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乞丐英雄

2015-05-27 10:26 作者:邢东

杨宝见官兵不信自己的话,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脱下裤子,指着自己空空的下身,哈哈大笑着说:“你们快看呀!这就是我爹的杰作!”

  4.乞丐英雄

  杨环直到凌晨才从皇宫出来,一进自家大门,就问门口的家奴:“钟五在哪里?”家奴说,钟五半夜时分外出喝酒,到现在还没回来。杨环带了几个家奴,扛着铁锹,来到钟五的住处,在地面挖掘了一会儿,挖出了刘忠福老婆的尸体,杨环上前看了看,露出一丝冷笑,说:“找遍京城,也要把钟五给我抓回来!”

  其实钟五哪儿也没去,正一个人在杏花楼喝酒,他看到杨环领着一干家奴奔过来,就像没看见一样,依旧有滋有味地喝着。杨环指着他大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七岁入我杨家,要不是我收留你,你早就饿死街头了,为什么还要背叛我?”

  钟五呼出一口长长的酒气,指着酒楼外的一条狗,问:“老爷,你说,在你眼里,我和这条狗有什么区别?”

  杨环恨恨地说:“狗从不背叛主人,你连狗也不如!”

  钟五一改往日在杨环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不慌不忙地说:“我本来是个人,你却偏偏把我当一只狗,连狗都不如……”

  这句话让杨环浑身一抖。原来,杨环富可敌国的家财,全是他指使手下四处抢夺而来。他表面上是京城富豪,暗地里却是京城最大的强盗头子,豢养了一批死士,钟五是这批死士的领头人,心狠手辣,又工于心计,杨环大部分的金银财宝,都是他带人抢来的。正因为这样,在裴杰开始敲诈后,杨环一直以为是刘忠福老婆告的密,而没怀疑嫌疑最大的钟五。这次他先买通裴家的仆人用迷药把裴杰灌倒,再到大宝皇帝跟前进谗言,抄了裴杰的家,让裴家满门抄斩,又趁龚洪不在,割了裴杰的舌头,让裴杰有口难辩,让大宝皇帝用笑佛呈珠杀了裴杰,但杨环却没在裴府找到刘忠福老婆的尸体。他知道,如果真是刘忠福老婆告的密,裴杰必定会把这个女人留在裴府,到时作为打垮杨家的证人。现在找不到刘忠福老婆的尸体,他这才怀疑钟五,回家后,果然在钟五房间挖出刘忠福老婆尸体,顿时明白钟五是用刘忠福老婆逃亡的假象,来转移杨环对自己的怀疑,由此判定钟五就是向裴杰告密的人。

  钟五在半夜时分听说裴府被抄,便知是杨环下的手,以他对杨环的了解,知道马上就会查到自己头上,于是连夜到杏花楼上来喝酒。看了杨环的气势,他心里早已明白了一切,笑着对杨环说:“不仅这次是我向裴杰告的密,其实几年前你儿子在妓院假死,然后失踪的事,也是我一手策划操纵的。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何这样做。老爷,我不为别的,就为丝绸商卢家一家满门的性命!那件事,你一定还记得吧?”

  杨环的脸抽搐了几下,这件事,他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那一次,杨环将抢劫目标定在长平街丝绸商人卢炳仁家,卢家经营丝绸生意,多年来积攒下好大一笔财富。

  这天,杨环指使钟五到卢家踩点,钟五伪装成一个乞丐,来到卢家宅第前,看到大门敞开,没人把门,便走了进去,来到一个花园中,那时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花园里好一派姹紫嫣红的景象。钟五正在四处张望,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少女的啜泣声,好不凄婉,钟五循声走过去,看到一个娇美得能令鲜花失色的少女,正在伤心地哭泣,她旁边围着几个丫鬟,正在不停地劝慰她,钟五在一旁听了片刻,听出了一个大概:原来这小姐有个意中人,两人曾在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今生今世要长相厮守,想不到那个男人为了做官,竟然给自己净了身……

  这时,小姐珠泪涟涟地问身旁的丫鬟:“豆菊,你说,难道功名利禄对他就那么重要?难道比他的命还重吗?难道我在他心目中,真的就那么无足轻重吗?” 那叫豆菊的丫鬟尚未回答,钟五却再也忍不住,他哑着干涩的嗓子,大声说:“小姐你错了,他根本就是个瞎了眼的畜生,你犯不着为这种畜生伤心!”

  这几个姑娘正在一起劝慰小姐,眼前突然冒出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莽汉,大惊失色,便要将钟五赶出园子。

  这时,小姐朝几个丫鬟叫道:“不得对这位相公无礼。”

  钟五站着不动,继续说道:“那畜生放着小姐这样的人置之不理,去追逐什么功名利禄,真是猪狗不如。在我看来,天下所有的珍珠翡翠加起来,跟小姐一比,都是一坨坨狗屎……”他的话说得十分粗鄙,小姐听在耳中,却是句句中听,一双哭得肿成桃子的眼睛,凝视了钟五片刻,忽然对刚才那个丫鬟说:“豆菊,你把这位相公带到我房间里……”她话说得很轻,却把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丫鬟们呆立着,钟五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小姐秀眉微蹙,问:“我说的,你没听到吗?”声音依然那么柔媚,却有一股不可违抗的威严。

  于是,那个叫豆菊的丫鬟带着钟五来到一个香得能让人迷糊的闺房,丫鬟悄然退出,小姐缓缓走进来,轻轻扣上门,拔去金钗,黑发如瀑布飘落,身上的罗裙也慢慢滑下,恍恍惚惚的钟五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觉得一个温软光滑的身子钻进了他的怀里。他自从出娘胎以来,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样对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五听见小姐轻轻地说:“我爹,我哥,我家里所有的男人,听说那个人阉割了自己,都一窝蜂跑到他家里巴结他,讨好他,好像他成了一个英雄。”说到这里,她抬起头,秀目凝视着钟五,说:“我爹爹他们每天锦衣玉食,什么都不缺,可他们从不知足,为了得到更多,情愿阉割自己……只有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没吃,没穿,宁肯做乞丐,也不愿为了飞黄腾达阉割自己。你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我的乞丐英雄!”

  钟五突然一把推开小姐,咧开大嘴巴,哭得一塌糊涂。他根本弄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记得临走时,小姐也在哭,哭得非常伤心,她为什么要哭呢?钟五没问,也没法问,他只是傻乎乎地提醒小姐,叫她小心点,有人要打劫她家,可小姐像没了魂儿似的,也不知她听到没有。

  钟五回去后,生平第一次对主人撒了个谎,他说,卢家外表风光,其实就是个空架子,根本就没钱,私底下早就在举债度日。按照他的说法,这样的人家非但不应该去打劫,反而应该去接济一把,他话没说完,杨环就赏了他一记耳光。钟五当即跪在地上,哀求杨环放过卢家。杨环叫人暴揍了他一顿,把他关了起来,当晚,杨环亲自率人,把卢家洗劫一空。

  钟五想到这里,厉声说:“你抢了卢家的钱财也就罢了,可你的混账儿子竟然还糟塌了人家的闺女,逼得她悬梁自尽!你倒是说说,你儿子是个什么东西?自打卢小姐死后,我就再也不是你杨家的人了,我只为卢小姐活着,要为卢小姐报仇!因为,她是唯一把我当人的人!”

  钟五说着,眼里冒出两道冷森森的光来,刀子一样直逼杨环,恨恨地说:“你不是贪财吗?我就用最恶毒的法子,让别人把你命一样的钱财一点点硬拿过去!你的那个狗杂种不是好色吗?我要你亲自把他那东西割下来,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5.斩草除根

  杨环听了,一个劲冷笑:“就算你机关算尽,还是敌不过老夫棋高一着,你让裴杰来勒索我,你还算定裴杰会告发我,我为了保命,最后不得不阉割自己的儿子,是不是?但裴杰那个老匹夫怎么斗得过我呢?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他已经被一群饿鹰啄成一副骨头架子了,裴杰死了,你也完蛋了!我和我儿子还好好地活着,哈哈哈!”说完,他手一挥,让手下上前捆绑钟五。

  钟五猛地站起来,吼道:“且慢!你绑我回去,无非就是要我一条贱命,我可不想死在你的狗窝里,这店家的一锅滚汤倒也合适,好过到你家去下油锅!”说完,他起身朝酒楼的厨房走去。刚才杨环带人赶到时,酒楼上的人都跑了个精光,连在厨房做早饭的掌柜和伙计都跑得没了踪影,厨房正中有一只大汤锅,满锅的水早已煮得沸腾,也无人过问。钟五走到汤锅边,杨环带着手下呈半月形围住他,如临大敌。

  钟五一阵哈哈大笑,脸上现出一股恶毒的表情,说:“老爷,我说过要你亲自阉割你那狗杂种的玩意儿,可不是说着玩的。你昨天进贡给皇上的‘笑佛呈珠’,皇上一定很满意吧?你可能不知道,那些佛肚里的珍珠,每一粒上面我都刻了字,把你替狗杂种找替身阉割的事儿说了个清楚明白,你怎么能屁颠颠地把它送给皇上看呢?我想,皇上迟早会发现这个秘密,会让你亲手阉了那个狗杂种的!” 说罢,他大叫一声,纵身往汤锅里一跳。

  杨环没想到钟五说跳就跳,避闪不及,被溅起的汤水淋得哇哇大叫,但他听了钟五最后的几句话,却再也顾不得痛了,他只想飞一般赶回家,带着宝贝儿子逃命去……

  杨环还没到自家门口,远远地就看见骠骑大将军龚洪带着人马,将杨府围了个水泄不通,杨环正想逃跑,龚洪已看到他,老远就打着招呼,一路小跑赶过来,说是奉皇上的旨意,前来迎接杨家父子进宫见驾。这龚洪的话说得非常委婉动听,看不出任何恶意,但杨环听起来,却像刀子一样,一下下在剜他的心。他太清楚了,大宝皇帝的礼数越是周到,情势便越是不妙,他苦着脸笑了一下,抖了抖刚才被汤水溅湿的衣服,说:“我这个样子,实在没法去见驾,老兄看在我昨天让你一个人把裴府抄尽搜光的份上,让我先进屋沐浴一番吧!这个家我带不走,满屋子的金银财宝也吃不下,以后全是你的了!”

  龚洪听得心里一软,又怕杨环过会在皇帝面前说自己的坏话,便同意他回屋里换一身衣服。

  这时,杨宝还在密室里跟一个丫鬟鬼混,根本不知道塌天大祸近在眼前。杨环一脚踢开密室的门,看了眼躲在被窝的丫鬟,递过手上端着的一杯酒,说:“喝下去!”杨宝从没见父亲这样严肃,就笑着说:“爹,你搞的什么名堂?这时候喝的哪门子酒嘛。”杨环不接杨宝的话,仍把酒端在杨宝跟前,大声说:“喝下去!”

  杨宝拗不过父亲,勉强接过酒杯,一口就喝光了。哪知酒水落肚不久,他便觉全身酸软,使不出一点力气来,一个踉跄,跌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抬头,发现父亲已经泪流满面,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正闪着寒光。

  杨环哭着说:“孩子,你别怪爹狠心,爹走到今天,已经山穷水尽了。皇上已经知道我们瞒天过海的事了,如果现在不割掉你身上那东西,咱们父子都得人头落地……”一边说着,一边靠近床沿,突然举刀往被窝里一戳,只听一声惨叫,躲在被窝里的一个丫鬟顿时毙命。杨宝见势头不对,奋力挣扎,身上却提不上半点劲,只好哭丧着脸哀求:“爹,你就发发慈悲,饶了孩儿吧!没了那东西,孩儿一天也活不下去啊!就算你现在阉了我,皇上一样知道是你刚做的手脚!”

  杨环何尝不明白这道理,但现在事态危急,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先阉了儿子,再找个理由跟皇帝打个马虎眼,没准皇上心一软,又会放自己父子两人一条生路。他心一横,用口咬住刀背,腾出手来,用牛筋绳把儿子紧紧绑在椅背上。

  杨宝见父亲一副吃了铁心丸不回头的架势,不由得目眦欲裂,破口大骂:“老匹夫,老子跟你一刀两断,不给你当儿子总可以了吧?我就是做乞丐,沿街讨饭,也不做太监!”他骂一会儿,见不奏效,又转为哀求,哀求一会儿,又骂个不休,杨环听得肝肠寸断,眼泪像断线的珠子直往下淌,边哭边说:“儿啊,我何尝不想成全你,可龚洪已带着人马把咱家围了个水泄不通,你不割那东西就是死路一条,命都没了,留着那东西又有什么用呢?好死不如赖活,还是先保命再说……”

  杨环说完,不再理杨宝的哀求和咒骂,哆嗦着双手扒下杨宝的衣裤,那一刀却迟迟落不下去,正在犹豫时,忽然外面的脚步声、呼喝声大作,似有千军万马潮水般朝这边涌过来,他以为是龚洪等得不耐烦,带着手下冲了进来,一咬牙,热血涌上脑袋,顿时手起刀落。刀光闪过,只听杨宝一声惨叫,紧接着一股血雾迸出,溅了杨环满头满脸,杨环顾不得理会,把准备好的一大盆锅灰倒在儿子伤口处,然后打开门,冲外面大声喊:“龚将军,下官已沐浴更衣,我们这就起程,一起去见皇上吧。”

  可是,外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杨环摸不着头脑,走出家门,发现龚洪不知什么时候早带着人马离开了,街上人嘶马鸣,一片混乱,有人鸣锣欢呼:“宋军攻打进来了!” 远远望去,皇宫那个方向浓烟滚滚,亮起好大一片火海。

  杨环没想到赵匡胤率领的宋军这么快就打了进来,他如遭雷击,恍恍惚惚走回房中,看到奄奄一息的儿子,不由得号啕大哭,没哭两声,突然想到宋军只怕马上就要进府,如果被宋军捉住,肯定也是死路一条,连忙止住哭声,脱下官服,顾不得收拾细软,背着儿子逃到城外的一座破庙安顿下来,日夜不停地细加护理,总算让杨宝捡回了一条命。

  这时,外面的局势渐渐平稳下来,可以上街走动,杨环偷偷跑到家附近,远远看了看,见有兵丁守门,知道再也不可能回去了,里面的金银财宝再也跟自己无缘,虽然非常痛心,但想想自己和儿子能够活下来,还是松了一口气。

  但杨宝却不一样,他自从被阉割后,整天像只瘟鸡,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杨环看着心里也很难受,于是雇了轿夫,抬起杨宝,在大街上散散心。这时正是仲春时节,风光优美,这座刚刚经历改天换地巨变的都城多了一分生气,在大街上行走的人们神情上也轻松很多。杨环跟在轿后,望着面前的一切,一下子明白过来,以前的荣华富贵全是虚假的,只有儿子才是最重要的,自己亏欠儿子太多了,当下决定,带着儿子回潘州老家去,过平平淡淡的乡下生活,守护他,加倍爱他、疼他……

  不知不觉间,轿子被抬到一处集市,忽见前面拥来一群人,行人纷纷躲避,杨环连忙拉住一个正在躲避的行人,问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这个行人拼命挣扎,叫道:“快放手,新官府下了‘杀阉令’,要查出以前干过阉割的人,格杀勿论!”

  杨环想到儿子正是自己阉割的,心下大骇,这时,一列官兵呼喝而来,杨环正想带着轿子躲避,谁知一直半死不活的杨宝,这时突然从轿子上滚下来,朝官兵跑过去,然后回头指着杨环,大声嚷道:“官爷,我爹就干过阉割,快抓住他!”官兵见杨宝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以为真是个疯子,没加理会。

  杨环急得只差没哭出来,他顾不得危险,奔过去拉住杨宝,想把杨宝拽回来,杨宝猛地一口咬住杨环拉自己的手,杨环痛得大喊一声,急忙松了手,一看,手上已是鲜血淋漓。

  杨宝见官兵不信自己的话,突然当着众人的面脱下裤子,指着自己空空的下身,哈哈大笑着说:“你们快看呀!这就是我爹的杰作!”

  那些官兵低头一瞅,杨宝下面果真空空荡荡的,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狂笑一阵后,一个当官的指着杨宝骂道:“你这家伙真是疯得可以!普天之下,哪有当爹的阉割儿子的?一定是你官迷心窍,一门心思想往上爬,这才挥刀自宫,结果自宫了也没捞上个官当,这才后悔得发疯,反倒怪在自己父亲头上。你这个疯子,留在世上只会害人!”说话间,手里的长矛刺了过来,把杨宝刺了个透心凉,只见杨宝惨叫一声,横尸街头。

  杨环眼睁睁看着儿子毙命,顿时肝胆俱碎,仰天悲鸣。

  不久,京城街头多了一个疯老头,经常在路上拦住行人,不停地问:“你阉割了没有?快阉了吧,不阉割,没活路啊!”

  傍晚时分,大伙儿都应该结束了一天的劳作,而出租车司机刘东却接了一个“大活儿”……

98

《天堂之门》  故事(一) 炼狱18小时:“我是索命的魔鬼,我将你们召集到这里来,就是要取你们的性命!这里就是你们的炼狱!炼狱正式向你们启动,谁走出这幢别墅,我就杀死谁。”

邢东  《故事会》超人气中篇作者,文风多变,擅长写古今传奇悬疑推理故事,故事结构巧妙,让人过目难忘。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天堂之门   邢东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