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名人传记 > 名人传记_精彩连载 > 正文

追梦南京

2015-05-06 10:55 作者:吴俣阳

那里有你年轻的父母,有和你嬉戏玩耍的兄弟姐妹,还有一间包罗万象的藏书室。藏书室位于你住着的那幢房子的二楼,尽管那时的你识字不多,却对书籍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你经常一个人偷偷跑到藏书室翻看各种各样的书籍,肆意享受着简单的快乐与欢喜

  02 ∥追梦南京

  又是江南烟雨天。樱花如雪,海棠春深,天空张开被风洇蓝的怀抱,尽情拥着一怀相思的雨,却不知手心攥着的,究竟是你对人间的怀念,还是我对你的向往。

  那一道伤,如同一抹白色的云写在你的忧郁里,我看得见,却无法用瘦了的指尖拈起那一份沉重,只能枕着你的犹疑望向遥远的水湄,尽情怀想你曾经走过的路,是如何张扬起春花的绚烂,又是如何铺卷起秋月的愁绪,不料收入心房的却是一份永远难以治愈的落寞。

  闲坐窗下,捧一杯清茶,若无其事地听雨,心绪缥缈,若落花般轻盈婉转。雨声,淅淅沥沥地落在我旧了的记忆里,仿佛藏了千年诗意的平平仄仄,一回眸,滴在眼中的满是你娴静如玉的容颜、风情万种的风姿,还有那明明灭灭的忧伤。

  此时此刻,我只盼着你披一帘春雨,携着漫山遍野的微笑,若莲花般悠然绽放在我目光可以触及的空间,然而,傍着这雨声的滑落,我依然没等来你华丽的转身,看到的却还是你眼中深藏的惆怅。

  你走了有多少个日子了?屈指数来,也该有二十多个年头了吧?你走的时候我还太小,无法走近你的世界,更无从体会你的欢喜与忧伤,我只知道这世上曾经来过一个女子,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她的名字叫三毛,仅此而已。

  记不清我有没有把你当作《三毛流浪记》里的那个头上只有三根头发的流浪儿,但我觉着你也许很喜欢像他那样流浪着,因为你自始至终都有一颗流浪的心,所以你走遍万水千山亦不悔。只是,你知不知道,隔着一场经年的烟雨,一个不曾与你相识的我,正守着和煦的春风,坐在窗后深深浅浅地想你?

  想你,缘于你朴实无华却又波澜迭起的文字;想你,缘于你绚丽多彩却又风起云涌的情感。然而,每一次想你,抬眼便是困惑,每一次念你,低眉便是寂寞,或许,这便是传说中的心意相通吧!然,这一帘忧伤的雨后,深藏的究竟是我的思慕还是你的多情?

  我不知道,居住在天国的你知不知道世间还有这样的一个我,更无法洞悉,当我要将你一生的经历化为绕指柔的文字时会心生怎样的感慨。我怕我写不好你,所以两年多过去了,我总是一再地提笔、搁笔、再提笔、再搁笔,如此循环往复,也只断断续续了写了几篇断章。或许,远在天堂的你并不愿由我来写你,你怕我把你写得太柔弱、太完美、太煽情,而那其实已不是你当年真实的模样。

  我总在等待,等待最好的时机来写你,等你允许我写你的时候写你。其实你知道,作为局外人,我永远都不可能真正了解你,但请你相信,当我第一次想要写你的时候便已决定与你同在了。

  无论从空间还是时间距离来看,我和你都隔得太远太远,但我仍然有信心在我的文字中还原一个最最真实的你。你并不完美,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但正因为你的不完美,才在我眼里变得更加真实生动,也让我更加期待能与你有更多的心电感应,任你在我笔下肆意徜徉。

  因为爱,你受过太多太多的伤害,在承受了一次次的伤心与绝望后,你选择将它们尘封,不再对任何人打开。也许你会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讲不讲已经无所谓了;也许你仍有顾虑,担心这样的剖析有损你的声誉。但这又如何?你早已远离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与其让别人不断以自己的臆测来演绎你的故事,造成更多的误解,还不如敞开心扉,在文字里再现一个最真的你。

  是的,你要说出你的秘密。这并没什么难以启齿的。读者们喜欢你、欣赏你,在你的文字里和你一起欢笑、一起流泪,还有什么不能够与他们分享的呢?他们是如此如此地喜欢你,你也不想他们总是对你一知半解,总是若雾里看花般揣测你的种种过往,不是吗?他们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们,他们渴望更加透彻地了解你,难道你会忍心看着他们失望的眼神,在天堂里继续痛苦地舔舐那些不为人知的伤口吗?

  我不知道你在天堂里过得幸不幸福。我猜你也许过得很幸福,正和你一生的爱人荷西一起走在天堂的晨曦里,脸上洋溢着欢喜明媚的笑容;但也许你并没有遇见你的挚爱,仍然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徘徊在天堂的街头巷尾,两道灵秀的眉毛下,藏着的还是从前那双忧伤抑郁的眼。

  1946年,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你跟随父母从重庆去了南京,当时国民党政府的首都。那是一座四处都飘泻着金粉与软香的古城,虽然经历了1937年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整座城市遭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破坏,但当你带着一脸微笑轻轻走至她身边时,她仍然充满无限的风情与不可阻挡的魅力。

  那时的你还小,但你已经因为不满意父亲给你起的名字陈懋平当中的那个“懋”字过于难写,而直接把名字改成了陈平。你并没想太多,只是因为懋字的笔画太繁复,而这对于一个年仅三岁的小女孩来说,想要写好那个懋字的确很有难度,所以每次在写自己名字的时候你干脆去掉了懋字。你知道,懋是家谱上属于你那一辈的排行,但你管不了这许多,你只想做一个简单的人,将一切的繁复都化为简单。

  是的,你一直都想成为一个简简单单、心无城府的女人。你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和累赘,更不想把悲伤和痛苦带给任何人,你只想拥有一片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让你可以一个人尽情地、开怀地笑,欢喜地做你想做的所有事,而不受任何外界事物的影响。

  其实在你很小的时候,你就渴望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讨厌所有的束缚,你喜欢一个人在河边玩耍,你喜欢一个人坐在田埂上呆呆望着头顶的天空,你喜欢和一朵花或是一株草窃窃私语,甚至迷醉于自己和自己说话的氛围中。

  或许,骨子里你便是一个孤独的人。你喜欢孤独的感觉却又害怕孤独,所以长大后的你总是大胆追逐着你想要的爱情,却又在繁华落尽后独自一人留在自己的天地里,孤单寂寞地舔舐着那些深深浅浅的伤口,然后又鼓起勇气重新投进另一段感情的角逐。你从不言败,也不会轻易放弃,有人说你执著,有人说你太过要强,但我知道,你只不过是太过认真罢了。

  每一段感情,你都投入了百分之百的真心与热情。恋爱中的你依然和小时候一样,只想要一种简简单单的生活。爱了就是爱了,于你而言,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就像花谢花又开一样自然,只要两个人都投入全部的真心,幸福与欢喜不就唾手可得了嘛!然而,滚滚红尘,从来都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对他付出了全部的爱,而他并不见得也会给你全部的爱,于是痛苦便油然而生。

  你自幼聪慧而敏感,所以更容易在挫折中受到伤害。你是一个真性情的女子,从来不屑于在别人面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从你留下的文字里也可以甄别。敏感的人情思细腻,所以能够发现别人欣赏不到的美,但情感也极其脆弱,脆弱到在承受失败后会刻意拒绝所有的纷繁与复杂,甚至是每一个企图走近他们的人。你只想和你深爱的男子相爱到老,把日子过成一杯淡茶或一碗清粥的简单,为什么与你相爱的男人却都不能给你一份清洁至简的爱?

  对于舒凡,你不是没有怨恨过。当他牵起你的手和你并肩走在文化学院的林荫小径上时,你满眼看到的都是花红柳绿的春光,满心涌起的都是简单的喜悦。简单,是你追求的极致之美,无论是生活还是爱情,都需要简单,都需要化繁为简,因为唯有这样,心才能捕获真正的欢喜与自由。

  你不明白人们为什么总是习惯把简单的事变得纷繁复杂,更不明白舒凡为什么要在你们热恋的时候提出分手,如果他对你的爱只是出于感动,当初又为何要接受你这份火热的爱?

  难道,舒凡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爱过你?如果不爱,又为何要和自己建立恋爱关系?你搞不懂舒凡,从一开始你就没懂过,你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之所以接受你是因为招架不住你的热情还是的确在潜移默化中爱上了你。爱,还是不爱?你不知道。为什么一份原本可以做到简简单单、明明白白的爱情,到最后却成为了一笔似是而非的糊涂账?

  你不是一个喜欢糊涂的人,任何事,你都希望它泾渭分明。爱了就是爱了,不爱就是不爱,却为何你深爱的那个人偏偏要把一个简单的问题变得这么复杂?你在心中揣测着他对感情背叛的种种理由,然而却是越琢磨越糊涂,这令你头痛万分,所以当你明白结局已不可逆转之际,一心只想逃离。你的身体逃到了马德里,而你的心却逃到了曾在那里度过三年童年岁月的南京。

  南京对你而言,和重庆一样,留在记忆中更多的只是一些模糊的影像,但你却清晰地记得那座城带给你的简单的快乐。那时的你正跟随父母和伯父母一家从战地陪都重庆迁至南京,而你的父亲陈嗣庆,那个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的高材生,又和你伯父陈汉清一起重操旧业,联手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因为抗战刚刚取得胜利,百废待兴,事业倒也日益繁荣,生意也愈来愈红火,你的生活自然也是幸福康宁的。

  那一年,是1946年,从那以后一直到1949年你们举家搬迁至台湾前,整整三年,你始终跟随父母、大姐,还有伯父母一家居住在位于南京鼓楼头条巷四号的一幢带有院落的大洋房里。那里给童年的你留下了简单而又幸福的欢喜,父亲陈嗣庆和母亲缪进兰都是极度宠爱你的,甚至对你有些放纵,所以你得到了更多的自由与快乐,也让你明白了简单的生活才是这世间最最幸福的事。

  你就是那样的,从小便崇尚简单简洁,而这一切无不得益于你父母对你潜移默化的教诲。父亲祖籍浙江定海,却出生在上海,成长在上海,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他的履历表简单明了,大学毕业后就干起了律师的行当,不久,便又通过相亲结识了你的母亲缪进兰,所有的生活都按部就班,中规中矩。

  那年,你母亲刚刚十九岁,是位受过新式教育的女子,她不仅熟读《红楼梦》《水浒传》《七侠五义》《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等古今中外名著,而且还在学校篮球队打过后卫。高中毕业后,她被上海沪江大学新闻系录取,却因为爱情放弃了学业,在认识你父亲一年后,便选择嫁作他的妻,心甘情愿地为他生儿育女,从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学生蜕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

  你母亲是一个视丈夫子女如生命的女子。几十年来,她跟随你父亲,一路从上海到重庆,到南京,最后落脚台湾,却是从无怨言。你眼中的父母是相敬如宾的夫妻范本,从小到大,你几乎从没见过他们吵过嘴红过脸,所以对他们那种至简的生活状态,你总是心生艳羡。或许,他们的生活有些沉闷,甚至是缺乏激情的,但你却是由衷地喜欢,生活本不是做戏,要那么热闹做什么?

  你很向往他们的生活,所以你也希望你在路上遇见的那个男人能给你一份至简的爱。你不需要轰轰烈烈、死去活来,不需要玫瑰糖果、巧克力,不需要别墅豪车,你只需要他一句暖心的话、一个痴情凝望的眼神、一个看似不经意实则蕴含无限深情的小动作,足矣。

  你理想中可以托付终身的那个男人也不需要有太多的钱,不需要有显赫的地位,不需要有无上的荣誉,你只希望他真心实意地爱你,像你父亲对你母亲那样,给你一份简单而又永恒的温暖。

  有时候你会突发奇想,如果舒凡不是那么高大英俊,不是那么才华横溢,也许你们就可以携手走过一生一世的路。你那么爱他,而他却给不了你一份简单的爱,是不是太过讽刺?

  你总在追问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舒凡,为什么他不能像父亲珍爱母亲那样的珍爱你,为什么他要狠下心来逼你分手,但你总是给不了自己一个真实的答案。或许是你不愿接受他不那么爱你的真相,或许是你宁可简单地活着,也不愿意去深究那些复杂的问题。

  你喜欢简单,可人生的经历只会把人变得愈来愈复杂,即便你心有不甘。你讨厌长大,你不想面对成堆的复杂问题,你只想把它们化整为零,你只希望舒凡可以真心实意地爱你一回,但这一切都不能够,所以你的思绪又飘回了童年的南京,飘回了鼓楼附近那幢充满欢声笑语的大洋房。

  那里有你年轻的父母,有和你嬉戏玩耍的兄弟姐妹,还有一间包罗万象的藏书室。藏书室位于你住着的那幢房子的二楼,尽管那时的你识字不多,却对书籍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你经常一个人偷偷跑到藏书室翻看各种各样的书籍,肆意享受着简单的快乐与欢喜。也就是那个时候,你接触到了著名漫画家张乐平先生的漫画作品《三毛流浪记》和《三毛从军记》。

  漫画里的小孩头上为什么只有三根头发,他的名字为什么叫三毛?你双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倒是漫画里的情节完全吸引了你的注意力,让你不时发出兴奋的笑声来。我不知道那时的你是不是已打算给自己起一个三毛的笔名,但我知道,一个人偷偷躲在藏书室里看书对你而言是一桩幸福而欢喜的事,如果可以,你愿意时间永远静止在那一刻。

  你一直梦想时光可以倒流,让你重回南京的无忧时光,因为那里有你慈爱的年轻父母,有你喜欢的童真无邪的兄弟姐妹,有你喜欢的书籍,还有那简单到令人怦然心动的如水般明净轻缓的日子。可人总是要长大的,总是要面对社会的纷繁与复杂,所有人都逃不开,无论是你是我还是他,所以你必须接受命运对你的安排,不管它是好还是坏。

8

《我笑,便如春花:三毛传》  她是滚滚红尘里一朵绽放绝美的花,她是撒哈拉沙漠里一粒自由流浪的沙。三毛,她走过这世界的山山水水,用她的心,她的眼,她的笔,为我们书写下一段段人间至美的传奇。

吴俣阳  原名吴小军,江苏东台人,现居北京。 曾出版畅销书《相见何如不见时:仓央嘉措情诗传奇》。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我笑   便如春花:三毛传   吴俣阳   传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妮维雅德国溯源之旅 寻找张钧甯与你我的蓝色铁罐记忆
  • 力士香氛洗手液定制专题:别再羡慕撩BOY发电机,手把手教你完美到指尖
  • 美丽DNA|这些国货,我打算接过母上大人的棒传给下一代
免费试用
合作媒体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