龄和见识的缘故,不能够保持我们在企业中所需要的“怀疑、好奇和创新”的精神。事实上,当很多人做到领导的时候,都会因为年龄和磨砺的关系,从改革派变成了保守派。但是,我们需要记住,这些态度是处于变革的时代所必需的,是一套应对变革的理想的应对之道。

  企业如是,个人也如是。一个人的职业发展道路,也不用永远是一条向上走的抛物线,也一定会按照“S型曲线”,由低谷走向高峰,然后再由高峰开始下滑。

  因此,要学会居安思危,尽早开始画出人生的第二条曲线。股神沃伦·巴菲特有一句名言,“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这句话其实不仅仅适用在炒股上,也适用在我们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上。在此,我将它改为:在别人鄙视自己的时候贪婪,在别人羡慕自己的时候恐惧。

  被埋没的管理人才李纨

  在曹雪芹的笔下,王夫人的大儿媳妇天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贾珠不到二十岁死了,他的夫人李纨是个寡妇,在那个年代,贵族家庭的年轻寡妇只能高高挂起当作一个贞节牌坊用。而出来抛头露面管理家务,少不了和年轻男子打交道,就极不方便。其实李纨也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如果让她来管家,未必不如王熙凤。

  主要是因为李纨比较低调,所以大家都忽视了她,以为李纨这位 “珠大嫂子”好欺负,其实大家都看走了眼。

  探春笑道:“我不算俗,偶然起个念头,写了几个帖儿试一试,谁知一招皆到。”宝玉笑道:“可惜迟了,早该起个社的。”黛玉道:“你们只管起社,可别算上我,我是不敢的。”迎春笑道:“你不敢谁还敢呢。”宝玉道:“这是一件正经大事,大家鼓舞起来,不要你谦我让的,各有主意自管说出来大家平章。宝姐姐也出个主意,林妹妹也说个话儿。”宝钗道:“你忙什么,人还不全呢。”一语未了,李纨也来了,进门笑道:“雅的紧!要起诗社,我自荐我掌坛。前儿春天我原有这个意思的。我想了一想,我又不会作诗,瞎乱些什么,因而也忘了,就没有说得。既是三妹妹高兴,我就帮你作兴起来。”李纨道:“就是这样好。但序齿我大,你们都要依我的主意,管情说了大家合意。我们七个人起社,我和二姑娘四姑娘都不会作诗,须得让出我们三个人去,我们三个各分一件事。”探春笑道:“已有了号,还只管这样称呼,不如不有了。以后错了,也要立个罚约才好。”李纨道:“立定了社,再定罚约。我那里地方大,竟在我那里作社。我虽不能作诗,这些诗人竟不厌俗客,我作个东道主人,我自然也清雅起来了。若是要推我作社长,我一个社长自然不够,必要再请两位副社长,就请菱洲、藕榭二位学究来,一位出题限韵,一位誊录监场。亦不可拘定了我们三个人不作,若遇见容易些的题目韵脚,我们也随便作一首。你们四个却是要限定的,若如此便起,若不依我,我也不敢附骥了。”迎春、惜春本性懒于诗词,又有薛林在前,听了这话便深合己意,二人皆说:“极是”。探春等也知此意,见他二人悦服,也不好强,只得依了。因笑道:“这话也罢了,只是自想好笑,好好的我起了个主意,反叫你们三个来管起我来了。”

  这段话非常有趣,结社明明是探春的主意,被李纨三言两语,把风头全抢走了,还说去年春天就有这个意思,又说自己年龄大,要做社长,地方大,要当东道,反客为主的一番行为,完成得干净利落。就连厉害、精明的探春,也败下阵来,只能很委屈地说,本来是她的主意……

  李纨的管家才能得不到施展,不过她管理诗社的才能是很不错的。

  李纨敛财的功夫,只怕连凤姐也比不上。凤姐笑道:“亏你是个大嫂子呢!把姑娘们原交给你带着念书学规矩针线的,他们不好,你要劝。这会子他们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不管了?老太太、太太罢了,原是老封君。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两银子。这会子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银子来陪他们玩玩,能几年的限?他们各人出了阁,难道还要你赔不成?这会子你怕花钱,教唆他们来闹我,我乐得去吃一个河枯海干,我还通不知道呢!”

  这样一个人才,不能够利用,王夫人也很郁闷。没有办法,只好从邢夫人那里借了王熙凤过来。王夫人和邢夫人的妯娌关系不好,换了别人,估计她也不愿意借,可是王熙凤是她的内侄女,哥哥的女儿,从血缘上算起来,和她是很亲的。而且王熙凤这个人从小逞强好胜,是个从小充小子养的女孩,以她的性格,当然愿意在荣国府中一展拳脚。

0

《职场红楼》  百年红楼,蕴藏道不尽的人生百态和人生智慧,本书从职场的角度解读红楼,并借鉴红楼中的人情世故,揭示现代职场的生存之道。

沈威风  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与北京大学,曾任《中国房地产报》评论主笔,《经济观察报》驻北美首席记者,同时还是FT中文网等多家媒体的特约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职场红楼   沈威风   职场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