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ADY首页 > 悦读 > 情感阅读 > 情感阅读_长篇言情 > 长篇言情_精彩连载 > 正文

面试官公报私仇?

2016-01-08 15:52 作者:睡懒觉的喵

要不然现在就走?不不,那样结果只会变得更糟……

  第一章 面试官公报私仇?

  晨曦第一百零一次怀疑自己有选择性障碍症。

  光线不甚明朗的走廊上,晨曦徘徊不定。她到底是继续等呢还是离开呢?见到那位是该先打招呼呢还是表达重逢的惊喜呢?抓了抓头,晨曦有些烦闷地盯住那扇紧闭的大门。

  曾有网友调侃说,其实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选择性障碍,只有“两样都想要”和“两样都不想要”。晨曦觉得,自己肯定属于后者,一想到待会儿要面对的那张脸,她心里就忍不住微微敲鼓。

  要不然现在就走?不不,那样结果只会变得更糟……

  晨曦正纠结到要扯头发,身旁那扇门嘎吱一声响,从屋内投出一束光来。晨曦微愣,还来不及迎上去,门里就探出一张满是雀斑的脸来。

  “啊,童鞋泥肿么还木走?泥不系早就面似完了吗?(啊,同学你怎么还没走?你不是早就面试完了吗?)”男生明显很惊诧晨曦还在,扶了扶眼镜朝晨曦走来,大着舌头又道,“窝自道了,泥似想等窝一起肥学校对不对?索起来也尊系缘混,这次心泥研究中心的笔试M大就窝们凉个通过了,要系窝们凉个能再一起通过面似就更好啦!(我知道了,你是想等我一起回学校对不对?说起来也真是缘分,这次心理研究中心的笔试M大就我们两个通过了,要是我们两个能再一起通过面试就更好啦!)”

  晨曦耐着性子听他讲完,这才笑眯眯地指了指屋内:“里面还有面试的人吗?”

  “木有了,窝系最后一个,泥看外面都木有……(没有了,我是最后一个,你看外面有没有……)”

  男生话说到一半,门又是一声轻响,晨曦抬眼就见屋内又走出个男人来。男人身材高大挺拔,乌黑的短发下是一张俊朗清隽的面庞,只可惜,这张过分干净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反倒衬出三分清冷来。

  晨曦一见男人就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可还来不及出声,对方已越过两人直接走掉了。晨曦心想,这么久不见,大哥您还是这么目中无人啊……

  眼镜男生拽着晨曦叨叨:“那个银也是面似官,你觉不觉得他好严腻!刚才他问窝……(那个人也是面试官,你觉不觉得他好严厉!刚才他问我……)”

  “那个,”晨曦笑着打断眼镜男,一边往外退一边道,“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了,以后再聊哈。再见!”

  “哎?”眼镜男生见晨曦转身就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待对方已跑得没了影才又嚷嚷道,“泥自少告诉窝泥系哪个系的啊?(你至少告诉我你是哪个系的啊?)”

  外面阳光灿烂。蔺安市心理研究中心的位置原本是处公园,上世纪九十年代研究中心移址过来后,顺着公园的原貌简单翻修了下,许多花花草草都被保留了下来。因是初春,石廊里的葡萄藤都长出了新叶,青嫩翠绿,说不出的可爱。

  而此刻,晨曦就正走在石廊上,内心纠结不已。

  前面的男人依旧大步流星地走着,半点止步的意思都没有,晨曦也就这么傻乎乎地跟着,根本没想过出声叫住对方。终于,男人在出石廊的瞬间停了下来,声音低沉地问:“你要跟到什么时候?”

  晨曦原本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闻言脚步一滞,再抬头时,男人已缓缓转过身来,清亮的黑眸正直直凝着她。晨曦见状只觉脑袋轰的一声,刚才在脑子里过了N遍的台词就连标点符号都想不起来了。

  男人倒也不慌不忙,静静立在原地等着晨曦的回答。晨曦嘴角抽搐,老半天才憋出句话来:“哥……”

  可怜晨曦才说了一个字就被对方无情打断道:“我想晨小姐是记错了。我没有妹妹,只有一个胞弟叫言澈。”

  听见“言澈”这个名字晨曦脑袋仿佛再次被雷劈中,这次好了,大脑一片空白——直接当机了。

  晨曦当机再重启,重启再当机的过程中,男人咄咄逼人又说了句:“这一点,你不是很清楚吗?”

  晨曦讪笑,只能见招拆招:“言澈……还好吧?”

  “你觉得呢?”

  无言以对,晨曦默了又默,终于厚着脸皮弯眼又道:“没想到能在这儿遇到言大哥,刚才我真是吓了一大跳呢!哈哈哈哈!”

  男人还是不为所动,绷着面颊道:“所以呢?”

  晨曦卡了下,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不知该怎么应答。她终于明白这货为什么这么多年总是独来独往的了,正常人完全没办法和他沟通啊有没有!

  男人将双手插在风衣外套里,缓缓道:“所以你跟了我这么远,是想试探我会不会公报私仇?”

  晨曦真的完全没办法接话,这货说话不噎人会死吗!她擦了把额头的细汗,踌躇道:“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只是——”

  “不要再跟着。”说罢,男子终转身离开。

  辗转两辆公交车,又换乘了地铁,晨曦再回M大时已是下午两点。错过了食堂的饭点,晨曦干脆直接回了宿舍。刚巧室友花花和红翡都在,一见她回来立马都围了过来。

  花花本来在卷头发,见到晨曦干脆扔了卷发神器蹦跶到晨曦跟前,嚷嚷:“怎么样怎么样?面试如何?什么时候通知结果?你有没有问月薪多少?福利怎么样?包不包吃住?啊!还有还有,我听说心理医生好多长相都不错,毕竟也算服务行业嘛,嘿嘿!你今天去面试,面试官里有没有长得帅的啊?”

  不用等晨曦开口,红翡就率先看不下去了,道:“花花,你怎么比我妈还啰唆?二十几岁就这样,以后怎么得了?你一下子问她那么多要她怎么回答啊?我说疯曦,你要不要先喝口水?”

  如果换作平时,晨曦铁定扑上去抱住红翡大赞“还是室长贴心温柔善解人意可爱美丽了”。可今天,她就像听不见两人说什么似的,扒开两人木讷地走到床边,直挺挺地一倒,彻底躺尸床上不动弹了。

  花花和红翡对看一眼,都觉出不对劲来。

  花花思忖:难道是面得不好?受打击了……

  红翡朝花花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别再往下说,转了转眼珠转移话题道:“对了疯曦,你吃饭没啊?花花上午买了两个火龙果,你要不要吃啊?”

  “我去,大红你也太偏心了吧?”花花故作夸张地瞪眼睛,“凭什么我买的给她吃?”话虽这么说,但花花已经开始翻袋子准备拿火龙果了。

  这头,晨曦依旧躺尸状,连眼皮都懒得眨一下。

  花花犯嘀咕:“真是奇怪了,平时听说有吃的跑得比越狱兔还快……去年汉语言专业挂科也没见你这么颓废过,至不至于啊?”

  晨曦还是无动于衷,好像花花的话和自己都没关系。

  这下红翡真的有点担心了,踌躇一番,对花花道:“花花,你刚才不是说要去图书馆吗?我刚好也要去那边一趟,要不我们一起走?”

  “咦?”花花正准备削火龙果皮,听了这话噘嘴道,“疯曦都这样了,我哪儿还有心思去啊。还有大红,你不是说今天下午要在寝室洗衣服吗?怎么又要出去了?”

  “你别管,快收拾东西走啦!”红翡朝花花眨了眨眼,花花顿时心领神会,红翡这是要给晨曦腾出空间,让她一个人好好静静。

  “哦,你等等,马上就好。”念及此,花花拎起皮包就准备和红翡出门。

  两人刚拉开门,一直沉寂的晨曦就忽然发出“啊啊啊”的惨叫声来。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见晨曦在床上如八爪鱼般胡乱挥舞着四肢,可怜铁架床经不起她折腾,嘎吱嘎吱地发出抗议。

  花花吐槽道:“我去,这是个什么情况?”

  红翡看她一眼,叹息道:“还能怎么样?又犯病了呗……喂,我说小姐你轻点,你躺的那张床是我的好不好?”

  晨曦只当听不见,翻了个面,咬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还发出呜呜的哭声。

  花花过去拍了拍晨曦的腿,喝道:“你给我起开!疯曦我警告你,要再闹就真送你去精神病院了!”

  “药不能停啊!疯曦!”红翡也赞同地点头,“好啦好啦,别哭了,心理研究中心要是没录取就再找别的呗。反正大四才刚开始,我们两个无业游民还陪着你呢!”

  “就是!哭什么!”

  晨曦闻言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道:“可是臣妾做不到啊!如果真是因为我能力不足考不进去就算了,笔试、复试都过了,眼看着好不容易到最后一关,却因为黑哨被刷下来,换你们能甘心吗?”

  “黑哨?什么意思?”花花茫然眨眼,“有关系户占了你的名额,所以把你挤下来了?”

  “比这个还糟糕,”晨曦瘪嘴,“面试官里有我认识的人……”

  “这不是挺好的吗?”红翡摸下巴道,“难不成,那个面试官是你仇人?”

  见晨曦摇头,花花脑洞大开,瞪大眼睛惊呼:“难道是前男友?哎呀,看你那表情绝对是前男友!哎呀呀,这也太狗血了吧?”

  晨曦欲哭无泪,抬头看向两人道:“错了!这世上还有一种比前男友更可怕的生物,叫前男友他哥。”

  红翡和花花面面相觑,正盘算着再说些什么时,晨曦掩面又道:“而且最可怕的是,这个前男友他哥还有一个特殊属性叫——弟控。”

  可恶,真是怎么看怎么都会公报私仇啊!

  因为晨曦还没吃饭,花花提议三人去学校后门的“有口福”边吃边聊。晨曦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两人没那么好心陪自己去吃饭,无非就是想听八卦。于是待晨曦酒足饭饱之后,三人又点了壶水果茶,八卦座谈会正式开始了——

  “其实一开始蛮顺利的,三个面试官问的问题我都应付自如。后来一个面试官又扮成了求助者模拟咨询现场。结果我刚和‘求助者’进入摄入性会谈,他就进来了。”话至此,晨曦微微叹了口气,郁闷地将脑袋搁在桌子上摇来摇去。

  “他?”花花瞪大眼睛,“就是你那个前男友的哥哥?”

  “嗯……”晨曦点头,“这货叫言洺,是个超级超级恐怖的家伙,他一进来我就彻底乱套了。后面别说解开求助者的心理问题了,我反倒更像求助者……”

  红翡托腮沉思一番,道:“就算对方是前男友的哥哥你也不用紧张成这样吧?所谓有因才有果,难道……你们曾经发生过什么才导致你产生了心理阴影?”

  花花闻言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敲着桌子兴奋道:“该不会是你们滚床单的时候刚好被他哥逮了个正着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的世界没你想的那么黄暴好不好?”晨曦将一块苹果塞进花花的嘴里,这才叹息又道,“不过还真让大红猜对了,我对言洺……有心理阴影,严重的心理阴影。”

  说来话长。

  初二那年,晨曦期末物理考了个全年级最低分——29分。为“照顾”晨曦这样连累自己奖金的差生,除了常规的暑假作业外,物理老师又发了三十套试卷给晨曦,并声明开学后会亲自批改这三十套卷子,如果平均分数达不到60分的话,他会“再接再厉”。

  听了这话,晨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所幸天无绝人之路,就算要绝人,也不会只绝一个人。班上还有一个人也领到了这三十套试卷,这个人就是全年级倒数第二名——言澈。

  同病相怜下,两个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开始诅咒……啊,不,是吐槽物理老师。末了,言澈拍拍晨曦的肩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暑假我哥会回蔺安市,有他这个C大高材生帮我补习,这几张卷子完全就是小Case,你要不要一起来?”

  花花打断晨曦回忆道:“这么说起来,促成你和言澈这段感情的人是你们物理老师?哎,所以说现在的老师总是要求学生们不许早恋,可明明牵红线的就是他们自己呀!”

  晨曦丢给花花一个“妹子你的关注点错了好吗”的眼神,呷了口茶,继续道:“后来我就把这个事告诉了我妈,我妈和言澈老妈商量后,每天给我四十块钱,就当付给言家的补习费和餐饮费。就这样,我悲催的补习生涯开始了……”

  毋庸置疑,刚一开始,晨曦对言洺是抱有好感的。他家世好,有礼貌,又是高材生,最重要的是,还长得帅,具备了所有少女憧憬的元素。可还没等晨曦心里那些想入非非发芽,她就痛悟出一个道理——现实与漫画是不一样的!

  漫画里的男主角在女主角做不出题时会轻轻敲一下她的头,宠溺地道:“你个小笨蛋。”然后耐心地再讲一遍。而现实里,言洺只会摆着臭脸道:“这道题我已经讲了五遍了,如果不是你智商有问题就是耳朵有问题。”

  漫画里女主遇到困难时,男主都会在旁轻哄:“好啦,不要太为难自己,吃块蛋糕再继续努力。”现实里,言洺只会冷冰冰道:“一个小时内做不完这张卷子,你的下午茶就取消。”

  漫画里男主总是善解人意、无微不至,现实里言洺却只会对她说:“你和小澈一块补习,可一周前他就已经完成了所有试卷。事实证明,他是因为贪玩才导致考试失利,而你就是先天脑子不好。”

  “你不用不懂装懂,你迷茫的眼神已经告诉我,刚才的两个小时我都在对牛弹琴。”

  “晨曦,以后一定要选文科,明白吗?唔,不过以你的成绩也不可能进到理科班。对不起,和你相处了一段时间,似乎脑子也不太灵光了。”

  ……

  言洺从来都不会对人发火或吼叫,他总是平和稳重地说每一句话,连眉头都不皱半分,可越是这样,晨曦心里越是难受。这个时候试卷做不做得完、平均分能不能及格已经不重要了,晨曦甚至觉得和言洺比起来,学校的物理老师都变得可爱了。她每天都真心期盼着暑假快些结束。直到某天,言洺突然对她说:“今天不用补习,你直接把试卷交给我。”

  晨曦迷惘,正欲开口言洺又道:“事实证明,你真的不适合物理这门学科,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依旧于事无补。有句话叫‘强扭的瓜不甜’,看得出来你每天也补习得很痛苦,所以直接把试卷给我吧,我会依照你的水平做完余下的卷子。当然你不要误会。我之所以帮你代笔,是因为不希望你妈妈每天付的四十块钱打了水漂。还有,这样的话,我们俩的关系就单纯停留在代写作业的雇佣关系上,请你以后出去,千万不要说我教过你。”

  听到这,花花一口茶喷了出来,一边捧腹狂笑一边道:“他真这么说的?哈哈哈,千……千万不要说我教过你哈……哈哈……”

  这头,红翡也忍不住笑出声,因为顾及晨曦的面子,又捂嘴偷偷强忍。

  晨曦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叹息:“想笑就笑吧,反正我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唉,你们都不知道,别人都说上大学甚至上班后,还会经常做梦梦到高考,高考就是一生的噩梦。可我却经常梦到在言家做物理题,言洺就坐在我旁边,抄手盯着我一言不发。我做不出题,急得哭醒过来……”

  红翡摸晨曦的头,道:“摸摸,一切都过去了。不过这人也太损了点吧?对方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初中生,至于这么犀利吗?”

  花花擦干眼角笑出的泪水:“不过,我说,你会不会就是因为哥哥太毒舌太严厉,一比较之下,觉得弟弟既温柔又可爱,所以才喜欢别人的呀?”话音落下,花花又像想起什么地顿了下,拍桌怪叫,“还是不对啊?就算你和言洺有这么一段不太愉快的师生,呃……不对,是雇佣关系,那你也没必要担心面试他公报私仇啊?你们俩哪儿来的仇?难道——”

  花花一边说一边转眼珠看向红翡,红翡心领神会,接过话茬道:“疯曦,你和那个言澈为什么分手啊?”

  晨曦闻言一个激灵,有些不自在地摸了下长发,结巴道:“还……还能为什么啊?小孩子的恋爱本……本来就是不成熟的啊,后来他又去了国外留学就……就分了呗。”

  花花和红翡对看一眼,一秒钟达成了共识:有——古——怪——

  花花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

  “高考结束后……”

  红翡接着问:“那什么时候分的手呢?”

  晨曦不言,心虚地埋下了头。

  花花清喝一声,拍桌夸张地唱喏起来:“哇呀呀!还不从实招来!”

  晨曦叹了口气,道:“还是高考结束后……”

  听见这个答案,花花和红翡俱是一愣,都有点反应不过来。花花道:“也就是说,你们俩在一块也没几天……”

  晨曦埋头,忏悔状。

  红翡揣测道:“他死缠烂打地追你?后来你实在磨不过和他恋爱了,还是觉得不合适所以就分开了?”

  “不是,”晨曦避重就轻,“是我死缠烂打地追他……”

  “还是女追男啊?”红翡捏住下巴喃喃,“等等,你倒追了别人,然后好不容易修成正果没几天又吹了……啧,我怎么觉得这个剧情有点熟?”

  话毕,红翡缓缓看向花花,两人互相眨了眨眼,忽然异口同声道:“班长!”

  这么一咋呼,店里其他人都微微朝这头侧目,晨曦自觉丢脸到了极点,朝两人使劲比着噤声的姿势。

  两人看向她,又异口同声地说了两个字:“渣女!”

  晨曦痛苦掩面,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找个地缝钻下去。她就知道,不该告诉她们这些的,她的美好形象啊……

  花花痛心疾首道:“所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句话放在你身上真是一点都没错!怪不得你怕言洺公报私仇,要是你这么残害过我弟弟,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向来向着晨曦的红翡也语重心长道:“对,疯曦,有病就得治!病没好之前,就别出去祸害人了。”

  晨曦欲哭无泪:“那你们说,如果换作你们是言洺,你们会通过我的面试吗?”

  “废话!”花花义愤填膺,“当然不会。”

  晨曦哭号:“为什么?”

  红翡认真答曰:“因为你人品有问题。”

  晨曦:“……”果然欠的债迟早都要还的啊。

 

 

4

《不要放弃治疗》  晨曦万万没想到,与昔日的噩梦重逢会发生在此时此刻。她昔日的噩梦姓言名洺,身上的标签如下:“弟控”、“被自己甩掉的前男友的哥哥”、“心理诊所备受瞩目的男神”以及“决定她命运的面试官”……

睡懒觉的喵  成都人,爱吃爱睡爱生活。文风搞怪,为人疯癫,喜欢天马行空的故事。多部作品已出版繁体中文版和越南版。 >>点击阅读

本书章节

关键词:不要放弃治疗   睡懒觉的喵   长篇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特别策划
  • 樱花草莓思慕雪,点亮半熟少女心
  • 鲜衣怒马是最好的致青春2
  • 美丽DNA:淡妆浓抹“粉”相宜
免费试用
今日查询

今日运势: 1月17日运势

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

精品推荐
爆笑萌宠