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五分钟事件

2015-05-27 10:26 作者:邢东

说完,任强在手机上找出那条短信,递给安雪看。安雪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强儿,妈身体很好,勿念。自你从政,妈没给你添过麻烦,可现在妈得求你一件事:负责照顾我的实习护士小雪,是个好孩子,业务好,心眼儿好,像亲孙女那样照顾我,妈相信她将

  五分钟的时间转瞬即逝,可就在这弹指之间,发生了一件改变人生命运的事……

  五分钟事件

  邢东

  1.病号猝死

  安雪是医学院护理系的大四学生,经过三年多的刻苦学习,她成了系里百里挑一的高材生。长河医院到学校挑实习生,第一个选中的就是她。

  长河医院是嘉宁市最好的医院,安雪知道,这样的实习机会很珍贵。安雪家境不好,两年前妈妈出了车祸,双腿残疾,没过多久,安雪的爸爸竟带着赔偿款离家出走了,只留给娘俩一间小屋子。如果实习结束后,安雪能留在长河医院,那母女俩的生活就不用愁了。所以在医院VIP病区实习期间,安雪一直任劳任怨,苦活脏活累活都抢着干。四个月下来,VIP病区的大夫、护士、病号,个个都夸安雪懂事、好学、勤快。

  最近,安雪负责的八病室住进来一位姓梁的老太太,是个87岁高龄的老教授。院长秦昌神神秘秘地告诉大家:梁老太是市委书记任强的母亲。任书记因公去了美国,一时回不来,秦院长叮嘱大家一定要精心治疗,小心护理。

  梁老太是因为脑溢血住院的,刚入院时,老人经常呕吐,脾气也很暴躁,甚至赶走了来看望她的家人。安雪经常轻声细语地安慰梁老太,仔仔细细地擦洗她身上的呕吐物,给她端茶喂饭,梳头按摩。时间长了,梁老太对安雪特别依赖,只要有安雪在,她就非常配合治疗,安雪一下班,她就显得有些烦躁不安。安雪见梁老太这么喜欢自己,也就尽量多陪陪她。

  这天安雪是上夜班,到了第二天早上,她走进病房,见梁老太正在摆弄手机,便笑着问:“梁奶奶,早上好,您要给谁打电话啊?”

  梁老太笑道:“不打电话,我发短信呢,唉!人老了,手指头不利索了,写条短信都这么费劲。”

  安雪笑着说:“梁奶奶,要不我帮您发?我打字可快了!”

  梁老太摇摇头说:“我已经发出去了,小雪,来,陪奶奶说会儿话。”

  安雪坐下来,和梁老太亲热地聊了起来。时间慢慢指向了7点55分,快到安雪的下班时间了,这时,病房门忽地被人推开了,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先喊了声“姥姥”,然后对安雪说:“你先出去一下。”

  这个人叫吴天龙,是梁老太的外孙,年纪不大,可派头不小。梁老太似乎很烦这个外孙,刚住院时,就曾经把他赶出去过。后来吴天龙又来看过梁老太几次,梁老太总是不理他。现在吴天龙让安雪出去,安雪自然不放心,她低头看了看表,说:“对不起,现在还不到下班时间,按照医院VIP病房的管理规定,我必须和下一个护士交接完了才能离开。”

  吴天龙脸色一沉,说:“你烦不烦?我有要紧的话要跟姥姥说,你一个外人在旁边听着算怎么回事儿?不就还有五分钟吗?你现在就下班吧,秦院长要问,你就说是我吴天龙批准的,看他敢说半句不同意!”安雪面露难色地站在那里,还是没有挪步。

  梁老太冲着安雪挥了挥手,说:“小雪,回去吧,提前几分钟下班,回家多照顾照顾你妈妈,我也正想和他说几句话呢,你放心吧,没事儿。”

  安雪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吴天龙急了,他猛地拉开门,把安雪推了出去,说:“你这个小姑娘,让你走,你还不走,怎么这么死心眼啊?”说完,关上门,啪嗒一下,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这下,安雪没办法了,只好回到了护士站。此时,时钟正好指向了八点,接班的护士来了。安雪脱掉护士服,准备下班,不料就在这时,墙上的呼叫器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安雪一惊,抬头看去,正是八病室,她一把抓起话筒,里面传来了吴天龙惊慌的声音:“大夫!赶紧叫大夫!我姥姥不行了!”

  安雪几步冲到医办室,通知了值班的张医生。大家急忙朝八病室奔去,一进病房,只见梁老太歪着头躺在病床上。张医生一检查,梁老太的呼吸心跳都没了,瞳孔已经放大。他立即安排急救。

  抢救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张医生直起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朝着匆匆赶来的病人家属摇了摇头。病房里顿时哭声一片。张医生挥挥手,让护士们撤掉抢救设备,离开病房。

  这时,吴天龙跨出一步,堵在病房门口,指着病房里的大夫、护士喊道:“不能撤,继续救!救不活我姥姥,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间病房。”

  局面顿时僵了下来,这时,秦院长急匆匆地赶来,挤进病房,冲吴天龙哈了哈腰,说:“吴总,您先松开手,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

  吴天龙哼了一声:“人都让你们治死了,还商量个屁!秦胖子,今天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个交代,不然,咱们没完!”

  被人当众叫作“秦胖子”,秦院长竟一点儿也不恼,他指了指梁老太,说:“吴总,老太太走了,您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但继续抢救已经没意义了,赶紧安排后事吧。任书记快回来了,你不想等任书记回来的时候,家里连灵堂还没布置好吧?”

  听了秦院长这几句话,吴天龙的手松开了,但他又扑通一声跪在病床边,呼天抢地哭了起来:“姥姥啊,我刚接了舅舅的电话,他说明天晚上就回来了,您怎么就不能多等一会儿啊?您叫我怎么跟舅舅交代啊……”

  吴天龙干嚎了一阵后,突然站起身来,伸手拦住了安雪,问:“你是负责照顾我奶奶的护士?”

  安雪点了点头,吴天龙脸一黑:“是护士为什么穿便装来抢救病人?”

  安雪嗫嚅着说:“我……我……下班了,听说梁奶奶出事了,我回来协助……”

  吴天龙哼了一声:“下班?没到点儿你就下班?你至少提前了五分钟,对不对?”

  安雪愣了愣,抬头看着吴天龙:“是你……”

  吴天龙指着安雪,嚷道:“我什么我?你擅离职守,造成病人处于短暂的无人看管状态,如果刚才我姥姥发病的时候你在旁边,说不定我姥姥还有救……”

  安雪一下呆住了,这时,几个家属也围了上来。一看这形势,秦院长忙挡在安雪身前,说:“大家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安雪,你先回去。”

  安雪一脸委屈地朝外走去,出门的时候,她听见吴天龙在她身后发出两声冷笑,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吴天龙正用阴冷的眼神盯着她,那眼神,让她不寒而栗。

  2. 责任问题

  安雪又气又怕地回到护士站,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听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大家也都感到愤愤不平。有个同事劝她不要太在意,就算死者家属胡搅蛮缠也没关系,医院有监控录像,到时候打开一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安雪回到家时,已经快中午了,妈妈做好了饭,正等着她回来。安雪把妈妈搀到了床上,放好小饭桌,赶紧盛饭,可不争气的眼泪还是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

  妈妈见状,关切地问:“小雪,怎么了,在医院受委屈了?”安雪擦了擦眼睛,笑笑说:“妈,没事儿,今天外面风挺大的,眼睛有点儿不好受。”

  妈妈摇了摇头,说:“小雪,母女连心,你别瞒着妈妈了,说出来吧。”

  安雪一头扎在妈妈怀里哭了起来,边哭边断断续续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妈妈听了,叹了口气,说:“小雪,妈相信你没做错什么,妈还听说任强书记是个好人,他不会偏听偏信的。”

  安雪还是不放心:“吴天龙是他的亲外甥啊,难道他连亲外甥的话都不信?”犹豫了一会儿,又说,“妈,要不咱们搬走吧?搬得越远越好,让他们永远找不到咱!”

  妈妈的脸色一下变得严肃起来:“小雪,你这是什么话?要是你没错,咱们为什么要逃?你一逃,就等于承认自己有过错。今天下午,你就去医院把七点五十分到八点十分的监控录像拷下来,以防万一。”

  安雪点了点头,擦干了眼泪,开始吃饭,刚吃了两口,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秦院长打来的,让她马上到院长办公室去一趟。安雪放下碗筷,赶紧朝医院赶去。

  到了院长办公室,安雪发现里面除了有秦院长和几个副院长,还有VIP病区的主治医生和护士长,人还真不少。

  安雪进了门,秦院长示意她站在屋子中间,然后清了清嗓子告诉她,经过院领导班子商议,最终确定:八病室的梁老太意外死亡,是由于安雪擅离职守五分钟造成的。为了平息死者家属的愤怒,也为了减轻给医院带来的负面影响,医院决定参照医疗事故进行内部处理。鉴于安雪在医院表现一向不错,医院决定只给她停止实习的处分,对患者家属的赔偿全部由医院承担。最后,秦院长强调:这已经是对安雪的格外照顾了,只要她在处理意见书上签个字,这件事就算了结了。

  安雪拿起处理意见书,仔仔细细看了几遍,惊呆了,里面的事情经过,完全是按照吴天龙说的弄出来的,凭什么这样?

  到了这个时候,安雪反倒冷静下来,她扬了扬手里的那张纸,说:“这上面说的不是真的,如果吴天龙不把我从病房里推出来,我不会离开病房,不信,我们可以去看监控录像。”

  秦院长不耐烦地说:“今天上午,我第一时间就去调阅监控录像,可偏偏那个时段,八病室门外的摄像头坏了,什么影像也没留下!安雪,你要明白,医院这是在保护你,死的是市委书记的母亲,市委书记的外甥还守在医院讨说法,不就是签个字吗?让你停止实习,只不过是为了应付死者家属。我跟死者家属谈好了,只要你签了字,他们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医院赔他们几个钱,他们也就算了。”

  安雪拿着那张纸,对大家说:“各位老师前辈,监控设备坏了,可事情的经过你们是看到的啊!求求你们,替我说句话啊!”见大家都低着头不说话,安雪失望地来到秦院长跟前,把那张纸拍在他的办公桌上,说,“秦院长,我没错!今天就算天底下的人都说我错了,我也绝不在这张纸上签字!我不能让这五分钟毁了我的一辈子!”说完,昂首转身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秦院长见状,鼻子都气歪了,他挥挥手,让大家散了。等办公室里没人了,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秦院长低声下气地说:“吴总,事情办得不顺利,那个小丫头不肯签字,当着那么多人,我也不好硬逼她啊……”

  3. 交换签字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安雪直接去了监控室,负责监控的林梅告诉她:秦院长早上已经来过监控室了,八病室门口的摄像头的确坏了,而且,今天上午出事之后,秦院长已经把电脑里所有的录像都拷走了,现在电脑里啥也没有了。

  安雪失望地离开了监控室,刚走了几步,林梅又从后面追了上来,拍了拍安雪的肩膀,轻声说道:“小雪,你别这么瞎转悠了,我在医院十几年了,对医院里的事比你清楚,就是正式的医生护士,也翻不出秦院长的手掌心,更何况你一个实习护士?我看你还是把字签了吧。”

  安雪摇了摇头,说:“签字?让我承认医疗事故是我造成的?林梅姐,你怎么也帮着秦院长说话?”

  林梅把安雪拉进了监控室,锁好房门,对安雪说:“小雪,姐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一个小姑娘家,不但要上班,还要照顾瘫痪的娘,太不容易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姐打心眼儿里佩服你。今天这件事,姐让你签字,绝不是害你,是想帮你啊!”

  安雪愣了:“帮我?”

  林梅神秘地笑了笑:“小雪,医院里的事,你懂得太少了。秦院长之所以要承认医疗事故,那是因为市委书记的娘死在了咱们医院,他必须给人家一个交代。怎么交代?说老太太自然死亡?前两天,老太太还能看书写字发短信呢,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所以,你不签字,秦院长根本就交代不过去。我觉得,你可以以此为筹码,去找秦院长谈,用你的签字换你将来的工作。要知道,一个护士想进长河医院,谈何容易,想都别想!而你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只需签个字,多好的事儿!”

  见安雪还在摇头,林梅着急道:“小雪,姐可全是为了你好,都这时候了,你不拼一把,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

  安雪一头雾水地离开了监控室,她想回VIP病区再求求医生护士们,让他们给自己作个证明。可她一出监控室,就发现有两个保安一直跟着她。VIP病区的医生护士一看到她,马上就躲了起来。

  见谁也不敢搭理自己,安雪泄气了,她在候诊大厅坐了下来,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脑子里一下变得空荡荡的。怎么办?人证?谁也不肯站出来替她说句公道话。物证?早被秦院长弄走了。还有什么办法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安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邻居打来的,让她赶紧回家,家里出事了!

  安雪立马出了医院,打的赶到家里。进了院门,安雪顿时惊呆了:只见屋子的玻璃全被砸碎了,地上扔着不少烂砖头。安雪叫了一声妈妈,冲进屋里,屋里到处是玻璃碴,妈妈正坐在轮椅上,吃力地打扫着。

  从邻居那里,安雪打听到了事情的经过:下午,有一辆没牌照的面包车来到了院子门口,从上面下来三个小痞子,进了院子,二话不说,就把安雪家的玻璃全砸了。砸完以后,他们在窗台上压了一张百元钞票,高声嚷着说这是赔玻璃的钱,让安雪把玻璃装好了,等他们再来砸。

  安雪觉得这肯定是吴天龙派人干的,她把屋子收拾干净,又找人安上了玻璃,这才张罗着做饭。吃饭的时候,安雪一直看着妈妈,她突然觉得妈妈的头发似乎更白了,脸色也有些发青。顿时,安雪觉得一股愧疚感涌上心头:“妈,是我不好,你身体这样,我还让你跟着担惊受怕……”

  妈妈笑了:“傻孩子,妈这条命,是从车轱辘底下逃出来的,妈还有什么好怕的?妈是担心你啊,你这么小的年纪,却要面对这么多事情……”

  看着妈妈担心的样子,安雪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林梅的那句话:“你不签字,秦院长根本就交代不过去,你可以以此为筹码……”

  第二天早上,安雪又接到了秦院长的电话,问她考虑得怎么样了。安雪思忖了一会儿,告诉秦院长,自己想通了,这个字她可以签,不过,医院必须答应她一个条件:就是让她继续留在医院实习,并且实习期满后要把她留下来。

  秦院长听了,鼻子哼了一声,说:“你胆子不小,还敢讨价还价,你也不想想:你有什么筹码来跟我讲条件?”

  安雪一点儿也不害怕,她告诉秦院长,自己没有筹码,但可以带着母亲离开这里,让这起“医疗事故”永远签不了字!

  电话那边,秦院长干笑了两声,说:“安雪,算你聪明!人世间的生存法则很简单,就是要追求自己最大的利益!你坚持不签字,不就是为了这份工作吗?说心里话,你是个难得的护理人才,我不愿放弃培养你,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可以继续留在医院里,等你一毕业,我亲自给你办调入手续!你过来签字吧!”

  很快,安雪来到了院长办公室,秦院长把那张处理意见书拿了出来,放在安雪面前。

  安雪看也没看,也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放在秦院长面前。秦院长拿起来一看,是一张承诺书,上面写着允许安雪继续留在医院实习,并且在实习结束后正式录用安雪。安雪指了指那张承诺书,说:“您先签字,我随后就签!”

  秦院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盯着那张承诺书看了好一会儿,才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名字。安雪把承诺书收好,在处理意见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秦院长舒了一口气,说:“安雪,你暂时不能呆在VIP病区了,要不,你暂时先在家休养一段时间,等这件事平息了,再回来上班?”

  安雪摇了摇头,说:“不,我是瞒着我妈签字的,回去休息,我妈会气坏的,让我去监控室吧,那地方安静,不容易被死者家属发现。另外,有我在,相信再也不会出现监控失灵的事情了。”

  秦院长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吧,我给你安排一下,你下午就去报到。”

  安雪走出了院长办公室,她心里很不平静:一张处理意见书,一张承诺书,只不过是两张纸而已,为什么总觉得那张处理意见书有千斤重,而手里的承诺书却轻飘飘的呢?

  4.中计入套

  安雪之所以要求到监控室上班,自然有她的想法:她想偷偷还原监控室的计算机数据,找出被拷走的那段录像,但到了监控室后才发现,仅一个中午的时间,秦院长就让人把监控室的电脑全换成新的了。

  安雪顿时陷入了绝望,好在她跟林梅分在了一班,只要上班时间,林梅就陪在她身边,陪她聊天解闷,安雪这才慢慢开朗起来。

  很快,一个小道消息就在医院里流传开了:这起“医疗事故”已经处理完了,医院一共赔了一百万元,而且这还不包括搞定吴天龙的费用。不过秦院长似乎并不感到丧气,相反,在大家面前,他还显得特别神气。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不知道是秦院长的高兴劲儿过去了,还是他又遇到了什么烦心事,他的脸又阴沉下来了,每天忙忙碌碌地跑进跑出。

  这天晚上,轮到林梅和安雪值班。午夜十二点时,闹钟响了,安雪起床接班,却发现林梅正蹲在墙角抽泣。

  安雪吓坏了,她走到林梅跟前,问她怎么了。林梅一下子抱住了安雪,哭出声来。安雪连声安慰林梅,过了好一会儿,林梅才慢慢平静下来。她告诉安雪:昨天秦院长找到她,提起了一个月前安雪找秦院长谈判那件事,质问她那个主意是不是她出的,尽管她死不承认,可秦院长一口咬定是她,而且限定她一个月内走人。

  安雪听了,脸涨得通红,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说:“梅姐,您给我出主意这事儿,我绝对没有向外人说过,我可以对天发誓!”

  林梅点点头,紧紧攥住安雪的双手,说:“小雪,我相信你!我看得出来,自打那件事以后,你一直不开心。实话跟你说,其实那天八病室的摄像头并没坏,我记得清清楚楚,是吴天龙把你从病房里推出来的。姓秦的这样对我,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小雪,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姐帮过你一把,这次,是你帮姐的时候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安雪连连点头,问:“梅姐,你说吧,让我怎么帮你?”

  林梅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说:“这是我偷偷配的院长办公室的钥匙,上次秦院长来拷监控录像,用的是一个蓝色U盘,今天下午我去他办公室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蓝色U盘,就放在他身后的书橱里。你帮姐把U盘偷出来,咱们做一个备份,然后我拿着这个去找姓秦的,看他还敢不敢开除我?”

  安雪犹豫了一会儿,说:“梅姐,偷东西这事儿……我……”

  林梅脸一沉,说:“我什么我?小雪,这不光关系到姐的饭碗,还关系着你的清白。姐可是为了帮你才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你不去,我去!”说完,她转身向外走去。

  安雪一把拽住了林梅,从她手里抓过钥匙,说:“梅姐,我去!”然后转身出了监控室。

  看着安雪出了门,林梅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她迅速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从监控室出来,安雪坐上电梯,直奔18楼的院长办公室。此时已经到了深夜,楼道里静悄悄的。安雪一步步走近院长办公室,她的心怦怦怦跳得很厉害。

  很快,安雪来到了院长办公室门前。她深吸了一口气,掏出钥匙,插进锁孔,慢慢拧动钥匙,只听啪嗒一声,门开了!安雪闪身进了办公室,借着窗外的月光,走到办公桌后面,打开书橱门,果然看到了那个蓝色U盘。她迅速拿起U盘,退出办公室,快步朝电梯走去。

  刚走到电梯前,安雪就愣住了,只见电梯上方的显示屏在不断闪动,数字不断上升,已经到了15层了,而且还在继续上升!安雪慌了,她赶紧朝安全出口楼梯跑去。

  没过几秒,电梯停在了18楼,门一开,出现了三个穿黑衣的小痞子,他们直奔院长办公室。这时,其中的一个光头似乎听到了什么,他轻手轻脚地朝着安全出口楼梯的方向摸了过来,顺着楼梯的扶手往下看去,果然看到一个身影在蹑手蹑脚地往下走,光头喊了一声“别跑”,就追了下去。

  此时,安雪正顺着楼梯拼命地往下跑,可她身后的脚步声还是越来越近,跑着跑着,她只觉后面有只大手牢牢地抓住了她的头发,随即,她的嘴被一块湿毛巾捂住了……

  监控室里,林梅正仔细盯着监控镜头。当她看到安雪被三个黑影挟持着,从大楼后门走出去的时候,林梅微微一笑,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娇滴滴地说:“秦哥,你安排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你要怎么谢我呀?这段录像要不要删掉?嘻嘻嘻……”

  5.生死之间

  安雪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她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面包车里,车门开着,外面站着四个人,除了抓自己的那三个小痞子,还有一个正是吴天龙。吴天龙正举着那个蓝色U盘,冲着安雪嘿嘿冷笑。

  安雪挣扎着站起来,冲下车,去抢U盘,两个小痞子冲上来,一左一右,揪住了安雪的胳膊。吴天龙把U盘递给身边的光头,说:“去,把笔记本电脑拿来,当着小丫头的面,把录像删掉,然后把U盘彻底砸碎。”

  光头上车拿了台笔记本电脑,插上U盘,安雪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听见有人发出“咦”的一声,紧接着,吴天龙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拉到了笔记本屏幕前,气急败坏地嚷道:“录像呢?你把监控录像藏到哪里去了?”

  安雪睁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U盘已经打开了,里面却空空如也。

  “不可能!”安雪使劲儿挣开了双手,她拔出U盘,再安上,又把U盘里的隐藏文件找了出来,结果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她要找的那段录像,U盘是空的!

  吴天龙一把揪住安雪,恶狠狠地说:“小丫头,我吴天龙做事是有原则的,只求财,不害命,可今天你要是不把真录像拿出来,我只好破例,送你到那边去伺候我姥姥了!”

  形势危急之下,安雪反倒镇定了下来,她仔细想了想,问道:“吴大少爷,为了这段录像,我折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看到,你跟秦院长这么熟,你看到过吗?也许秦院长说的是真的,那天八病室门口的摄像头真的坏了!”

  吴天龙摇了摇头,说:“我没看过,不过秦胖子跟我说过,的确有这段录像,他绝对不敢骗我。”

  安雪冷笑道:“不敢骗你?你和我都上当了!你知道是谁让我去偷录像的吗?是林梅。请问,告诉你我去偷录像的人,是不是也是林梅?”

  吴天龙挠了挠头,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拨通了秦院长的电话,气急败坏地吼开了:“秦胖子,你什么意思?安雪说录像是林梅让她偷的,你又说林梅告诉你安雪偷录像了,大半夜把老子折腾起来,费这么大力气抓安雪,最后抢回来的还是个空U盘,你耍猴呢?”

  电话那边,传来了秦院长得意洋洋的声音:“没错儿,我就是耍猴呢!吴天龙,咱们当初可是说好的,我掏钱,你帮我在你舅舅面前说好话,保住我的位子。可最近我收到消息:检察院还在查住院大楼的资金去向。我告诉你,吴天龙,盖住院大楼的好处,你捞的不比我少,那100万死亡赔偿款,是你替你舅舅签收的,中间20万的好处,你也拿了。现在你又抓了安雪,你贩卖劣质建材、敲诈勒索、绑架人质,罪过不比我小,现在你、我、还有你那个不开窍的舅舅,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出了事,你判的绝对不会比我轻,你舅舅也逃不了干系!”

  吴天龙傻眼了,他没想到,秦院长居然敢这样跟他说话。顿了顿,他哼了一声,说:“秦胖子,少来这套,我不怕你,我知道,那段录像根本就不存在,没有录像,那起医疗事故就是铁案,查无实据!除了那100万的赔偿金,其他的我一概不承认,你想咬我,门儿也没有!”

  秦院长丝毫没感到意外,他告诉吴天龙:他手里不光有事发那天的录像,甚至吴天龙跟他要20万好处费的经过,他都有录像。此外,盖住院大楼的真实账目,也在他手里。

  吴天龙恼羞成怒地说:“我吴天龙不是吓大的,秦胖子,你敢糊弄老子,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院长哈哈一阵笑,然后像训狗一样叫起来:“你还是想想怎么保住你和你舅舅吧!过会儿,我把手里的证据发到你邮箱里,你带着笔记本,再拿一把刀去找你舅舅,先让他看看这些证据,然后跪在他面前,求他放过咱俩,再不行你就自杀!我就不信,他连唯一的外甥也不放过!至于那个安雪,当初我留着她,就是怕你不听话,随时好用她敲打敲打你,现在,已经没用了,杀掉她,也许你舅舅就更有决心保你了,哈哈哈!”

  吴天龙气得举起手机,往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转过身去,冲手下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说了声:“动手!”

  就在这时,在离他们不远处,突然冒出了一群警察,快速朝他们围了过来,警察中间站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正是吴天龙的舅舅任强!

  看到吴天龙被押走,安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6.恩情难报

  在任强的办公室里,安雪终于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这一切都是秦院长的“杰作”。

  秦院长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听说检察院要查他,他就在梁老太猝死事件中大做文章:第一步,他抢先拷去监控录像,并软硬兼施逼安雪签字,以定此事为“医疗事故”,从而想用天价死亡赔偿款来贿赂任强。但一个月后,听说上面还在查他,他便实施第二步:让林梅唆使安雪去偷录像,同时又把安雪偷录像的事告诉吴天龙,唆使吴天龙绑架安雪,并用空U盘来激怒吴天龙杀害安雪,从而控制吴天龙乃至任强。他认为,任强要动他,就得先抓自己的亲外甥,他不相信任强会动自己的亲外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任强已经把100万赔款全部上交,不但没有停止对他的调查,而且主动提出调查吴天龙。因此,秦吴两人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警方的视线范围之内。安雪被绑架,任强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才出现了救安雪的那一幕。

  听任强说完,安雪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在秦院长的棋盘里,梁老太、自己、吴天龙、林梅甚至包括任书记,都是他的棋子啊!

  任强点了点头,说:“是啊,秦院长总以为自己是个高手,能够把所有人掌控住,但他低估了对手的信心。这下,让他去检察院下棋吧!对了,小雪,我听说你跟秦院长签过一个协议,要求实习结束后留在医院?”

  安雪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任书记,那个已经……不算数了。”

  任强把脸一绷,说:“怎么会不算数?医院里你这样的护士越多,我才越放心呢!没问题,这件事我来帮你!”

  安雪连连摆手说:“不行,任书记,梁奶奶去世,我还是有责任的,如果我能坚持五分钟,等交完班再走,梁奶奶也许就不会……”

  提到母亲,任强的眼圈一下红了,他叹了口气,说:“小雪,这件事真的不怪你。就在把你赶出病房的那五分钟里,吴天龙在干什么?他跪在我母亲的病床前,求我母亲做我的工作,不要再查秦院长了,因为住院大楼贪污案里,也有他吴天龙的份。我母亲清白一世,后辈里却出了这样的不肖子孙,她一时气愤,这才引起心脏病发作。当我听说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医疗事故,责任人是你的时候,当时我就起了疑心。小雪,你知道吗?就在出事前的那天晚上,我母亲给我发过一条短信,就是这条短信,让我相信责任人绝对不会是你。现在,你可以看看……”

  说完,任强在手机上找出那条短信,递给安雪看。安雪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强儿,妈身体很好,勿念。自你从政,妈没给你添过麻烦,可现在妈得求你一件事:负责照顾我的实习护士小雪,是个好孩子,业务好,心眼儿好,像亲孙女那样照顾我,妈相信她将来肯定能成为南丁格尔那样的好护士,只是她家境困难,你能帮她落实工作吗?妈等你回来!

  看完短信,安雪泪流满面。一条一百来字的短信,有一大半内容都是关于自己。一个87岁的老人,一个字一个字敲进手机里,又发给了从来没有开口相求过的儿子,这是多么深的情意!作为一个实习护士,自己只是尽了分内的义务,可梁奶奶居然把她当成了亲人!这份恩情,自己是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了!

  任强拍了拍安雪的肩膀,说:“小雪,我母亲希望给你落实工作的遗愿,我来负责实现;她希望你成为南丁格尔那样的好护士,这个遗愿,你能帮她实现吗?”

  安雪坚定地点了点头,在模糊的泪光里,她似乎又看到了梁奶奶那慈祥的面容……

98

《天堂之门》  故事(一) 炼狱18小时:“我是索命的魔鬼,我将你们召集到这里来,就是要取你们的性命!这里就是你们的炼狱!炼狱正式向你们启动,谁走出这幢别墅,我就杀死谁。”

邢东  《故事会》超人气中篇作者,文风多变,擅长写古今传奇悬疑推理故事,故事结构巧妙,让人过目难忘。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堂之门   邢东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