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职场攻略 > 职场攻略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当家对与错(5)

2014-05-16 14:08 作者:沈威风

当皇帝,做世界上最大的老板固然是千好万好,但还有一个乐子,一般人想不到。那就是每到过年,可以给自己的下属分发利是。

  到了水仙庵,命茗烟捧着炉出至后院中,拣一块干净地方儿,竟拣不出。茗烟道:“那井台儿上如何?”宝玉点头,一齐来至井台上,将炉放下。茗烟站过一旁。宝玉掏出香来焚上,含泪施了半礼,回身命收了去。茗烟答应,且不收,忙爬下磕了几个头,口内祝道:“我茗烟跟二爷这几年,二爷的心事,我没有不知道的,只有今儿这一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敢问。只是这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想来自然是那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极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二爷心事不能出口,让我代祝:若芳魂有感,香魂多情,虽然阴阳间隔,既是知己之间,时常来望侯二爷,未尝不可。你在阴间保佑二爷来生也变个女孩儿,和你们一处相伴,再不可又托生这须眉浊物了。”说毕,又磕几个头,才爬起来。说的宝玉也笑了。

  宝玉为什么笑?因为他的心事虽然没说出口,却让茗烟全说完了。茗烟这番话也说得高明,不温不火,不过不失,新鲜中还带点别致,点破了主子的心事,可是主子忌讳没说出口的那两个字,他却也咬紧牙关,硬是没有说出来。

  茗烟当真不知道宝玉祭的是谁吗?我觉得他在开口说出水仙庵那三个字的时候,心里必定已经洞若观火了。但是茗烟想主子之所想,忌讳主子之所忌讳,做主子所希望他所做之事,不说主子不愿意说出来的话,这才是一个非典型性完美打工仔的榜样。多做事,少说话,没有人以为你不明白,大家都高兴,日后自然高升有望。有句名言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过我觉得当过小兵的将军通常都更得民心,更了解下层疾苦,更知道如何跟小兵们打交道,因为他感同身受,多年前鞍前马后服侍而锻炼出来的察言观色,在他的心里记忆如新。他日他人在他案前的一点风吹草动,又哪里逃得过他的法眼呢?茗烟小小年纪,练到这般修养,他日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俯瞰众臣百官钩心斗角,想必只在心中冷冷一笑,再不需先前这般小心翼翼了。

  说到这里,我又要批评高鹗没水平,茗烟是宝玉肚子的蛔虫,宝玉走了,茗烟怎么会嚷嚷出“一举成名天下闻,如今二爷走到哪里,哪里就知道的。谁敢不送来!”这样无聊的话来?搞得我们的皇帝胚子茗烟无端端成了个佞臣的形象,可惜了。

  铁槛寺弄权杀人案

  年轻的时候,我也看过不少琼瑶的书。还记得有一部,说丈夫日日拉他的小妻子出门去应酬,妻子在那种场合觉得很无助,回来丈夫很生气,冲她发火。后来小妻子在一次应酬中遇上了一个“遗世独立”的男子(琼瑶很喜欢这个词,在此本人持怀疑态度,在生意场上遗世独立恐怕无法“行走江湖”),那人淡淡地说,我太太不喜欢应酬的……后来当然是小妻子同那个“遗世独立”有了婚外情了。

  年轻时候觉得遗世独立好,现在偶尔想起来,反倒是对那个喜欢应酬的丈夫,多了些同情。莫说是生意场了,便是我们寻常职场,应酬都免不了。上述故事中丈夫的要求实在算不上过分,何况他的小妻子成日在家躺在沙发里昏昏沉沉,不生小孩、不做家务,看着夕阳唉声叹气。其实晚上出去活动活动,对身体也有好处。

  不知道现在的文艺女青年们还学不学琼瑶式女主角,喜不喜欢应酬呢?当然有人说,现如今通信发达了,报纸、电视都看得少了,网上什么都有,应酬不过是非资讯时代的产物罢了。我的朋友艾米就是个不喜欢应酬的人,她总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刚进公司的时候觉得新鲜还经常出席商务交际活动,这两年觉得自己资格也老了,能不去就不去了。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消息总是在流传了好几天之后才慢悠悠到达她的耳朵。职场上信息就是金钱,艾米因为这样吃过几次亏,还被上司骂不中用,在公司丢了面子。又有点不甘心,说自己去应酬了几百次,听了十几万句鬼话,就这么巧趁我不去人家就说了真话?

  话说王熙凤去铁槛寺送葬,住到了馒头庵,好容易等到跟前不过几个心腹常侍小婢,馒头庵的老尼便趁机说道:“我正有一事,要到府里求太太,先请奶奶一个示下。”凤姐因问何事。老尼道:“阿弥陀佛!只因当日我先在长安县内善才庵内出家的时节,那时有个施主姓张,是大财主。他有个女儿小名金哥,那年都往我庙里来进香,不想遇见了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那李衙内一心看上,要娶金哥,打发人来求亲,不想金哥已受了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的聘定。张家若退亲,又怕守备不依,因此说已有了人家。谁知李公子执意不依,定要娶他女儿,张家正无计策,两处为难。不想守备家听了此言,也不管青红皂白,便来作践辱骂,说一个女儿许几家,偏不许退定礼,就打官司告状起来。那张家急了,只得找人上京来寻门路,赌气偏要退定礼。我想如今长安节度云老爷与府上最契,可以求太太与老爷说声,打发一封书去,求云老爷和那守备说一声,不怕那守备不依。若是肯行,张家连倾家孝顺也都情愿。”

  凤姐听了笑道:“这事倒不大,只是太太再不管这样的事。”老尼道:“太太不管,奶奶也可以主张了。”凤姐听说笑道:“我也不等银子使,也不做这样的事。”净虚听了,打去妄想,半晌叹道:“虽如此说,张家已知我来求府里,如今不管这事,张家不知道没工夫管这事,不稀罕他的谢礼,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

  凤姐听了这话,便发了兴头,说道:“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你叫他拿三千银子来,我就替他出这口气。”老尼听说,喜不自禁,忙说:“有,有!这个不难。”凤姐又道:“我比不得他们扯篷拉牵的图银子。这三千银子,不过是给打发说去的小厮作盘缠,使他赚几个辛苦钱,我一个钱也不要他的。便是三万两,我此刻也拿的出来。”老尼连忙答应,又说道:“既如此,奶奶明日就开恩也罢了。”凤姐道:“你瞧瞧我忙的,哪一处少了我?既应了你,自然快快地了结。”老尼道:“这点子事,在别人的跟前就忙得不知怎么样,若是奶奶的跟前,再添上些也不够奶奶一发挥的。只是俗语说的‘能者多劳’,太太因大小事见奶奶妥贴,越都推给奶奶了,奶奶也要保重金体才是。”一路话奉承的凤姐越发受用,也不顾劳乏,更攀谈起来。

  凤姐这一逞强,可怜才三千两金子,就顺带搞死了烈女张金哥。不过细研究起来,凤姐跟那老尼姑的对话十分有趣,想必王熙凤不是第一次去馒头庵,这是坏人婚姻、害人性命的大事,老尼姑们需要时间来研究王熙凤这个人的性格,办事能力和赚钱决心,否则岂敢轻易出手?凤姐一耍花腔,老尼姑就激将道,我知道是你看不上这档子小事,只是不知道的人,还当你王经理没本事接这个单呢。若非知己知彼,将对方老底摸了个透,这激将法哪能用得如此锋利?

  职场上的交际,就像是吃大饼,只是你不知道哪一张才是你吃饱的那张,也许是下一张,也许不是。但是人在职场走,这饼最好还是老老实实一张一张地往下吃吧。

  乌眼鸡与假清高

  我小时候只知道谦虚,却不知道如何谦虚,得一个“三好学生”,就敢写作文拿自己跟居里夫人比,还声称人家得了诺贝尔奖依然很勤奋,我一定要向她学习云云。又喜欢卖弄,总觉得自己比别人看的书多,认识的成语也多,也不管明不明白意思,生往作文里堆。像“我要过一个快乐的晚年”,“今天是清明节,我觉得节日很快乐”之类的话,我也没少写。不过这些错误,老师总是当场指出,只是有一次,我在作文里写道“某某同学很清高,我要向她学习。”我们老师犹豫了很久,终究没有告诉我,清高这个性格,究竟是不是值得学习。

  我庸俗化的进程开始得比较早,从进了大学开始,我的搜索范围就自动摈弃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那一类,不过我的同性朋友中与世无争的类型可是真不少。我的朋友阿毛,长相好、学识好、风度好、家教好,这样的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尔虞我诈、钩心斗角。她经常说:“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所以她每天踏着点去上班,踩着点下班,在法定工作时间内完成所有工作,该她得到的,就拿,该她得到而不给她,也就淡淡一笑,自己觉得已经对此表示了最深刻然而最含蓄的抗议和藐视了。

  阿毛在办公室人缘很好,但是渐渐地她发现,原来很欣赏她的能力的老板,慢慢地把重要的工作交给其他同事做,她自己虽然每天也不闲着,却大多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闲话里,她打听到老板说:“阿毛不过是赚钱买花戴,没有企图心的……”

  阿毛很委屈,觉得自己分内的工作做得很出色,所不同的不过是不像其他人那样,一天到晚争争争,难道说老板喜欢看到人把公司的资源争来据为己有,就算是有企图心了吗?我问她现在受重用的同事是不是很喜欢争,她说是,每个部门的主管看到别的部门有秘书,自己部门没有,就马上向公司要求配一个,其实自己的部门根本没有这个需要。而且当看到办公室哪里的位置大、窗口多、风景好时,都会去争取,阿毛很看不惯这种行为,却想不到老板竟然喜欢。阿毛说着,又露出一点不屑的笑容。

  其实不是说女人天生就喜欢争得如同乌眼鸡一般,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聪明的女人才知道,适当的“争”是争给人看的,向老板表示自己有更进一步发展的决心和能力,向下属表示自己体恤下情,我并不是为自己争的。

  就像凤姐,大家都说她如何刻薄,可是只有她挑头贾母、王夫人商议说:“天又短又冷,不如以后大嫂子带着姑娘们在园子里吃饭一样。等天长暖和了,再来回的跑也不妨。”王夫人笑道:“这也是好主意。刮风下雪倒便宜。吃些东西受了冷气也不好,空心走来,一肚子冷风,压上些东西也不好。不如后园门里头的五间大房子,横竖有女人们上夜的,挑两个厨子女人在那里,单给他姊妹们弄饭。新鲜菜蔬是有分例的,在总管房里支去,或要钱,或要东西,那些野鸡,獐,狍各样野味,分些给他们就是了。”贾母道:“我也正想着呢,就怕又添一个厨房多事些。”凤姐道:“并不多事。一样的分例,这里添了,那里减了。就便多费些事,小姑娘们冷风朔气的,别人还可,第一林妹妹如何禁得住?就连宝兄弟也禁不住,何况众位姑娘。”

  这就争得好,老太太听了,马上说道:“正是这话了。上次我要说这话,我见你们的大事太多了,如今又添出这些事来,你们固然不敢抱怨,未免想着我只顾疼这些小孙子孙女儿们,就不体贴你们这当家人了。你既这么说出来,更好了。”就向着众人感叹道:“今日你们都在这里,都是经过妯娌姑嫂的,还有他这样想得到的没有?” 薛姨妈,李婶,尤氏等齐笑说:“真个少有。别人不过是礼上面子情儿,实在他是真疼小叔子小姑子。就是老太太跟前,也是真孝顺。”贾母点头叹道:“我虽疼他,我又怕他太伶俐也不是好事。”凤姐忙笑道:“这话老祖宗说差了。世人都说太伶俐聪明,怕活不长。世人都说得,人人都信,独老祖宗不当说,不当信。老祖宗只有伶俐聪明过我十倍的,怎么如今这样福寿双全的?只怕我明儿还胜老祖宗一倍呢!我活一千岁后,等老祖宗归了西,我才死呢。”贾母笑道:“众人都死了,单剩下咱们两个老妖精,有什么意思。”

  这个可真是高明,单挑出老太太最疼的宝玉跟黛玉来说,他们经不起,明白地示了好,得了实惠,省了大雪天走路的姑娘们,自然不用说都是要在心里感激她的。当然,最后那段话也很重要,说明她不居功自伟,真正把妯娌、姑、嫂的利益放在心上的形象,已经成功地树立起来了。

  还是《大话西游》说得好:“你想要你就说出来,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所以,我们为什么说要“明争暗斗”呢,斗智斗法有时候使些阴招,上不得台面,争抢利益却大可以打着腰鼓、插着红旗、带上拉拉队以壮声势,因为很多时候我们相争是争给别人看的,观众越多越好。

  利是是身份的象征

  要排一个《红楼梦》的权力排行榜,我本来毫不犹豫地把老太太放在了第一个,好在及时醒悟,意识到老太太在家虽然享着天大的福分,出了门,只怕满京城管她叫“奴才”的人很多——谁让贾家不争气,不过是个“包衣”呢。所以,这个地位最高的人当然就是那个九五至尊的皇帝了。皇帝突然宠幸了元春一次,整个贾家就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一般地中兴起来;皇帝突然一高兴,让妃子们回家看看,贾府就花了那么多银子,搞那么大排场,见了元春几个小时。总之贾府对皇帝的态度,就好像赖嬷嬷的儿子做了县官以后,赖嬷嬷说的那样:“哥哥,你别说你是官儿了,横行霸道的!你今年活了30岁,虽然是人家的奴才,一落娘胎胞,主子恩典,放你出来,上托着主子的洪福,下托着你老子娘,也是公子哥儿似的读书认字,也是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你哪里知道那‘奴才’两字是怎么写的!只知道享福,也不知道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熬了两三辈子,好容易挣出你这么个东西来。从小儿三灾八难,花的银子也照样打出你这么个银人儿来了。到20岁上,又蒙主子的恩典,许你捐个前程在身上。你看那正根正苗的忍饥挨饿的要多少?你一个奴才秧子,仔细折了福!如今乐了10年,不知怎么弄神弄鬼的,求了主子,又选了出来。州县官儿虽小,事情却大,为那一州的州官,就是那一方的父母。你不安分守己,精忠报国,孝敬主子,只怕天也不容你。”

  当皇帝,做世界上最大的老板固然是千好万好,但还有一个乐子,一般人想不到。那就是每到过年,可以给自己的下属分发利是。

  所谓利是,是港式叫法,咱们一直以来都叫压岁钱,过年的时候大人拿红纸包上些钱,看小孩拿到手里欢呼雀跃而走。压岁钱到底能拿到几岁为止,是我小时候经常盘算的一个问题。钱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不拿压岁钱了,就该是大人了,小孩子渴望长大的心情和我现在想去掉眼底细纹的心情同样急迫。

  好容易等到大学毕业,父母惆怅地宣布,我的压岁钱到此为止,我兴致勃勃去了广州打拼,从此知道压岁钱叫“利是”。那年的春节前一天接到部门秘书的电话通知,第二天早上10点,准时去办公室恭候老板前来分发利是。同时秘书小姐很亲切地提醒我,在广州,只要未婚人士都有权向已婚人士索要利是。我大喜过望,心中一盘算,年底双薪,年终奖金,部门小金库的钱都已经发过了,没想到还有这笔意外之财,广州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0

《职场红楼》  百年红楼,蕴藏道不尽的人生百态和人生智慧,本书从职场的角度解读红楼,并借鉴红楼中的人情世故,揭示现代职场的生存之道。

沈威风  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与北京大学,曾任《中国房地产报》评论主笔,《经济观察报》驻北美首席记者,同时还是FT中文网等多家媒体的特约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职场红楼   沈威风   职场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