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出品

时尚即态度,个性即选择。

职场靠情商,生活靠智商。

你心里的答案又是哪一个?

在这里,我们不喝鸡汤,腻味!

只想和你闲来无事时,坐下聊聊。

木子玲/作家

梦想是条不归路

2015-10-14 17:20:04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的感情处于空窗期,身边的人看了都替我着急,而我却很享受一个人的时光。每个周五,我都会到一个酒吧听歌。那儿有一个总是爱唱一些老爵士的歌手,他唱的歌,我都爱听。

梦想是条不归路

  一次,我点了一首诺拉•琼斯的歌《sunrise》,这是我第一次听男人唱琼斯的歌。他弹着吉他,那沙哑而略带慵懒的嗓音,唱出了岁月的味道。

  演出结束后,我请他喝了一杯,聊天时才知道,这竟是他最后一次在这里演出了,前不久,他刚刚与一家唱片公司签约。

  我问他坚持多久了,他说十二年。

  “十二年?”

  十二年,那几乎是一个人全部的青春。

  他拿着啤酒瓶,像拿着劣质话筒一样。

  漫不经心地把啤酒倒进嘴里,然后再漫不经心地咽下去。

  “是啊,十二年了,日子过得真快!”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胡茬。

  “你打算这么唱一辈子吗?老了以后怎么办?”我问他,还有一句我想问却没说出口,

  “可能要回老家吧,落叶归根。”

  他是山西人,我说他不像。

  “没有老陈醋的味道是吗?”说着,他爽朗地笑了。

  最初,他只是想在这个城市寻找自己的人生坐标。

  他嗓子好,老家少年宫的声乐老师说,他可以靠嗓子吃饭。正是这一点让他抛家舍业地来到了大城市追梦。他觉得只有大城市才能让梦想闪闪发光。

  来到这个城市后,他才发现,除了音乐以外,自己身无长物,所以只能到酒吧去唱歌。熬得小有名气的时候,人也不再年轻了。

梦想是条不归路

  这些年来,他无数次梦想过伯乐,梦想过一飞冲天。

  他渴望像那些明星一样,虽然出身于草莽,却一鸣惊人。可是在他身上,这些一直没能实现。给音乐公司、电视台和电台投的所有小样,全都石沉大海;报名参加过无数场歌唱比赛,最后也都没有回音;而他想见到的那些人,从来没有出现过。

  那是一个冬日的凌晨,流浪的猫狗全都躲了起来,街灯仿佛被冻僵了似的。

  他背着冰冷的吉他,独自走在灰色的大街上,比冬天还冷的是他的心灰意冷。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觉到了江边。那一刻,他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只想一头扎进去一了百了。晨练的人从他身边路过时,他才猛然发觉,天已经亮了。

  见他背着吉他,一位老人道:“来,给我弹一个《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吧,我要唱歌。”

  他弹得很认真,老人唱得也很动听,两人配合得极好,不觉吸引来了很多人。

  “小伙子,吉他弹得这么好,真不错!”老人握着他的手说。

  “你是在‘午后回廊酒吧’唱歌的田野吧?”一个姑娘兴奋地喊道,“我超爱听你唱老爵士……”

  音乐,自身存在的意义,在那一刻,似乎突然有了答案——只要还有人听,他就会坚持下去,哪怕只有一个人。

  那天,他回到住所,重新打开了捆好的行囊,他要在这里,继续坚持下去。

  有时候,放弃与坚持只有一念之差。为了遥远而又未知的梦想,他赌上了最美好的青春。

  但是,走得太远了,再看不到终点的话,人就容易变得绝望。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顽强地活在沙漠里的仙人掌一样永不放弃,也不是所有的永不放弃终会迎来希望的曙光。很多人,使付出了全部青春,还是没能免于一事无成。

  每个人都害怕这样的结局。

  只有少数人会义无返顾地坚持下去,更少数的幸运地度过了这个关键时期。

  他重新走上舞台,为大家唱了最后一首歌,名叫《要么赶快活,要么赶快去死》。

  多好!

  有记者采访大学毕业生的父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总会对着屏幕温情地说:“别怕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妈养你……我们帮你找工作……给你们买房。”天下父母心诚然令人感动,但父母庇佑下的安稳,不应该一个年轻人向往的所有。

  如果我们都像小肥羊的羊,肯德基的鸡,生下来就是为了死去,那么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人得活着,但是,活着未必是人生。

  鲁迅先生曾说:“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的竞技者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

  当你已经坚持不下去时,你还没有选择放弃,你想要的一切,迟早会拥有。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