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职场攻略 > 职场攻略_精彩连载 > 正文

第二章 当家对与错(6)

2014-05-16 14:08 作者:沈威风

贾赦也说:“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

  我旧小说读得多,当时脑海里就浮现出无数地主老财过年往门外乱撒铜钱,自己拥炉而坐看门口小乞丐疯抢,一面哈哈大笑的情形——后来转念一想,咱也没那么寒碜。

  有一年腊月,年关将近,贾珍那边,开了宗祠,找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贾珍便想起一事来,问老婆尤氏道:“咱们春祭的恩赏可领了不曾?”尤氏道:“今儿我打发蓉儿关去了。”于是贾珍大发感慨:“咱们家虽不等那几两银子使,多少是皇上天恩。早关了来,给那边老太太见过,置了祖宗的供,上领皇上的恩,下则托祖宗的福。咱们哪怕用一万两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用这个又体面,又沾恩赐福的。除咱们这一二家之外,那世袭的穷官儿家,若不仗这银子,拿什么上供过年?真正皇恩浩荡,想得周到。”贾珍的话说得不无道理,难怪尤氏也夸他,说正是那话。可见皇帝深谙攻心术,这几两银子用得恰到好处。

  如此这般乱想了一夜,我第二日一早,高高兴兴打车去公司,左右无事,大家都是踩着点去领利是,只不过我们新职员兴高采烈,老员工笑容诡异。10点整,两大老板同时出现,大家夹道欢迎,老板同员工亲切握手,秘书在旁边递上大红利是包一封,另有内刊记者上蹿下跳拍下历史照片,我也心情激动,从来没见过这么感人的场面。10分钟后,老板和他的随从们走得干净,我打开利是包,里面赫然是崭新的10元人民币。算上打车的钱,我还净亏损了10元钱。转头想找已婚老同事们讨点利是补偿损失,才发现偌大的办公室已经空空荡荡,剩下我们几个新丁每人举着10元钱哭笑不得。

  我终于明白,老板派利是,未必真是要我们感恩,也许他是在享受派利是的过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大年初一把人从城市各个角落抓到一起来领他的10元钱的。

  也只有皇帝的区区几百两银子的赏钱,能让我们的小蓉大爷在冬天的一大早跑到衙门里去。不过小蓉大爷比我还惨,他们家搞不好还顺便搭上送衙门官员一日酒席、几台戏呢。

  因为后来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那黄布口袋可比我们公司的红包阔绰多了,上面印的不是恭喜发财,而是印了“皇恩永锡”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 又写着一行小字:“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源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 净折银若干两,某年月日龙禁尉候补侍卫贾蓉当堂领讫,值年寺丞某人”,下面一个朱笔花押。 贾珍道:“怎么去了这一日?”贾蓉赔笑回说:“今儿不在礼部关领,又分在光禄寺库上,因又到了光禄寺才领了下来。光禄寺的官儿们都说问父亲好,多日不见,都着实想念。”贾珍笑道:“他们哪里是想我。这又到了年下了,不是想我的东西,就是想我的戏酒了。”竟然还是高高兴兴的。

  于是我终于发现,原来我的精神境界,还远远比不上我一向瞧不起的贾珍贾大爷。

  老太太偏心眼

  曹雪芹毫无疑问是个天才,不过我看了一些评论,似乎不少人对他的诗才颇有疑问:有人认为他笔下那些惊才绝艳的小姐、少爷写的诗其实很平淡。我不懂诗,这个问题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我认为曹雪芹除了他或许稍欠的诗才,另外一门本事,他也是缺得紧,那就是幽默感。

  他笔下塑造的两个人物形象很有趣:一个是出身豪门世家却大字不识几个、专会世俗取笑的凤辣子。不过说句实在话,她说过这样一个著名的笑话:一个过正月半的。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便偷着拿香点着了。只听“扑哧”一声,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扎得不结实,没等放就散了。湘云好奇地问道:“难道他本人没听见响?”凤姐道:“这本人原是聋子。”于是众人哄然大笑,可是我看了无数次也不知道到底好笑在哪里。

  还有一个就是上他们家来打秋风的刘姥姥,听了凤姐和鸳鸯的撺掇,吃饭的时候贾母这边说声“ 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自己却鼓着腮不语。众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哎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得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得用手指着凤姐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座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看了这段,众人只是发怔了一会儿就笑成这样,可是我不太明白他们在笑什么。除了这一个号称幽默和一个滑稽的人,其他人的笑话就更勉强了。

  那年中秋夜宴,击鼓传花。贾政讲了个笑话:“说一家子一个人最怕老婆,这个怕老婆的人从不敢多走一步。偏是那日是八月十五,到街上买东西,便遇见了几个朋友拉他到家里去吃酒。不想吃醉了,便在朋友家睡着了。第二日才醒,后悔不及,只得来家赔罪。他老婆正洗脚,说:‘既是这样,你替我舔舔就饶你。’这男人只得给他舔,未免恶心要吐。他老婆便恼了,要打,说:‘你这样轻狂!’唬得他男人忙跪下求说:‘并不是奶奶的脚脏,只因昨晚吃多了黄酒,又吃了几块月饼馅子,所以今日有些作酸呢。’”听完了贾母跟众人便都笑了,我却觉得只有恶心二字,简直比薛霸王的一个蚊子嗡嗡嗡还差劲,亏他敢拿到台面上讲。

  贾赦也说:“一家子一个儿子最孝顺。偏生母亲病了,各处求医不得,便请了一个针灸的婆子来。婆子原不知道脉理,只说是心火,如今用针灸之法,针灸针灸就好了。这儿子慌了,便问:‘心见铁即死,如何针得?’ 婆子道:‘不用针心,只针肋条就是了。’儿子道,‘肋条离心甚远,怎么就好?’婆子道:‘不妨事。你不知天下父母心偏的多呢。’”这个笑话本来比贾政的那个强些,可惜偏偏触到了老太太的心病,于是老太太笑不出来,只道:“我也得这个婆子针一针就好了。”弄得大家尴尬,贾赦下不来台,这么一闹,日后恐怕老太太更偏心了。

  莫说这天下的父母心偏的多,就是这世间的老板,也多有几个偏心眼的。办公室里就那么几个人,日夜在眼前呆着,老板也硬是能分出一个亲疏远近、不同等对待出来。我有时候很奇怪,为什么上司就是做不到大公无私,善待每一个下属呢?

  某些做了人上司的朋友跟我说,非不为也,实不能尔。人总是偏心眼的,这个或许是上帝造人时留下的一个Bug(漏洞),无法弥补。但实际因素是,当了上司,手底下的人,难免有几个是前任留下的,有几个是自己亲手招的。对于亲手招的兵马,不多加照顾,大力提携,难道让前任留下的老人去占尽风头,好显得自己不识人,招人眼光不如前任吗?

  如此看来,偏心眼的病根,只怕还在于一点私心。因此,那个老婆子的针就算插满了肋条,恐怕也是治标不治本,治不好这偏心的毛病。

0

《职场红楼》  百年红楼,蕴藏道不尽的人生百态和人生智慧,本书从职场的角度解读红楼,并借鉴红楼中的人情世故,揭示现代职场的生存之道。

沈威风  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与北京大学,曾任《中国房地产报》评论主笔,《经济观察报》驻北美首席记者,同时还是FT中文网等多家媒体的特约作者。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职场红楼   沈威风   职场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