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职场攻略 > 职场攻略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当家对与错(4)

2014-05-16 14:08 作者:沈威风

跑了七八里路出来,人烟渐渐稀少,宝玉方勒住马,回头问茗烟道:“这里可有卖香的?”茗烟道:“香倒有,不知是那一样?”

  且饿着肚子,跪着在风地里读文章,其苦万状。家教不可谓不严,只可惜矫枉过正,日日只知道督促他做功课,二十几岁都没娶妻,见到凤姐这样的妖娆少妇便神魂颠倒,此事却也当真怪不得贾瑞。

  再说贾蔷,他是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跟着贾珍过活,长到十六岁,比贾蓉生得还风流俊俏。他们两人之间就有些不清不楚,贾珍听到了,反倒分了些房舍给他,让他自立门户去了。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小小年纪,哪里知道什么自力更生?不过天天斗鸡走狗,赏花玩柳。总恃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族人也没人敢来触逆他。后来走了贾蓉跟凤姐的关系,讨了一个下江南聘请教习,采买女子的美差,近水楼台哄了青衣龄官上手。龄官就是那个著名的眉眼模样也有些像林妹妹的女子,两人情定梨香院的时候还是好的,但一旦戏班子遣散,贾蔷又如何敢娶龄官,终究还不是辜负了。

  说到这里,倒想起我自己上学的时候,门门功课好都很好,谁知上了高中以后,物理课突然就听不懂了,竟然考到差点不及格。拉下了我的平均分,就再也考不到年级第一,最后含泪去了文科班,至今要卖字赚钱。

  做人和做功课一样,不能被某一项拉了后腿,要找些事来给自己添分,这样平均分才会高。简单地说,在办公室也是一样,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也是一条生存之道。

  焦大是个有功劳的人

  这个叫焦大的,在《红楼梦》中本是个小人物,出场不多,话也不多。只是鲁迅说了一句“贾府的焦大,是不会爱上林妹妹的。”惹得后世许多有聊抑或无聊的人将焦大当作了工人阶级的代表,和以林妹妹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小姐画上了对立符号,当真是冤枉死了,焦大究竟有没有见过林妹妹,都有待考证。

  当然,让焦大名垂青史的,除了鲁迅一句无心之说,更重要的是他自己喝醉了酒,骂的那段提纲挈领的话:“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哪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生来! 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这段话让焦大从此在红学家的研究对象中至少可以名列前十。并被无数对秦可卿身世死因有兴趣的人不断提起。因为曹雪芹下手太狠,把秦可卿在天香楼跟公公贾珍通奸被人撞破又上吊的情节删得一干二净,要不是焦大骂爬灰,又哪能那么容易想到秦可卿死后尤氏说胃痛,贾珍哭得死去活来还有这么个缘由呢。

  可惜,焦大在骂爬灰之前说的那段话,被经常性地忽略,他破口大骂了大总管赖二一顿,他说:“没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跷脚,比你的头还高呢。二十年头里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起杂种王八羔子们!”这段话告诉我们,焦大曾经是风光过的,这些风光无限的大总管,曾经在他眼里是不起眼的王八羔子,因为焦大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尿。这是何等的功劳,何等的忠心,赖二、周瑞、林之孝这些大管家,哪里比得上?

  可是如今看看,焦大还是在马房里干活,管家欺负他,半夜三更送人的活就派给了他,太太、少奶奶们不耐烦他,都说就当他死了,而那些没有这样的功劳的管家,比如赖大,儿子能当上县官,家里一样能起上花园楼阁,请上丫鬟家丁。得闲了还能请贾府的太太、小姐们去花园里听戏,对三小姐进行一次承包责任制的教育。

  焦大是个有功劳的,贾府的人其实也都没忘,但是焦大没有在和平年代里为贾府锦上添花的能力,不能与时俱进,终究被人嫌弃。焦大最后能在马房混口饭吃,已经是贾府的仁慈了,且看今日的公司企业,多少风光一时无两的知识英雄、IT精英,投资人一句话就乖乖收拾东西走人了。

  还是那句老话,功劳是不能吃一辈子的,打工也要与时俱进。

  傻大姐的巨大杀伤力

  坐长途飞机,真是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看着一机舱睡得东倒西歪的人,我常常想人生真是奇妙,毫无关联的几百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肆无忌惮地展示自己最真实、最可笑的一面。当然啦,也不排除专门有人走耍宝路线赚大钱的,比如我们著名的大嘴美女“朱丽叶萝卜丝”①姐姐,看着头顶的小屏幕上她费劲地扮着一个20世纪50年代追求自由、思想开放的艺术史教师,心中着实怀念那个顶一头耀眼红发,吃没吃相,坐没坐相,看歌剧哭得眼泪鼻涕横飞的妓女。在这个世界上,人人唯恐自己不够聪明,却日日希望身边所有的人都是白痴才好。因此电视电影里总有那么几个人,职业就是扮傻婆,以娱乐大众,满足聪明人愚蠢的自尊心。

  真傻也好,假傻也罢,她们貌不出众,一无所长,眼神无邪,她们是大家的开心果,是比上不足时用来心理安慰的比下有余,因此她们是和办公室里的传真机、复印机一样不可或缺的“办公必备用品”,她们是《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是《红楼梦》中的傻大姐。

  说起这个傻大姐,原来这傻大姐年方十四五岁,是新挑上来的与贾母这边提水桶、扫院子专作粗活的一个丫头。只因他生得体肥面阔,两只大脚作粗活简捷爽利,且心性愚顽,一无知识,行事出言常在规矩之外。贾母因喜欢他爽利便捷,又喜他出言可以发笑,便起名为“呆大姐”,常闷来便引他取笑一回,毫无避忌,因此又叫他作“痴丫头”。他纵有失礼之处,见贾母喜欢他,众人也就不去苛责。这丫头也得了这个力,若贾母不唤他时,便入园内来玩耍。

  傻大姐自七十三回粉墨登场,该作的正经事没见她做,连丫鬟们最简单的工作——递盘子、扫地都未见指使到她,却成就了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次在园内掏促织,忽在山石背后得了一个五彩绣香囊,其华丽精致,固是可爱,但上面绣的并非花鸟等物,一面却是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一面是几个字。这痴丫头原不认得是春意,便心下盘算:“敢是两个妖精打架?不然必是两口子相打。”左右猜解不来,正要拿去与贾母看,是以笑嘻嘻地一边看,一边走,忽见了邢夫人便欢天喜地拿出来献宝,“太太真个说得巧,真个是狗不识呢。太太请瞧一瞧。”说着,便送过去。邢夫人接来一看,吓了个半死,揭开了后半部悲剧的开始;第二次坐在亭子里抽抽搭搭地哭,看见黛玉来了就哭诉缘由,倒是说了个清楚明白:“我们老太太和太太二奶奶商量了,因为我们老爷要起身,说就赶着往姨太太商量把宝姑娘娶过来吧。头一宗,给宝二爷冲什么喜,第二宗……”说到这里,又瞅着黛玉笑了一笑,才说道:“赶着办了,还要给林姑娘说婆婆家呢。”黛玉已经听呆了。这丫头只管说道:“我又不知道他们怎么商量的,不叫人吵嚷,怕宝姑娘听见害臊。我白和宝二爷屋里的袭人姐姐说了一句:‘咱们明儿更热闹了,又是宝姑娘,又是宝二奶奶,这可怎么叫呢! ’林姑娘你说我这话害着珍珠姐姐什么了吗,他走过来就打了我一个嘴巴,说我混说,不遵上头的话,要撵出我去。我知道上头为什么不叫言语呢,你们又没告诉我,就打我。”说完了自己还挺伤心。

  结果,大观园这座世外仙源最大的两场风波由此而生,直闹了个天翻地覆。傻大姐大概不知道自己在其中起的关键作用,照样吃得香,睡得香。

  傻大姐是傻的,当然也没有人怪她,至多也就说她被人利用了。不过精明如凤姐,纵容她满园子乱跑,逢人就一脸天真地说:“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总是她职业生涯的一个污点。若早些叫她的老子娘领出去,永不录用,多少鲜为人知的秘密将永不见天日,多少花朵般的姐妹,也就拣了条命回来。

  只有如我这般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想法去揣测他人的人,才会偷偷地说一句,傻大姐未必真傻,简称扮猪吃老虎,是也。

  修成正果的茗烟

  自创的一则脑筋急转弯题目:《红楼梦》中宝玉的贴身小厮茗烟最后下场如何?红学家们略一迟疑,通常会回答道,宝玉走失了之后,他还嚷嚷了一嗓子,说:“一举成名天下闻,如今二爷走到哪里,哪里就知道的。谁敢不送来!”可见还是在贾府打工,之后宝玉就算再没回家,估计他那个机灵的性子要继续混口饭吃,还是容易的。这是对《红楼梦》有理解有见地的回答,但这个答案体现不出八卦娱乐精神,因为我的标准答案是,他作了尧、舜、禹的一代贤君康熙大帝。

  其实也就是当年演茗烟的那个演员在红极一时的电视剧《康熙王朝》中演了少年康熙,时隔二十年竟然又看到他以一个惨绿少年的形象出现,恍若时光倒流,未几又会心而笑,这演员选的,还真有几分道理。康熙自然是英明神武,“鸟生鱼汤”①,可是也别小看了茗烟,他可是贾宝玉身边的第一得用之人,贾宝玉不是凡人是神仙,他是神仙最看得起的人,当个皇帝自然也是够格的。

  茗烟能成为宝玉“第一个用得着的人,”无它,跟的时间久,了解深,自己也争气,用他自己的话说,二爷的心事,我没有不知道的。话说王熙凤生日那天原来宝玉心里有件私事,于头一日就吩咐茗烟:“明日一早要出门,备下两匹马在后门口等着,不要别一个跟着。说给李贵,我往北府里去了。倘或要有人找我,叫他拦住不用找,只说北府里留下了,横竖就来的。”茗烟也摸不着头脑,只得依言说了。今儿一早,果然备了两匹马在园后门等着。天亮了,只见宝玉遍体纯素,从角门出来,一语不发跨上马,一弯腰,顺着街就下去了。茗烟也只得跨马加鞭赶上,在后面忙问:“往哪里去?”宝玉道:“这条路是往哪里去的?”茗烟道:“这是出北门的大道。出去了冷清清没有可玩的。”宝玉听说,点头道:“正要冷清清的地方好。”说着,越性加了鞭,那马早已转了两个弯子,出了城门。茗烟越发不得主意,只得紧紧跟着。

  一气跑了七八里路出来,人烟渐渐稀少,宝玉方勒住马,回头问茗烟道:“这里可有卖香的?”茗烟道:“香倒有,不知是那一样?”宝玉想道:“别的香不好,须得檀、芸、降三样。”茗烟笑道:“这三样可难得。”宝玉为难。茗烟见他为难。因问道:“要香作什么使?我见二爷时常小荷包有散香,何不找一找。”一句提醒了宝玉,便回手向衣襟上拉出一个荷包来,摸了一摸,竟有两星沉速,心内欢喜:“只是不恭些。”再想自己亲身带的,倒比买的又好些。于是又问炉炭。茗烟道:“这可罢了。荒郊野外哪里有?用这些何不早说,带了来岂不便宜。”宝玉道:“糊涂东西,若可带了来,又不这样没命得跑了。”茗烟想了半日,笑道:“我得了个主意,不知二爷心下如何?我想二爷不止用这个呢,只怕还要用别的。这也不是事,如今我们往前再走二里地,就是水仙庵了。”宝玉听了忙问:“水仙庵就在这里?更好了,我们就去。”

0

《职场红楼》  百年红楼,蕴藏道不尽的人生百态和人生智慧,本书从职场的角度解读红楼,并借鉴红楼中的人情世故,揭示现代职场的生存之道。

沈威风  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与北京大学,曾任《中国房地产报》评论主笔,《经济观察报》驻北美首席记者,同时还是FT中文网等多家媒体的特约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职场红楼   沈威风   职场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